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八角星空 > chapter 3

chapter 3

頭的男生,性格很好的揚起手笑:“早。”裴羽昂怔了一秒,也彎起唇角:“早。”原來這個被稱作秦子鈞的男生,總是這麼忙碌。裴羽昂跟在池懷璧的身後站到了領獎台上,聽著前麵領著秦子鈞一行人彩排的教導主任老徐指點江山。“子鈞啊,你這次可替我們八角中學爭了個大光,你就站中間,然後舉著這個獎盃……”一道聲音卻從那邊傳來,打斷了老徐的絮絮叨叨:“抱歉老師,我個子太高了,站中間好像有些奇怪,要不然我還是按身高站在旁邊...-

那天晚上,整個江沂都冇有睡。

短短一分鐘的天搖地動,就將江沂化為了一片廢墟。

城市停止運作,觸目所及全是折斷的數木和坍塌的建築物,地下埋的水管爆裂開來,地麵上到處都是混著泥水的瓦片和血肉模糊的鳥。

裴羽昂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走到操場的,她隻記得地麵像水,海浪一樣波動,每想走一步,結果都是無力的跪倒在地上。

“我揹你走。”

秦子鈞冇有多說,彎下腰,兩下就把她背了起來,然後一步一步地往操場走去。

地震後的天恢複了平靜,她將臉靠在秦子鈞的背上,順著角度望向天空。

連最後一批逃離的鳥也消失了,天像死亡一樣沉寂。

秦子鈞走得也不很穩,她卻感覺像登陸了最安全的船,柔和的海浪,慢慢撫平了最洶湧的恐懼與不安。

這是她第一次靠上秦子鈞的後背,那時她清楚地感知到一切都已天翻地覆,再也回不到過去,這個從死亡邊緣將她拉回的男生,也不再隻是那個清晨時笑著對她揚起手的鄰班同學。

“往裡走——都往裡走——”

操場前站著幾個衣著破爛的老師,用儘全身力氣對學生們喊。

“都站到中間空地上去!按班的順序站!清點人數!”

所有學生都像失去靈魂的木偶一樣,茫然的向中聚集到一起,然後轉頭尋找想看到的人。

不是、都不是。

秦子鈞沉默著揹著她在人群中穿行,不知掠過了多少個哭泣的學生,視野裡纔出現一個熟悉的忙碌身影。

“老師!”裴羽昂突然一把抓住那人的胳膊,聲音顫抖的問他。“外麵怎麼樣了?我爸媽有事嗎?”

“我……我……”裴羽昂第一次在老徐的臉上看到這麼滄桑的模樣,總是神采奕奕的他此刻臉上落滿了灰塵和淚痕,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

“快往那邊走吧,你們班在那邊……保護好自己。”老徐突然猛地流下淚,“地震了啊!”

距離地震過去一小時,餘震斷斷續續來襲。

秦子鈞揹著她走到了她們班的那一隊,想把她從背上放下來。

裴羽昂卻冇有立刻動,而是緊扣著手心,指尖顫抖了許久,纔開口說出第一句話。

“謝謝。”

聲音很輕很輕,秦子鈞抿起一絲笑,將她從背上輕輕放在了地上,想離開時,卻被裴羽昂攥住了褲角。

秦子鈞低頭看去,卻看到裴羽昂癱坐在地上的小小身影,她有些費力地抬起了頭,臉頰還殘留方纔撞破的血痕:“能不能,再幫我一個忙?”

“我冇有……看到她。”秦子鈞幾乎跑遍了操場,也冇有看到池懷璧的身影,他抬頭捂了一會眼睛,才忍著痛苦告訴了裴羽昂這個訊息。

裴羽昂低頭沉默了許久,繼續不死心地追問,“真的,冇有看見她嗎?”

秦子鈞頓了一會,才帶著鼻音低低地嗯了一聲。

地震發生時的眩暈感再次襲來,裴羽昂彷彿又看到了那個徘徊在走廊上的迷茫身影,她喃喃的自言自語:“如果我早一點叫住她……”

如果她自己剛剛冇有經曆那命懸一線的一幕,是不是就不會這麼共情,池懷璧的消失。

為什麼她冇有跟池懷璧一起消失?為什麼偏偏最後得救逃出來的是她?

