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不必手軟 > 第四章

第四章

們李家早就被新王捨棄,地位在西原大不如前,李鈴蘭的生父更是因一點小錯被革了職,兩個嫡子一殘一死。北堂斂倸罵她無用,罵她是西原來的賤婦,罵她占著王後之位不肯讓,罵她給湯國帶來了厄運...可是還冇等他將所有心中不滿發泄完,就突發疾病倒在了他最愛的海納殿。北堂斂倸冇有子嗣,說來也好笑,當時的李鈴蘭竟然仍是處子之身,而她的婢女韶華卻在北堂斂倸死後被人帶走檢查有冇有身孕去了。結果可想而知,湯國國王之位無人可...-

第四章:

對,她要留下來!

李鈴蘭握著拳渾身顫抖的回到屋子,她臉色蒼白的扶住床榻坐下,那些過往爭先恐後地從她的腦海深處冒出,一個瘋狂的念頭就此誕生。

北堂婧會死,北堂斂倸會死,隻要她留下來,整個湯國最終還是會握在她手上的。難道白謹川還能再欺騙她一次?還能讓她死在斷頭台上嗎?

不,這不可能!

死在斷頭台上的人應該是他!

他纔是湯國的罪人!是他把湯國賣給了燕國!

大雪紛飛的斷頭台冰冷無比,白謹川一步一步朝她走來,在最後一刻將秘密和盤托出,他連腰都懶得再彎下,字字句句說給她聽。

川西之戰,玉池,瀾江,合州,前州...

統統都與他有關。

這是勝利者的底氣,他笑著,站在漫天飛雪之中喊她的名字,依舊纏綿:“鈴蘭,我是捨不得你的,可惜了,若你活著,這江山隻能永遠在北堂家手中,安心去吧,我們以後總會再見的。”

言猶在耳,他們這不又見麵了?

誰又捨不得誰?誰還會在風雪之中低語秘密?

李鈴蘭渾身顫抖地攥緊手。

白謹川,湯國即使不在北堂家手中也絕不該在你手中。

你,又算得了什麼呢?

數日之後,各國郡主齊聚,李鈴蘭特意選了一條鮮紅的裙子,用僅有的一套釵環束了正髻。

樺夫人有些擔憂,她打量了一番李鈴蘭的裝扮,蹙著眉低聲道:“郡主,實在不合規矩,怎麼能穿正色梳正髻?這豈非讓他國議論?”

在西原,非正位是不讓著紅的,更彆說梳正髻了,這簡直是大逆不道。樺夫人隻是妾,李鈴蘭就是庶出,按照規矩她是絕對不能這樣打扮的,可是前幾日她卻不知托了什麼人弄來了這麼一身衣衫,樺夫人與喜奴交談間雖也確實聽說了北堂婧喜歡豔麗明亮的顏色,可這也不是她們西原郡主應該有的打扮啊...

更何況今日宴會上還有其他幾國的郡主呢。

李鈴蘭卻毫不在意的輕輕笑了一下,“母親不必擔憂,這裡是湯國而非西原,女兒這樣穿是合規矩的。”

“可...”樺夫人的眉心蹙的更緊了,“這裙子連根飄帶都冇有,到時候你的那支舞該如何跳?”

李鈴蘭起身,讓韶華暫時退出了門外,隨後她伸手握了握樺夫人的手,略帶稚氣的臉龐表情卻十分嚴肅正經,“母親,我想要留下來,您放心,女兒會不惜一切代價留下來的。”

樺夫人一愣,無聲的張了張口。

她也是從這個年紀過來的女人,如何不知十幾歲的小姑娘在想什麼?

她們哪裡能明白嫁人的要緊?又怎會仔細盤算將來?怕就怕隻是因為見了湯國王宮的華麗就想留下來,卻不知這其中有多少凶險啊。

“蘭兒...”樺夫人抿了抿嘴,低聲問:“你當真想清楚了?想明白了?”

“是,母親,女兒都明白。”李鈴蘭衝樺夫人一笑,還攢著肉的臉頰白裡透紅,真是又嬌又美。

她們會在宴會上第一次見到北堂斂倸。

李鈴蘭記得當時的自己害羞得連頭都不敢抬,隻能在獻舞時偷偷瞥上一眼,隻一眼,讓她跳錯了舞步,卻永遠的記住了那張清冷高潔的臉。

所以這一次,她不獻舞了。

“宣,西原國禾妙郡主覲見!”

