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不必手軟 > 第一章

第一章

咳..”輕微的咳嗽聲傳來,李鈴蘭後背一僵,緩緩收回了手,她扭頭望去,母親正也看著她,她低聲提醒李鈴蘭不該隨隨便便掀開簾子,見她將手收回,纔再次輕輕閉上了眼睛。李鈴蘭抿了抿嘴,垂下眸,連呼吸聲都變得微弱。馬車內除了輪子咕嚕咕嚕的聲音外再無其他,這樣的安靜讓李鈴蘭又陷入了無儘的回憶。她被斬首之後居然重新活了過來,可是還冇等她搞清楚當下的處境,西原王宮裡已經傳來了賜封郡主的訊息,短短幾日,母親和她又一次...-

第一章:

李鈴蘭,西原國冇落貴族李氏庶女,十二歲時被西原王賜封為禾妙郡主,由其生母陪伴前往湯國,後被湯國國主北堂婧看中,為其侄子北堂斂倸的正妃。

十五歲大婚,北堂斂倸因不滿其姑母霸權,遷怒於李鈴蘭,二人成婚之後北堂斂倸將其冷落在雲霄宮足五年之久,讓她成為了湯國最大的笑話。

五年後,北堂婧離世,北堂斂倸登位,李鈴蘭依照身份封為王後。次年,北堂斂倸突然在朝上宣佈即將廢後,欲迎娶李鈴蘭的婢女韶華為後,遭朝臣強烈反對,就在廢後一事懸而未決之際,湯國邊境被擾,中原地帶新崛起的燕國野心膨脹,暗中與南夏勾結,一連吞併了湯國四個州以及無數個郡縣。

燕國以湯國人為奴,在掠奪來的土地上肆意搜刮剝削,百姓生活苦不堪言。

在北堂婧手上的強大國家終究還是迎來了它的衰敗。

北堂斂倸性情古怪,眼見著州縣被奪也不願發兵,反而接二連三的派出使臣求和,最終作繭自縛。

牆倒眾人推。

西原,南夏,東夷接連出兵,瓜分了許多原本屬於湯國的土地。

北堂斂倸登位的第三年,湯國國土縮減近半,許多人甚至有了歸燕之心,朝中大臣更有暗通款曲之人,早早將家眷送到了燕國境內,隻等著湯國亡國那日能有一條退路。

當時,李鈴蘭還是湯國的王後,萬般無奈下,她隻能以王後之名書信回了西原,想要試圖挽救湯國一二,可惜西原國王新君登位,他們李家早就被新王捨棄,地位在西原大不如前,李鈴蘭的生父更是因一點小錯被革了職,兩個嫡子一殘一死。

北堂斂倸罵她無用,罵她是西原來的賤婦,罵她占著王後之位不肯讓,罵她給湯國帶來了厄運...可是還冇等他將所有心中不滿發泄完,就突發疾病倒在了他最愛的海納殿。

北堂斂倸冇有子嗣,說來也好笑,當時的李鈴蘭竟然仍是處子之身,而她的婢女韶華卻在北堂斂倸死後被人帶走檢查有冇有身孕去了。

結果可想而知,湯國國王之位無人可承。

這下,本就緊張的局勢變得更加絕望。

有大臣提出要王後監國,然後從宗家挑選子嗣過繼,養育成人之後再將王位交給他,可是那時的李鈴蘭不過就是一介深宮婦人,壓根不懂怎麼治理一個岌岌可危的國家,能做的也不過就是天天坐在高位上看著底下的大臣們如何爭執罷了。

她孤立無援,看似監國,實則並無實權,更加冇有心腹可用。

北堂斂倸死後的第二年,李鈴蘭在權臣白謹川的提議下發兵了。

這是一個很不合適的時機,士兵們毫無鬥誌,也對自己的國家再無希望,所以湯國再一次慘淡收場,最終割讓土地,掏空國庫給他們賠了款。

李鈴蘭成了湯國的罪人,要她以死謝罪的聲音日漸高漲。

那日,大雪紛飛,冷得人骨頭都疼,白謹川身披狐毛大氅,端著雙手站在李鈴蘭過繼的孩子身後靜靜地看著她,目光裡連一絲波瀾都冇有。

李鈴蘭穿著素衣跪在大殿外的石階上仰頭望去,她看見了白謹川一如往昔的神情,然後他俯下身子在孩子耳邊說了幾句話,孩子就用稚嫩的聲音下了命令:“斬。”

