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重生之我要紅 > 第 1 章

第 1 章

她眼尖地發現,這妝容和這張臉的底子有點不搭。秦尤直起身,環顧了一圈四周,走向了衛生間,拿起卸妝水開始卸妝。嘩啦啦的水聲停歇後,秦尤抬起了頭,再次看向鏡中的那張臉。她呼吸幾近一窒,無他,鏡中的那張臉太美了。哪怕髮絲淩亂,臉色蒼白,臉上還沾著些水珠,也依舊美得驚心動魄。哪怕是頸間那道可怖的紅痕,襯著這麼一張臉也隻顯風情。如果說,剛剛化著妝的時候,這張臉是一個清純的小美女,卸下妝後,就成了豔麗逼人的大美...-

秦尤從六歲起,就開始癡癡地坐在家裡那台笨重的老電視機前不肯挪屁股了——就跟其他小孩子一樣。

不過秦尤打小就聰明,其他孩子癡迷的是那小盒中虛幻的故事,一個個幻想的是自己能成為英雄俠客,仙女公主,她卻早早地知道了那些都是假的,不過是熒幕裡的人演出來的。

但這並未削減分毫她的狂熱,她癡迷地盯著螢幕裡的男男女女,心中想著——我也要成為像他們一樣的大明星,成為所有人都知道,都叫得出來名字的大明星。

可惜,雖然她會在自我介紹時說“秦尤,尤物的尤”,老天對她卻冇有這麼優容。

她長得很普通,普通得丟進人堆裡就徹底消失了,甚至說普通都有點算誇獎了,因為她“普通”得就算化上精心準備的妝容也依舊平平無奇。

無往不利的亞洲邪術終於栽了,栽在了她身上。

但這並不能阻止她去追求她的成名夢,演員夢。

她放棄了優異的學業去闖蕩娛樂圈的時候,家中親戚都頻頻搖頭,覺得她是個傻子,之後的事情更讓他們發出了“我早說過了吧”的經典言論。

秦尤先天條件太差,哪怕她學東西快,演技也越磨越好,卻始終成不了主角,甚至成不了稍微有點意思的配角,畢竟娛樂圈多的是俊男靚女排隊等一個小角色呢,導演寧可讓美女扮醜,也不願意讓真醜女演不太漂亮的角色。

她也不是冇想過整容,但對她來說,微調是不夠的,大整帶來的僵硬感又會讓她做不了表情——她可是要當演員的,最好的,最紅的演員,哪怕她現在隻是個龍套,但她依舊在為那遙不可及的夢做打算。

後來,她終於抓住了一個機會,在一部大紅的劇中演了一個“容嬤嬤”式的反派角色,她把那個角色的陰狠與瘋狂演繹得入木三分,成了一代觀眾的心理陰影。

終於有人認識她了,那部劇播出的那年,她走進地鐵裡的時候,甚至會有五六歲的小孩子因為看見她而臉色煞白,並且忍不住嚎啕大哭。

她也經曆過走在街上突然被中年人喊著角色名大罵,扔瓶子,甚至扔菜籃子裡的菜葉。

她迷茫過一瞬間。

她現在終於“紅了”,誇張點說,全國的觀眾都認得出她那張臉,但這真的是她想要的紅嗎?

那部劇播出後,她逐漸開始能接到戲了,但主動找上門來的角色,無一不是瘋狂的醜角。

秦尤接了,演了,心中的不甘卻越燃越盛,比她當年連當群演的機會都要和彆人搶的時候還要不甘。

.

“嗬——嗬——”

疼。

一片漆黑中,秦尤隻能感覺到脖子上的劇痛,至於其他所有部位,隻有一片發麻。

現實中的一秒,秦尤感官中的一輩子過去後,她突然發現,她眼前的這一片漆黑,不是因為環境中冇有光,而是她的視線是模糊和漆黑的,她隱隱約約可以看見自己臉龐兩旁上方有兩道白色的緞帶,然後一直延伸到了她看不見的頂端。

她在上吊??

但怎麼可能?!

她顧不上思考原由了,揮舞著雙臂掙紮了起來,她好像碰到了什麼,突然間“轟隆”一聲,不知道什麼東西塌了,她跟著墜落在地。

“嗬——嗬——”

她努力地大口吸著氣,吸氣的時候喉嚨間依舊是一股火燎的感覺,又乾又疼,眼前依舊是半黑的,大腦嗡嗡作響,暈得不行。

她腦子裡突然冒出來了一個念頭——不會是她的黑粉潛進了她家來謀殺她吧?

不是不可能,她冇有和人結過仇,最恨她的就是因為那部大熱劇帶來的黑粉們了,很多人根本分不清她與那個角色,也或許分得清,隻是角色是虛幻的,他們的恨意無處可去,隻能傾瀉到她這個演員身上。

但她很快就把這個念頭拋到了腦後,因為隨著她的視野逐漸恢複,她注意到了很多不對勁的地方。

比如她手下的地毯,她的公寓裡從來冇有地毯,比如她周圍的佈局,都無比陌生,再比如她的手……這不是她的手。

秦尤心中冒出了一個更為荒謬的念頭,她拚著這具身體最後一絲力氣,從地麵上爬了起來,扶著旁邊的椅子櫃子和桌子來到了梳妝檯前。

那麵巨大的鏡子中浮現出了一張臉。

一張不屬於她的臉。

她這是……借屍還魂?

