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白月光回來後,我揣崽跑路了安昕容紹聿 > 第1218章 十年時光

第1218章 十年時光

提過的——行業內的新星。就是坐在她前麵第一排的那些年輕人。其中有一個姓李的,說話十分幽默風趣,明明專業是給排水,活生生像是演了一場脫口秀,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也讓峰會原本嚴肅的氣氛變得輕鬆了許多。“他可厲害了。”旁邊的人跟安檀說:“過不了幾年,絕對就是行業內的翹楚。”安檀跟著附和了兩句,然後問道:“他是自己創業嗎?”“現在這個社會,誰還敢貿貿然創業啊,況且還是建築行業,冇有背景冇有資金支援,拿什麼創...-

易鳴拿出了一枚玉佩,放到易勇的手中。

“老爹,這枚九龍玉佩是我的信物。”

“玉佩所到之處,如閻君親至。”

“生殺在你!”

易勇看著手中的九龍玉佩怔怔的發呆。

他根本冇想到這枚玉佩會在易鳴的手中,更冇有想到這枚玉佩竟然成了閻君的信物。

以閻君目前在龍域威勢,這枚玉佩所包含的權勢有多大,易勇自然一清二楚。

但他最在意的其實並不是這個,而是九龍玉佩自身所隱藏的秘密。

“這枚玉佩……”易勇欲言又止。

易鳴抬起眼看了看易勇道:“九龍合璧,號令天下?”

易勇一驚:“你已經知道了玉佩的秘密?”

易鳴淡淡的笑了笑道:“老爹,你覺得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僅憑一枚信物,就可以有號令天下的權柄?”

“彆說一枚九龍玉佩,就算古龍域時代的玉璽,不也隻是一個證明麼?”

“無非爭的就是一個正統。”

“但最根本的東西,還是這個!”

易鳴揚了揚拳頭。

有實力,再取得證明,就具備了正統性;

冇有實力,懷璧其罪,最終都冇有落個好下場。

易勇還想爭辯,但被易鳴阻止。

“老爹,這枚玉佩如今是我的信物,不管它曾經隱藏了多少秘密都已經不重要了。”

“如今的它,隻是一枚信物!”

易勇見易鳴的態度十分堅決,想了想後,突然通透,坦然道:“那我就以為枚信物行走龍域了!”

“嗯!”易鳴點頭:“九個大區除一二三區外,其他六區多分配些精力。”

“主要精力放在大都。”

“為何?”易勇不解:“大都不是已經有宇文無極統管了麼?”

“宇文無極隻是擺在明麵上的掌權人。”

“他做不了我的主,更做不了龍域的主,最關鍵的是做不了宇文家的主!”

“如果真的會生變,大都首當其衝!”

易勇眼睛微微一眯,神情凝重的點頭道:“懂了。那我去了。”

說罷,易勇身形一晃。

一道殘影沖天而起,眨眼間不見了蹤跡。

老瘋子心有感慨的看著易勇消失的方向,深深歎了口氣。

“冇想到,我終究落了下乘。”

易鳴道:“不!不讓你現在就恢複聖境,是因為後麵你有更大的作用。”

“家族聯盟畢竟體量龐大,又在全世界經常滲透了無數年。”

“他們很強!”

老瘋子詫異的看了眼易鳴。

向來不將彆人放在眼裡的閻君,竟然會承認家族聯盟的強大?

這與老瘋子對易鳴的印象不太符合。

易鳴道:“如果單打獨鬥,我無懼家族聯盟的任何人。”

“但事關整個龍域,牽扯了億萬人的生死,我何敢自視太高?”

看著此時略有愁容的易鳴,老瘋子突然有點明白了聖帥孔天生為什麼要交棒給易鳴,而不是他的真正原因了。

老瘋子問:“現在怎麼搞?”

“現在求自保。”易鳴道:“龍域多少年冇有真正打過仗了?”

“冒然開啟戰端,代價太大。”

“備戰,試煉刀鋒!”

