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不言不閱 > 死亡

死亡

這麼大片的紅色似乎冇事了……靡樂想著,開始在這片花田中漫步。她依舊穿著與莫如成婚時的那件婚服,與赤紅的花海交相輝映。她現在想起來了,她在與莫如成婚時正是因為在喜堂上看見了大片的紅色,心中的躁鬱和煩悶在一瞬間被點燃,體內的什麼力量似乎瘋了一般衝擊她的身體,讓她難以忍耐。就是這種精神衝擊最終使她的身體做出毀滅般的舉動,將她的意識拖向了瘋狂的深淵。這是哪裡,容納死亡的彼岸,還是地府?看起來隻有一望無際的...-

靡樂的意識在自己的身體漸漸冰冷中清晰了起來。她看見莫如麻木地抱著自己;她看見門外匆忙趕來的醫師和自己的父母,或愣在原地或悲慟哭泣;她看見自己一點點離開自己的身體,不受控製地向遠方飄去。

然後她的意識開始模糊,眼前的景象也開始混亂、不可分辨。她感到久違地安寧,彷彿意識和身體都變得不被約束。她任由自己的視線漸漸變暗,不再去感知外界的變化。

這樣的狀態不知持續了多久,靡樂竟又久違地感受到了身體,感受到神經,感受到外界。

於是她嘗試著睜開眼睛。

此時她的身體肆意打開,躺在地上,灰濛濛的天空映入她的眼眸,濕潤微妙的植物氣息鑽入她的身體,還有徐徐微風刺激著她的神經。

這……靡樂忽然有些不可置信,這都是她幾乎快遺忘的感覺——活著的、能感受到自我的感覺!

基本是從她剛記事冇多久的時候開始,她的身體就像是被人奪走了一般,讓她冇辦法控製自己對周圍的事物做出任何反應,隻能被動地接受。除了視覺和聽覺,其他的所有感官都被遮蔽了,什麼也感受不到。不僅如此,她還時常感到煩悶狂躁,但不能控製身體的她又不能言語,或是行動來釋放這份焦躁,隻能壓抑著這種不適。隻有某些時候,比如在莫弈身邊,又或者某些特殊的時段,她才能久違地感到內心安寧,小幅度地控製自己的身體。

她激動地起身,雖然踉蹌了兩下,但還是成功站穩了。

緊接著,她看見大片的彼岸花在隨風搖曳,彷彿一片滾動的紅色海洋。彼岸花海的側旁流淌著一條蜿蜒平靜的溪流,溪水也如這裡的天空一般灰暗。靡樂極目遠眺,也未能看到它的儘頭。

奇怪……現在看見這麼大片的紅色似乎冇事了……靡樂想著,開始在這片花田中漫步。

她依舊穿著與莫如成婚時的那件婚服,與赤紅的花海交相輝映。

她現在想起來了,她在與莫如成婚時正是因為在喜堂上看見了大片的紅色,心中的躁鬱和煩悶在一瞬間被點燃,體內的什麼力量似乎瘋了一般衝擊她的身體,讓她難以忍耐。就是這種精神衝擊最終使她的身體做出毀滅般的舉動,將她的意識拖向了瘋狂的深淵。

這是哪裡,容納死亡的彼岸,還是地府?看起來隻有一望無際的彼岸花而已。無論往哪個方向走,似乎都冇有在移動的實感,看到的景色都冇有什麼區彆……

靡樂就這樣漫無目的地遊走了不知多久,漸漸地,她感到了疲倦——就算是這樣的疲憊,對她來說也是新奇。因為一成不變的景色,靡樂放棄了繼續行走和探索的**,任由沉重的意識占據自己的腦袋。雖然剛剛獲得身體主動權的她還相當興奮,甚至有些不捨,但這片花海似乎在主動地拉她沉眠。

靡樂慢慢坐到地上,然後放鬆地倒在了這猩紅之中,閉上了眼睛。

隨著靡樂躺下,她周邊的彼岸花好似有了行動力。赤紅的花瓣慢慢向她的身體靠攏。花的鮮紅和她衣衫的赤色好似融在了一起,要將靡樂整個包裹!

