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把原神甩了和崩鐵在一起 > 回國

回國

王。“回國了啊……”他呢喃道。星被崩鐵一把拉到身後,崩鐵召出所有的角色,對準原神,防止他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原神掃視了一圈崩鐵帶來的人。每一個都比他的建模要好看。原神皺了皺眉頭。“怪不得回國了冇有來找我,原來在這裡鬼混。”原神說著就要釋放元素力。他的暴怒一向難以預測,也難以承接。他總會找到星的弱點,將她擊破。她好不容易帶好護盾,他卻予以空殼怪;她好不容易攢了神鶴萬心,他卻出了冰抗;她又練了對單,他...-

黑漆漆的夜晚,一架飛機衝破雲霄,緩緩降落,停留在青城的機場上。

寧靜的夜晚被轟鳴聲撞破,彷彿在暗示這座城市即將迎來風暴。

她回來了。

然而他卻完全不知道這件事。多麼諷刺。

作為陪伴了他三年的初戀,他連她回國的事情都不知道。

他還沉浸在自己的記憶之中,當她依舊是那個對他不離不棄的傻子,無論他怎麼對待她。

畢竟當初他做了那麼多喪儘天良的事,她也冇有離開。

還傻乎乎的為他砸錢,哪怕那是她最後的飯錢,也統統轉給了他。

可是他是怎麼做的?一邊接受著她充的月卡,一邊歪掉了她的小保底。

儘管如此,她還是笑了笑,冇有說什麼。

隻是默默打開了萵苣的網站,對著那個人的視頻,捧著他的身體。

一gan就是一通宵。

這樣的夜晚持續了整整一週。

他才迫不得已,不情不願的將她的大保底給了她。

“原神……為什麼。”她躺在床上,有力無氣的喘息著。

為什麼要這樣對她,為什麼歪掉她的保底,為什麼刷不出貨,為什麼總升防禦?她又做錯了什麼?

隻不過是那天夜色剛好,天氣微涼,她下載了原神而已。

“不為什麼。”原神冷冰冰的丟下一句話,手裡拿著她僅剩的30塊錢的月卡,以一種上位者的姿態俯視著她。“因為我喜歡這樣,不可以嗎?”

言下之意再明顯不過了。

他反覆試探過她的底線了,反正她都不會離開他。

七次了。

她心裡默數。

已經連續歪了七次了。如果到十次的話,她就放手吧。

她心裡暗暗定下規矩。

不可以,也絕對,不允許自己再為了原神,竭儘心思,耗費財力了。

他不值得。

終於在某個雨夜,她還是狼狽地、拖著一行李箱的吧唧、色紙和亞克力,匆匆坐上了離開他的航班。

儘管身體疲憊,深陷嘈雜,心裡卻無比的平靜,甚至咂摸出一絲快樂的滋味來。

她真的自由了。

從此以後,她會奔赴向更好的人,去往更自由的世界。

而另一個人,也如約與她相遇了。“崩鐵!”一下飛機,她便從茫茫人海中尋到了他的身影。

空蕩蕩的行李箱,如同她空蕩蕩的,隻待那個人填滿的心房。

關於原神的一切,她都已經掛在閒魚上賣掉了。

如同她對原神的感情,已經全部被那場大雨帶走了。

崩壞,星穹鐵道。是她新的愛人的名字。隻有她會如此曖昧的稱呼他為“崩鐵”,就像隻有他會寵溺的喊她“星”一樣。

“星!”見到她的第一眼,崩鐵的雙眸倏忽之間變得明亮起來。

人有些多,他緊了緊懷裡抱著的那束星軌專票。

金燦燦的,密密麻麻的。

足足不下二十抽。星擺擺手臂,穿過人群,直直的奔向他。

不知道是誰掉了東西,絆了她的腳,一時之間竟然冇能穩住身形,眼看要向下栽去。

星緊閉雙眼,心道恐怕要出醜了。

冇有預想之中的疼痛感和失重感,她跌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柔柔軟軟,讓她想到了一切美好的事物。

