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重生後救了大魔頭 > 重生

重生

上闖出名堂,結交了不少江湖大能,得到不少功法,功力日益精湛,一路上順風順水。他將這一切歸功於認識了胡果童,胡果童就是“福星”。因為江湖上一直流傳著一個讖言:得福星者,可驅凶避難,保萬事順遂;亦可心想事成。不知從哪走漏了風聲,江湖上開始傳出金渡獲得福星庇佑,一時間江湖各大門派開始爭奪福星,掀起腥風血雨。風寒堂三人成了江湖中人的追拿對象。在躲避途中,金渡理所當然的處處護著胡果童,而風寒堂每次都傷痕累累...-

“第十七屆武林大賽決賽獲勝者——金渡!眾望所歸!即明日起,金渡大俠將擔任武林盟下一任盟主!”

八年的時間,金渡在江湖人士眼裡猶如出海的蛟龍,從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一路攀升,到現在成為新一任的武林盟主,其武功實力成長之快,成功之路暢通無阻,無不令人豔羨稱奇。

而這一切,皆是因為江湖上廣為人知的福星現世。

沂城郊外密林深處,一處破敗的院落裡閃過一道身影。

胡果童小心翼翼地抱著懷裡的包袱,攏了攏身上寬大的黑色披風,將帽簷壓低,鬼鬼祟祟地鑽進了地窖。

地窖挖的不深,卻是極其寬敞,但俯一進入便湧上一股濃厚的血腥氣,陰暗潮濕的地底冇有一絲光亮,四麵牆壁上掛滿了刑具,再往深處走還有一道緊鎖的牢門。

乾涸的血跡蔓延到門口,門內是個半死之人,雙腿無力的垂落在地,雙手被吊起,兩根粗重的鐵鏈穿過他的琵琶骨,將他永遠的鎖在這裡,不見天日。

胡果童掏出火摺子吹亮,點燃牆壁上的油燈,光明瞬間吞噬黑暗。風寒堂聽到人來的動靜艱難的抬起頭,卻被突如其來的光晃了眼。

“風哥哥好久不見!”

發現來人是胡果童後,風寒堂又垂下腦袋,對他的到來並冇有做出反應。

“風哥哥,今日渡哥在武林大賽上打敗了上一任武林盟主,明日就是上任大典了,你……”

胡果童打開先前被在懷裡的包裹,露出裡麵精緻的食盒,一邊向風寒堂聊著今日發生的事情。

原本死氣沉沉的風寒堂聽到金渡的訊息突然掙紮起來,鎖鏈碰撞,嘴裡發出沙啞的嘶吼聲,刺耳的聲音打斷了正在喋喋不休的胡果童。

胡果童連忙掏出手絹擦了擦風寒堂的臉,將裝滿水的竹筒遞到他的嘴邊。

“風哥哥你彆著急,先喝口水吧,你的嗓子壞了五年了,不要再白費力氣了。”

風寒堂聞言終於將一直低垂的頭抬了起來,奮力睜開的眼睛惡狠狠地瞪著胡果童。

五年?他竟然在這種半死不活地狀態下過了五年!

或許更久,因為他在嗓子被毀之前,便已經被金渡關起來受儘折磨。

風寒堂原是本朝三大皇商之一的風家大少爺,作為嫡長子,本應繼承家族產業,前途光明風光無限,卻不曾料到在年少時遇到了正闖蕩江湖的金渡。

十年前,風寒堂被對家商鋪派打手攔截在死衚衕裡,金渡從天而降將他從一群打手手中救了出來,兩人因此結識。

一年的時間裡,金渡會經常帶來有趣的小玩意給風寒堂,並向他講述他在江湖中經曆的趣事。風寒堂在金渡的言語中對江湖產生了興趣,開始嚮往金渡口中的江湖,快意恩仇,灑脫不羈,遊遍名山大川,也對這樣的金渡產生了不一樣的情愫。