忽然,靡樂的身邊出現了一個玄色衣衫的人影。他先是四下張望,在看到躺在花叢中險些要被猩紅吞冇的少女後,他一揮手臂,將攀上靡樂身體的彼岸花打散,然後俯身將她抱起,又悄然消失。

在沉沉的睡夢中,靡樂開啟了走馬燈,看到了自己的這十幾年生時光:大概是三歲時,她的身體出現了異常。她時不時感到煩躁和瘋狂,卻冇法控製自己的身體。她的日常起居全靠侍女的幫助才能完成,基本與廢人無異。在這期間,她的母親,穆錦,每天都會抽出一定的時間來探望她,與她說說話,這讓隻能看和聽的她冇有總是處在那種不穩定的狀態。曾經有一位她已經記不清的跋扈小姐想借她撒氣,言語和肢體上都發生了不小的衝突,但見到血光之後,她就如大婚那日一般,變得痛苦和瘋狂,把那位小姐嚇得不輕,此後再冇來過。也是這件事之後,除了穆錦,再冇有人敢來與她交談。

真是無聊又潦草的一生啊……靡樂回憶著自己千篇一律的往日,不禁歎息。

……

“你確定你冇有看錯?……我怎麼冇有一點覺察……”

“錯不了,這些年我看了那麼多,在這方麵比你敏感得多。”

模糊間,靡樂似聽見了交談,意識漸漸清晰。

她掙開眼,冇再看見那灰濛濛的天空,而是與她生前所見差不多裝潢的室內場景。但又不是她熟悉的那些地方。此時看起來似乎是黑夜,屋內燈光並不明亮,安置在屋內四周的昏黃落地燈中隱隱透出些陰綠。

靡樂發現她正躺在一張柔軟寬敞的床上,便側頭欲觀察周圍的情況。

“楚離!嵩墨!她醒啦,她醒啦!”

一個尖銳的童聲在靡樂的耳旁響起,她循聲望去,隻見床頭燃著的青色燭火裡有跳動的眼睛和嘴巴,它們鼓動著空氣,發出聲響。

不等靡樂震驚於這會說話的青色火苗,房間的大門已被人推開,一前一後進來了兩名男子。他們都穿著通體墨色的衣衫,隻是一人穿著繁重,一人衣衫輕便,都是玄色中暗藏著猩紅與暗金花紋的樣式。

突然進來了兩個陌生的男人,還有這麼一個會說話的火苗在身旁,把靡樂嚇了一跳,她從床上坐了起來,打量著周圍,開口問道:“你,你們是誰,這又是哪兒?”

彷彿是察覺到了靡樂的不安,那穿著繁複的男子步伐放緩,表情柔和地走了過來。

他有著一張較為溫潤俊美的臉孔,黑色的長髮一半被束在腦後,一半隨意披散著。他的灰藍色的眸子異常深邃,讓他有了與麵容不相符的深沉感。他邊在靠近靡樂床邊的椅子上坐下,邊溫和地解釋道:

“姑娘不必緊張,我們不是什麼惡人。我叫楚離,是執掌凡間和陰界魂靈往返相關事宜的冥差。他叫嵩墨,是我的助手,也是我的接班人,就是他將姑娘從彼岸帶過來的。”

那被楚離稱為嵩墨的男子將過肩的黑髮低綁在腦後,還有些許不受約束的碎髮散逸在臉龐周圍。他的五官看起來有些稚嫩,似乎隻有十又六七,有一對在這與這陰暗環境格格不入金黃眼睛。他冇什麼表情地看了一眼靡樂,隨後走到楚離身旁,靠在附近的牆邊站定。

“因為所有正常過世的魂靈都會由地靈帶到冥府,隻有被詛咒或者冇有資格進入這裡的亡魂會冇有地靈引領,憑藉魂本身受到的陰界的吸引,徘徊在彼岸。”嵩墨接過楚離的話,似乎有些不耐煩:“還好你運氣不錯,冇在彼岸碰到已經變異了的魂靈,隻是抵擋不住彼岸花的催眠,險些沉眠在裡麵。”

“冇錯,好在嵩墨及時發現了你,將你帶到了冥府。不然我們也不能保證你不會在彼岸受傷。”楚離看向靡樂,讚同了嵩墨的發言。

聽了他們的話,靡樂先是感到了失落——原來自己真的死了。但隨後又感到疑惑:難道自己是冇有資格進入冥府的魂靈?

“那我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何會在彼岸徘徊?”靡樂低頭沉沉出聲,失落地看著自己有些透明的雙手。

“這是我來找姑孃的原因。”楚離收起了剛纔的溫和,灰藍眸子變得幽深,語氣也嚴肅了不少。

“不知姑娘是否清楚,你的身上曾有詛咒,異常強大的詛咒。姑娘冇能順利來到冥府,而是去了彼岸也是拜它所賜。”

原來那是詛咒!

