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阪口警視他不想內卷 > ‘睡美人’安吾

‘睡美人’安吾

手的骨骼發育分明還是未成年......安吾終於發現自己的視線異常清晰,他的近視也冇有了!這具身體,不是他阪口安吾的原本的身體!不等安吾繼續深想自己這到底是中了什麼異能力,一個穿著白大褂的人打開門走了進來。而那張臉,無比眼熟,就在剛纔,還在那些絕望的記憶裡頻繁出現。研究員加藤臉上帶著虛偽的假笑:“終於醒了,恭喜啊,實驗體SS73,你成功活了下來,你未來可以在一位代號成員的監管下在外生活了。”安吾冇有...-

橫濱武裝偵探社。

紅髮男人神色擔憂的坐在眉眼緊閉的黑髮青年床頭。

“太宰,安吾那天為了阻止Mimic的襲擊,意外受傷後就一直昏迷不醒,真的冇問題嗎?”

“嘛,晶子醬不是說他身體指標很健康嘛,說不定哪天就醒了呢~”

太宰治雙腿岔開,反坐在椅子上,手臂耷拉在椅背邊緣,語氣活潑的迴應了織田作的擔憂。

自阪口安吾暴露身份受傷後,太宰和織田作就暫時窩在了偵探社。

太宰有些漫不經心的想,畢竟攪黃了港口黑手黨獲得異能許可證的計劃,森先生當時的表情超可怕呢。

織田作之助太瞭解太宰了,他並冇有被太宰矇混過去,而是用那雙海藍色的眼睛直視太宰,認真的問:“太宰,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太宰治鳶色的眼睛望著自己的友人,半晌,臉上的笑容漸褪,眼眸微垂,神色帶著些許莫測,他輕聲道:“呐,織田作,你知道‘離魂’麼?”

****

美國德克薩斯州郊區,有一片看似廢棄的工廠建築,之所以說是看似廢棄,是因為這片工廠地下另有乾坤。

地下實驗區三號檢測室,黑髮的青年,不,或者應該說是少年,他穿著常見的藍白病號服,正躺在一張手術床上。

突然,少年的眼睛猛然睜開,他坐起身,神色迷茫的打量起這間純白色的房間。

喂喂,這可不像是醫院啊,他記得自己冇有受致命傷吧。

少年,或者說阪口安吾有些頭疼,他忍不住懷疑這是不是太宰治為了報複他隱瞞間諜身份,而特意弄得惡作劇。

反正肯定不會是織田作乾的!

安吾作為異能特務科的情報人員,在這種時候,幾乎是下意識的將手放在冰冷的鋼製床沿上,發動異能【墮落論】。

——大量的畫麵湧入他的腦海。

最先出現在他麵前的是一個宛如手術一樣的場景。

一個身穿醫用白大褂的男人,他神色冷漠,居高臨下的對著身旁的助手開口:“這個冇用了,處理掉吧。”

而被綁在病床的人發出祈求:“求求你了,加藤先生......我真的好疼,放過我吧......”

.......

畫麵開始跳轉。

“啊啊啊啊,讓我去死,讓我死啊!!!!”

病床上的人明明清醒著,而他的頭顱卻被打開,露出鮮紅跳動的內裡,清醒的疼痛讓他瀕臨崩潰,歇斯底裡的掙紮片刻後,變冇了聲息。

“嘖,真不經用。”

男人輕蔑的將手裡帶血的手術刀扔到一旁。

.......

很快場景再次跳轉,這次似乎是男人和助手的單獨聊天。

“這次的實驗體數據不錯,明天藥量翻倍。”

“加藤先生,他不行了.”

“下一個,反正材料多的是......”

“......”

——畫麵結束。

“唔!”安吾發出一聲悶哼,重新倒回床上。

他的手緊緊抓著胸口,整個人瞳孔緊縮呼吸急促,臉色更是蒼白極了,額間滿是冷汗。

這是非法人體實驗?!是誰?是誰在港口黑手黨的眼皮子底下做這種勾當!

安吾不是冇見過黑暗血腥的人,作為一個多麵間諜,他常年行走在謊言與黑暗中。

但在這種情況下,讀取物品記憶,仿若身臨其境的體驗感並不美妙。

半晌,安吾才感覺心口令他窒息的幻痛感褪去,他下意識抬手,想要擦擦頭上的汗,突然,他的動作頓住。

他死死的盯著自己的手,這雙手蒼白瘦削,冇有常年握筆的繭子,更冇有槍繭。

最關鍵的是,這雙手的骨骼發育分明還是未成年......安吾終於發現自己的視線異常清晰,他的近視也冇有了!

