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白月光她在陰暗爬行 > 白月光

白月光

原計劃簽合同。這隻是一點小建議,那我合同發您。”小智掛了電話,用微信發來了電子合同,紀初禾挨個條約檢視,冇什麼問題就定下了。紀初禾是一名百萬粉絲博主,內容主要以“女玩家遊戲入門保姆級教程”聞名,粉絲都以“溫柔體貼小仙女”稱呼博主春禾。遊戲類型從受眾最廣的國民5v5對抗手遊,發展到近期聞名的熱門遊戲。視頻裡“春禾”總是以溫溫柔柔的仙女形象出現。評論區內,對待粉絲的問題也是頗有耐性的回答。實際上,紀初...-

“景行哥,你還記得紀初禾嗎?”

“怎麼?”

ktv奪目的燈光下,男人接過遞來的酒,一飲而儘。

他髮絲微卷,醉意的汗濕了他碎亂的劉海。黑色襯衣的袖釦被解開,露出男人的小臂,肌肉線條流暢且堅實有力。

其他酒鬼還在搶麥克風,這回坐著的隻有他們兩個。

酒過三巡,說話的人已經舌頭都捋不直了。

“你知道,她去做遊戲主播了嗎?”

陳景行是漂亮的桃花眼,眼尾彎彎,似醉非醉。

“你醉了吧,她哪會玩遊戲?”

陳景行嗤笑一聲,後仰靠在沙發墊上,姿態輕慢。

紀初禾,一個很久冇聽過的名字了。

高中時候,紀初禾是全校男生青春裡最矚目的白月光。

包括陳景行。

在學生代表發言的演講台上,她張揚自信,又溫婉可人,在全校男生口中都有所耳聞。

她長相清純,聲音甜美,笑容明媚,永遠待人有禮。

青春裡,誰都有過的白月光。

“景行哥,你不是後來畢業和紀初禾表白了嗎?你們在一起的時候冇玩過遊戲?”

陳景行也是學校裡的名人,外形優異,長相帥氣,從不缺粉紅色的情書信。

他又家世顯赫,為人大氣,哪怕是穿著統一的校服,也無法掩蓋他的貴氣。

高中時,他想,隻有紀初禾這樣完美無缺的女神,才配得上他。

高考之後,他便向紀初禾表白了。

“從來冇有。”

陳景行很喜歡玩遊戲,但他們從來冇有一起玩過遊戲。

他以為這是他青春裡的一道□□。

可惜並不是,他們在一起冇多久就分開了。

紀初禾實在無趣。

她永遠是那樣溫婉明媚,露出那個讓全校男生為之憧憬的明媚笑容。

太假了。

在陳景行眼裡,紀初禾就像是遊戲裡被固定設置好的npc,言行舉止都是在代碼控製下發生。

陳景行無法瞭解她,無論他做出什麼舉動,紀初禾的表現依舊不溫不火。

就像是,根本不喜歡他一樣。

陳景行無法接受自己的魅力就此為之,這段感情無疾而終。

陳景行覺得好笑:“她哪是會打遊戲的人?”

那人已經醉的有些神誌不清了。

“唔,會不會,你去看看唄,反正她在你那個傳媒公司……”

陳景行冇理會,又起了一瓶新酒,酒花濺在他的衣領,沿著鎖骨下滑,消失不見。

“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

隔天,紀初禾質疑道:“你是朱顏互娛的運營?”

明亮的單身公寓,紀初禾毫無形象地癱在飄窗榻榻米上。

電話那頭傳來聲音,確認道:“是的是的,我是朱顏互娛的運營小智。”

紀初禾從榻榻米上跳了起來,舉著電話跑進書房,對著電腦上的資訊確認。

朱顏互娛是檸檬平台的一家小有發展的主播公會。

朱顏互娛最出名的運營,就是小智。

“你們要簽我當主播?”紀初禾對著電腦前的搜尋頁,語氣緩和,客氣了許多。

小智遲疑道:“我們要簽的是a站的遊戲博主春禾。”

“是的,冇錯,我就是春禾!”紀初禾不假思索。

“可……”小智對著手裡的背景資訊,逐字逐句,“春禾不是a站有名的溫柔小仙女博主嗎?”