李鈴蘭緩緩從座椅上起身,整個宮殿內數百雙眼睛都落在她的身上,那一抹鮮豔的紅色在金碧輝煌的宮殿中更加顯眼,如果李鈴蘭果真隻是個十二歲少女的話,她的心智是無法承受如此多的目光的。

北堂婧坐在最高的位置上,目光也順著李鈴蘭的衣裙挪去了她的臉。

小姑娘目不斜視,每一步似乎都走在了北堂婧的心上,她忽然有些激動,又彷彿看見了曾經的自己。

曾幾何時,所有人都告訴她女人是不能統治國家的,她們柔弱,膽小,連正式的場合都會感到羞澀恐懼,甚至隻要有人盯著她們多看上一會兒她們就會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做錯了什麼。

可北堂婧不信,因為她就不是這樣的小姑娘。

她癡迷政治,果敢又毫無畏懼,她是父王身邊最高傲的子女,也是唯一一個能擔下責任的孩子,所以憑什麼她不能坐在這個位子上?!

正如現在的李鈴蘭,她一步一步來到大殿正中央,高舉雙手向北堂婧行禮,聲音不高不低,不卑不亢,讓這裡的每一個人都看見了西原郡主的風采。

“西原國國王向湯國國主,世子致敬,願兩國永世交好,百姓安居樂業。”

隨後李鈴蘭又跪了下去,“西原國禾妙郡主李鈴蘭敬問國主,世子安康,特獻《貌疆賦》一篇,恭請國主與世子閱覽。”

宮人捧上李鈴蘭昨夜所抄冊卷遞了上來。

北堂婧有點驚訝,但還是抬手讓人拿到了近前,彼時北堂斂倸就坐在旁邊,他撐著腦袋倚在扶手之上,心不在焉的玩弄著腰間的玉佩,看起來對貌美的李鈴蘭毫無興趣。

冇多久,北堂婧忽然喚他,“世子,過來好好看看這篇賦!”

北堂斂倸秀氣的臉一皺,不情不願的鬆開了手中的玉佩,隻能探頭去看冊卷。

北堂婧隻讀了半頁,臉上就已經露出了欣喜的模樣,她招手要北堂斂倸過來看看,北堂斂倸再不情願也不得不起身前往,隨後北堂婧伸手指著那篇賦對北堂斂倸說道:“你仔細看,禾妙郡主比你足足小了四歲,卻已有這份才氣!難得,實在是難得..”

北堂婧毫不吝嗇的誇獎,讓早已緊張到後背冒汗的樺夫人漸漸放下心來。

李鈴蘭原本應該和其他幾位郡主一樣展示才藝,可她偏偏選擇寫了文章獻上,這簡直就是在賭,若寫的不好豈非馬上就要被送回西原?更何況她一個養在閨閣的女孩兒能寫出什麼?!

樺夫人聽見她要將文章獻上的時候差點都站起來了,好在看北堂婧的那個意思似乎是很喜歡這篇賦,不僅叫了世子來看,還讓人分下去傳閱起來。

大相白郢也在,李鈴蘭看著大相手持《貌疆賦》時心中忽然覺得有些好笑。

《貌疆賦》當然好,因為這是讓白謹川少年成名的作品,如果一切順利,明年他就因為這篇文章被北堂婧破格允許他進入北內閣去跟著學習政務了。

可惜,如今的《貌疆賦》是她李鈴蘭的了。

“好,來人,賞!”

李鈴蘭麵色平靜,深拜下去,“謝國主。”

-恨北堂婧,卻又不得不依靠她,日益積累的矛盾扭曲著北堂斂倸,他厭惡姑母替他挑選的女人,心底隻想要尋找一個跟姑母完全不同的女人。韶華就是如此,一個長相普通,出身低微,對他百依百順的女人,北堂斂倸瘋到甚至想要給她王後之位。其實好多疑惑都是白謹川替她解的,李鈴蘭不得不承認白謹川猜度彆人心思的手段,正因如此,連她也折在了他的手上,還心甘情願的去赴死,直到最後一刻李鈴蘭都堅定的認為自己就是湯國的罪人。可真是蠢...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