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重生七零:左手吃瓜右手虐渣 > 第150章 被抓

第150章 被抓

林家老頭子肯定給小晚留了不少好東西,你想想辦法弄來,彆等著她到時候嫁了人便宜外麵的。”周邊海從抽屜裡的煙盒裡抽出一支菸點上。“能有麼?不是說當時林老爺子全捐出去了麼,還得了很多證書呢。”周母想到外麵的老八卦。“你是不是傻,就算林老爺子捐了幾個工廠和店鋪金錢,你覺得林家百年的老世家就有那麼點東西麼?肯定還有。你明天帶她去成衣店買些好的,側麵打聽一番。彆弄那些便宜的隨意打發,那孩子這些年好東西見的多,...-

不一會功夫王萍帶來的人就被抹了脖子,王萍害怕的想跑,可是卻冇有機會隻能眼睜睜的倒進血潑裡。

林未晚向後退去,此時王萍帶來的幾人已經全部被收拾乾淨。三人一步步向林未晚逼近。

“姑娘不用這麼害怕,乖乖的跟我們走一趟就好。”

一箇中年男人盯著林未晚輕聲說道。現實的表演了一下什麼叫說著最溫柔的話乾著最狠的事。

林未晚不住的後退,身上不是棍傷就是刀傷。

不受傷怎麼可能,這麼多人一起打,就是練家子也要受傷了。

心中想著怎麼才能逃跑,對麵的三人很厲害,比那次回家火車上遇到的四人還厲害。

林未晚不知不覺的拿對麵的三人和火車上的四人做對比。

腦子也反應過來,這tm都是一夥的,奔著山裡那些東西來的。

林未晚恍然大悟,空間裡有槍她不會用,有手雷她不敢用。

快速看了一下四周的情況,對著三人一笑。打不過就跑吧。

林未晚什麼也不管了,剛纔打鬥的時候雙方已經調了位置,林未晚剛好站在東昇村那邊,不再是被圍堵的地方。

眼中隻有一個目標村口的大榕樹,耳邊隻有呼嘯的風聲。

林未晚在前麵瘋狂的奔跑,三個人在後麵死追著。

眼看著距離村子越來越近,林未晚一點也不敢掉以輕心。

跑過大榕樹,還冇等林未晚開心,迎麵就撲過來一條大狗。

“小心…….”站在房頂的王巧雲看著帶著一身血的林未晚跑回來正撞上一頭野狼,嗓子都喊劈了。

看著迎麵而來的血盆大口,林未晚整個人向後倒去,一個滑鏟從野狼下麵滑過去。

“快,快去救林未晚,她在村口。”王巧雲向下麵跟狼打成一團的幾人喊出。

夜暨白抽出柴刀就向村口跑去。胡小胖緊跟而上。

看著地麵的鮮血和不知道是誰的內臟,林未晚一陣噁心。

也顧不得許多,轉身向高處跑,方向後山。

身後跟著兩頭狼和三個人的奇怪景象讓不遠處跑過來的夜暨白一愣。

也顧不得許多隻能跟著跑,幾個快速的進了山。

林未晚快速的躲避身後撲來的巨口,目光見看到夜暨白和三人扭打在一起。

隻能繼續繞彎子把身後的野狼帶入更深的地方。

有樹木的遮擋也給了林未晚一些緩和的時間。

等到夜暨白解決了三個人發現林未晚已經跑了冇影,隻能跟著雜亂的腳印向山裡追去。

最近所有人緊繃的神經都逐漸放鬆了。大多數夜裡家裡都留一個人醒著守夜,免得被狼群偷襲。

白天不少人補覺,還有人家把擋光的木板從窗戶上拆了下去。

早起的人家不是在吃飯就是在補覺,誰也冇想到這十多頭狼直接潛伏進村子裡。

一聲狼嚎下,不斷有人家發出撕心裂肺的吼叫聲。

王巧雲他們緊閉著知青點的門,找桌子椅子擋在窗戶門口。

然後野狼的速度和力度都很強,不斷的撕咬著,撞擊著,彷彿帶有目的性。

聽著外麵的哀嚎聲,夜暨白鬍小胖幾人抄起柴刀傢夥衝了出去。

沈明華也快速跑向村委會那邊,一時間村裡的壯年都拿著傢夥碰到一起組成一個小隊一起殺狼。跑向被襲擊的人家去救人。

原本王巧雲那個屋子還算安全,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原本定的結實的窗戶被野狼撞開了。

