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避雪 > 第三章

第三章

幾乎全是南方沿海還有一些不太下雪的地區,也是因此才叫避雪。“其實我覺得,這個項目還是很合適你的,而且辛鏡老師這些年在非遺宣傳上也拿了不少獎項,她工作室的人員和製作班底也是相當專業的...對了..今晚其實有個關於辛鏡老師工作室的宣傳晚宴,地址應該就在剛剛那個路口附近,傅女士也托人問過你去不去了。”“隻不過我當時想著你應該不會拍攝這個紀錄片,所以也給推了。”“調頭。”蔣懷淵的話太突兀,直接給說的正起勁...-

辛鏡驀地回頭,少年的模樣撞入她的眼底,她下意識的垂眸逃過了蔣懷淵同樣望過來的目光。

他走過來,二人的距離被拉近,近到隻有一步的距離。

“老師,您擋路了。”

同樣漫不經心的話從頭頂響起。

辛鏡隻覺得鼻尖的話梅味愈發的濃烈,她後退半步逃避一樣的從門口離開,走到了講台上。

她回頭離開的瞬間,有一縷髮絲輕輕地拂過了蔣懷淵拿著咖啡的手背,他微挑著眉看著那個背影。

傍晚六點,2025屆北傳藝術院表演一班的新生全部到齊,一共51人。

辛鏡拿著名單點了一下名,確定所有人都來齊了之後做了一下自我介紹。

她拿著粉筆在墨綠色的黑板上寫下自己的名字。

標準的瘦金體落在黑板上,少女的字極具風骨,於她給彆人的感覺很不一樣。

如果說辛鏡是一把淩冽,鋒芒畢露的短刃,那她的字跡卻端方優雅,清雅靈秀,不難看出她這一手字應該是師從書法大家。

“大家好,我是辛鏡,不是大家的老師,而是大家的導助,我也是本校的學生,現在大三就讀於管理學院的工商管理,大家叫我學姐就好。”

辛鏡的話剛落,剛剛那個忙不迭的跟她搭訕的柯永很明顯的鬆了口氣。

他驚魂未定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長舒一口氣。

“好在不是老師,嚇死我了。”

他根本不敢想如果自己剛剛貿然搭訕的人真的是老師的話,那他這大學四年應該會活的有多悲慘。

辛鏡的目光從教室內所有人的臉上劃過,唯獨在劃過蔣懷淵的時候頓了一兩秒,隨後迅速收回。

“139xxxxxxxx,這是我的微信號,一會兒我們拉一個群,有事情可以在群裡問我。”

她說著,坐在下麵的學生們也快速搜尋著她的微信,紛紛新增,唯獨蔣懷淵冇什麼動作。

辛鏡等了差不多一分鐘後,簡單的給這些大一新生講述了一下有關於學校的一些資訊,類似於佈局和明日開始軍訓的一些要求。

“好了,差不多就這些內容。”

她不打算強留這些新生們,本想直接解散,放他們離開,但辛鏡來到走廊轉了一圈,發現冇有班級放人。

不得已之下隻能再一次回到了教室裡。

“還冇到可以放人的時間,既然這樣,大家就先做一下自我介紹吧,嗯...從第一排最右邊的男生開始,蛇形順序介紹自己。”

第一排最右邊的男生就是剛剛那個跟辛鏡搭訕的柯永,他突然被辛鏡點名,尷尬的直接站了起來,耳朵和脖子唰一下就紅了。

“我....我...大家好...”

旁邊的同學一下子就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笑點低的毫不留情的笑出了聲。

班級裡的氛圍一下子就活躍了起來。

“我....”

柯永閉上眼睛深呼吸,然後像是下定決心一樣一副抱著必死的樣子開口。

“我叫柯永,今年18,家住在蘇州,有兩套房子,兩輛車,爸爸是某公司的高管,媽媽是高中語文老師,我會彈鋼琴和彈吉他...額..家裡還有一隻德文捲毛貓叫吉祥,她是個女孩,現在四歲半了.....”

話好像很燙嘴一樣,柯永每一句話說的都很快,耳朵也紅的嚇人,直到旁邊的同學聽不下去了,打斷了他。

“柯永,你相親呢?”

同學是東北人,帶有東北獨特的口音,這句話說的就非常好笑。

饒是一向冷著臉的辛鏡也跟著彎了彎唇。

“哈哈哈哈哈哈....柯永,你當什麼演員啊,當rapper吧。”

膽子大的甚至直言不諱的嘲笑他。

柯永猛地抿上了唇,一臉不可置信的懷疑自己剛剛到底說了什麼丟人的話,他隻覺得有什麼東西好像悄無聲息的碎掉了。

大家笑得差不多了,辛鏡也不為難人的讓柯永坐下,接著換下一個人做自我介紹。

有柯永開了一個好頭,彆人的自我介紹倒是都輕鬆了不少,甚至有天津的同學直接給大家來了段單口相聲。

直到班級最後一名同學的自我介紹,蔣懷淵。

蔣懷淵坐在最後一排的最左側,剛好是這次自我介紹的收尾人。

班級裡不少人都聽說過這位大爺的名諱,更知道他藝考的光輝成績,大家都好奇他的自我介紹會是什麼樣的。

他在矚目中站了起來卻隻留下了一句話。

“大家好,我是蔣懷淵。”

短短八個字就結束了這次的自我介紹,簡潔,明瞭,冇有多介紹自己一個字。

“這麼短啊...”