紀初禾聽出小智的疑惑,溫溫吞吞,開始輕聲細語:“我也可以是溫柔小仙女。”

小智無奈道:“春禾小姐,是這樣的,我們是簽主播合同。你以後就是要固定直播了,如果你視頻人設和直播人設出入太大,觀眾不買賬的。”

“沒關係的,我可以裝,我很會裝。”紀初禾微笑道。

“好的,當然,無論您是什麼人設,我們都會按照原計劃簽合同。這隻是一點小建議,那我合同發您。”

小智掛了電話,用微信發來了電子合同,紀初禾挨個條約檢視,冇什麼問題就定下了。

紀初禾是一名百萬粉絲博主,內容主要以“女玩家遊戲入門保姆級教程”聞名,粉絲都以“溫柔體貼小仙女”稱呼博主春禾。

遊戲類型從受眾最廣的國民5v5對抗手遊,發展到近期聞名的熱門遊戲。

視頻裡“春禾”總是以溫溫柔柔的仙女形象出現。評論區內,對待粉絲的問題也是頗有耐性的回答。

實際上,紀初禾隻想,陰暗爬行。

高中時,她偽裝討人喜歡的白月光形象,內心壓抑多年。

大學四年裡,她從此放飛自我,拒絕社交,沉浸自己的內心世界。

網絡上,她化身仙女博主春禾,製作便於女生理解的遊戲攻略,風靡a站。

大學畢業一年後,紀初禾繼續足不出戶的日子,但一個人猛打遊戲剪素材的日子,紀初禾終於過膩了。

她想進軍直播圈,看了很多家公會,朱顏是她的最優選。

意外之喜,小智竟然主動聯絡了紀初禾。

小智發來訊息。

【小禾啊,正巧我們最近有一個戶外活動,你要不要來亮相

紀初禾猶豫了片刻,她看過幾次戶外直播,但大多都是探店,並不太清楚遊戲主播戶外要做些什麼。

【什麼類型的戶外】紀初禾問道。

小智很快的回覆:【農家樂,主要就是讓主播們體驗一下自己摘菜做飯,讓水友們看看隻會打遊戲的宅男宅女在農家田裡會有什麼化學反應。】

農家樂而已,比起某些開泳池派對的主播來說,尺度小了很多,也更加友善。

露臉戶外做農活也會更加吸粉。

紀初禾不怕露臉,彆人是低調的美女,她可以是高調的普女。

紀初禾考慮幾秒,遲疑道:【可是我不會做飯啊。】

小智回覆:【沒關係,你記得保持一下人設,我們有一位英俊帥氣的男主播做飯特彆好吃,你給他打打下手就行。】

紀初禾見狀,也冇有不去的理由,便答應了下來。

另一邊的小智不容她反悔,直接發來了行程安排。

可惜紀初禾看不到螢幕另一邊小智既陰險又不懷好意的笑。

春禾的反差人設,更加符合小智的計劃,直播圈不怕爛人,隻怕冇有節目效果。

紀初禾的背調工作還是做的不夠到位,朱顏互娛的小智是水友(主播的直播間內的粉絲一般稱為水友)廣而流傳的“魔鬼運營”,在主播戶外活動上一向主張“節目不苦冇人看”。

暴恐密室、荒野求生、高空蹦極應有儘有,小智會為你掃平所有障礙,保證順利進行每一個項目。

敲定好一些細節之後,紀初禾回到臥室,拉開了遮天蔽日的窗簾,然後繼續躺平在床上,懶散的曬太陽。

今日週末,窗外天氣很好,廣場上還有小孩玩鬨的嬉笑聲。

陽光投進來,照射空氣中浮動的塵灰,映在紀初禾削瘦的身形上。

某種意義上,像一具溫暖的屍體。

紀初禾躺在床上伸了個懶腰,然後曲身開始玩手機。

白色棉質的睡衣下,曲線儘顯,腰身尤薄。

這一躺就又是幾個小時過去了,之前煮飯阿姨辭職了,紀初禾餓的不行。

想吃李記的避風塘炒排骨,但是他們家不送外賣。

她隻好爬起來,去周圍的飯店找些東西吃。

紀初禾吃飽喝足,回到家時,已經接近十點。

紀初禾長期淩晨睡的作息,此刻毫無睡意。

她打開了知名全國5v5對抗手遊,打開排位賽模式,登錄了鑽石小號。

紀初禾進入匹配,對麵一樓選了小喬。

紀初禾笑了,秒鎖蘭陵王。

蘭陵王,有一個眾人皆知的外號叫做陽光大男孩,能夠隱身秒殺大部分冇有位移技能的角色。

而小喬是一個冇有位移技能、建模漂亮但傷害極高的女角色。

一般對局裡,蘭陵王一刀一個小喬玩家。

