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穿成女配後,全書都崩人設了 > 找茬還贈一個小男主?

找茬還贈一個小男主?

子臉頰又燙又紅,眼神卻凶狠得像一匹小狼,滿眼凶狠恨意。幾個女侍見狀也急了,又是拉又是勸:“小福,鬆開,快鬆開大人!”小福聽眾人之言,像是惱了,咬的更厲害,好像誓要從江聆白胳膊上咬下一口肉去。“哥哥。”正當眾人一籌莫展之時,一小姑娘怯生生得從門口進了門來。小福眼神敏銳一望,便立馬鬆開了嘴,跟隻野兔子一樣竄下了床,抱著妹妹縮到牆角邊。江聆白手臂都痛的有些麻了,猛然一鬆冇什麼感覺,被咬成深紫的一圈牙印卻...-

雲晟十五年。

大晟全境征兵出征隴西,數月後,臘儘冬殘,隴西不敵,投降止戰。

此戰大晟損失慘重,軍士陣亡者破萬,留親眷鰥寡孤獨數千。

聖人仁慈,為撫民心,特令撥款設濟慈堂收容,以京都濟慈堂為首。

“兒啊!我的兒啊!他還這麼年輕,不可能,不可能——”

“爹爹,名冊裡有我爹爹嗎?!他怎麼冇回來?!”

這是哪兒?古代?

她們穿的好奇怪,為什麼在哭。

江聆白頭疼欲裂,她感覺自己被撞倒在地,掙紮著想爬起,卻又被哭鬨吵嚷的人群撞翻。

“您怎麼在這兒?冇事吧。”兩女子極力撥開人群,上前將她扶起。

“什麼?”

“掌司大人,已經按陣亡者名冊統計好了,親眷裡無人撫養的幼童老人,約莫兩百人,等您發話呢。”

江聆白彷彿置身混沌,雙眼迷濛:“我是……掌司?什麼掌司?”

“是啊,掌司,濟慈堂掌司。”

——

光陰輪轉,春光作序,石暖苔生,薄煙悟過暖,疏雨攜來一場倒春寒。

“壞女人,放開我!娘,我娘呢!”

一聲驚呼,瓷碗滑落,濃黑的藥汁濺了滿地。

約莫**歲的男孩子,不知怎的有這麼大力氣,掙脫幾個大人,直直朝江聆白細嫩藕白的小臂內側咬過去。

江聆白身帶襻膊,小臂正好露著,猛地叫人咬了一口,疼得七竅生煙。

“乖,先鬆開,鬆開。”江聆白好聲勸哄著,忍得麵容扭曲,也不敢去推拒,生怕他咬的更厲害。

那孩子臉頰又燙又紅,眼神卻凶狠得像一匹小狼,滿眼凶狠恨意。

幾個女侍見狀也急了,又是拉又是勸:“小福,鬆開,快鬆開大人!”

小福聽眾人之言,像是惱了,咬的更厲害,好像誓要從江聆白胳膊上咬下一口肉去。

“哥哥。”

正當眾人一籌莫展之時,一小姑娘怯生生得從門口進了門來。

小福眼神敏銳一望,便立馬鬆開了嘴,跟隻野兔子一樣竄下了床,抱著妹妹縮到牆角邊。

江聆白手臂都痛的有些麻了,猛然一鬆冇什麼感覺,被咬成深紫的一圈牙印卻觸目驚心。

幾個女侍想上前檢視傷勢,卻被江聆白擋了回去。

“我冇事,倒藥來。”

隻見江聆白麪色沉沉,接過新倒的藥,朝縮成一團的小福兄妹倆步步走去。

小福見她氣場強大,有些露怯,倔強喊道:“壞女人,你敢過來,咳咳咳……我就咬死你!”

江聆白也不怕,迅速捉住他的臉,用死勁抬起下頜,將手中的藥一股腦倒了下去,然後將湯碗啪得一聲拍回托盤上。

“那你便將病養好了,待來日有精神了再來咬死我,不吃藥病死算什麼本事!”

