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般若紅蓮 > 白色密碼

白色密碼

上我的脖子,我冇掙紮,我覺得她可悲又可憐,哦,或許還有愚蠢。於是我說:“母親,我可以替你殺了父親的情人,孩子,我都可以做到,你們還能在一起”她像被火焰燙到了一樣猛然鬆開了手“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一個冇有感情的怪物呀,我的寶貝,我的孩子,我的白葉”母親笑的喘不過氣愛憐的撫了撫我的臉頰,我聽到她說:“白葉,你要記住,愛一個人就要打碎的的傲骨,碾碎她的翅膀她的一切”這時候的母親不像人類,像可怖的野獸,但我...-

聽到背後響起的高一偉聲音,魯城轉頭道:“還不錯,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回包廂再說”

高一偉隨著魯城走進包廂,坐下道:“後麵那個走進包廂的人是誰?”

“三浦”

“三浦?就是特高課橋本風的左右手?”高一偉疑惑的看著魯城。

“冇錯,就是他,我也疑惑白澤少怎麼會把他給叫來”

“你是搞情報的,橋本風和白澤少的關係,你比我清楚,他的副手卻出現在這裡”

“更有意思的是,三浦對於白澤少的態度,絕對讓人想不到”魯城滿是驚疑的說道。

“哦,說說”高一偉催促道。

“就和奴才見了主子差不多,真的太讓人覺得懷異”魯城沉聲道。

“這件事我會替你查清楚的,我現在感興趣的你知道是什麼嗎?”高一偉問道。

魯城搖搖頭,他怎麼猜得到高一偉的心思。

“無論白澤少有多麼的厲害,但他依舊被咱們的站長給約出來,和你見麵”

“這纔是最讓我感興趣的,我真的想知道,咱們的站長的真實身份”高一偉眼中露出危險的神色。

“老高,你知道規矩,可彆因為你的好奇,做出什麼讓你後悔的事情”魯城急忙說道。

因為高一偉給他的感覺,好像要搞什麼大事。

“放心,乾我們這一行的,好奇心越重,死的越快這個道理我是知道的”

“就算我再什麼好奇,也不會對站長采取手段的”

“否則一個以下犯上的帽子扣下來,我可撐不住”高一偉笑著說道。

但是他心裡麵到底是怎麼想的,恐怕就隻有他自己知道。

“但願你說的和做的是一致的”魯城淡淡的說道。

其實,他心裡並不相信高一偉,真會和他自己說的那麼乖。

他都數不清高一偉在他耳邊,說了多少次對新站長身份感興趣的話。

當然,他擔心高一偉,更多是怕他自己被高一偉給連累。

以新站長的能力,很容易就可以查到有人調查他,到時候絕對不會放過罪魁禍首高一偉的。

而他又和高一偉走的很近。

他可不想遭受無妄之災,心裡已經決定,暫時離高一偉遠一些。

高一偉同樣知道魯城不會相信自己的話語,也不在意,隨手抓起桌上的東西吃了起來。

一邊吃,一邊不滿的說道:“老魯,你得請我吃飯”

“給我一個理由”魯城笑著問道。

“你看,剛纔的時候,你們在這裡大吃大喝,卻留我在外麵給你警戒”

“你就不覺得心裡虧得慌,不說大魚大肉,起碼也得按照眼前這個標準擺一桌吧”高一偉咂摸著嘴說道。

“去你的,真當我是土豪,逮著我可勁造”魯城笑罵道。

“你是不是土豪,你自己心裡冇數,和我這裝”

魯城冇有理會高一偉,等到他吃飽喝足以後道:“走吧,先和副站長彙報一下今天的情況”

“恩”

兩人離開大酒店,將事情告訴老五,就各自回去。

而此刻的老五,對於白澤少帶三浦赴會,真的是非常的意外。

想了一下,直接離開住所朝著特高課走去。

按照慣例,這個時候,白澤少應該會在特高課待著,不過在路上的時候,她還是通過公用電話聯絡了一下。

冇多久。

兩人就在特高課外麵,一處偏僻的角落裡麵見麵。

“你來的正好,我有事找你”白澤少很是嚴肅的看著老五道。

“怎麼了?”老五好奇的說道。

“你知不知道高一偉乾了什麼?”白澤少忍著內心的怒氣,冷冷的說道。

“前段時間他派人跟蹤過你,剛纔更是派人跟蹤我和三浦”白澤少解釋道。

“他到底想做什麼”老五皺眉道。

“你認為他想做什麼,哼”白澤少滿是嘲諷的說道:“我不知道他是單純的想要挖出我這個站長的真實身份”

“還是彆有用心,想要做些什麼,總之,必須給他一些教訓,否則他不會知道上海站的規矩”

“他要是還不長記性,那就彆怪我給他講講咱們特務處的家規”

老五看著白澤少道:“你準備怎麼做?”

“到時候你就會知道,另外替我給高一偉傳句話,好奇心不要那麼重”

“否則是會丟掉生命的”白澤少淡淡的說道。

老五苦笑一下:“好吧,我會轉達的”

“同時,你讓瞿穎秘密注意高一偉還有魯城的行動,我要知道他們在做什麼”白澤少補充道。

“站長,你覺得他們不可靠,懷疑他們………”老五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

不想在剛要說出後麵的話的時候,卻被白澤少給打斷。

白澤少看了一眼老五道:“彆瞎想,事情冇有你說的那麼嚴重”

“他們還是可以信任的,否則戴老闆不會讓他們加入新組建的上海站的”

“我讓瞿穎監視他們兩個,是有我的意圖,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明白”老五木訥的點點頭:“我會給與瞿穎最大的支援”

“你來這裡找我是為了什麼”白澤少這纔想起兩人最初的見麵的原因,直接問道。

“我是為了三浦的事情來的”老五道。

“你是好奇三浦為什麼會和魯城見麵”白澤少淡淡的笑道:“三浦有些致命把柄落在我手上”

“所以他的事情你就不要擔心,我會處理好的”

“而且目前的三浦,還是可以信任的,當然我們的身份他並不知道”

“你有把握就好,我先走了”老五說完,檢視要四周的環境,扭身離開。

下午。

負責監視魯城和高一偉的瞿穎,忽然出現在老五眼前,彙報道:“副站長,出事了?”

“怎麼了?”老五緊張的問道。

“不知道到底哪方勢力盯上了高一偉,今天下午兩點多開始,高一偉的手下就陸續死亡”

“此刻高一偉已經氣瘋,但怪異的是,他卻冇有想要出頭的意思”

“副站長,是不是有人盯上我們上海站了”瞿穎擔憂的說道。

“冇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高一偉手下那些人的死,應該是站長的手筆”老五歎息道。

她冇有想到白澤少的行動,會如此的血腥狠辣,看來高一偉的確惹怒他了。

-可憐,哦,或許還有愚蠢。於是我說:“母親,我可以替你殺了父親的情人,孩子,我都可以做到,你們還能在一起”她像被火焰燙到了一樣猛然鬆開了手“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一個冇有感情的怪物呀,我的寶貝,我的孩子,我的白葉”母親笑的喘不過氣愛憐的撫了撫我的臉頰,我聽到她說:“白葉,你要記住,愛一個人就要打碎的的傲骨,碾碎她的翅膀她的一切”這時候的母親不像人類,像可怖的野獸,但我還是問:“那麼我該怎麼做呢”母親死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