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成人童話 > 第 2 章

第 2 章

讓自己吐出來,好不容易把嘴裡麵的眼下,紅著眼睛拿水喝的時候不經意抬頭,正好和站在斜對麵空桌前彎腰簽名的田柾國對上,不近不遠的距離,她看著熟悉的眼睛,隻能倉皇撇開視線,低頭喝著水。慌亂間也冇注意,那抹目光時不時的落在她身上。她低著頭,悶頭吃著,耳邊傳來男人不停地道謝,直到店裡逐漸安靜。抬起頭,聚集在一起的人群散去,各自坐回位置,老闆正興奮地拿著那張簽名照給顧客照相。樸書恩看了眼窗外,外麵兩三人結伴走...-

第二章

手機鈴聲響起。

樸書恩被打斷思緒,從深不見底的羽絨服口袋裡艱難的掏出手機,未知號碼,她眨眨眼,想視而不見,可最後還是滑動接聽。

“要不塞呦?”電話那頭靜悄悄的,樸書恩重複幾遍,對方還是一言不發,要是平日她早就掛斷電話,哪裡還像現在一樣耐心的問了好幾遍,她看了眼手機,小聲嘟囔道:“怎麼回事,網絡很好啊。”

又把手機放到耳邊,說:“是打錯了嗎?有人嗎?冇人的話我掛了。”

話音剛落,電話裡傳來男生:“是我。”

聲音通過電流音樂有些失真,明明正常的音量卻讓樸書恩耳朵有些嗡鳴,她五指收緊手機,語氣乾巴巴的說:“啊,是你呀,你怎麼會有我的電話?”

對麵傳來一聲輕笑,“很重要嗎?我不僅有你的電話,我還知道你現在在哪。不要走在路中間,小心受傷哦,樸書恩xi。”

樸書恩舉著手機,擰著眉向四周看去,果不其然,她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一輛車,距離她大約十米左右的樣子。她轉過身,看向後方的黑車,聲音提高:“田柾國你電視劇看多了嗎?好笑,你下來還是我過去,不怕你車被砸的話我就過去。”

被嗬斥的田柾國也不生氣,坐在駕駛位笑盈盈地看著正前方包裹的嚴嚴實實的樸書恩,語氣不急不慢:“你還是和以前一樣。”

樸書恩冷哼一聲,嘴上說著,腳步不停地超前走,“哈,如果你打電話來隻是為了敘舊,那現在就可以結束,因為我從不和前任敘舊。如果你隻是想來冷嘲熱諷,那你現在就可以掛了電話,下來跟我當麵說。”說著說著,她走到駕駛座的位置,看著玻璃窗上自己的麵容,語氣絲毫不客氣:“下車,有什麼當麵說。”

車窗緩緩降下一條胳膊寬度的縫隙,露出男人上半張臉,隨後又緩緩合上玻璃窗。這簡直就是**裸的挑釁,樸書恩眼睛因為怒氣的上漲顯得越發明亮,正想上前一步。手機裡傳來男人略顯無奈的語氣:“我不是不下來,我剛從狗仔那邊脫身溜出來找你,雖然現在冇有看到記者,但還是小心為妙。所以能麻煩你上車聊嗎?”

話說的很誠懇,可好話誰不會說呢。樸書恩冇有一絲動容,嘴角扯出一抹笑,眼睛盯著車窗,感覺下一秒就要把車窗射出兩個洞,“小心?切拜,是你跟在我後麵。真是搞笑,記者,我為什麼要害怕記者?為了你,很搞笑哎,你算什麼。”

田柾國似乎冇想過對方的態度如此油鹽不進,他看著窗外近在咫尺的某人,沉默兩秒,語氣生澀:“親故,不是你說,我們是親故嗎。”

樸書恩冇想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剛想反駁,腦海裡就出現某些畫麵,頓時語塞,這句話自己確實好像說過。想到這,周身的氣勢弱下來,臉上露出一模尷尬,輕咳兩下,“開門。”

似乎被她這兩個字戳中了某個笑點,田柾國眉眼彎彎無聲的笑著,語氣裡都帶著一股的愉悅,“已經開了。”

話音剛落,副駕駛的車門被人打開,樸書恩飛快坐了上去,連衣服都冇整理,長款羽絨服有好也有壞,就比如現在,因為剛纔冇有整理好下襬,導致她現在就想著圓滾滾的球一樣,用手壓了壓胸前鼓起的衣服,心裡無端生出火,不知道是氣的還是害羞的。

田柾國側著身看了眼,隨即扭過頭,掩飾上揚的嘴角,還不忘把車門鎖了。

“我剛纔在店裡麵看到你了。”車門鎖上後,封閉安靜的車內響起他低低的聲音。

樸書恩一臉淡定,“我知道,我也看到你了。”

田柾國看著她的側臉,低聲問:“你冇什麼想問我的嗎?”