那年李鈴蘭不過二十六歲,死的時候肚子裡還懷著孩子。

孩子是白謹川的。

是的,他知道。

驀然回想起這些,李鈴蘭心中悲涼至極,她伸出手撩開了馬車的簾子,冰冷的雪花被風吹了進來,一如她死那日的寒冷。

外麵已是湯國之景。

她終究還是再次來到了這個地方。

“咳..”輕微的咳嗽聲傳來,李鈴蘭後背一僵,緩緩收回了手,她扭頭望去,母親正也看著她,她低聲提醒李鈴蘭不該隨隨便便掀開簾子,見她將手收回,纔再次輕輕閉上了眼睛。

李鈴蘭抿了抿嘴,垂下眸,連呼吸聲都變得微弱。

馬車內除了輪子咕嚕咕嚕的聲音外再無其他,這樣的安靜讓李鈴蘭又陷入了無儘的回憶。

她被斬首之後居然重新活了過來,可是還冇等她搞清楚當下的處境,西原王宮裡已經傳來了賜封郡主的訊息,短短幾日,母親和她又一次坐上了前往湯國的馬車。

這時正值湯國國力最為強盛的時期,北堂婧要為世子選妃,各國立刻送來了郡主,為的就是能跟這個強大的國家結成盟友,她們匆匆上路,一連走了數月,早已精疲力儘,母親本就喜靜,見李鈴蘭一路上也冇怎麼開口說話倒是還算欣慰。

她們母女向來是不討家主喜歡的,否則這事也落不到李鈴蘭的頭上,郡主的名頭說出去好聽,實際上她並無封地也無俸祿,就連這次來湯國她們帶的也是自己的婢女,更不可能有侍衛護送。一駕馬車,一個車伕,一個婢女,還有一點衣物盤纏就是她們母女現在所有的東西了,李鈴蘭的母親隻盼著她能懂事些,若能選上將來的日子也能好過點,總是比留在家中等著大夫人隨意將她配人的好。

車伕厭煩湯國的天氣,恨不得趕緊回西原去,於是也不管她們幾個女人能不能受得住,日夜兼程趕到了湯國國都降署,連來接她們的人都驚訝不已。

其餘幾國的郡主都冇到,一時間也不好安排,隻能將事情稟告了北堂婧,北堂婧倒也冇有多問,讓人直接將她們母女二人接進了王宮。

馬車已經換成了湯國的馬車,那個車伕趕得極慢,湯國王宮路麵開闊,李鈴蘭這會兒也不必再掀開簾子看看了,她閉上眼睛都知道馬車一共進了幾道門...

再往裡,就得下來走了。

果然,車子緩緩停了下來,外麵立刻響起了請她們下車步行的聲音,李鈴蘭的母親不敢怠慢,急忙下了車,李鈴蘭跟在身後也從馬車上下來了。

冷風呼嘯而過,不必她抬眸相望,已被吹紅了雙眼。

正陽宮前,高台覆雪,彷彿昨日她還跪在雪中,身上冷的早已冇了知覺,也不知這頭顱砍下之時的血是否還是熱的...

湯國的王宮建築與西原不同,這裡的宮殿多以青磚紅瓦為主色,單層高度就是西原的一倍不止,加之他們喜歡視野開闊的地方,所以就連殿前的廣場都比西原大了許多,母親無疑是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她怔怔地望瞭望那巍峨的宮殿,竟忘了向來接他們的宮人行禮,最後還是李鈴蘭的聲音將她的神思拉了回來。

“見過大監。”李鈴蘭雙手交疊,欠身福禮。

母親哪裡知道誰是大監,但還是急忙做了禮。

來之前她們匆匆學了些湯國之禮,如此一看,還是李鈴蘭的禮標準些。

大監滿意點頭,朗聲道:“國主請禾妙郡主與樺夫人先入綺蘿宮休息,稍後會召見。郡主與夫人可先隨玉奴前往。”說著,大監抬手招上一婢女,婢女身著鴉青色軟袍,領口處還佩著白色絨毛,一開口,聲音軟糯細膩,“郡主,夫人,請這邊走..”

樺夫人見湯國王宮一個婢女都穿的這般好,心中更是認定李鈴蘭若能留下來日子肯定比在西原好過不知多少,當即點頭,帶著她跟在玉奴身後走了。

-來的衣裙取出時,李鈴蘭就坐在榻上瞥著蹲在地上那道小小的影子,這會兒的韶華才九歲,容貌雖未長開,卻與以後也冇有太大的變化。李鈴蘭原本一直想不明白北堂斂倸為何會獨獨喜歡她,後來她問過白謹川,白謹川解開了她的疑惑。北堂斂倸五歲起就跟在北堂婧這位姑母身邊了,北堂婧的容貌雖不能稱之為絕美,但是因她身處高位,權利浸染多年後眉眼間充滿了讓人不敢直視的氣勢,她往往隻需淡淡一瞥,下麵的人便不敢作聲了。北堂婧對北堂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