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AA婚後戀愛指北 > 易感期

易感期

飾品的,突然戴上項圈除了要遮掩某些“家暴”留下的痕跡不做他想。戴晴偌看著何笛的眼神中有著某種居高臨下的憐憫,他隻簡單回覆了兩個字:“咬的。”話音落下時,戴晴偌的思緒自然而然回到了之前堪稱混亂的那三天。其實之前何笛的猜測也不全是錯的,他們倆確實打架了,還打了三天。三天前,戴晴偌的易感期到了,Alpha這種生物一直都很容易受到資訊素的影響,在一個Alpha進入易感期之後,周圍的Alpha受到他的資訊素...-

這裡是F城最大的酒吧。

燈光迷離,人聲喧嘩,空氣中混雜著酒精、香水還有資訊素,糅雜出一種頹靡又奢華的奇異香味。

最裡麵的那個卡座就像是這裡的異類,那裡是最受人矚目的地方,卻也是最安靜的地方。

所有的喧囂都像是停滯在了距離那裡的半米之前,有個青年正懶散地靠在卡座的沙發間,半長的頭髮散亂地披著,他戴著口罩看不清五官,但隻是那雙顧盼生輝的眼睛,就足夠讓人意亂神迷。

這個青年實在是過於奪目了,以至於幾乎冇人注意到這個卡座裡其實佇著個人,且渾身都寫滿了坐立難安四個大字。

“祖宗誒——”三個字被叫出了九曲十八彎的婉轉,“夫夫間感情不和需要的是溝通、是相互理解,離家出走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

麵對著這番語重心長的勸說,戴晴偌隻是百無聊賴地撥弄了一下酒杯中的冰塊,它比起剛被端上來的時候,已經小了整整兩圈。

作為已經跟隨了戴晴偌好幾年的私人助理,何笛一直都知道他們家這位主私底下向來是個相當冷漠又特立獨行的傢夥,對方一旦決定了什麼,他說什麼都是不會有作用。

但是……

何笛瞥了眼戴晴偌進來之後就冇有摘下過的口罩,和那杯至始至終都冇有動過的雞尾酒,一時竟是覺得比起現在這過於詭異的氛圍,他更能接受明天早上看到“知名模特深夜酒吧買醉”的熱搜。

“要不哥你就和季總道個歉吧,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打架的原因,但季總受傷情況明顯要更嚴重些嘛。”何笛回想了一下最近看到的那位季總的樣子,“你都掐人家脖子了。”

那雙漂亮的眸子終於肯轉過來看看他可憐的小助理了,何笛聽到了一聲充滿嘲諷的嗤笑:“我有病我掐他脖子?”

“那季總怎麼會突然帶一個項圈?”何笛對季**也是有些瞭解的,據他所知,那位總裁可是非常不喜歡戴飾品的,突然戴上項圈除了要遮掩某些“家暴”留下的痕跡不做他想。

戴晴偌看著何笛的眼神中有著某種居高臨下的憐憫,他隻簡單回覆了兩個字:“咬的。”

話音落下時,戴晴偌的思緒自然而然回到了之前堪稱混亂的那三天。

其實之前何笛的猜測也不全是錯的,他們倆確實打架了,還打了三天。

三天前,戴晴偌的易感期到了,Alpha這種生物一直都很容易受到資訊素的影響,在一個Alpha進入易感期之後,周圍的Alpha受到他的資訊素影響,會同樣進入易感期。

易感期的Alpha獸性的一麵會被放大,他們對自己的領地會有著極高的佔有慾,脾氣也會變得敏感暴躁,這段時期的Alpha們心理會變得脆弱,對外的攻擊性卻會成幾何倍地變強。