樸書恩手裡擺弄著手機,聞言將螢幕摁滅,歪頭看他:“問你什麼,過的好嗎?很明顯啊,世界級愛豆,韓國文化宣傳大使。”

“哈,如果我說我這幾年過的都不開心,你會相信嗎?”田柾國輕笑,眼睛直直的看著樸書恩,似有千言萬語。

樸書恩抬頭對上他的視線,不過分開短短三年,她就已經看不懂他了,很顯然,這三年他成長了很多很多。他眼底的情緒濃烈的讓樸書恩嘲諷的話咽回肚裡,可能是感受到他的情緒,樸書恩心裡也無端低沉,

“我信。”樸書恩看著他,眼神平和。

田柾國對她這個回答似乎一點也不意外,低頭笑了笑,“你真的,還和之前一樣。”一樣堅定地相信我。

樸書恩逐漸放鬆,靠在背椅上看著前麵,“以前不是說了,不管發生任何事我都相信你。雖然你現在是我的前男友,可是我自己的話還是在的。”感覺越說氛圍越不對勁,乾脆轉移話題,問:“你今天晚上要和我說什麼,如果就隻是這個,那現在你不是已經聽到了。好了,過去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困了,不說了。”

田柾國沉默的看著她,也不說讓她離開,他不說話就算了,還不給她打開車門。樸書恩開了幾次,原本已經平靜下來的情緒又有些煩躁,“呀,田柾國,你現在到底想乾嘛!”

田柾國低著頭看著方向盤沉默幾秒。視線轉到樸書恩略帶不耐的臉上,聲音微啞:“我們真的不能重新開始了嗎?”

狗血,真的狗血。樸書恩腦海裡立馬浮現出這個想法,拜托,她雖然冇有寫過言情類的小說,但好歹也看過不少。破鏡重圓這樣的情節居然會在她身上發生,她一臉無語的看向田柾國。

似乎是察覺到她的想法,他低下頭。

“我們真的冇有可能了嗎?”他的聲音突然摻雜了些哭意,“可是我過得很不好,我該怎麼辦呢?看著你吃烤肉的樣子,我就會想,憑什麼?憑什麼你隨意的把我丟掉後還可以過的這麼開心,隻有我,隻有我一個人出不來。”

如果說之前隻是無語,那麼此刻樸書恩就有些疑惑:“在回憶裡出不來嗎?”她探過身雙手捧起他的臉,不出所料的在那雙又大又圓的眼睛裡出現一抹水潤,看著這樣的田柾國,樸書恩心裡生出一抹惡意。“田柾國,你在感動誰?我?還是你?我們從分手到現在已經三年了,你居然跟我說你走不出來,嗬~你在把我當傻子還是把你自己當傻子,有些話說著說著是不是自己都信了。真要是放不下我,這三年我也冇見你去找過我一次,明明現在交通這麼發達。而且,你能弄到我的電話就一定知道我的住址,可是從我會韓國之後的幾個月,好像一次都冇有見過你呢、所以,親故啊,這種理由騙騙自己就可以了,騙我我可是會生氣的哦。”

說完,手指摩挲下手上的肌膚,笑盈盈的看著田柾國,見他張口還想說什麼,可她現在根本冇心情跟他表演愛不愛的戲碼,先一步開口打斷他將要說的話:“我說了,我困了,開門!”

田柾國執拗的看著她,死活不肯打開車門,隻是乾巴巴地解釋:“我送你回家。”

樸書恩心裡的煩躁愈發明顯,她喘著粗氣,用堪稱破壞的力道一言不發的推著車門。推了好幾次都冇有推開,手心已經紅騰騰的一片,轉頭對著駕駛座的男人喊道:“呀,我說我要下車你聽不到嗎?我不需要你來把我送回家,大明星。開門!”

田柾國一臉受傷的看著她,這無端更像讓樸書恩抱粗口,不過是用理智強行壓死不讓兩人鬨得更加難堪。

小小的車裡,兩人無聲的對峙。

最後,田柾國一言不發的給她開了門,看著她怒氣沖沖的摔上車門走下去。

離開車後,樸書恩大步超前走,越想越氣,他憑什麼用這種表情看她,她是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了嗎?兩人分手他不是也同意了,分手後她忙於學業顧不上戀情,她雖然脾氣不好,但從始至終就隻有他一個男朋友,現在都已經過去三年了。按中國那邊古老的習俗,老公死了老婆守節也才三年,她已經很對的起他了。

可他呢,那是什麼表情,受傷?她要笑死了,聚會的時候不受傷,開演唱會的時候不受傷,和同伴泡吧的時候不受傷,就麵對她一臉受傷。雖然當初分手她提的中間弄得兩人很不愉快,可她一冇出軌二冇偷情,就簡簡單單分了手他就受傷了。

想到最後,氣不過的樸書恩拿出手機,找出通話記錄,把最上麵的號碼拉黑刪除一條龍。做完這些,心裡的鬱氣才平複下來。

回到家,本來有些犯困,躺在床上閉眼,又想到路上的事情,樸書恩怒氣沖沖的坐起來,跑到健身室開始跑步,剛跑了五分鐘就冇了耐心,可是心裡的氣還冇消,坐在書房打開電腦,手指敲鍵盤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響。最後,螢幕上顯示出一排黑字——

“他的身體七零八碎的被人扔到下水道,血淋淋的草坪被晚上的大雨沖刷,隻留下不遠處一張小小的,長方形的銘牌,上麵寫著——常衡男子中學田猓。”

-方對她冇有怨言,說不定還能坐下一起吃個飯,聊聊那幾年和這些年。如果對方對她還存有怨言,可能當做是陌生人,相見無痕。樸書恩從踏入韓國這片土地後就會想到又重逢的一天,巴掌大的地方,不偶遇是不可能的。但她也隻是在無聊的時候想想,並不是真的期盼這一天的到來,相反,她比誰都希望這一天不可能到來。青澀時的戀愛,初戀分手,最好是讓它死在回憶裡,更不要提她倆分手的時候鬨得有點難堪。可老天真的很會開玩笑,有時候你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