這具身體,不是他阪口安吾的原本的身體!

不等安吾繼續深想自己這到底是中了什麼異能力,一個穿著白大褂的人打開門走了進來。

而那張臉,無比眼熟,就在剛纔,還在那些絕望的記憶裡頻繁出現。

研究員加藤臉上帶著虛偽的假笑:“終於醒了,恭喜啊,實驗體SS73,你成功活了下來,你未來可以在一位代號成員的監管下在外生活了。”

安吾冇有迴應,他眼簾微垂,陷入沉思。

就在剛纔,這具身體在麵對這個男人的瞬間,仍舊下意識的想要躲閃。

即便內裡已經換了一個人,身體的恐懼卻依然存在麼。

加藤似乎對實驗體SS73的沉默習以為常,正想繼續說些什麼。

轟隆!

耳邊傳來一陣劇烈的炸響,整個房間都隨之顫動。

不等安吾反應,加藤的對講機中傳來驚慌的大喊:“加藤!是FBI找到這裡了!!快撤退!”

與此同時,安吾腦中突然出現了陌生的電子音,眼前也彈出了奇怪的透明麵板。

【卷王係統:滴!檢測到即將接觸稱號人物[千麵魔女不墜愛河],卷王係統已啟用!】

【卷王係統:滴!確認黑方主線任務已啟用!】

【卷王係統:滴!黑方支線任務釋出——成為合格卷王的第一步,請宿主主動為你未來的監管人排憂解難!限時20分鐘!】

電光火石之間,安吾明白瞭如今現狀的關鍵點,當即用織田作以前教過他的辦法,猛地撲向準備轉身逃跑的加藤,用胳膊絞住他的脖子。

安吾本以為自己需要用儘全身的力氣才能製住男人。

然而,片刻後他有些錯愕的意識到,他目前的這具身體,其力量遠強於他的本體。

至少,此時按住試圖掙紮的加藤,安吾覺得.....挺輕鬆的。

阪口·文員戰五渣·安吾:emm,這還真是全新的體驗啊。

片刻過後,加藤因為窒息昏厥過去。

安吾趁機讀取了他身上衣物的記憶,順著口袋摸到了加藤的通行證,實驗室資料管理庫鑰匙,以及錢包。

隨後安吾迅速按照記憶裡的路線,趁亂摸到了實驗室資料所在的房間。

他將鑰匙插入儀器,啟動開關,抬眼看了下任務麵板,此時任務時間還剩13分鐘。

安吾的指尖在操作介麵跳躍,很快摸清了資料銷燬的操作方法。

然而,當銷燬確認介麵出現時,安吾卻冇有繼續動作。

麵對不斷在他眼前閃動的任務提示麵板,他冷聲道:

“你可以聽到的吧,係統。”

“現在這個非法實驗室麵臨官方打擊,按照這種非法組織的做法,最有可能的就是銷燬資料,然後逃跑。”

“介於你的任務內容,我是不是可以推測,我所謂的監護人,那位千麵魔女桑應該就在這裡,根據加藤的反應來看,她在這個非法組織裡的等級很高。”

“也就是說,最有可能接到銷燬資料任務的人就是她,而你要我按照所謂的卷王任務趕在她前一步完成這件事。”

“但是,如果我這麼做了,我很可能會麵臨被懷疑出賣這所非法實驗室的困境,所以......”

他的話音停頓了一瞬,然後神色冷淡的繼續說道:

“所以,我拒絕完成任務。”

說完這些,安吾便真的抱手靠在牆邊,一副完全不打算做任務的樣子。

時間一分一分的過去,直到任務倒計時還剩三分鐘的時候,卷王係統終於沉不住氣了,機械電子音在安吾腦中響起:

【卷王係統:宿主怎樣才願意完成任務?】

安吾麵色不變,心中暗道:賭對了!

他當下不客氣的提問:“是你故意選的我?因為這個、所謂的卷王?”

【卷王係統:......並非如此,因為你改變了一些東西,死亡的命運會降臨在你身上,選中你既是偶然,也是必然。】

安吾皺眉,改變了什麼,他隻是在發現森鷗外的預謀後試圖阻止Mimic......?!

難道,按照原本的軌跡,有除了他以外的人會死去?是太宰?還是......織田作?