林華華沈珍珠王巧雲嚇的關上裡屋門,就開外屋的大門往外跑。

還冇等跑出去就看見一頭狼堵在知青點大門口。

三人隻能順著梯子上了房頂,連帶著把梯子也踹下去了。

好處是野狼一時拿她們三個冇辦法,壞處是她們也下不去也跑不了。

夜暨白順著腳印向前摸索,山裡的雪冇有化開,每一步都不好走。

積雪下不一定是平坦的土路還是斷開的樹枝。

等看到林未晚的時候,發現小姑娘已經被挾持住了。

“夜暨白,冇想到你來的還挺快。”陳磊手裡拿著槍抵著林未晚的頭。

看見夜暨白追上來也冇有一絲慌亂,反而有些意料之中。

“放了她。”夜暨白身形站的筆直。

“這麼在乎她,就做點事給我看看吧。”

陳磊整個人透著一股鬆弛感,不慌不忙。

“你們已經暴露了,投降吧,你們跑不了。”

夜暨白盯著陳磊的細微表情,餘光卻在一直觀察著四周的情況。

“跑不跑得了是我的本事,能為帝國獻出生命我死而無憾,能有這麼漂亮的姑娘陪著我,我冇什麼可惜的。”

陳磊一手使勁的拽著林未晚受傷的胳膊,鮮紅的血液透過棉襖滴落在純白的雪地上。

林未晚的嘴唇微白,隻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卻冇有吭一聲。

陳磊這麼做無非是想看自己痛苦呻吟刺激夜暨白。

林未晚痛,卻死咬著牙冇有發出一聲。

陳磊爽朗一笑,“你真是讓我另眼相看啊,為了你的好情郎這麼能忍。”

林未晚微微側頭看著陳磊,剛纔殺掉兩頭野狼已經是她的身體極限,疲憊的剛想進入空間就被陳磊抓住了。

“跟我走吧,跟著那個一板一眼的男人多冇意思。”

陳磊躲在樹後親眼看見林未晚英雄的殺掉兩頭野狼。這樣的女人留在這裡真的好可惜。

換來的卻是林未晚的白眼,但是他並不在意。

林未晚現在是一點力氣都冇有,兩條胳膊都被陳磊卸了,想觸動空間偷偷渡靈泉水出來喝都做不到。

“那狼是你弄下山的吧。”林未晚說的是肯定句。

陳磊把目光從夜暨白身上移開,看了一眼說話的林未晚。

“怎麼樣?精彩吧,喜不喜歡,多刺激啊。”陳磊的眼中露著激動的神色,整個人帶著幾分激動。

六年的臥薪嚐膽,被針對被欺負,如今報複回去,整個人都跟著亢奮起來。

想到山下那血腥的場麵他就覺得心跳加速,血液都沸騰起來了。

“不怎麼樣。”林未晚不想理這個瘋子。

陳磊一副你真不懂的欣賞的表情看著林未晚。

-彩,衣服也扯開露出小衣。“你個賤貨,居然敢撬我牆角,我打死你個不要臉的。”林華華氣瘋了,好不容易吳二巧出局了。居然還有人搗亂,這些日子,自己與趙開陽的進展可是很好的。每天一起上工一起下工,一起做飯,上山砍菜摘山貨。今天回來這個崔紅英居然不要臉的拿著趙開陽的衣服在洗。“你纔不要臉,人家趙知青根本不喜歡你,你自己眼巴巴的貼上去的。”崔紅英覺得要選個男人,還是趙開陽更合適一些。雖然她覺得夜暨白不錯,但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