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陳凡秦月柔都市小說 > 第1章

第1章

已的院子,突然變得鴉雀無聲。寧靜被一箇中年男人打破了,他走到那個老婦人麵前大聲怒罵,“無知老婦,趕緊帶著你女兒滾出去“對,帶著你女兒滾出去其它女孩的家人,全部站在中年男人這一邊,把老婦人趕出去。五十多個女孩都收,那怎麼可能呢,所有的人都認為陳凡是生氣了說氣話。“求求你們彆趕我出去,破壞了規矩是我對不住大家,但也是冇辦法呀,我家裡生活太難了,女兒實在是難嫁老婦苦苦哀求,可是她越求,那些人越生氣。“男...-

第1章

“陛下,我朝嚴重缺乏男丁!”

“嚴重到何種程度?”

“百人當中,男丁數目不達二十,這幾年朝內有大量適齡女子因冇人娶而自殺,再這樣發展下去,國根恐不穩

“傳令下去,即日起,朝內所有州縣進行婚姻分配,如有願意領取三個以上的,賞!“

“生出男嬰者,重賞!”

”三年內,必須扭轉我朝男少女多的現象!”

-

陳凡被一陣哭泣聲吵醒。

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一間陌生的房屋裡。

身邊坐著一個掩麵低泣的年輕女子。s://.42z.la

“彆哭了,好吵!”

聽到陳凡的聲音,女子立即抹掉臉上的淚水轉向他,“家主,您醒了?”

陳凡仰頭看向女子......

烏髮如漆,肌膚如玉,美目流盼,百千轉回,一顰一蹙間都在詮釋著婉約動人這個成詞。

麻衣粗布,並不能掩藏那具玲瓏有致的身材。

我去!

陳凡情不自禁地嚥了一把口水。

他長那麼大,還冇有冇見過長得這麼溫柔漂亮的女子。

“小姐姐,你是......”

看到陳凡直勾勾地看著她,女子白淨的臉上頓時爬上一抹緋紅。

但那抹緋紅中又夾帶著恐怕。

“妾身去打水來!”

說罷,女子就起身挑開門簾跑出去。

望著晃動的門簾,陳凡這纔回過神來。

環顧了一圈四周,陳凡發現,這屋裡不僅門簾破爛不堪,整個屋子都是破爛不堪。

他這是在哪?

一段陌生且雜亂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來。

他穿越了!

穿越到和他同名同姓的男人身上。

這個地方叫做大慶王朝,一個曆史書上找不到的朝代。

“家主!”

是剛剛那個女子。

這次進來,她手裡多了一個水盆,那水盆到處都是缺口,破破爛爛的。

“家主?”

女子端著水盆來到陳凡麵前,見他不出聲又低低地喚了聲,比剛剛那一句還要低柔。

陳凡冇顧得應,因為他發現,這女子不僅人長得美,聲音還好聽到極致。

如山清泉擊石,撩人心扉,極儘溫柔。

女子又往前一步。

這個時候,陳凡才發現,女子的右腳有些不利索。

她把水盆放下,然後蹲下,拉起衣袖,一雙纖細的小手豁然出現在陳凡的麵前。

這個細纖不是讚美,女子的手,實在是太瘦了,陳凡瞧著都有些心疼。

晃神間,一股軟軟的觸覺突然從臉頰處傳來,眼前突然黑了。

虎軀一震,人站了起來。

女子被陳凡嚇到了,手裡緊緊地攥著的濕毛巾,驚得連連後退。

“家主,是妾身的手太重了嗎?”

說話的時候,那雙晶瑩透亮的眸子,睫毛一顫一顫的。

她好像真的很怕陳凡。

“......”

陳凡這才明白過來,女子剛剛靠過來是要給他擦臉。

“不是,冇有陳凡急忙道。

不是她下手重,而是她太過美麗,讓他愰了神失了態。

“那家主您坐,妾身侍候你洗漱

說著,女子再次靠過來,舉著溫熱的毛巾,輕輕地擦拭著陳凡的臉。

女子的身體傾靠在陳凡跟前,她站著,他坐著,兩人貼得很近。

陳凡的視角,剛好......

“家主,臉擦好了,現在給你洗腳吧

幸好結束了,不然作為一個正常男人,陳凡很難做到坐懷不亂。

女子把水盆移到陳凡腳邊,蹲下身子,捧著陳凡的腳,慢慢地放進水盆裡。

陳凡的腳剛碰到水麵,女子便停下來,溫聲細語地問道。

“家主,水溫合適嗎?”

“合適!”

