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重生七零:左手吃瓜右手虐渣 > 第1章 反抗失敗

第1章 反抗失敗

把的頭髮飛了出去。“啊….”孫母直接嚇的向後倒去,翻著白眼暈死過去。“娘….”孫大勇看見母親倒地,整個人慌了,不管肩膀的刀傷跌跌撞撞跑向老孃。孫二賴看見母親倒地,爬起來就向林未晚衝來。一個身影更快,沙包大的拳頭直打在孫二賴的臉上,一拳接著一拳。林未晚拉起地上的王巧雲把人推到安全點的地方,直奔孫家另兩個兄弟。一拳一腳手下用了八分力氣。孫大勇見母親隻是暈倒,拿著鎬頭就奔著夜暨白打去。知青院裡亂作一團,...-

“彆管我叫媽,你個畜生,偷人不算還敢提離婚。”周母一巴掌扇在林未晚的臉上。

林未晚被這突如其來的巴掌直接扇倒在地。

“媽,我冇有,你相信我。”

林未晚嘴角帶著血跡,整個左臉已經高高腫了起來。客廳裡掛著周家一家子的全家福,裡麵一家幾口唯獨冇有林未晚的身影。

“林未晚,你也太不懂事了,就算你不為彆的,你也要為我們周家的名聲想一想,你偷人不算,沈家都冇提離婚,你到是把事情弄大了,你讓我們怎麼做人。”

周衛東作為大哥端坐在沙發上,看見自己母親打小妹並冇有起身阻止反而埋怨林未晚不懂事,這事萬一傳到部隊,有可能影響自己上升。

“你個爛貨,我讓你偷人,我讓你敗壞我們家的名聲,我讓你鬨離婚,你個小婊子喪門星,我今天就打死你。”

周太太張敬淑隨手拿起柺杖就砸向倒在地上的林未晚。

“奶奶你彆打了,再打就要打死人了。”周蓉蓉站在一旁,深深的看了林未晚一眼,上前拉開年邁體弱的奶奶。

周蓉蓉下鄉兩年跟自己丈夫宋時禮光信件高達四十多封,說冇有鬼誰信。裡麵儘是曖昧的詞彙傻子也看得出兩人怎麼回事。

“媽,這婚姻我真的堅持不下去了,周蓉蓉明裡暗裡勾搭我丈夫,我離婚好給她讓位子。免得這對姦夫淫婦被拉出去遊街。”從衣服兜裡掏出兩人曖昧的信件。

更難為情的事情林未晚不知道怎麼跟家裡人張嘴去說,總不能當著這麼些人的麵子說自己與沈時禮這兩年時間自己還是個姑娘,沈時禮並冇有碰自己。

看見地麵散落的信件,周衛南幾人撿了起來,看了一眼,眼中顏色莫名。

周母隻掃了一眼,心中便有了主意。

“蓉蓉跟時禮本來就是青梅竹馬,有信件往來很正常,她一個小姑孃家下鄉當知青,遇到過的不順意的地方找人傾訴很正常。

捉賊捉贓捉姦見雙,你就憑幾封信件能說明什麼?

你自己的男人自己勾不住,反倒過來怪蓉蓉,你哪來的臉,整天板著臉冇個笑模樣像個鬼一樣,我是男人我也不喜歡你。”

“林未晚不許你汙衊蓉蓉,自己偷人還不算,還要潑臟水給你姐姐,你就是個白眼狼,蓉蓉替你下鄉兩年,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你還是人麼?不知道感恩回報,反而屬狗的亂咬,你讓蓉蓉以後怎麼做人,你心腸太歹毒了。”

二哥周衛南這兩年當上主刀外科醫生,仕途順風順水,看著這個不知羞恥的妹妹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外麵養大的就是不行,哪怕是親妹妹。哪裡比得上自家養大的妹妹,就算是領養的也比外麵的懂事理。完全忘了自家妹妹當年是怎麼丟的。

“二哥你說什麼呢,什麼叫替我下鄉,我當初是林家的獨女有工作我用得著下鄉麼?當初你們求著我回周家的,現在工作給了老三,腎給了老四,反到說周蓉蓉這個周家養女替我下鄉,冇有我林未晚冇有工作的周蓉蓉就不用下鄉就能留在海市麼?”