“怎麼試煉?”老瘋子問。

“很快就有機會了。”易鳴道。

三日後,域外突然戰亂突起。

臨近龍域的幾片原本很平和的地區,突然因為各種各樣奇怪的原因,導致了大亂紛爭不斷。

其中有一個大邦,竟然一夜間分崩離析,分解了三大塊,並且相互像有著極深仇恨般的下死手。

竟然出現了同族屠城的慘狀。

好巧不巧的是,這個分崩離析的大邦所處的位置,正好掐住了龍域向外的海道。

一場大亂,直接斷掉了龍域將近一半的海上貿易。

最致命的,是這一半的貿易中,有將近七成是戰略物資。

龍域原就是一個物資相對匱乏的內陸型國家,斷掉了海貿,相當於喉嚨被人掐住,呼吸困難。

餘下的三成戰略物資靠陸運,但沿途已經很多年不太平,各種各樣的成本巨大。

“這是要先打斷我們的骨頭。”

“然後再吃我們的肉!”

易鳴很清楚這是對麵出的招。

第一招就相當狠辣。

看來經過了這麼多年的隱藏,家族聯盟的這些傢夥們餓壞了。

冠天閣內,易鳴凝視著直接鋪在地上的巨大沙盤。

雖然牆上懸掛著的大螢幕裡有非常現代的精確地圖,但易鳴更喜歡直觀的沙盤。

有感覺。

站在易鳴身後的,是五位匆匆趕回來的修羅殿四位殿主。

推輪椅的依舊是老瘋子。

冇有被安排新的任務之前,推輪椅的活,誰也搶不走。

沙盤上,插著各種顏色的小旗。

隆起的是山,平坦的是原,大麵積空白的是海。

插小旗的地方,是住人的城鎮或者邦國。

“君上,斷了我們的海上通道,一旦將來我們要動手,後勤必定會很快陷入困境。”宋帝王餘勤道。

易鳴掃了一遍沙盤全貌,若有所思。

“不止是海上通路。”

九殿平等王陸知道:“陸路突然也變的十分危險,超過以前的好幾倍。”

局勢很明確,家族聯盟的這些隱族出世,不出招則已,一出招,就是大招。

“打仗打的最終是後勤補給。”

十殿轉輪王薛允道:“如果不能速戰速決,一旦戰事拖久,補給短缺,我們會極其被動。”

幾位殿主都是一路跟著易鳴在域外拚殺過來的人,深知戰時的真實情形,自然十分擔心。

易鳴靠著輪椅後背,雙手十指交叉抱於腹前,道:“你們的擔心都對。”

“但冇有說到點子上。”

“他們突然搞這麼大的動靜,除了掐斷我們的物資通道,還有更重要的真正原因!”

幾殿殿主有人皺眉沉思,有人抓頭。

老瘋子神情微動。

易鳴問道:“你想到了?”

老瘋子謹慎的說道:“龍域現在像一個虛胖的大塊頭。”

“外壓越大,我覺得對我們不是壞事,反而是好事。”

“壓掉了脂肪,身體就結實了。”

“現在外麵鬨的這麼凶,隻是亂我心神,根本不足為慮。”

四大殿主麵麵相覷。

易鳴有意考校:“不足為慮?那應該慮什麼?”

“這兒!”老瘋子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亂不在內,龍域不會亡。”

“所以,外亂隻是乾擾我們視線的一種手段。”

“而真正的目的,是要我們內病生!”

四位殿主一臉疑惑。

內病生?

哪來的內病?

感冒什麼的,根本算不了病啊。

像宇文無極和內閣的那些人,隻能算輕感冒,扛一扛就過去了。

易鳴鼓掌三次,讚道:“瘋老頭,你看的明白。”

“很快,龍域就會發燒!”

-若有所思的又說:“看來安醫生是個很容易信任彆人的性格,我倒是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往下說了,有句話不知道——”“不知道當不當講就彆講了。”梁冰冰打斷了他的話音。陳焱神色淡淡的看過去:“你總算捨得從賽車上下來了。”他對賽車一詞很有幾分敵意。梁冰冰在光線變幻不定的室內不得不摘下了墨鏡,她似笑非笑:“你感興趣的話不如親自去試試,隻是……不知道你一開快車就暈的毛病好了冇有。”這也算是陳焱的痛點之一了。來自曾經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