一頓操作行雲流水,看得眾人都有些發矇。

“這個喝了,讓他們在這兒待著,你們去喂下個吧。”

“是。”眾人答了,便急匆匆出了門。

江聆白走在最後,淡淡瞥了一眼緊盯著她的小福,帶著春芙也出了門,繃著的臉鬆了下來。

春芙問道:“姑娘,我還是第一回見你發脾氣呢,好厲害。手上疼不疼啊?”

“冇什麼,對這種的犟的,威懾比好聲勸有用的多。”江聆白這才察覺到手臂發痛,輕輕揉著,被誇的麪皮有些發紅。

她不完全是公事公辦,方纔也是真惱了。

這兩個孩子是她撿回來的,父親戰死,母親又溺死,找到他們的時候,兩個孩子還正餓得啃草皮。

江聆白歎了口氣:“剛到新環境有警惕心正常,就讓他們兄妹倆待在一起吧。”

“也好。”春芙點點頭,滿臉惆悵:“但是,這場春寒來得急,孩子們發寒症的實在太多了,除了小福還有十好幾個,隔壁也有些老人家也病了,我們……”

江聆白聽出了春芙言外之意,為難道:“再過幾日便是下月,屆時我去招人手來,這月銀錢實在有些吃緊,這幾日隻能辛苦你們了。”

“不辛苦,不辛苦。”

“那便忙去吧,我出個門。”江聆白拍了拍她的肩,便獨自回了自己院裡。

江聆白再出來時,便換了一身裝束。

隻見她身著官緞素雪絹裙,披著織錦毛皮披風,斜挎小布包,眼眸低垂陰影下,一顆眼下痣更添柔婉,素白潔淨的麵上卻有幾分愁容。

“不能不去嗎?”江聆白出了門去,直到轉至無人處,才朝靈海問道。

[宿主,這是您必須要走的主故事線。您還冇有積攢夠免除故事線的功德值。目前進度202/10000]

江聆白心中一陣的涼,這破功德值怎麼攢的這麼慢。

[提醒一下宿主,功德值對於提高親和度有很大關係,過劇情的時候是很有用的。]

“該死的過劇情……”

她是江城最年輕的孤兒院院長,在去受嘉獎的路上卻被一輛車迎麵撞死。

死後發現自己穿進了隨身帶著的一本小說裡,穿成了黑蓮花女二。

根據係統提示,為避免主線死亡結局,隻能靠救助孤老攢功德值。

但該走的劇情照樣要走,否則扣功德值,一次一百,想想就肉疼。

江聆白順著青石路窄巷走到了一家樸素醫館前,隻見那高掛的木牌匾上寫著三個字,‘延壽齋’。

就是這兒了。

她讀取著腦海中的原文台詞,摸著布包中被調換過的藥材,深呼了口氣。

從她穿來一月,這是第一個事件。

女主秦姝月是尚書府人人欺壓的庶女,卻身懷詠絮之才,還學的一手好醫術。

原身也是世家庶女,本是該與秦姝月同病相憐,原主卻心生妒忌,處處要與她相較。

一朝考上女官,原以為終於壓過秦姝月了,卻被安排到最不體麵的濟慈堂。

好不容易有個翻身的機會,自然不願去做臟累活,便去求負責官員調度的未婚夫男三,求助不成,又見男三討好女主,便以為是女主故意使絆子,要叫她難堪。

於是原身便借幼童生病,故意叫人從女主醫館抓藥,打算給女主個教訓。

江聆白在腦海中攢好台詞,拿手在眼前扇了扇,猛地推開門。

醫館中正排著一列長隊等著秦姝月看診,一聽動靜齊齊朝江聆白看了過去。

江聆白淚眼漣漣,指著秦姝月,字字淒婉:“你,你恨我就罷了,怎的連孩子都要害啊。”

“諸位,我乃城東濟慈堂掌司,堂中幼子染了風寒,看在同窗之誼才叫府中侍女從這醫館抓藥,卻不想,竟越治越病。”

“這叫我有何顏麵對他們逝去的父母親。”

江聆白抽了抽鼻子,幾滴淚珠又適時滾落,我見猶憐。

“真的假的?”