於是風寒堂不顧父親的反對,在金渡一次次的邀請中,決意要與金渡一起闖蕩江湖,不惜與風家斷絕關係。

可惜江湖並隻有這些美好的東西,更多的是腥風血雨,爾虞我詐。

離開風家後一切都開始往糟糕的方向發展,風寒堂向金渡表明自己對他的愛慕之情後,金渡開始變得冷漠,逐漸對滿腔熱血的風寒堂愛答不理。

風寒堂覺得可能是他太著急了,加上金渡不喜歡男子纔會對他冷淡下來,但他認為隻要堅持,一定能打動金渡的心。

但事與願違。金渡不僅冇有被捂熱,反而變本加厲。

風寒堂不明白,為什麼當初拯救他的,向他描述江湖美好的人,會變成如今這般模樣,彷彿以前對他的好都是自己幻想。

直到有一天,金渡身受重傷昏迷過去奄奄一息,風寒堂拖著同樣重傷的身軀,揹著金渡走了一夜,在一處村落裡遇到了胡果童。

在胡果童的精心照料下,金渡一天天好起來,也漸漸的對胡果童產生了好感。

最終在金渡不懈的邀請下,胡果童決定出村加入他們。

對金渡來說一切朝著好的方向發展,遇到了喜歡的人,也開始在江湖上闖出名堂,結交了不少江湖大能,得到不少功法,功力日益精湛,一路上順風順水。

他將這一切歸功於認識了胡果童,胡果童就是“福星”。因為江湖上一直流傳著一個讖言:得福星者,可驅凶避難,保萬事順遂;亦可心想事成。

不知從哪走漏了風聲,江湖上開始傳出金渡獲得福星庇佑,一時間江湖各大門派開始爭奪福星,掀起腥風血雨。

風寒堂三人成了江湖中人的追拿對象。

在躲避途中,金渡理所當然的處處護著胡果童,而風寒堂每次都傷痕累累。

最後金渡把風寒堂推出去給胡果童頂包,被魔教的人擄走,最後卻又落到了金渡手裡。

地牢內的聲響漸漸平息,胡果童看著眼前累力竭的人,心中滿是不忍,卻又無能為力。

“風哥哥,你就服個軟吧!渡哥答應我了,隻要你求他,他就放你走。”

求他?即使求了他,以自己現在這副樣子又能活多久?又能否能走得出這間牢房?又何以報得了這血海深仇?

胡果童握上風寒堂枯瘦的手,“我知道你心中怨恨我們,不願求杜哥,但你出去了,就不用再受折磨……”

又是這副憐憫世人的樣子,他就是因為胡果童這副摸樣,被一步步拉入深淵……

“啊!”

風寒堂狠狠咬上握著他的手,唇齒間頓時充斥著濃鬱的血腥味。

還冇有反應過來,風寒堂便下頜一痛,被一陣風掀翻在地吐血不止。

“風寒堂你真是不知好歹,竟敢咬傷童兒!”原來金渡一直暗地裡跟著胡果童來到地牢。

見來人是金渡,胡果童也嚇了一跳,他冇想到金渡也跟了過來,心想大事不妙,但在他還冇反應過來之際,金渡的手已經掐上了風寒堂的脖子。

胡果童連忙上前阻止卻無濟於事。

風寒堂死死地瞪著金渡,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身體的疼痛,卻因為嗓子受損隻能發出沙啞的氣聲。

“你心腸如此惡毒,遠不及童兒萬分之一,若不是童兒可憐你,你以為你能活到現在。”

“不過現在大事已成,我已然坐上了武林盟主之位,你,已經冇有活著的必要了。”

金渡的手逐漸縮緊,風寒堂呼吸越來越困難,,金渡嘴角暗暗揚起,看著風寒堂不能呼吸,眼白快要翻過去卻又掙紮著想要清明的慘狀,心底十分痛快。他從未喜歡過風寒堂,甚至可以說是厭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謊騙風寒堂離開風家。

在風寒堂快要停止呼吸的時候,金渡彎腰在他耳邊愉悅道。

“在你死之前還有個好訊息告訴你,風大老爺三日前上京路上遭遇山賊屍骨無存……”

“他在死前還喚著你的名字呢。”

爹……都是孩兒的錯……

已經灰暗的眼珠閃過一絲微弱的光,最後歸於沉寂。

風寒堂死不瞑目,他怨恨金渡,怨恨胡果童,更加怨恨以前無知的自己,也恨自己冇有能力避免如今所發生的一切,使自己最終屈辱地死去。

他也曾期盼他的父親能夠找到他,將他救出去。

如果可以,如果他能回到過去,他一定不會輕信金渡,而他的父親也就不會再為他奔走,甚至途中喪命。

身上傳來的疼痛讓風寒堂從昏迷中醒來,周圍嘈雜的聲音也逐漸清晰。

這裡是陰曹地府嗎?原來死了也會感覺到疼啊……而且為什麼死了也能感覺到被人拎著後領口,勒得他喘不過氣。

好不容易睜開眼,風寒堂看到熟悉的場景整個人都愣住了,被兩個小門派和第一魔教長生宗圍堵在楓葉林,這哪裡是什麼地府,這是他被金渡推出去頂包的那天,他冇有死,他重生了。

但他冇有如願回到與金渡相識之前,而是重生到了噩夢的終章。

現在風寒堂已經被長生宮的大魔頭捏在手裡,不久便會發現他並不是“福星”,大發雷霆的魔頭最終找到金渡,想要狠狠折磨他們,卻見金渡三人落下懸崖後悻悻離去,而他因此摔斷了雙腿。

此時魔頭有些嫌棄地捏著風寒堂的衣領,瞟了眼手裡灰撲撲的小人。

“金少俠,本教可要多謝你送來的福星呐……”

-止呼吸的時候,金渡彎腰在他耳邊愉悅道。“在你死之前還有個好訊息告訴你,風大老爺三日前上京路上遭遇山賊屍骨無存……”“他在死前還喚著你的名字呢。”爹……都是孩兒的錯……已經灰暗的眼珠閃過一絲微弱的光,最後歸於沉寂。風寒堂死不瞑目,他怨恨金渡,怨恨胡果童,更加怨恨以前無知的自己,也恨自己冇有能力避免如今所發生的一切,使自己最終屈辱地死去。他也曾期盼他的父親能夠找到他,將他救出去。如果可以,如果他能回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