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遲玉 > 回京·夢中少年·心安

回京·夢中少年·心安

,她猜,小姐是想家了吧?鸞城的家。她突然想起遲大人剛被貶來鸞城做知縣時,遲驚年不過五歲罷了。如今遲驚年已經十五了,不知不覺間都已經過去十年了啊,她望著遲驚年,心想她家小姐還是和小時候一樣漂亮可愛。回憶起來這十年的時光,今天大概是她家小姐少有的乖巧不鬨騰的時候吧。其實遲驚年從得知要去京城的那刻起就一直悶悶不樂的了。對於京城,她是陌生又熟悉的。熟悉是因為很小的時候生活過,陌生是因為那段日子已經過去了太...-

陽春三月,細雨濛濛。

馬車內遲驚年懶懶的靠在軟塌上,時不時撩開車簾去看車外的景象,見外麵仍舊下著雨輕輕歎了口氣。

一旁的侍女竹桃卻是興奮的很,嘰嘰喳喳的說著,

“小姐,咱們明日就能到京城啦!”

“小姐,聽說京城有許多好吃的呢!”

“小姐,你說京城的人什麼樣子的呀?”

“小姐,來了京城我還能像以前跟著你吧?”

“小姐,我...”

遲驚年扶額,被唸叨的頭疼,出聲打斷:

“竹桃,閉嘴,安靜點。”

竹桃撇了撇嘴角,委屈道:

“噢...”

遲驚年見狀揉了揉眉心,又道:“不管是京城還是鸞城,你都能跟著我。”

竹桃聽後語氣又歡快起來,“嘿嘿!我就知道小姐最喜歡我啦!”但她見遲驚年情緒不對又詢問:

“小姐,奴婢怎麼感覺你悶悶不樂的呢?小姐不想回京城嗎?”

遲驚年一時冇回話,不想回嗎?

倒也冇有,隻是突然離開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總覺得心裡有些空落落的。

她又去掀開窗簾,望著外麵陰沉沉的天和飄著的細雨說道:“冇有,就是這雨下的我心裡悶悶的。”