“小秦大夫竟這麼狠毒?連孩子都要害。”

“造孽啊,濟慈堂可全是冇了父母的小娃兒。”

“這樣的毒婦,也能當大夫了?”

功德值一大作用就是加親和度光環,更容易讓人信服,加之這濟慈堂掌司的身份,相當於疊了雙層buff。

如她所料,話一出口,眾人當即七嘴八舌起來,鬨鬧作一團,圍著女主指指點點。

江聆白邊擦著眼淚,邊用旁光瞟向坐著的女主。

她還是第一回見著秦姝月,雖身著青綠素衣卻不掩冷豔高潔容色。

秦姝月身後站著的,穿著粗麻布衣,瘦弱冷臉又不起眼的小少年,約莫就是男主裴尋墨了。

原作中女主設定是善良柔弱小白花,怎麼長得這麼冷豔?

江聆白心中雖疑惑,麵上卻不顯。按照劇本,接下來,女主不堪欺辱隱忍而泣,男主上場指點女主,她負責捱罵……

嗯?

秦姝月站起了身,神色淡淡,唇角含笑,似乎絲毫冇有被指摘影響:“凡事總要講個證據,江掌司說我害人,可有證據?”

“證據自然是有的。”江聆白怔愣片刻,趕忙將替換過的藥包拿了出來,“我先前叫人去德齋堂,齊大夫親驗,說是這藥中摻了過量的天南星。”

“孩子們原先隻是咳喘,服了藥後竟水腫發熱起來,小臉兒都燒的紅透了,好不可憐……”

“是嗎?”秦姝月不理她,隻自顧自將布包打開,手指碾了碾,轉頭看向男主,“你去,將賬簿拿來,就在我屋裡方桌上。”

裴尋墨卻冷哼一聲,一副支使不動的架勢,不耐煩道:“你惹的麻煩,自己去。”

“好,好的很,那你在這兒看著。”秦姝月眼中也閃過一絲厭惡,甩下一句話,便轉身回了屋裡。

充看客等打臉的江聆白懵了。

原書中,這個時候小男主應該對女主有好感了,有些小傲嬌,卻不會拿這個態度對待女主。

他們怎麼不按劇本演?

一刻後,秦姝月撩開門簾,將手中藥簿展開,放在了眾人麵前:“諸位請看。”

“延壽寨新開不久,每一筆我都叫管事記得清清楚楚。近日寒症多發,因而開麻黃湯居多,江掌司,你的侍女可是三日前來的?”

“是。”江聆白答道。

秦姝月依記憶將簿子翻到那日,找到那條。

上麵明明白白寫著,麻黃三錢,桂枝兩錢,杏仁三錢,生甘草三錢。

“諸位,仔細來看,可看出這藥方與其他藥方有何不同?”

一認字老翁湊上前去,仔細比對了,大呼道:“這個是生甘草,其餘的是炙百草!”

“是了。”秦姝月莞爾一笑,“炙百草是經過蜂蜜炮製的,而生甘草則是甘草乾燥根莖。因治小兒,我便將麻黃湯裡這一味換成了生甘草。”

“而江掌司帶來的這包藥裡,卻是炙百草。江掌司又可否給我個解釋?”

江聆白自然知道自己的藥能叫人看出破綻來,但見秦姝月這言語鑿鑿的模樣,眸中閃過一絲驚豔。

她也不慌,吐出了準備好的說辭:“秦姑娘倘若是有意,自然要將賬麵上做的漂亮些,至於究竟抓的什麼藥,旁人又何如知曉?”

秦姝月眉頭緊皺:“我……確實無人能證明,但你我有過節,我大可直接害你,何苦要害那些孩子,損自己名聲?”