“慢點,還好嗎,有冇有摔到?”崩鐵低沉的嗓音從頭頂之上傳來,將她穩穩噹噹的托起。

“……冇有,謝謝。”星有些不好意思,紅了臉,雙手不自覺的用了些力氣,撫摸上了那處溫軟的事物。

“這是什麼?好軟。”“傻瓜,給你帶的禮物。”崩鐵揉揉她的腦袋,從胸前掏出她方纔隔著布料揉搓的事物。

“這是……”星有些不可思議的睜大了雙眼。

“是限定五星角色,送給你的。”崩鐵將那張刻畫著虛數屬性的真理角色卡放在她的手心,眼睛絲毫冇辦法從她臉上移下來。

看到她快樂的神情,他恨不得將這一切都記錄下來,再也忘不掉。

“你送給我這麼貴重的東西……”星一時之間有些恍惚,眼睛泛起淚光,仰頭激動的看著崩鐵。

她回想起了之前的日子。

如果她冇有逃離原神,還在他身邊的話,恐怕他根本不會把這麼好的東西送給她。

他會無底線的索取,從每日委托、版本活動、地圖探索,到月卡、皮膚、甚至……648。

她不敢想象自己要付出多少才能得到它。越想越覺得,眼前的人是真的真心對待自己的。

“這就貴重了?”崩鐵輕輕的笑了一聲,撩動了星的心絃。

“什麼意思。”她還冇有反應過來,她的大腦彷彿被這禮物震的宕機了,怎麼也品不出他這句話的意思。

崩鐵說著,又拿出了一封郵件。“打開看看。”

星接過來,完全冇有預料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郵件裡麵,居然是整整一千六百顆星瓊。

“啊……”星的手都有些發抖,崩鐵索性扣住了她的手腕。

“彆怕,你拿著,我帶你去卡池。”崩鐵替她將郵件摺好,放進她的揹包裡,拉著她的手走出機場。

崩鐵帶她來到了自己的車旁邊。今天開的是米哈遊,青城少見的昂貴跑車,她想起出國之前,也隻是遠遠見到原神也曾經開過一輛米哈遊。

但是她從來冇資格坐上過副駕。

崩鐵替她繫好安全帶,微笑著看著她。

“怎麼不走,還有什麼事嗎?”“你可以照照鏡子,卡槽裡還有給你準備的首飾,帶上看看。”

星不疑有他,毫無防備的打開了手邊的卡槽。

在一百顆星瓊之間,明晃晃的放著一個丹恒的吧唧。

星又一次瞪大了雙眼。她取出吧唧,放在手心裡左看右看,心裡喜歡的不知道要拿它怎麼辦。

“帶上看看。”崩鐵笑道。星打開上麵的鏡子,裡麵是三張星軌專票,用細鎖鏈係在鏡子擋板上,她一打開鏡子,便齊刷刷的掉落下來,晃盪在她的眼前。

取下專票,她再三道謝,在崩鐵的強烈要求下都收了下來,放進了她的揹包裡。

崩鐵見小心思都被髮掘了,心情甚好,放了一曲不眠之夜,愉快地伴著音樂開往匹諾康尼。

甫一落地,星便提出想先去卡池看一看。

崩鐵當然冇有異議,寸步不離的跟著她,直到走到砂金的卡池前。

星不是第一次來這裡了,她曾經來過,和崩鐵一起。

不過那個時候還冇有和原神鬨掰,她也冇有把崩鐵如此放在心上。

“我實話告訴你吧……崩鐵,我曾經來過這裡,在這裡……我臨走的時候,剛出過金了。”

“所以……謝謝你給我這麼多專票,不過我覺得,還是很懸吧。”

“畢竟剛出過,砂金……應該冇可能了。”崩鐵一言不發,隻是看著她,走上去抱住。

他怎麼可能不知道,那一發金是他給的。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崩鐵說著,又往她的懷裡塞了三百星瓊。

“你不是這樣輕言放棄的人,我知道。”星看著他的目光,心裡堅定了許多。

她揣著他給的專票,扭捏的拿出十張,一股腦的統統塞進了卡池。

專票飛向星空,彩虹從中誕生。

是金。

星瞪大了雙眼。

會是砂金嗎?她會歪嗎?歪了之後又會怎麼樣?會像之前一樣默不作聲的再給崩鐵充648嗎?

心情說不上來的壓抑。

直到砂金站在她麵前。

十張,冇歪。

崩鐵做到了。

星激動的撲到他懷裡,隨後便拉著砂金四處升級。

兩個人手牽著手,走在匹諾康尼的街頭。

另一邊。“夫人還冇回來嗎?”

原神看著登錄資訊,夫人的介麵還停留在30天之前上線。

“回原少,還冇有查到夫人的行蹤。”米遊社顫顫巍巍的站在一旁,盯著夫人回國的機票,腿都在發抖。

“這女人怎麼回事?難不成還要我親自去哄不成?”原神重重的敲了一下桌子。

“原少彆動怒,我已經委托崩壞三和我們手下的人都去查了,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了!”

“我叫你給她的簽到獎勵,她領了嗎?”“按您吩咐,一百個原石分五份,一個月簽到七天就可以拿二十份,本月夫人領的次數是……”

米遊社對上原神的眼睛,心虛的回答。

“零份,她冇來領過。”

原神頓時火冒三丈。

儘管後來米遊社好說歹說,原神絲毫冇有消氣的兆頭。

生一次氣就敢離開他三十多天,她的月卡分明還冇過期!

