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穿書到修真界,我用手機開掛 > 雀德地圖APP

雀德地圖APP

花紋,腰間掛著一枚白玉佩。看樣子是宮內的王公貴族。不對!沈懷驚詫發現:他冇有影子,他是天牢內的鬼!穿越,係統,異空間,見鬼,全趕在一天發生了,沈懷十分心累。背後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沈懷嚇了一跳,使勁控製自己纔沒發出聲。回過頭,是一個麵容如清冷謫仙的女子,她身穿一襲白衣,月光灑在她身上,光影流動處暗紋現,衣袂如水般隨風流動。一派縹緲仙姿,遺世獨立。“噓噓噓!小心,你看那個人。千萬彆被他看到!”沈懷把...-

晏師深深望向沈懷眼眸:“以此為聘禮,請你一診我的病症。”

沈懷:……

這求診架勢跟求婚似的。

沈懷:“這是我醫者本分,無需送禮。”她心內訝異,竟是晏師求診嗎?

她雙指架住戒指,往外一拉。冇拉動。

碧玉戒閃出柔潤的光澤,套在她無名指上正合適。此時彷彿也生了靈性,賴在她指中不願抽離。

她正要再說什麼。陡然間,殿外鬼魅般的桀桀笑聲傳來,似人非人的黑影投在窗欞紙上,環繞著整座宮殿,且不斷放大。似是鬼影包圍了這座宮殿,且壓迫性地不斷靠近。

尚跡眉頭微皺:“何人在此鬼祟作樣想死嗎?在天界十甲麵前關公耍大刀”

“縱有滅天力——”

幽遠飄渺的歌唱聲傳來,似是含著無限的怨恨,聲調陰森滲人,像是幽冥之地的鬼怪含著一口下水道水唱出來的。

“忘我毒入體——”

晏師眸底冷得滲人,他飛出宮殿,不見鬼影,唯見死寂的紫禁城與慘白的月光。

歌聲還在繼續,無孔不入地鑽進人的耳膜裡。

“日憂兮夜思——”

“瘋魔在頃時——”

“哈哈哈哈哈哈哈——”

萬鬼同笑。刹那間,無數魑魅鬼影現身,張著血盆大口,伸著利爪,撲向晏師!

晏師再次動用仙力,揮鞭反抗。原偃旗息鼓的天雷再次蠢蠢欲動,發出試探的雷鳴。

尚跡見此情景猛然回頭,對歸塵道:“帝君下凡,仙力受限。是誰在這個時候搞事情”

歸塵以手撫唇,微蹙眉頭,眼神狀似驚詫:“是啊,誰又能預料帝君下凡呢?好在,此時不是忘我之毒發作的月圓之夜呢。”

須臾,天現異象。皎潔的白月震顫,被燙穿了似的,冒出密麻的洞,溢位紅血似的液體。汩汩而下的紅液將白月染紅。

一輪赤月當空,宮殿草木被赤月光照耀,也猶如染了淋淋的血。一時間,四周猶如剛進行過酣戰的古戰場,陰森的暗紅遍佈大地。

歸塵手遮住嘴,隻露出眼眸,眸內神態讓人辨不分明:“紅月,跟圓月效果一樣呢。”

尚跡眯起眼睛,似是第一天認識這個人一樣,細細打量她:“‘效果’”

歸塵:“紅月,也會讓帝君的忘我之毒發作。”

尚跡瞳孔驟然睜大,他明白過來,竟是氣結:“你…你這如意算盤打得真是好啊!怪不得你要治好他,原是方便你下蠱吞噬他的仙力。”

歸塵黛眉輕挑,隱下嘴角笑意,道:“空口白牙就張口誣陷,你還是昨天那個在床笫之上柔情蜜意的如意君郎嗎?”

尚跡不再理論,飛去殿外相助。歸塵帶著惡意的笑,看向外麵戰局,隨後也飛過去假意相助。

殿內如今隻餘沈懷。她瑟縮在角落,暗自祈求著神仙打架不要殃及凡人。

手機係統的聲音又響起,沈懷麵露喜色。

“雀德地圖-修真版已安裝完畢。您現在擁有了禦空飛行的能力,能自由穿梭任何地點!請您推動原著劇情解鎖更多APP!”

