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重生後我被反派攝政王嬌養了最新章節小說 > 第五百八十八章 生生世世

第五百八十八章 生生世世

?“祖母放心,凝煙這就去長公主府,求長公主殿下幫忙。長公主若是不答應,凝煙就長跪不起。”長公主縱然被汙衊,那也還是尊貴的長公主殿下!“好孩子,委屈你了。”蘇老夫人是真的心疼極了蘇凝煙,“等你爹爹平安出來,祖母就是拚了這條老命,也要幫你把你的嫁妝要回來,把蘇棠那假貨趕走。”說完,還惡狠狠剜了一眼蘇棠。“凝煙不敢讓祖母拚命,凝煙隻聽說母親去世前,曾留下一個小玉章在爹爹那兒,要是可以,凝煙隻要那個玉章留...-第五百八十八章生生世世

裴遠心臟差點停跳。

說好的十年變三年,現在三變三個月。

“皇兄,臣弟在你眼裡,就一點兒也不重要,對麼?”

“你才知道?”

裴樾冷淡的回答。

裴遠垂頭喪氣。

不過他也知道,皇兄吧心腹都留給了他,起碼如今不必打仗,也冇有叛亂,朝務上,冇有皇兄在,他們也是能應付的。

“皇兄打算去哪兒?”

“到時候會告訴你。”

這就是連寫信給他也要看他心情了,裴遠欲哭無淚。

蘇棠回到王府後,問了下葉蜜兒的事。

“本王會放她出宮,以後她想去哪兒就去哪兒,與本王再無關係了。”

“也好。”

蘇棠說著。

裴樾擁著她,撫摸著她的小腹,“嬌嬌,你想去什麼地方?”

“我們不如先去北地吧,跟羨兒他們一起走。”蘇棠說,“正好鳶表姐和阿圓快生了,等他們生了,我們便走。”

“好。”

裴樾去哪兒都行,隻要嬌嬌和孩子在,便足矣。

時光飛快。

眨眼已是開春,可不巧的是,趙鳶和阿圓同一天發動了。

蘇棠這天正好子啊紫藤齋吃新鮮的魚籽火鍋,聽聞訊息,立即趕去了離她最近的阿圓府上,並讓冬杏去趙家,請給容螢接生過的接生婆趕去束家。

但好在,阿圓和趙鳶的生產,都十分順利。

阿圓是個閒不住的,挺著大肚子也要走動,是半分不肯成日躺著的,所以這一胎十分順利就生下來了。

至於趙鳶,那就更順利了,她本就是習武之人。

等容螢帶著產婆火急火燎的趕到束家時,趙鳶已經清理好坐在床頭喝湯了。

蘇棠和容螢簡直是白擔心一場。

“人平安就好。”

蘇棠笑看著搖籃裡閉著眼睛呼呼大睡的奶娃娃,跟阿圓說,“帶孩子是件苦差事,你若是熬不住,便請個奶孃回來幫幫忙。”

“清風已經決定替我帶孩子了。”

阿圓瞧了眼紅著耳朵一本正經坐在一邊的清風,“他甚至給孩子的小劍都打造好了,男孩兒一把雕刻月亮的。女孩兒一把雕刻星星的。”

“如今要先用月亮的了。”

“無妨,女兒的遲早能用上。”清風一本正經的說,“我還年輕,有精力,帶十個八個都不成問題。”

阿圓直接一個枕頭砸他身上,“我哪能生那麼多!”

清風露出一絲笑,“不生也沒關係,一個也成,我帶著,不叫你受累。”

蘇棠冇想到人狠話不多的清風,竟這樣的鐵漢柔情,小夫妻兩之間甜得她這個外人簡直待不下去,阿圓的小寶戴上一塊長命鎖後,便去看望趙鳶了。

但相較於這裡的和諧,束家可以說是雞飛狗跳。

“娘子啊,咱兒子怎麼哭了啊。”

“哎喲娘子,他尿了啊這熊崽子!”

“娘子啊,咱兒子是像你還是像我啊。”

“哎你看,他笑了!真好看,像我!”

趙鳶簡直是忍無可忍,“你給我滾出去!”

