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穿越萬界之從海賊王開始 > 第1章 輿論將起

第1章 輿論將起

環境已經完全改變,他立刻意識到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時空忍術。他內心不禁湧起一絲驚訝,既驚訝於一樂大叔隱藏的如此之深,成功地將他騙過,也驚訝於那些前世在貼吧中看到的關於一樂大叔是隱士大能的胡編亂造,竟然在此刻變成了現實。不過丁力冇有絲毫擔心,因為靈兒早在他耳邊給他交代過了,眼前的一樂隻是一縷分身發揮不出其真正**十分之一的實力,忍術也是,總之傷不了他。“你到底是誰?為何要接近鳴人?我能感知到你體內蘊藏...-

——“永彆了,樊籠......”

聲音消失在夜空,一道淒暗的弧線劃過夜空......

——時間回溯到幾天前,

戊漢大學,這所曆史悠久的學府,以其深厚的學術底蘊和青春洋溢的校園氛圍而聞名。

在這裡,無數學子懷揣夢想,揮灑汗水,書寫著屬於自己的青春篇章。

丁力,戊漢大學大三的學生,學生會的副主席,他成績優異,深受老師和同學們的喜愛。

此外,他還有一個溫柔體貼的女友,江夢燕,也是戊漢大學的學生會主席,

兩人感情深厚,是校園裡公認的模範情侶。

——丁力的家鄉,午後的天空,

彷彿被金色的陽光鍍上了一層燦爛的光暈,靜謐而又生動。

午後的陽光,不似早晨的朝陽般明媚耀眼,也不似傍晚的夕陽般溫婉沉靜,

它就像是一首悠長的詩,緩緩流淌在每一個角落,給人帶來無儘的遐想,

彷彿在訴說這人生,一種慵懶和閒適。

——“喂,夢夢。”

“好好好~彆急,我馬上就回學校了。”丁力掛斷了女友的電話。

在熟悉而破敗的家門前,默默彳亍著。

清明節這幾天,他回家祭拜了自己的父母。

那些往日的記憶像潮水一般湧上心頭,讓他不禁眼眶微濕。

但想起女友,嘴角忍不住掛起一絲微笑。

眼裡的悲傷和嘴角的喜悅,都訴說著他的內心。

漸漸的,他的思緒逐漸遠去.......

他的父母一直期望他能考上一所好的大學,為丁家爭光。

他也一直為此努力,不負眾望地考入了戊漢大學。

然而,命運卻在他大一那年開了一個殘酷的玩笑。

一場突如其來的洪水席捲了他的家鄉,不僅家鄉被毀,

他的父母也在那場災難中永遠地離開了他。

從這以後,丁力的命運的軌跡發生了改變。

麵對父母的離去,他總試著努力麵對生活,但是悲痛總是繚繞在他的心頭,

他的生命中就像那午後的陽光,麵對生活隻想慵懶和閒適。

他的一蹶不振,讓他大一的時候瀕臨退學,直到他的生命中遇到了她——江夢豔。

他的人生開始重新燃燒,讓自己在短短1年半的時間,不斷變得耀眼,

更是在大三獲取了保研的資格且成為了學生會副主席。

然而上天好似和他開了一個又一個個玩笑,

直接讓他的生活再次跌入了那深不見底的黑夜。

思緒慢慢從遠方飄回,張開雙手最後感受了一下四周的氣息,轉身離開了家鄉。

很快他經過許多次轉乘來到了戊漢火車站。

他像往常一樣乘坐地鐵前往學校。

看著車廂裡熙熙攘攘的人群,他拿出手機,想給女友發一張自拍,

分享這平凡卻又美好的一刻也是告訴她自己快到學校了。

就在他調整角度,準備按下快門的瞬間,一個小孩突然衝了過來,撞在了他的身上。

丁力一個踉蹌,手機脫手而出,劃過一道弧線,不偏不倚地掉在了旁邊一位女生的短裙下。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丁力根本來不及反應。

他愣了一下,趕緊彎腰去撿手機,手指不小心按在了側邊的音量鍵上,手機上的畫麵也隨之閃爍。

就在這時,女生轉過頭來,恰好看到了這一幕。

她的眼中閃過一絲驚恐和憤怒,指著丁力發出了尖叫:“啊!你、你這個變態!”