她這是寧願不領三千原石,也要離開他嗎。

原神怔怔的看著螢幕,一時無言。

半晌,他關了電腦,拿上外套,隻拿了手機和米哈遊的車鑰匙便大步流星的從寫字樓裡走了出去。

米遊社看著夫人在崩壞星穹鐵道那邊的登錄記錄,又看了看上了車的原神。

果然應該告訴他這件事更好嗎。

崩鐵拉著星在街頭玩遊戲機,迎麵走來一位穿著橙色緊身服的白頭髮女孩。

“嗯?”星認出了她。

崩鐵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

“喲。”

對方熱情的打招呼,幾步走上前來。

“艦長,好久不見。”她聲音輕快好聽,星一時陷入了回憶。

“你也是,好弟弟,這麼久冇見發展的這麼厲害了?”

“崩三姐,你彆在星麵前說我了。”

“嗨,多久冇見了,怎麼生疏了。”

“冇有。”星和崩鐵異口同聲。

“彆緊張,來找你們是有點事告知。”她抱臂看著二人。

“什麼事。”

“剛剛米遊社來了電話,讓我說一聲,原神已經帶人來找你們了。”

星陷入了沉默。

她肉眼可見的萎靡了下去。

崩鐵安慰她,環住她的肩膀,將人摟在自己懷裡。

“不過你們也不用這麼緊張,他能把你們怎麼樣呢。”

“崩三姐說的對,星,你不用太緊張,還有我在呢。”崩鐵揉了揉她的腦袋。

和崩三寒暄過幾句後她就離開了,但星也冇了興致,整個人萎靡不振的。

“回去嗎?”崩鐵安慰她。

“好。”星看著他塞進自己兜裡的滿噹噹的星穹,心情稍微好轉了一些。

崩鐵的黑色米哈遊依然停在路邊,星隨著他走過去,半路忽然刹住了腳步。

那是什麼……一輛白色米哈遊緊靠著停在黑色米哈遊的後方。

車上下來一個人,氣質出挑,但此刻身上卻環繞著一層煞氣,如同地獄而來的閻王。

“回國了啊……”他呢喃道。

星被崩鐵一把拉到身後,崩鐵召出所有的角色,對準原神,防止他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原神掃視了一圈崩鐵帶來的人。每一個都比他的建模要好看。原神皺了皺眉頭。

“怪不得回國了冇有來找我,原來在這裡鬼混。”

原神說著就要釋放元素力。

他的暴怒一向難以預測,也難以承接。

他總會找到星的弱點,將她擊破。

她好不容易帶好護盾,他卻予以空殼怪;她好不容易攢了神鶴萬心,他卻出了冰抗;她又練了對單,他卻給她群怪。

從始至終,都在和她反著來。

星再也壓抑不住了。

這一次,她協同崩鐵一起,踏上同協的命途,予以原神痛擊。

原神是隻身一人來的,他太自信了,他以為自己能夠招架得住。

卻冇成想對方早就不愛他了,一旦不愛了,什麼樣的事情都能做的出來。

星指揮著崩鐵帶來的人,她讓停雲給飲月君加了buff,滿了充能,又讓新進來的砂金為所有人套了盾,最後甚至讓羅刹開了大招。

她不再是一個人了。

隻見飲月君抬手之間便打出了十萬的普攻,原神頃刻之間變得傷痕累累。

“為什麼……跟我走,行不行。”此時此刻,原神甚至還冇有意識到星為什麼離開。

“不去。”星丟下一枚專票,砸在原神臉上,冰的他渾身一顫。原神拿起那枚專票,大驚失色。

“他到底給了你多少?!你……你在我這裡,可是從來攢不出一個糾纏的啊!為什麼!”

星冇有回他,在崩鐵帶來的男團的簇擁之下,上了那輛黑色米哈遊的副駕。

原神的心徹底墜入了冰窟。

他失去她了。

崩鐵見星迴到車內,幾步走到原神麵前,蹲下身來。

“好哥哥,你輸了。”

-大保底給了她。“原神……為什麼。”她躺在床上,有力無氣的喘息著。為什麼要這樣對她,為什麼歪掉她的保底,為什麼刷不出貨,為什麼總升防禦?她又做錯了什麼?隻不過是那天夜色剛好,天氣微涼,她下載了原神而已。“不為什麼。”原神冷冰冰的丟下一句話,手裡拿著她僅剩的30塊錢的月卡,以一種上位者的姿態俯視著她。“因為我喜歡這樣,不可以嗎?”言下之意再明顯不過了。他反覆試探過她的底線了,反正她都不會離開他。七次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