對於這種情況,最好的解決方式就是找來和這個Alpha匹配度極高的Omega來對他進行安撫。

但很遺憾的是,季**作為戴晴偌的法定婚姻者,他的愛人,是一個攻擊性和他不相上下的Alpha。

Alpha之前的資訊素對彼此可冇有絲毫的安撫效果,他們之間隻會本能地攻擊與征服。

即使戴晴偌和季**他們對彼此都已經熟悉到了骨子裡,資訊素交纏那一瞬間的第一反應依舊是攻擊。

茶幾上的花瓶被打落在地,薔薇的花瓣在混亂中被揉碎,馥鬱的花香為紛雜的資訊素更增添了幾分迷醉。

他們從客廳糾纏到了臥室,被隨手放在床頭櫃上的兩條領帶都慘遭報廢,直到戴晴偌換成用皮帶把人給捆在床頭,兩人才正式進入主題。

Alpha的犬牙尖銳,他們就連親吻都帶著鮮血的腥甜,舌尖的相互觸碰也在較量著高低。

季**的脾氣一向都說不上太好,兩隻手都被捆住了也說不上安分,踹了兩腳之後腿被按住,還能越挫越勇地咬人。

……不過戴晴偌也咬回去了就是了。

腺體被犬牙刺破之後,資訊素的氣味會空前濃鬱,但通過犬牙,戴晴偌的資訊素也能夠注射進季**的身體,是非常難得的,他們兩人的資訊素濃鬱非常卻能夠和諧融合的時候。

這時的季**也會顯現出難得的乖巧。

他會乖乖地被戴晴偌圈在懷裡,向來威懾力十足的眼眸會泛起一層薄霧,眼尾染著胭脂般薄紅,嘴唇也會被他自己咬得糜麗,當戴晴偌放開他的腺體之後,他會向戴晴偌的懷裡靠得更深,然後很輕地顫抖一陣,最後他會轉過身,回抱住戴晴偌。

他們就會這樣靜靜地擁抱上好一會兒。

不過戴晴偌這次的易感期不太一樣,他上次易感期的時間段,正好在國外參加一場頗為重量級的走秀,是依靠抑製期強行壓製下來的。

戴晴偌上次被抑製的生理反應都延續到了這次,他這次易感期的各種欲.望因而變得更加強烈。

就這麼胡鬨了整整三天,戴晴偌稍微能剋製住那些生理反應之後,看著被自己弄得亂七.八糟的愛人,雖然他的易感期還冇能過去,心疼卻讓他不忍心繼續。

要知道,戴晴偌是易感期到了,季**卻不在易感期,他是被戴晴偌影響的,過了一天他的易感期症狀就已經結束了。

這種情況下,戴晴偌再拉著季**繼續,實在是有點過於禽獸。

為了剋製住自己的禽獸本能,戴晴偌選擇了離家出走,但跑到酒吧枯坐了幾個小時之後,他因為易感期而異常敏感的情緒又控製不住地委屈上了。

戴晴偌不滿地瞪向可憐又無辜的小助理:“你不是早就把我的行蹤和狀態報告給他了嗎?他怎麼還冇過來?”

聽到戴晴偌這話,何笛整個人都猛地一激靈:“怎麼會!我是那種會把您的行蹤到處透露的人嗎?”

戴晴偌現在冇心情與何笛計較他偷偷拿兩份工資的事情,隻是語氣冷淡地吩咐道:“你現在給他發訊息,就說我喝醉了,他再不來我就要要和Omega亂搞了。”

-他想。戴晴偌看著何笛的眼神中有著某種居高臨下的憐憫,他隻簡單回覆了兩個字:“咬的。”話音落下時,戴晴偌的思緒自然而然回到了之前堪稱混亂的那三天。其實之前何笛的猜測也不全是錯的,他們倆確實打架了,還打了三天。三天前,戴晴偌的易感期到了,Alpha這種生物一直都很容易受到資訊素的影響,在一個Alpha進入易感期之後,周圍的Alpha受到他的資訊素影響,會同樣進入易感期。易感期的Alpha獸性的一麵會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