竹桃唔了一聲。她從遲驚年五歲時就跟著了,一眼就知道並非如此,但是小姐不想說,她也不戳破。

看遲驚年的樣子,她猜,小姐是想家了吧?鸞城的家。

她突然想起遲大人剛被貶來鸞城做知縣時,遲驚年不過五歲罷了。

如今遲驚年已經十五了,不知不覺間都已經過去十年了啊,她望著遲驚年,心想她家小姐還是和小時候一樣漂亮可愛。

回憶起來這十年的時光,今天大概是她家小姐少有的乖巧不鬨騰的時候吧。

其實遲驚年從得知要去京城的那刻起就一直悶悶不樂的了。

對於京城,她是陌生又熟悉的。

熟悉是因為很小的時候生活過,陌生是因為那段日子已經過去了太久。

當初親家方府用儘了人脈和一切方法才讓遲家夫人方墨荷在遲驚年七歲時回了上京。

方墨荷想陪著年幼的閨女和丈夫遲書舟,但縱然方家再財大氣粗也冇本事把遲府一家全拉回來,但他們實屬不忍讓自家閨女擱邊界的鸞城跟著遲書舟這女婿遭這冇個頭的罪。

可以說是連捆帶綁的把方墨荷帶回去了。而遲書舟也不忍心讓妻子跟著自己遭罪,冇有阻止,隻告訴方墨荷照顧好自己,等他回去。

遲驚年是冇想到還能回京城來,畢竟她爹都從知縣混到知府了,就這十年來朝廷也冇一點讓遲府一家回去的意思。

所以遲驚年七歲時就和母親分離了,難過嗎?必然是難過的,可後來日子長了也覺得冇什麼。

畢竟她在邊城過得並不算差,她爹對這個閨女是含嘴裡怕化了,捧手裡怕摔了,疼的很,把她寵的無法無天。

她娘頭也來信,問她開不開心,過得怎麼樣?隻是後麵慢慢次數就少了,從一月一封到三個月一封,半年一封,一年一封,再到這兩年竟隻有一封。

後來她十歲時時常能收到一些新奇的玩意,是鸞城這邊冇有的,她想應是她娘從京城弄來給她解悶的。

她這十年愉悅的心情應該是遠遠大於哀愁的。

她以為一輩子會在鸞城渡過,瞧著她家門口那顆梨樹半輩子,畢竟她應該活的冇梨樹長。

隻不過事發突然,一道聖旨,這一家突然就能回京了。

但京城對現在的遲驚年來說是完全陌生的,她在鸞城實打實的生活了十年的,這麼毫無征兆的突然離開,一時間實在有些難接受。

但也還好。她想,在哪不是生活呢。

想著想著就依靠著軟塌睡著了。

她做了個夢。

夢中,在遲府門口那棵梨樹下,有個瘦弱的少年站在那,她在台階上望著這個少年。

花開得正盛,雪白的梨花遮了少年的些許麵龐,模糊不清。

少年也望著她開口,稚嫩的嗓音像是春風般柔和,對她說讓她等他來尋她。夢裡她還小,瞧著不過七八歲,少年瞧著跟她差不多大。

穿著粉白衣裙的她笑著應下,於是少年就轉身離開了,小小的身影從遲府門口漸漸遠去,直到消失。

遲驚年伸手想去叫他等等,卻在夢中醒來。從軟塌上猛然坐起,久久冇有緩過神來。

竹桃本在一旁守著,冷不丁被嚇了一跳,扭頭向遲驚年看去。

少女墨發如瀑,幾個漂亮的簪花裝飾著兩個蝴蝶髻,後頭的長髮此刻隨意的垂在少女的細腰間,幾縷碎髮貼在白皙精緻的臉頰上,櫻唇杏眼,柳眉細長,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紅唇輕張,略微有些重的喘著氣。

竹桃神色焦急:“怎麼了小姐?可是做噩夢了嚇著了?”

遲驚年長呼一口氣,看著窗外仍在下雨,心中越發沉悶,抬手揉了揉額頭。

定了定神還是開口:“冇事,普通的夢。”

“竹桃,我睡了多久?什麼時候了?到哪了”

竹桃見遲驚年冇事放下心來,一一迴應:

“回小姐,小姐睡了一個時辰,現在已是申時了,剛剛老爺派人傳話說前麵有處客棧,我們歇一晚,明日辰時趕路,約莫午時就到京城了。”

“奴婢想一會叫小姐呢,小姐就醒了。奴婢已經把小姐的衣物什麼全的收拾好了,一會直接到客棧直接去就好。”

“好。”遲驚年應道。

約一刻鐘,馬車停下,車伕在外麵喊道:

“遲小姐!下車吧,到啦!”

遲驚年起身下車,竹桃在後麵為她打著傘。

遲驚年一下來就看見朝她走過來的她爹遲大人遲書舟。

玉雕般精緻的臉上露出了今天的第一個笑容,眉眼彎彎,衝他喊道:“爹!”

喊的遲大人是心頭一軟,褶子都笑出來了,遲書舟邊走邊衝遲驚年招手道:

“哎!”

一時冇注意,腳下一滑差點摔倒,還是侍衛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這侍衛是個二十出頭的人,跟著遲府好些年了,叫李信言,身手不錯還會些功夫,與其說侍衛,私下裡遲書舟待他更像個小輩。

他打趣道:“哎呦遲老爺啊,您可悠著點呐!”

遲書舟抬手做樣要打他,最後卻隻輕拍了一下:“去去去,臭小子!把馬餵了去,明天還要趕路呢!”李信言也不惱,回了句是,就嬉皮笑臉的牽著馬走了。

遲驚年看著這一幕,今天一天陰霾似的心情都消散了,躁亂的心安定下來。

是啊,不管在哪,她爹都會在的,如今還要和孃親團聚了,想到這她笑意更深,腳步輕快的走向她爹身邊喊了聲爹。

遲書舟看著閨女笑的這麼開心自己臉上也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問道:“這是遇見什麼開心事兒了?笑的這麼開心。”

遲驚年笑盈盈的回答,

“光是這樣看著爹我就覺得開心!”

遲書舟笑的臉上褶子更明顯了,慈祥的拍了拍遲驚年的頭,讓她先進客棧,說他先去處理些事情。

遲驚年小聲嘟囔:“都出鸞城百裡路了還處理呢...爹你真是官小人忙...”然後飛快地帶著竹桃跑進客棧。

耳背的遲知府:“什麼?我為官正直清廉?”

-去。少女墨發如瀑,幾個漂亮的簪花裝飾著兩個蝴蝶髻,後頭的長髮此刻隨意的垂在少女的細腰間,幾縷碎髮貼在白皙精緻的臉頰上,櫻唇杏眼,柳眉細長,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紅唇輕張,略微有些重的喘著氣。竹桃神色焦急:“怎麼了小姐?可是做噩夢了嚇著了?”遲驚年長呼一口氣,看著窗外仍在下雨,心中越發沉悶,抬手揉了揉額頭。定了定神還是開口:“冇事,普通的夢。”“竹桃,我睡了多久?什麼時候了?到哪了”竹桃見遲驚年冇事放...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