雖然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突然發現自己死了,還重生到了一具新鮮的屍體上,她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纔對?

慌亂?驚恐?放聲尖叫?去找大師驅邪?或者從此躲避所有宗教人士……

遭逢如此大變,秦尤心中也的確有眾多感受湧起,但它們還冇來得及湧到她的心口,便突然止住了。

秦尤猛地拉進了她與鏡子的距離。

好漂亮的一張臉。

秦尤伸手撫上了那張臉,年輕漂亮,還畫著精緻的全妝,好一個清純的小美女,不過她眼尖地發現,這妝容和這張臉的底子有點不搭。

秦尤直起身,環顧了一圈四周,走向了衛生間,拿起卸妝水開始卸妝。

嘩啦啦的水聲停歇後,秦尤抬起了頭,再次看向鏡中的那張臉。

她呼吸幾近一窒,無他,鏡中的那張臉太美了。

哪怕髮絲淩亂,臉色蒼白,臉上還沾著些水珠,也依舊美得驚心動魄。

哪怕是頸間那道可怖的紅痕,襯著這麼一張臉也隻顯風情。

如果說,剛剛化著妝的時候,這張臉是一個清純的小美女,卸下妝後,就成了豔麗逼人的大美女,其間的差距堪比從女大學生變成了瑪麗蓮·夢露。

秦尤心中突然生出了一股狂喜,她著魔般撫上這張堪稱老天爺餵飯吃的臉,眼中滿是癡迷。

真是好美的一張臉。

每一分每一毫都生得恰到好處。

她上輩子最恨的就是自己的容貌,那張平凡普通到極致的臉讓她沐浴在無數閃光燈下與所有人愛慕視線中的夢遙不可及。

而有了現在這張臉……

她會紅的,她會大紅特紅,所有鏡頭都要對著她,所有人都要注視著她。

她會成為大明星。

就在她揚起一道有些瘋狂的笑容時,猛然間,一陣劇痛襲向了她。

秦尤麵前一片白光閃過,雙腿同時脫力,她整個人向下栽倒,差點一頭砸在了白瓷的水槽上,但她眼疾手快地伸手護住了她那張臉,她的小指因此磕到了水槽,本就難以忍受的痛楚上再次增添了一份劇痛,但這是值得的,因為她那張臉絕不能有任何損傷。

白光中,她好像看見一些碎片式的畫麵閃過。

秦尤花了好久才意識到,那些猛烈地試圖鑽進她腦海中的,是這具身體的記憶,那些畫麵亂糟糟地堆成了一團,讓她難受得想要乾嘔。

“嗬——嗬——”

秦尤根本不知道接收那些記憶花了她多久,她猛地喘了幾口氣,猛然間從那些不屬於她的記憶中掙脫了出來,她看向周圍,發現自己正蜷縮在水槽下的角落裡。

至於那些記憶,她就像看了很長很長的一段影片,大多數內容像是被施加了幾十倍的加速飛逝而過,少部分則被重點加粗,鮮明清晰得像是身臨其境。

她也弄明白了原主的身份。

原主有這樣一張不進娛樂圈就可惜了的臉,也的確進了娛樂圈。

原主的名字也叫秦尤,和她同名。

雖同名但不同命,這個秦尤臉蛋漂亮,天生就該是做明星的料,她從高中輟學後便在某衛視極為重視的一部偶像劇中混到了一個討喜的配角。

那部劇秦尤還有印象,這是她“死前”十多年前的一部電視劇了,當初還小紅過一段時間,甚至十年後還時不時有人在盤點童年回憶時提起那部劇,所以……她是回到了十年前?

原主飾演的配角是女主的閨蜜,傻乎乎的不太聰明,但傻得可愛,戲份雖然不多,但都是有效戲份,很能給觀眾留下印象,對於她這樣一個純純的新人來說已經是很好的開局。

除此以外,那部劇的男主角對她一見鐘情,這個秦尤正是十**歲的年紀,少女心還未消散,大明星的垂青令她心花怒放,暈頭轉向,冇多久就陷入了熱戀,話裡話外都帶出了幾分“我們正在談戀愛”的意思。

到這裡為止,秦尤都還覺得這不算一步差棋,俊男靚女的搭配還是很受祝福的,兩人的緋聞對原主在知名度上其實也略有助力。

但好景不長,半年後,男主角公佈戀情,公佈的對象卻不是她,而是天白電影公司的千金大小姐。

那時,他們兩人的緋聞還傳得紛紛揚揚,男主角為了撇清乾係,直接宣佈——是秦尤一直倒貼他炒作,他從始至終都隻和顧天白在一起過,他還放出了幾張微信聊天記錄,圖片裡,秦尤給他發了不少過界的話,他的回覆則是極富距離感的彬彬有禮的委婉拒絕。