這聲尖叫也是吸引了周圍的人群。

丁力頓時愣住了,他冇想到女生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他急忙解釋:“不是,你誤會了,我隻是在撿手機而已。”

但女生顯然不相信他的解釋,她認為丁力是在偷拍自己。

在這個敏感的社會環境下,偷拍事件屢見不鮮,女生的警惕性自然很高。

她拿出自己的手機,拍下了丁力的照片和視頻,然後憤怒地離開了。

在他回到學校附近的出租屋裡後。

果然,冇過多久,那段視頻就被女生髮到了網上。

一時間,輿論嘩然,網友們紛紛指責丁力是偷拍的變態。

他的照片被惡意傳播,甚至有人開始人肉搜尋他的個人資訊。

那段被女生髮到網上的視頻,就像一顆重磅炸彈,在平靜的校園裡掀起了軒然大波。

視頻中的丁力,無意中成為了眾矢之的,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他的形象被惡意扭曲,他的名譽被無情踐踏,他的生活被徹底打亂。

女友江夢豔,看到視頻的那一刻,心中五味雜陳。

她深知丁力的為人,知道他不是那種會做出偷拍這種齷齪事情的人。

但是,視頻中的證據卻讓她不得不產生疑慮。

她試圖說服自己,這隻是個誤會,但卻無法完全抹去心中的陰影。

朋友們的態度更是讓丁力感到心痛。

他們原本是他生活中的重要支柱,是他分享快樂、傾訴煩惱的夥伴。

然而,現在他們卻對他指指點點,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他。

他們的嘲諷和冷落,像一把把鋒利的刀,深深地刺進了他的心。

輿論的壓力讓丁力喘不過氣來。

他走在校園裡,總能感覺到背後有人對他指指點點,竊竊私語。

他彷彿成了一個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無處藏身。

他的照片被惡意傳播,他的個人資訊被人肉搜尋,他的**被無情地暴露在公眾麵前。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丁力感到無法承受。

他覺得自己彷彿被整個世界拋棄了,被孤立在了一個無人的角落。

他開始懷疑自己,懷疑自己的價值,懷疑自己的人生。

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責和悔恨之中,無法自拔。

為了逃離這一切,丁力選擇了逃避。

他辭去了學校的職務,退出了所有的社團,甚至很少再出現在公共場合。

他將自己關在屋子裡,整天鬱鬱寡歡,生活陷入了一片黑暗。

他試圖用這種方式來保護自己,來逃避現實的殘酷。

丁力靜靜地坐在昏暗的房間裡,窗外的光線逐漸暗淡,映襯著他疲憊而蒼白的臉龐。

突然,手機鈴聲打破了這片死寂,螢幕上閃爍著“夢夢公主”四個字,他的心不由自主地一緊。

他深吸了一口氣,按下接聽鍵,女友江夢燕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帶著一絲無奈和決絕

“丁力,對不起,我父母都在問我關於你的事情,我實在頂不住了。

雖然我也很想相信你,但是我也無法給自己解釋你手機裡的照片。

網上說那些照片,你為什麼拍那些照片呢?”

丁力沉默了一下,他知道解釋已經變得蒼白無力。

在這個風口浪尖上,任何辯解都像是無力的掙紮。

他苦澀地笑了笑,儘力使自己語氣變得平靜

“夢夢,我知道你現在很困惑,我也知道那些照片給你帶來了很大的困擾。

但是我真的冇有偷拍,那些照片隻是誤會,是被人惡意篡改的。

他們都是亂說的”

然而,電話那頭的江夢燕卻陷入了沉默。

她似乎也在掙紮,她知道丁力的為人,知道他不是那種人。

但是,眼前的證據卻讓她不得不重新考慮這段關係。

她歎了口氣,聲音有些顫抖:“丁力,我真的很想相信你,但是現在的情況讓我無法再繼續下去了。

我重新考慮了一下我們的關係,我覺得我們還是先分手吧。”

丁力感覺心臟猛地一沉,彷彿被重錘擊中。

他緊緊地握住手機,指尖因為用力而泛白。

他努力保持聲音的平靜,不想讓江夢燕聽出他的脆弱:“夢夢,你真的決定了嗎?”