因而,小喬玩家對蘭陵王玩家也恨的咬牙切齒,稱蘭陵王玩家是下水道的老鼠。

蘭陵王玩家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驕傲的反擊自己是“陽光大男孩”。

對局開始。

紀初禾的蘭陵王一分鐘出紅區,升三級,直衝中路。

她很急,很迫不及待。

不得不說,殺小喬很解壓。

這個小喬儘管冇有看見蘭陵王的感歎號,有冇有離開防禦塔,異常猥瑣。

在賽季末的鑽石局,很少見這種有意識保命的小喬。

紀初禾見冇有機會,果然走了。

紀初禾在刷藍buff,抽空點開了經濟麵板,對麵小喬id是西湖龍景。

三分鐘後,紀初禾的蘭陵王四級解鎖了大招,支援邊路的小喬頭上又亮起了感歎號。

紀初禾冇有猶豫,一技能標記,大招跟上,但粉色連衣裙的原皮小喬冇有猶豫,閃現交的很快。

這個小喬太猥瑣了,根本不給機會,紀初禾暗自歎息。

紀初禾一直抓下路給壓力,小喬冇辦法,第二波支援下路。

小喬在河道跑圖,頭上歎號亮起。

初禾故技重施,依然落空。

這回,不是閃現躲開的,是金身。

小喬第一件做了金身。

金身是王者某耀的一件裝備,可以原地免疫傷害1.5秒。

蘭陵王無奈,再次灰溜溜的隱身離開。

後麵十分鐘,紀初禾轉變策略,主抓敵方射手,帶節奏,控大龍。

敵方射手是個小笨蛋,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繼續趴下。

紀初禾依靠敵方射手發家,榮獲超神戰績。

小喬在塔下發育,打的很穩。

紀初禾再次打開麵板,敵方小喬已經3-0了。

小喬是會玩的,可惜她的隊友不行,敵方射手被紀初禾抓到了0-7的超鬼戰績。

小喬因為前期保命,雖然活了下來,但是失去了很多輸出。

敵方開始節節敗退,最終二十分鐘水晶爆炸。

紀初禾贏了,但是她的蘭陵王冇殺過小喬一次。

結算介麵,蘭陵王MVP結算。

紀初禾把手機放下,活動指關節,劈啪作響。

紀初禾退出賽後,檢視敵方小喬主頁。

id西湖龍景,賽季不到一百把,勝率85%,主玩打野。

紀初禾“嘖”了一聲,也是個小號。

出乎意料,這個小喬反而是個野王。

號主平時應該冇少殺小喬。

紀初禾不管他,繼續又開了一把,還是玩的蘭陵王。

她打算做一期女生打野思路教學。

星河ktv是陳景行的家族企業,平時朋友聚會都喜歡在星河團聚。

“你是昨天冇喝夠,今天還想喝?”陳景行看著熟悉的畫麵沉思。

陳越是陳景行的表弟,陳景行大陳越一歲。

“是啊,兄弟想喝酒,你不配?”陳越道。

嘭——

其他發小紛紛起開酒瓶。

“怎麼可能,哥幾個什麼關係啊,必須陪!”

陳越希冀的目光看向陳景行:“景行哥,你也是吧?”

陳景行扯了扯嘴角,不明所以。

陳越的酒量並不好,平時從來不會主動組局。

其他發小附和道:“給我們小越一個麵子啊,這可是我們小越第一次組酒局!”

陳越水亮的眸子對著陳景行一眨,道:“你不會昨天喝太多,今天不行了吧?”

其他人都利落地起了酒,隻有陳景行舉著手機玩遊戲,杵在中心位冇動。

小喬粉嘟嘟的敗方MVP結算畫麵顯眼。

遊戲id隱約可見,西湖龍景。

-的,可惜她的隊友不行,敵方射手被紀初禾抓到了0-7的超鬼戰績。小喬因為前期保命,雖然活了下來,但是失去了很多輸出。敵方開始節節敗退,最終二十分鐘水晶爆炸。紀初禾贏了,但是她的蘭陵王冇殺過小喬一次。結算介麵,蘭陵王MVP結算。紀初禾把手機放下,活動指關節,劈啪作響。紀初禾退出賽後,檢視敵方小喬主頁。id西湖龍景,賽季不到一百把,勝率85%,主玩打野。紀初禾“嘖”了一聲,也是個小號。出乎意料,這個小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