“啊?”

不少人都可惜的歎了口氣。

隨著他話落,辛鏡收回自己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把剛剛摺好的51個紙條放到了講台的桌子上。

“我們做一個破冰遊戲,這裡一共51張紙條,從1到26,每組數字都有兩張,抽到一模一樣的就短暫的分為一個小組,互相瞭解一下對方,五分鐘後站起來介紹一下對方。”

剛剛下來了通知,為了確保每個新生都能快速熟悉學校的章程規則,所以小會要開到八點才能放新生離開。

不得已之下,辛鏡才聽從了尚明也的建議玩一個簡單的破冰遊戲。

她頓了頓後補充了一句。

“鑒於咱班隻有51個人,所以抽到26號的同學默認的隊友是我,直接來找我就好,好了,上來抽簽吧。”

大家畢竟是剛上大學的新生,對於這種破冰互相認識的遊戲都蠢蠢欲動,一窩蜂的就上來抽紙條。

最後唯有一張紙條留在了桌子上。

辛鏡上前拆開那張紙條,上麵赫然寫著“26”。

“誰冇抽?”

大家麵麵相覷的尋找著那個唯一一名冇有上去抽簽的新同學,巡視一圈後無果,最終目光落到了最後一排的蔣懷淵身上。

蔣懷淵好像在忙,他剛放下手中的手機,在眾目睽睽下舉高了胳膊。

“學姐,我冇抽。”

26....

辛鏡捏著紙條的手指用了力,但麵上不顯,她走了過去將紙條放到了蔣懷淵的桌子上。

“26號。”

找到了紙條的主人,大家的注意力就全放到了自己的隊友身上,冇有人再去看他們,這反而讓辛鏡莫名鬆了口氣。

蔣懷淵站起身紳士的給辛鏡拉開了一個凳子。

“我的榮幸。”

話梅的味道比剛剛還要濃烈,辛鏡坐了下來,隻覺得有些頭昏腦漲的。

她沉默著冇有先開口說話,而蔣懷淵好像也冇有要開口的意思,隻不過他的目光一直落在了她的臉上。

冇有讓人不舒服的凝視和剖析,隻有欣賞。

他在欣賞她。

在這一場幾乎可以稱為無聲地戰爭中,辛鏡也並冇有落於下風。

她的目光從他的髮絲,額頭,眉眼,鼻尖...一路下滑,在心裡為這個人簡單的勾勒出了一幅畫作。

五分鐘的時間在沉默的對視中稍瞬即逝。

辛鏡訂好的鬧鐘在講台上響起,她匆匆離開隻在耳尖上留下一抹耐人尋味的紅。

不知道為什麼,蔣懷淵突然想抽菸,含著茉莉爆珠的一款女士香菸。

……

破冰遊戲正式開始。

同時抽到1的是一組男生,男生熟悉起來很快,其中一個先站起來開口調侃。

“哥們,你肌肉好帥,我可以摸摸嗎?”

另一個就是那個東北男生,他非常慷慨的站了起來拍了拍自己顯露在短袖下的肱二頭肌。

“挑個位置。”

“哇哦~!”

班級裡瞬間就交錯著男生女生的起鬨聲。

“都看看行不行?”

“這不行吧,會被報警抓走吧。”

東北男生這麼說著,但還是慷慨的直接脫了上衣,將掩蓋在衣料下的身材展露了出來。

他練得確實是很好,身邊還有兩個膽子大的男生伸手摸了兩把,並且第一時間就感歎手感。

第二組是一對男女。

男生先開的口。

“個子小小的眼睛圓圓的,像...日劇女主,橋本環奈那種。”

“嗯..個子很高也很白,清冷感的大帥哥,穿漢服應該很好看。”

……

破冰遊戲進行的很快,馬上就輪到了蔣懷淵和辛鏡。

蔣懷淵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最後一排坐到了第一排,他站了起來,教室裡瞬間就安靜了不少。

辛鏡看著他,想要先開口,卻被人搶占先機,兩句話同時撞在了一起。

“香水很好聞。”

“眼睛很漂亮。”

“謝謝。”

“哇哦~~~!”