然後,沈懷便笑不出來了。

係統:“現在,您的任務是:殺掉晏師。雀德地圖將助您一臂之力。”

……

殿外,晏師凝神念訣,皮革黑鞭驟然化為黑龍,環繞在晏師周身,掃蕩周圍鬼影。

鬼影觸碰到黑龍身時便會灰飛煙滅。淒厲的慘叫聲此起彼伏,但滅了一波,重有一群。鬼影數量繁多,聯翩而至。白月轉為赤月後,他們勢頭更加猛烈。哪怕有尚跡和歸塵真情假意的幫助,也無法全然消除。

赤月光芒映在晏師臉上,他的嘴角滲出一點血液。隨後,四肢百骸傳來密密麻麻的微弱痛覺。

這是忘我之毒發作的前兆。

接著,他的靈力出現了些許滯澀,黑龍鞭受他靈力驅使,此時因這滯澀,也有所卡頓。而鬼影在外攻擊勢頭不減。

晏師冷哼一聲。即便是忘我之毒發作時期,這世上也無人能敵他。他用靈力驅使著黑龍鞭,讓它加快環轉速度,儘早解決這群雜碎。

倏地,他心臟猛得一跳,劇烈痛楚從心臟擴散到,眼前景象模糊,四周聲音失真。這次忘我發作竟比以往來得都重得多,想必是那赤月在搞鬼。

沉香黑龍竟漸漸支撐不住,變得些許透明。一個鬼影見狀鑽了空子,從環繞的龍身間隙中鑽入,攻向晏師!

就算晏師五感漸淡,這鬼影近身也傷不了他,頂多是需要修養幾天。尚跡和歸塵掃了一眼,冇去救他。

忽地,一陣淡雅竹林的清香隨著一陣罡風洶湧捲來,嗅覺變淡的晏師被這味道衝撞了滿懷。

一個模糊的人影將他托起,又用力按向他枕骨處。倏地,五感漸漸回籠,他看清了。

竟是沈懷。

她抿著唇,臉色蒼白,左手攬著他的腰飛向半空,右手舉著一把青色油紙傘,以傘為他抵擋周圍魑魅鬼影。

她右手上下靈巧翻動,輕鬆格擋鬼影襲擊。青傘撞上鬼影,竟也有如沉香滅鬼的功效,將鬼影滅散殆儘。

她攬著他靠近赤月,隨後青傘驀地脫手,化為一柄竹劍,劃破赤月表麵。

月亮表麵如暗紅鐵鏽一般,輕鬆被竹劍劃落殆儘,露出裡麵皎潔白淨的光。刹那,月光恢複了溫柔的淨白。

而沈懷也精疲力儘,脫力落了下去。恢複五感的晏師轉而攬住她,平穩落向地麵。

“砰——”

這時,延遲的天雷卻終於顯形,怒吼著向晏師示威。

晏師將脫力疲憊的沈懷置於殿內安全處,然後走出殿外迎戰。

赤月雖消,忘我發作的後遺症卻還未過去。主人仙力滯澀,沉香縮成一枚檀木戒,戴在他右手無名指上。晏師幾次試圖運轉靈力揮鞭,都無濟於事。

如晏師所說,尚跡和歸塵無力抵抗天雷,默默退向了遠處。

一道驚雷劈下,晏師躲開,身旁的地磚被雷電擊出焦黑的裂痕。

天雷轟響,勢要整治這目下無塵的人。

天宇猶如一個弓箭手,此時萬箭齊發,裹挾著自己的怒火,射出密密麻麻的閃電。而靶心正是晏師。

他想起沈懷按過他後腦勺處後,五感回籠,於是按向她曾按過的穴位。

頓時,體內猶如打通了任督二脈,靈力運轉,沉香重又化鞭。他狠狠一揮鞭,橫掃千軍,將萬千雷箭撞了回去。

猝然,他體內的靈力又被阻塞。此時他還揚著鞭抵抗天雷,眼見來不及躲閃——

又是竹的清香包裹了他,他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沈懷抱著他,瞬移到旁邊的死水塘,一下子跳入。

觸到水麵的那一刻,晏師眼前的畫麵扭曲,刺眼的光芒讓他不禁閉緊雙眼。再睜眼時,他已來到了一個陌生的空間。

晏師麵色一變,發現自己被五花大綁著,繩索還是沉香!

沉香此時化作軟鞭,胳膊肘往外拐,固執地綁著他。

而那個青衣女子站在一旁,鼓搗著些奇形怪狀的琉璃瓶罐,上麵寫著自己看不懂的文字,裡麵盛著澄澈透明的無色液體。

她傾倒著各種液體,之後,拿出了一個奇怪的針。那針末端還連著空心管狀物,裡麵還有抽拉的白色物件。形狀著實奇怪,他聞所未聞。

沈懷拿著這怪物,抽拉吸入液體,又輕按末端,細長的液流從針孔流出。然後,她拿著那怪物走向晏師,手裡的針閃著寒光。

她麵色冷淡,神情不耐。

似是要取他性命。

-……”他話未完,硬生生卡在嘴裡。因為他看見那個凡人醫者麵不改色地把自己的彼岸刀抽了出來,心臟處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尚跡以常年修煉的敏銳迅速反應過來,一掌擊中沈懷左手手腕,使她左手鬆開,彼岸下落。他接住彼岸,奪回武器後,立馬又捅了沈懷五六刀。可那凡人神情看不出一絲端倪,平靜如潭,任他殺戮,也並未還擊。而傷口始終在詭異地迅速恢複,他始終傷不了她分毫。尚跡彷彿在她眼裡看到了強者的蔑視。他橫眉舉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