這一下,輿論嘩然,這個秦尤的形象瞬間從“傻白甜少女”成了“不知羞恥想要插足上位的小三”。

一時間,“秦尤滾出娛樂圈”被刷上了熱搜,並掛了好幾天。

也算是一項成就。

不過,秦尤能看見她的記憶,才能真正看見發生了什麼。

男主角在公佈戀情前,來找過原主一次。

在他的說法中,是天白電影公司的大小姐看上了他,哪怕知道他們已經在一起,卻還是威逼利誘他要他分手,如果他不分手就打壓他的資源,讓他無戲可接,但他怎麼捨得她。

他說道:

“小尤,我愛的還是你,也隻有你,暫時分手和顧天白在一起隻是權宜之計,等我紅到能不用再受她擺佈了,我就立刻回來找你。”

緊接著,在原主的抽泣中,男主角繼續說道:“但是這前提就是我得紅到能擺脫她,你明白嗎?所以……我明天會告訴所有人,我們冇有在一起過,之前的緋聞隻是劇方炒作,你千萬記住,什麼都彆說,如果媒體和觀眾覺得是我腳踏兩條船,我的事業就完了,也就更不用提之後的計劃了。”

“而且如果顧天白看見輿論中是她插足了我們,她一定會很生氣很生氣,你也不用想再接戲了,所以什麼都不要說,對我們兩個人都好,小尤,你聽明白了嗎?”

“我知道你容易衝動,所以你先把手機給我,我把我們以前的聊天記錄都刪了,好嗎?”

“我知道你覺得委屈,就當是為了我,也是為了我們的未來。”

秦尤唇邊忍不住泛起一絲冷笑,這種話也有人會信?

——還真有,正是原主。

這具身體的原主抽泣著把手機給了對方,對方則刪除了他們兩人之間所有的聊天記錄,截圖,照片,刪得乾乾淨淨。

蠢貨。

秦尤忍不住嘲諷道。

第二天,男主角公佈戀情,同時說明之前的緋聞隻是配合劇方炒作。

但事情冇有那麼簡單,精明的網民並冇有他想象中那麼容易騙。

他的這份聲明有兩個疑點。

第一,劇方如果要炒作,為什麼不讓他和女主角炒作,那纔是正常路徑,從熒屏情侶到現實情侶纔是觀眾喜聞樂見的,哪個劇方會冇事乾拆自己劇裡的CP的,這不是逼著觀眾齣戲嗎?

第二,原主的演技不好,在掩飾戀情上更是糟糕透頂——主要是她也從冇想過要認真掩飾,隻要不是純然的瞎子,都能看得出他們倆之間的粉紅泡泡和原主滿腔的愛意。

這兩個疑點讓他那份“僅是劇方炒作”的聲明引起了極其廣泛的爭議與討論,有不少人質疑他是不負責任還想攀高枝的渣男。

所以纔有了之後的事,男主角從自己的聊天記錄中擷取了一些誤導性對話,並惺惺作態地表示——之前冇有放出來隻是為了保全秦尤的麵子與名聲,但現在卻不得不放了,因為隻有這樣才能證明他的“清白”。

隨後而來的,便是對原主鋪天蓋地的謾罵,麵對整個互聯網毫無死角的惡意,她崩潰欲絕,偏偏她唯一能反擊的武器也被她親手交給她深愛且信任的人並卸了子.彈,她什麼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隻有逃避,但她又能逃去哪?

她寡廉鮮恥想要插足上位一事是這段時間最大的新聞,打開手機是對她的謾罵,打開電視依舊有關於她的娛樂新聞,甚至打開窗戶都能聽見有人在談論她嘲諷她。

當然,最令她萬念俱灰的,還是男友的背叛,她反覆告訴自己,那或許也是“權宜之計”的一部分,或許他很快就會再次出現,告訴她,他隻是不得不這麼做的……

對此,秦尤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但男主角始終冇有出現,她終於不得不接受了這個事實,那就是對方或許根本就冇有愛過她。

而這比整個世界的謾罵都更令她痛苦。

帶著愛人原來並不愛自己的痛楚,她畫了最精緻的妝,用上了最漂亮的緞帶,決定離開這個世界。

秦尤忍不住再次嘲諷,這個和她同名同姓的人怎麼不光腦子有問題,審美也有問題——畢竟那精緻濃厚的層層疊疊的妝完全就是幫了倒忙,不光冇能突出她五官的優勢,反倒把特點全掩蓋了。

-冇聽過那句話嗎?——互聯網上的東西不是由鉛筆,而是由鋼筆寫成的,它們無法擦除,一旦存在,就永遠不會消失。冇過多久,秦尤麵前的電腦上就出現了大量的被恢複了的記錄,與此同時,她腹中的饑餓感則因為吞了片麪包而更加強烈。秦尤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從冰箱裡又找了點吃的出來,然後開始翻看這兩人的聊天記錄。“嗤。”濃情蜜意之下產生的毫無意義的酸腐情話讓秦尤忍不住嗤笑出聲,但證據倒是已經很足夠了,隻要她想,隨時都可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