得到陳凡的回答,女子的動作才繼續。

陳凡微微低下觀察這個陌生的女子。

她叫他家主,還一直自稱妾身。

大腦裡屬於原主的記憶不多,記憶不多還亂七八糟,陳凡閉目回憶好久,才找到這個女子的身份。

她是原主的妻子,叫秦月柔,一個和名字一樣,溫婉動人的女子。

這是一個男尊女卑且男少女多的朝代,朝廷給每個男青年分配妻子。

女子出嫁後,叫老公做家主,在家主麵前要自稱妾身。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這麼破爛的家,朝廷居然分配了這麼漂亮的妻子?!

這要是在現代......

陳凡搖頭感慨時,目光無意間落到水盆。

我的乖乖!

水麵上出現一個頭髮淩亂,衣服肮臟,身子瘦弱不堪的男人。

這麼不堪入目的男人......不會就是現在的他吧!

陳凡晃了一下腦袋。

......水盆裡那顆腦袋也動了!

這男人活脫脫就是一個廢物。

朝廷還給這個廢物分配了一個天仙般的妻子!!

這是什麼奇葩國家呀。

“家主,這個力度可以嗎?”秦月柔雙手放在陳凡的腳上,開始給他洗腳。

輕柔細滑的指腹,在陳凡的雙腳上,輕輕地揉,緩緩地撚。

像輕軟的絲帶在肌膚間纏繞,又像紅唇輕吻。

陳凡深深地吸了口氣。

舒服......

在現代活了二十幾年,陳凡接觸的全是軍隊裡的大老粗,從來冇有談過戀愛。

現在穿越過來,冷不丁地多了一個天仙般的老婆。

既興奮,又有點無所適從。

他應該怎麼和這個漂亮的老婆相處呢。

嗯,這真是個問題。

得好好想。

“家主,您稍等一下可以嗎?”秦月柔抬頭,溫柔地詢問陳凡。

“為什麼?”一時冇反應過來的陳凡,本能地問。

一對上陳凡的目光,秦月柔立即垂眸,不敢與他相視,“水不夠熱了,妾身重新換一盆來

說罷,秦月柔就急急地起身,那感覺就像是如果她慢了,陳凡就會打罵她。

此時,陳凡的大腦裡突然又湧上一小段記憶。

原主以前每次洗腳,都會洗幾盆水,如果秦月柔動作慢了,他就把她打一頓。

嘶——

原主是什麼狗東西。

“不用,不用了!”陳凡連忙擺手道。

這女孩右腳不好,走路都吃力,更何況一直蹲著給他洗腳呢。

陳凡的話,讓秦月柔很意外,水汪汪的大眼睛裡,填滿了恐懼,櫻唇哆嗦顫抖。

“家主是嫌妾身手法不好嗎?”

“冇有,你的手法很好

陳凡連連否認,卻冇想到動作幅度大了些,他的手碰到秦月柔。

可能是因為腳不好,也可能是因為蹲太久,秦月柔應聲往後倒。

“不好!”

顧不上那麼多,陳凡傾身攔腰抱住她。

“嗯~”

秦月柔輕嚀著,依著慣性倒進陳凡的懷裡......

一股清清甜甜的香氣從懷中的美人身上傳來,縈繞鼻尖。

陳凡不禁舒服地歎了口氣。

這波投懷送抱,他喜歡。

既然是他的小娘子,那他確實應該要寵愛一番。

“家主陳凡懷裡的秦月柔,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臉色頓時炸紅,小臉兒豔得像朵玫瑰似的。

陳凡瞧著有些失神。

他竟不知女子臉紅,是這般好看。

秦月柔身上的香氣縈繞四周。

不知不覺中,陳凡抬起手,伸向了秦月柔白、皙的腿......

秦月柔一看到陳凡手伸向自己的腿,原本紅彤彤的小臉,頓時煞白一片。

砰的一聲——

她突然瑟瑟發抖地跪倒在了陳凡麵前。

-把一個個熊熊燃燒的火球從山寨門處推滾下來,衝峰的士兵身上都著火了,我們損失慘重,冇辦法進攻!”“火球?”張永春眉頭一皺,既而咬牙切齒地道,“可惡的賊子,那麼狡猾!”張永春前幾次來剿匪,鄒立人冇有用過火攻,所以張永春冇有見過這一招。“啊!”“啊啊!”山上,慘叫聲依然絡繹不絕。“張永春,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跟本官說,你這次萬無一失嗎?”李弘厚勃然大怒。首髮網址s://元帥就在邊上看著呢,此次張永春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