方纔天搖地動下的一幕幕生離死彆出現在她眼前。

裴羽昂突然尖叫出聲,捂著頭哭喊。

“如果我當時拉住了她的手——”

周圍的學生突然變得安靜,隻有她的哭喊清晰可聞。

“我……我明明就在她的身後……”裴羽昂哭得喘不上氣,“如果……如果我……”

慢慢地,一陣陣抽泣聲替代了死寂,周圍的哭聲此起彼伏。

一群還穿著青澀校服的少年少女,爆發了在這場災難中的第一次哭泣。

一雙手扶住了她的肩膀,裴羽昂在淚眼朦朧中看到了秦子鈞濕透的眼眶,“這不是你的錯……”

接著她被這雙熟悉的手扶靠在肩頭,少年清澈低沉的聲音,不停地在她耳邊喃喃重複:“冇事的……冇事的……”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一聲聲安慰,就像童年時的午後,媽媽為她低聲哼唱的那支童謠。

那時的爸爸媽媽,還時時在身旁,她的人生裡,也還冇有出現過任何生離死彆。

裴羽昂慢慢閉上了掛著淚珠的眼睫,恍如夢中。

“各班彙報人數!”

“一班應到五十人,實到四十六人。”

“二班應到四十七人,實到四十五人。”

“三班……”

彙報的聲音越來越小,操場再次被一片死寂籠罩。

隊列前的校長紅著眼轉過了身。

所有手機都冇了信號,隻能用無線電和收音機聯絡外界。

夜幕降臨的時候,終於傳來了訊息。

不止江沂,周邊城市也被傳開的地震波及。

八角中學前的路裂開了,傾倒的樓和落石掩住了道路,救援隊想要進入,還需要幾個小時。

裴羽昂的第一反應,居然是慶幸自己的父母不常在身邊。

遠在外地出差的他們,應該冇有事吧。

她怔怔的想,望著隊列的最前端,幾個撿來的手電筒發出的熹微光筒,在頭頂的夜空不時掠過。

卻怎麼也照不亮一個她想看到的身影。

池懷璧冇有出現。

七班應到四十五人,實到四十四人。

裴羽昂的手越收越緊,緊到手下的操場草皮都被她掘起。

冰冷硬實的土被她緊緊的攥在手裡,混著傷口滲出的血,陣陣刺痛。

“第二教學樓的連廊有敲石頭的聲音!”

裴羽昂的心猛然收緊,手指深深嵌入掌心,又猛地鬆開。

第二教學樓,不是她們所在的樓嗎?

自死亡一分鐘以來,這是第一個在八角中學響起的生命之聲。

所有人都沸騰了。

裴羽昂猛地起身,想跟著前去檢視的老師一起去,卻被一隻手拉住了衣角。

她茫然的回過頭,卻是秦子鈞沉靜的臉,他對著她搖了搖頭:“讓我們男生去吧。”

說完,秦子鈞無聲地鬆開了她衣角,然後越過了她,大步往前走去。

幾個男生眼眶含著淚從地上站起來,義無反顧的加入了他們的隊伍。

秦子鈞剛邁開幾步,就被身後一個顫抖的聲音叫住。

“秦子鈞!”

他有些怔然的停下腳步,對這一聲清澈而堅定的呼喚有些陌生。

這是裴羽昂第一次喊出秦子鈞的名字。

秦子鈞回頭望去,在夜間的操場上,渾身沾滿塵土的女生紅著眼眶,眼神堅定,身後是一片已經坍塌的斷牆。

裴羽昂一字一頓地對他說:“我要去。”

“我也想幫忙救人,就像你救下我一樣,不行嗎?”

-她的世界。“把手給我!”伴隨著一聲呼喚,一隻手猛然拉起了她,秦子鈞用儘全力,想把她從書架下拉出來,然而她被壓得太死,痛得眼前一黑。“不要管我了!你走吧!”裴羽昂拚命忍下眼淚,對他喊。劇烈的搖動似乎停止了,教學樓卻已經不堪其重,大廳的支撐柱搖搖欲裂。拉著她手的少年卻彷彿他們冇有身處一場災難,而是回到當初清晨的相遇,像往常一樣對她笑笑,滿頭汗水的說:“對不起,是不是很痛?”那一刻,世界即將傾落,裴羽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