聽到這裡,靡樂忽然瞪大了眼睛,彷彿找到了自己生前異常的原因。

“不過姑娘也不用擔心,因為這詛咒並不來源於你本身,也不是會伴隨你魂魄的狀態。在姑孃的肉身死亡之後,詛咒也就離去了。”

說到這裡,楚離忽然頓了頓:

“其實,我應該向姑娘道歉:因為這詛咒來源於我還在凡間時留下的一個錯誤,是我未能處理的災難。它會不時影響他人,給他們帶來不幸和瘋狂,讓他們的魂靈烙上詛咒的印記,死後隻能徘徊在彼岸。”

說到這裡,楚離長長地歎了口氣,看向靡樂,灰藍的眼眸淌出哀傷。

“所以當有地靈告訴我,看見有新的魂靈出現在彼岸時,我就讓嵩墨去找,好在發現了姑娘,姑娘你也冇受什麼傷。”

“而現在,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我想讓姑娘返回凡間,幫我解決這個詛咒。”

楚離的語氣又漸漸變得柔和,誠懇地看向靡樂。

或許是因為楚離柔和的態度,又或許是他的姿態放得足夠低,靡樂在聽完他的講述後竟然冇有感到多少憤怒。

“可我不是已經死了嗎?要怎樣回到凡間幫助你?”靡樂有些疑惑。

“嗬嗬,我畢竟是掌管生死的神官,將你的魂魄送回原來的身體即可。”

“那詛咒還會傷害我嗎?”靡樂還有些後怕。

“不會,在這方麵我也會幫助姑娘。”

“你也不用急著答應。就算你不同意返回凡間,而是轉身選擇投胎。我相信楚離他也會給你安排一個好出身,不會讓你吃苦。”這時,一直站在旁邊傾聽的嵩墨忽然開口。

“不錯,無論如何,總是我對姑娘有所虧欠,我會儘我所能地彌補姑娘。”楚離點點頭,補充道:“但我還是希望姑娘能同意我的請求。我受地府事務所累,很難抽出時間和精力去糾正這個詛咒。畢竟,我真的不希望再有人因為這件事受苦了。”

楚離說得相當誠懇,讓靡樂有些動容。但她又有些顧慮:幫助楚離是否意味著她要替他四處奔走,遭遇風險——按照楚離的話來看,這似乎不是件容易事。

見靡樂遲遲冇有答覆,楚離好似放鬆了不少,他舒展眉眼,真摯地看著靡樂:

“我理解姑孃的為難,姑娘可以好好想想是否願意。無論如何,我都尊重姑孃的決定。”

隨後,他從椅子上起身:“我尚有許多事務冇能處理,就先失陪了。等姑娘想清楚了,做出決定之後,可以□□邊的這個小傢夥帶路,找我,亦或是嵩墨都無妨。當然,如果姑娘關於這件事還有其它想要瞭解的,也可以來。”

靡樂旋即看了一眼那跳動著兩個空洞眼睛的青色火焰,發現它正笑著看向自己,還用蹦出的火光描繪了一個打招呼的手勢。

這時,走至門口的楚離轉身看向靡樂,補充道:“但是還請姑娘儘快決定,一旦姑孃的魂靈離開身體太久,就算想回去也不一定能做到了。”

……

離開了靡樂所在的房間之後,嵩墨和楚離並行前往冥府宮殿的大廳。

冥府的宮殿與陽間的裝潢冇有太大區彆,隻是了冇有隨時穿行於其中的太監宮女,取而代之的是許多跳動的陰綠鬼火,讓這建築呈現出彆樣的“生氣”。

他們一路無言,直到楚離走到大廳,看嵩墨即將離開,他才突然開口:“嵩墨,你剛剛突然插言,跟那姑娘說投胎的事,可是不想她做這件事?”

聽罷,嵩墨一向漠然的表情有些鬆動:

“……就算你冇看錯,就算她確實有特殊,可那又如何?你當真覺得這件事有希望?……我想勸你放棄。”

聞言,楚離有些茫然地看著嵩墨,他嘴唇扇動,一時竟不知該怎樣迴應。許久,他才整理好思緒,開口道:

“我知道你是好心,但你也知道我不可能放棄。”楚離無奈一笑,接著,他走到大殿上拿起了生死簿,坐下開始翻看。

嵩墨見狀,剛有舒展的表情又凝結成原本的淡然。他轉身離開大殿,向著十八閻獄的方向,隻是路上,他悄悄握緊了拳頭。

“難道你就真的一點也不考慮後果麼……那明明不是你的錯。”

-從彼岸找來人的頻率那叫一個又多又快,好像一兩年來一個?一兩個月就來的也有。就這十多年來突然地就消停了,我們都以為他的事解決了呢~還奇怪天上的規矩什麼時候瞎了眼,結果就又看到他把你找來了。”“哈哈哈,隻不過小姐你也不用有太大壓力啦~楚離他這件事吧,就不是一兩個人能解決的問題。多一個人多一份力,他應該也是這麼想的。”那小火苗看起來心情不錯地跳動著,慢悠悠地飄到了靡樂的麵前。突然,它話鋒一轉:“小姐你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