儘管心中思緒萬千,安吾仍舊繼續提問:“剛纔看到的資料裡,我發現年份還有一些地域名稱與我的記憶出現了偏差,係統,這裡似乎並不是我所在的世界?”

【卷王係統:是的,這是一個冇有異能的世界,隻要你完成最終任務,獲得足夠的任務積分,你就可以回到原本世界的身體裡,甚至.....命運會再次眷顧於你。】

安吾聽了,下意識想要抬手推推眼鏡,手指摸到空無一物的鼻梁,纔想起這具身體不戴眼鏡。

他頓了一秒,若無其事的看了眼任務倒計時,還剩1分14秒。

他冇有繼續提問,畢竟現在逼的太緊,以後就不好套話了,不過,再提點小要求應該不過分。

安吾走到操作檯前,輕聲道:“那麼,為了今後能更好地完成卷王任務,係統,這裡麵的資料可以在你那裡拷貝一份麼?”

卷王係統沉默了幾秒,看著隻剩一分不到的任務時間,最終妥協。

【卷王係統:滴!所有資料係統已備份】

安吾嘴角微微上揚。

時間回到20分鐘前。

金髮碧眼的美麗女人正坐在一間待客室裡,神色悠閒地喝著咖啡,就等加藤把那名實驗體帶過來。

“叮叮咚~”

她的電話鈴聲響起,女人看了眼來電提醒,眉頭微挑,剛剛按下接聽鍵,便感覺房間劇烈晃動,這邊巨大的轟隆聲也傳到了電話那頭。

電話那頭的人聽到動靜,冷哼一聲,冷冽的男聲帶著譏諷殺意:“嗬,隻是用一個要被捨棄的實驗室作為誘餌試探了一下,冇想到,還真有老鼠啊。”

美麗女人也不驚慌,饒有興致的反問:“那麼,安排我這個時機出現在這裡,應該不是想賣掉我吧,琴酒~”

琴酒嗤笑:“貝爾摩德,收起你的試探,殺掉加藤,他是這個實驗基地唯一知道我們組織情報的人,然後銷燬真實的實驗資料,帶著實驗體撤退。”

說完,不等貝爾摩德回答,琴酒果斷掛了電話,貝爾摩德聽著電話那頭的忙音,倒也不惱。

她站起身,看似悠閒實則迅速的找到了加藤所在的實驗室,卻發現這個無用的傢夥已經被人弄暈,倒在了地上。

貝爾摩德皺了下眉,心下不滿:這個實驗體真是不聽話,罷了,先去銷燬資料,再查下監控,看他跑哪去了。

心中打定主意,貝爾摩德毫不猶豫的舉槍對著加藤的腦袋就是一槍。

接著,她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間見證了無數罪惡的實驗室。

貝爾摩德來到資料室的門口,她立刻察覺到裡麵有人,她單手持槍推開門,槍口對準了站在操作檯前的人。

剛巧,她也看清了這名穿著藍白病號服的黑髮少年的動作,明明已經感覺得到背後有人進來了,他依舊不慌不忙的按下了銷燬資料的確認鍵。

見狀,貝爾摩德不由得眼皮一跳。

少年神色自然的舉起手,他緩緩轉過身,那張清秀的臉上甚至還帶著點尚未褪去的嬰兒肥。

圓圓的琥珀色眼睛裡冇有一絲一毫的害怕,左邊嘴角上方的黑痣顫動,少年露出一個清淺的笑容,看上去無害極了。

在金髮女人帶著黑暗世界特有的壓迫審視中,他輕聲道:

“晚上好,女士,我在這裡等您許久了,我想,您就是今後負責監管我的代號成員?”

“請容我自我介紹,初次見麵,我是實驗體SS73。”

就在貝爾摩德聽到安吾的話露出驚訝之色時,係統電子音再次響起。

【卷王係統:滴!黑方支線任務——成功接觸稱號人物[千麵魔女不墜愛河]並幫其排憂解難,限時已完成!】

-雀威士忌的殺氣,頓覺呼吸一滯。然而,被這樣殺氣針對的少年卻好似未覺。“威雀大人,您的那個任務原本就不值得您這樣的人物出手,我隻不過是發現了漏洞及時上報,並且給出了更加合理的解決方案罷了。”安吾的神色淡然,儘管嘴裡用著敬稱,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這傢夥眼裡冇有絲毫的恭謹。普通成員們:哇靠,這小子好勇啊!威雀威士忌顯然也看出來了,當即冇有任何預兆的猛然躍至安吾身前。他的右臂肌肉隆起,麵色狠厲,拳風帶著破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