眾人聞言,也回了神似的,嘀咕猜測起來。

她這醫館開的倉促,也隻有她一位醫師,抓藥的也僅有她身邊親近的侍女,這幾日還病了。

正當她正思索辯解之法時,江聆白卻開了口。

“罷了。”江聆白像是冷靜下來,將抽噎嚥了下去,“前幾日府中侍女也去抓了些大人的藥,大約,是弄錯了藥吧。”

“秦姑娘確也冇有故意坑害的道理,想來我也是見孩子病了,一時怒急攻心,誤會秦姑娘了。”

這一幕她的任務是找茬,但因鬨得有些大,醫館名聲也損了大半。

既然男女主的劇情台詞變了,她想試上一試,若她見好就收,會不會按原結局走。

醫館內眾人都不是傻子,對她已有些起疑,若再追究,真讓女主想出來破解之法,就真是要人前丟臉了。

“你——”江聆白態度轉變的反常,秦姝月震驚之餘,還有些措手不及。

“秦姑娘,身邊還是要留幾個貼己之人纔是,否則來日碰上彆人,可冇那麼好過了。”江聆白對著秦姝月提醒了兩句,繼而大聲道,“今日之事,也請諸位保密,莫要外傳。我剛想起濟慈堂內還有些要務待辦,便先告辭了。”

她一聽腦海中並未傳來扣功德值的聲音,演的也有些累,想著越早退場越好,轉身欲走,卻被人一聲叫住。

“等等。”

隻見秦姝月臉上掛著淺淺淡淡的笑,將身側的男主推了出來:“江掌司既來了,也不能白跑一趟,將他帶走吧。”

“什麼?”江聆白止不住驚呼一聲,又下意識捂住自己的嘴。

讓她帶走男主,開什麼玩笑?

那男女主感情線怎麼展開?

江聆白剛要拒絕,便見裴尋墨竟主動朝她走了過去,拉住了她的衣袖:“你是濟慈堂掌司?帶我走吧。”

男主這時候約莫十三歲,因營養不良導致身量矮她一些,渾身亂糟糟,但那雙眼卻明亮,期待的望著她,像隻潦草小狗。

“他是我撿的,問父母是誰也不記得了,隻知年歲未達十五。我照料不過來,這種情況也理應交給濟慈堂處置。”秦姝月笑容中竟有些陰邪,“麻煩江掌司了。”

江聆白看著麵前裴尋墨純真的麵龐,有種被人塞了個燙手山芋,自己還必須嚥下去的感覺,笑容有些僵硬:“不,不麻煩。”

眾目睽睽之下,她身為濟慈堂掌司,如何能說不收。

“我再問一句,你是真樂意跟我走,走了可就再回不來了。”江聆白低聲問裴尋墨,帶著威脅的意味。

裴尋墨卻使勁點點頭:“嗯。”

“那走吧。”江聆白努力維持著笑容,攬著裴尋墨的肩出了門去。

二人走後,秦姝月用探究目光深深望了江聆白一眼,長舒口氣,便坐下繼續看診了。

江聆白同樣心亂如麻,腦中盤算著現狀,踏地聲從青石板傳出,二人並肩而行,兩相無言。

直到出了小巷,裴尋墨才默默張了嘴。

“若真要害人,便該再仔細些,不叫人瞧出破綻來,才能一擊斃命。”

-下一口肉去。“哥哥。”正當眾人一籌莫展之時,一小姑娘怯生生得從門口進了門來。小福眼神敏銳一望,便立馬鬆開了嘴,跟隻野兔子一樣竄下了床,抱著妹妹縮到牆角邊。江聆白手臂都痛的有些麻了,猛然一鬆冇什麼感覺,被咬成深紫的一圈牙印卻觸目驚心。幾個女侍想上前檢視傷勢,卻被江聆白擋了回去。“我冇事,倒藥來。”隻見江聆白麪色沉沉,接過新倒的藥,朝縮成一團的小福兄妹倆步步走去。小福見她氣場強大,有些露怯,倔強喊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