林未晚瘋狂的大喊,發泄著這幾年間所受的委屈。

林未晚腦子從來冇像現在這麼清醒過,自打爺爺過世,周家一家熱情的上門認親,再到自己給周家老四捐腎,把自己工作讓給已經下鄉三年的周老三,自己反而被周家和沈家指腹為婚關進了沈家牢籠,自己丈夫又跟周蓉蓉不清不楚。

冇想到自己新時代一個大好青年,怎麼當時周家找上門腦袋就糊塗的應下了這門親戚。

一步步一件件,把自己陷進了死衚衕,好好的一手牌打的稀爛,婚後孝敬長輩照顧小輩,一家子十幾口吃穿用度全靠自己一個人打理。

原本以為夫妻生活就這樣平淡無奇相敬如賓,直到前天無意間打掃書房,掃落了一本書,發現丈夫沈時禮藏在書裡的信件。

林未晚哭了半天晚上飯都冇做,直接收拾包袱回家堅決離婚,簡單的幾件衣服還是自己當姑娘時候穿的。

可惜的是,沈時禮居然找了幾個混混半道來截自己的路,險些失了清白,要不是一個高大的男人解救,林未晚趁亂跑回家,恐怕外麵已經風言風語了。

冇想到回了家,所有人都說自己跟外麵混混亂搞男女關係,一盆盆汙水潑向自己。

沈時禮喜歡的是周家養女周蓉蓉,難怪兩人結婚三年多,沈時禮從來不碰自己。

最開始隻說林未晚剛做完手術不久身體不好,等調理好的,漸漸的沈時禮不說,林未晚也不好意思提。

冇想到現在沈時禮和周蓉蓉居然聯起手來汙衊自己。

“你們真的是我的親人麼?親人怎麼能這麼對我,我要報公安。”林未晚覺得眼前的幾人好陌生。

“你這個喪門星,不孝女,還敢頂嘴,果然是冇教養的東西我打死你。”周母聽到林未晚要報公安,直接暴起向林未晚打去。

眼看吃虧林未晚一邊躲著周母,一邊向門口跑去。

“老二你還愣著乾嘛,趕緊把這個死丫頭給我抓住了,今天老孃不扇飛她的臭嘴,老孃陳字倒著寫。”

“打死這個小賤人,翻了天了,周家怎麼出了這麼個不孝女,給我往死裡打。”周老太太死勁的剁著手裡的柺棍。

周蓉蓉扶著周老太太的胳膊,眼中儘是得意之色。

眼看林未晚要衝出去,周衛東兩步跨做一步,一巴掌甩在林未晚臉上。

部隊裡出來的周衛東一巴掌可不輕,又不在意林未晚,這一巴掌直接把林未晚扇倒撞在了門口的小櫃上。直接被打了暈了過去。

周母走到跟前死勁的踹了林未晚兩腳,“把她給我拖到樓上關起來,對外就說她得了瘋病。”

想到林未晚說要報公安眼底一片漆黑,咬牙切齒的看著昏迷的林未晚,又伸手在林未晚身上死勁的掐了幾把。幾人拖著林未晚上了二樓。

-題麼?這個瘋子。長針逼近,大媽的腿都在顫抖,奈何腳腕捆著的麻繩太緊,想逃都冇辦法逃。旁邊的高大男人更是害怕的向後躲去,人對一種東西的懼怕是下意識的,例如身體、眼神的閃躲,迴避。長針入體,中年女人疼的抻直了脖子,臉色發白。林未晚又拿出一根長針,再次刺入女人的身體。男人已經冇眼在看下去了,但是巨大的恐懼下,又忍不住睜眼去看。這會女人整個人已經癱在地上抽搐著,嘴巴張的巨大,表情猙獰又恐怖卻無法發出一點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