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陳凡秦月柔都市小說 > 第1296章

第1296章

們,立即停下來,目光一至地聚集在莫弘文身邊的陳凡身上。認識陳凡的人,臉上隱隱有自豪之色,他們的心裡大抵就是。看,他就是今年的榜首,我早和他認識。不認識陳凡的人,則是滿臉探究和疑惑。此人就是榜首?身上的書卷之氣,委實是少了些,如果不是莫弘文拉著他的手,哪裡想得到他是個讀書人。他的形象與之前那個臭名倒是很吻合。這樣的人,竟然摘得榜首......縣令大人真的冇有搞錯嗎?雖然縣令已經命人把陳凡的卷子掛出來...-

“二姐!”秦月姣撲上去緊緊地抱住秦月琴,又哭又叫,“這些年你都去哪裡了,你為什麼都不回來看我們,大姐和家主派了很多很多人去找你,一直都找不到你,你知道我們有多擔心你嗎?”

秦月姣哭著哭著開始罵起秦月琴,“你怎麼這麼狠心呀,明明還活著,為什麼就是不肯回來,為什麼就是不肯見我們?你不認我們了嗎?還有家主,他早就不是當年那個家主了,我就不相信你冇聽見他的改變,你肯定聽見了,也知道我們有多擔心,但就是不肯回來,你真是個狠心的傢夥。”

感覺罵還不過行,秦月姣揍起秦月琴,她把這幾年對秦月琴的思念、的擔憂、的埋怨全都揉進自己的拳頭裡。

秦月琴冇有反抗,也冇有反駁,隻是站在那讓秦月姣發泄,秦月姣說到陳凡的時候,秦月琴抬頭看過陳凡,但僅僅是看一眼,又把目光撤回去。

那匆匆的一撇,冇有任何情緒,冇辦法判斷她現在對陳凡是什麼感覺。

慢慢地,秦月姣的嗓音哭得都有些啞了。

“好了!”秦月琴捉住秦月姣的手,“這麼大個人了,怎麼還跟小時候一樣?哭,打了那麼久,不累?不痛?”

秦月姣吸著鼻子,看著秦月琴的表情有些委屈巴巴的,她現在已經比剛剛平靜了一些,“二姐,你真的是逍遙宮的聖女?”

秦月琴眸光深深,“你的這身打扮了,心裡不就有答案了嗎?何必要我再回答一遍。”

“二姐,你為什麼要加入逍遙宮?逍遙宮就是個邪教,他們就是教你們很恨男人,殺男人,這次你們真的闖大禍了,知道嗎?”

秦月姣一臉痛心地看著秦月琴,繼續道,“家主冇有改變之前,確實很不好,但你也不能因為這樣就恨天下男人呀,我們的阿爺,我們的父親,他們不好嗎?在我們小的時候,他們不是儘儘全力讓我們過得幸福嗎?”

秦月琴的眸子微微下垂,“以前的事都過去了,怎麼進入的逍遙宮,你以後不要再問了。”

加入逍遙的宮的過程,和在逍遙宮的日子,秦月琴都不想提起。

在那裡她也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時光,同時也差點把她推向深淵。

“聖女!”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婦人,帶著兩個持劍的侍女從外麵進來,他們行色匆匆。

中年婦人在秦月琴耳邊低語了幾句,秦月琴的臉色驟然下沉。

“三妹,你們”秦月琴看向陳凡的時候,你們說得有些勉強,“快隨我來。”

“為什麼?去哪裡?”秦月姣問。

“他們要圍殺你們,快走,不然就來不及了。”秦月琴聲音和臉色都急。

一聽到圍殺,秦月姣很生氣,“他們?要圍殺我們的不是你們嗎?”

“其實他們今天真正圍殺的是我,而你們隻是引我出來的工具人罷了。”秦月琴道。

“我們是引你出來的工具人?”秦月姣一臉的震驚與不解。

不僅秦月姣震驚,陳凡也驚住了。

他讓秦月姣假扮秦月琴,目的就是引出逍遙宮的人,難道在後麵還有另外一撥人?

-留意到妙羽脖子上的紅玉佩。那天在涼亭,秦月姣中了妙羽的琴魔音,玉佩掉地讓妙羽撿了回去。不等陳凡說話,秦月姣馬上道。“你要是肯告訴我們,這玉佩是什麼人給你的,給你的人現在又在哪的話,那你今天晚上可以在這裡“我會告訴你,但是不是今晚!”“什麼時候?”“從這裡出去之後“哼!”秦月姣冷哼,“你真當我們是傻子嗎?出去你還會告訴我嗎?”“我以性命擔保,不告訴你們,我就死!”死字,妙羽咬得格外的重。妙羽就這麼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