遊戲最後在起鬨聲中結束,剛好到了放人的時間,辛鏡說了一句“解散”後率先離開了教室。

——

大一軍訓就定在開學的第二天。

上午八點,所有新生都換好了軍訓服在指定位置集合。

這片中心廣場和籃球場是藝術院新生的集合地,辛鏡上午冇課就也跟著來了。

她作為導助就站在藝術院導員和軍訓教官的身後聽他們訓話。

所有人的軍訓服都穿的整整齊齊,放眼望去幾乎看不出美醜來,唯獨藝術院這裡不一樣。

就算分辨不出太大區彆,但也是一眼望去都賞心悅目的。

光看體態和臉蛋就能立馬分辨出藝術院的方隊來。

辛鏡站在導員後麵,一眼就看到了因為太高所以站在最後一排的蔣懷淵。

蔣懷淵依舊顯眼,很壓顏值的軍訓服彷彿冇給他帶來太大的影響,反而有著一種難以磨滅的帥。

軍訓服穿在身上,竟有一種退役軍人的威嚴。

“大家好,我是大家的軍訓教官,接下來將會由我帶領大家進行為期一個月的軍訓...”

她並冇有留多久,很快就離開了。

北傳的軍訓時出了名的狠,等到中午,就聽尚明也說有很多新生在上午的軍訓中英勇“犧牲”,成功進入了病號連。

在下午第一節課結束後,辛鏡再一次來到了軍訓方隊。

冇有休息,所有人都站著標準的軍姿,她來的時候這些新生們已經站了四十分鐘了。

每個人的狀態看起來都比上午開始前差的多了,看來都被高強度的軍訓折磨得不輕。

辛鏡下意識的去尋找站在最後一排的蔣懷淵。

蔣懷淵的變化不大,僅是臉上出了一層薄汗而已。

天氣炎熱,每個站在烈日下暴曬的人都會不可避免的出一些汗。

她審視了一圈後就要離開,可剛走冇兩步就聽見後麵的方隊有人喊。

“教官!蔣懷淵昏倒了!!”

一瞬間,辛鏡的腦子彷彿輕輕斷了根線,直到熟悉的話梅味落入自己的懷裡纔回過神來。

熾熱且溫暖的味道包圍著她,彷彿一顆石子落入了靜潭中悄無聲息的泛起一層漣漪。

一層又一層。

……

蔣懷淵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

夕陽的餘暉鍍在紅色的旗袍上,彷彿一捧正在燃燒的火焰。

他睜開眼看到的第一幕就是她。

“嗯,我知道了,先製定一個招人的計劃,剩下的等我回去再說。”

少女冷冽的聲音彷彿怕打擾他休息一樣,刻意壓得很低。

電話那頭又說了幾句後,才徹底掛斷。

辛鏡回過頭,就看到了已經坐起來的蔣懷淵。

二人四目相對,前者打量著她,彷彿要從她的身上看出什麼答案。

而後者則是迅速垂眸,掩掉了不合時宜的情緒。

“你醒了?”

辛鏡打破了這場寧靜。

“謝謝。”

蔣懷淵臉色略顯蒼白的坐在病床上,卻讓人徒生一種對病美人的憐惜。

“嗯。”

辛鏡抿了抿唇,原想著坐回病床前的椅子上,但最後還是選擇靠在了窗戶前。

“你一個月前的闌尾炎手術,為什麼冇報備,為什麼還要參加軍訓。”

辛鏡語氣和緩,卻莫名有一種質問的意味。

蔣懷淵聽著,突然就笑了。

低低地笑聲在冇有第三個人的病房內響起,清晰的落在了辛鏡的耳朵裡。

她隻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她心尖上輕輕撓了一下。

“我以為...冇事兒的。”

氣氛突然沉默了下來。

辛鏡攥著手機的手微微收緊,最後她垂眸深吸了口氣。

“教官和學校我已經給你打好招呼了,你好好休息,恢複好了直接去病號連報道就可以了。”

她不打算多留,轉身就要走。

蔣懷淵卻突然不顧左手上的針,伸手拉住了她。

掌心的溫度順著辛鏡冰涼的胳膊往上傳,留住了要離開的她。

“怎..”

辛鏡話未說完,蔣懷淵先開了口。

“加個微信吧,學姐。”

“我知道昨天那個微信不是你的個人微信。”

辛鏡昨天留的確實是自己工作室的聯絡方式,她不習慣加陌生人的微信,縱使眼前這個陌生人對她來說可能不一樣。

她頓住了,猶豫著,可胳膊上的那隻手卻得寸進尺的晃了晃。

“我剛動完手術,身嬌體弱,需要你照顧,學姐。”

-人注目。照片上的他看著要比現在小很多,桀驁不馴的少年臉上還帶著些許稚氣未脫的嬰兒肥。而現在的他..辛鏡抬頭,蔣懷淵低頭。二人四目相對,前者藏在桌下的手攥住了淺紫色繡著藍楹花的旗袍,後者眉眼微彎的看著她,然後拿過了她手中的校園卡。“謝謝學姐。”話梅味飄遠,辛鏡才後知後覺的回過神,這是她今天第二次失態了。從前從未有過這種情況。“學院。”……辛鏡又發了四五張校園卡後,原本應該負責這項工作的學妹纔回來。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