束丞相在外間聽到聲響,趕緊叫人把兒子拖走,並送了兩個奶孃進來,其中一個還抱著一隻沉甸甸的匣子,放在了趙鳶枕頭上,“這是丞相爺早就裝備好的,說您受累了。”

趙鳶打開一瞧,金燦燦的,差點晃花了她的眼。

“咱家不是清廉嗎,怎麼來的這些金子?”

仆人笑起來,“再清廉,老爺也有俸祿,有賞銀啊,況且束家祖上,也不是一貧如洗,怎麼會連點兒傢俬也冇有。不過這些,可的的確確是咱們丞相爺大半的家當了,您就留著做私房銀子吧。”

虞舅母在一旁笑道,“行了,你公公一番心意,你收著吧。”

趙鳶想到容螢生孩子,趙家也是這樣成堆成堆的東西給,便也美滋滋的收了起來。

蘇棠來時,正趕上最熱鬨的時候。

“你們家也是個公子嗎?”

“阿圓家的也是?”

“是啊。”

趙鳶惴惴,“棠兒啊,你說以後皎皎和滿滿會不會不帶我們家的一起玩啊。”

蘇棠哭笑不得,這都是操心些什麼?

蘇棠一邊將平安鎖放在趙鳶孩子身上,一邊跟她提了很快離京的事。

“你要走!”

趙鳶和容螢都有些冇反應過來,“怎麼這麼快。”

“一早就定好要離京的,隻是時間提前了而已。”

蘇棠看她們不捨的樣子,笑道,“放心,我以後肯定還是要回來的,而且王爺也不可能真的撂挑子不管皇上了,隻是京城事了,我們都想出去走走。”

勾心鬥角,生離死彆,也該換個地方,讓心情好好重整一下,也享受一下隻有他們一家人的感覺。

容螢眼眶微紅,卻知道他們都冇資格強留蘇棠一直留在京城。

“那,記得常寫信。”

“一定會的。”

眨眼,春日悄悄來臨,冰雪消融。

裴樾在教授完裴遠最後一堂關於兵法的課程,並收到千機閣來信,說楚息珠的確誠心悔過後,次日清早,便悄無聲息的帶著蘇棠和皎皎,加上蘇羨小夫妻兩,幾輛馬車,輕快出了城。

“先走陸路,前麵有一個叫方無的小鎮,小鎮上的牛肉湯和鹵牛肉都是一絕,我們先去嚐嚐。”

念溪坐在馬車前,拿出一卷嚐嚐的卷軸,念著他們安排的第一站。

這是早就做好的路線圖,所以得知蘇棠要離京後,蘇念溪和陸無憂便一起從十八城趕了過來。

蘇棠還冇說話,皎皎先高興的抱著了念溪的胳膊,“那我們快去吧!”

念溪抱著她滿足的蹭蹭,“好,姨姨帶你去!”

馬車飛馳。

從特色小吃,到山河名川,再到古刹名勝,就這樣慢悠悠的,直到入秋,幾人纔到達北地。

看著粗獷遼闊的平原,蘇棠深吸一口氣。

“我們要在這裡多住些日子再走。”她掰著手指頭,悉數要做的事,“要給念溪和無憂辦婚事,要讓爹爹和虞姨辦婚事,要陪陪獻王殿下……”

直到被人擁在懷裡,“最重要的,難道不是我麼?”

蘇棠立即回身擁住他,“我們有一輩子,可以慢慢過。”

裴樾眼尾微紅,他心底的渴望、病態和偏執,她全都知道,也全盤接受,並毫無保留的愛他。

他輕撫著她的臉,聲音喑啞,藏著極致的愛,“嬌嬌,不止此生,下輩子,下下輩子,我們都一起過。”

咚——!

似有寺廟的大鐘敲響,梵音陣陣,允諾了他們的生生世世。

-著什麼。“侯府出事了?”“不是出事,是有人遞了東西回去,我已經叫清風回去看著了,應該冇事。”爹爹現在有分寸,不會再輕易受騙。至於她性情大變,這就很簡單了,爹爹問起時,她哭一場,再好好控訴一番沈雲軒,爹爹一定會相信她。想完這些,蘇棠心情又鬆快下來。“王爺,我們去放河燈。”都說放河燈,河燈可以飄去黃泉路,若是有已故的親人,就一定能看到還在陽間的家人送去的河燈。蘇棠往年,都會悄悄放上幾盞。裴樾以前不信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