“是的,我決定了。”

江夢燕的聲音很堅定,但丁力看不到,她的眼神中含著一絲絲淚光,

“我們現在以學業為重,等大學畢業了我們再考慮吧。

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決定,也希望你能好好照顧自己。”

說完,她輕輕地掛斷了電話,留下丁力一個人呆呆地坐在房間裡。

他感覺自己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身體不由自主地滑落在地板上。

他的眼睛空洞而迷茫,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卻始終冇有流下來。

此時的丁力,身心已經被接連不斷的打擊徹底摧垮,

他感到自己就像是一片孤零零的葉子,被狂風暴雨無情地拍打,再也找不到一絲依靠。

自從失去父母後,他的內心便如飄零的孤舟,在茫茫人海中迷失了方向。

曾經,江夢燕的出現給他帶來了光明和希望,讓他以為自己終於找到了可以棲息的港灣。

現如今,江夢燕的離去卻將他推向了萬丈深淵。

他打開電腦,螢幕上的光影映照著他蒼白的臉龐。

他默默地翻看著自己和江夢燕曾經的合影,那些笑容燦爛的照片如今卻如利刃般刺痛他的心。

每一張照片都記錄著他們曾經的美好時光,而現在這些回憶卻成了他心頭的傷疤。

他再也無法忍受這種痛苦,終於將目光轉向了雲盤裡父母生前的照片。

那些熟悉而親切的麵孔,讓他的眼淚止不住地滑落。

“爸……媽……兒子不孝,冇有出息。”

他口中呢喃著,彷彿這樣就能減輕內心的愧疚和痛苦。

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罪人,被老天爺無情地拋棄和懲罰。

他想洗去身上彆人強加給他的罪惡,想讓自己變得乾淨一些。

走進了浴室,打開了水龍頭,讓水流儘情地沖刷著自己的身體。

水流沖刷著他的每一寸肌膚,卻衝不刷他內心的痛苦和絕望。

慢慢的,浴室裡瀰漫起濃重的霧氣......

他的心靈已經千瘡百孔,再也無法承受任何打擊。

不知過了多久洗完後,他穿著自己最為體麵的衣服站在鏡子前。

鏡子裡的他麵色憔悴,眼神空洞,彷彿一具失去了靈魂的軀殼。

他與鏡子裡的自己對望了很久,彷彿在進行最後的告彆。

他知道,自己已經做出了決定,這個決定將無法挽回,無法改變。

淩晨時分,他靜靜地站在了樓頂的邊緣。

微風拂過他的臉頰,吹起了他的髮絲和衣角。

他感到自己的身體在微微顫抖,彷彿隨時都會失去平衡。

此時,天空已經下起了細雨,雨水打濕了他的頭髮和衣服,

卻彷彿也在為他清洗著罪惡,亦或是為這個世界清洗著罪惡。

他抬頭望向天空,天空中烏雲密佈,雷聲滾滾。

一道閃電劃破夜空,照亮了他的臉龐。

在那一瞬間,他彷彿看到了父母在天堂向他招手微笑。

他們的笑容是如此的溫暖和慈祥,讓他感到無比的安心和慰藉。

隨著一道雷聲的響起。

“永彆了......”

他的身體在空中劃過一道淒暗的弧線,然後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那一刻,他的世界徹底陷入了黑暗——

-忍者竟然這麼容易被嚇唬住。在他的印象中,這些暗部忍者應該都是精忠報國、不畏生死的人纔對。然而,如果這群忍者知道丁力心中的想法,他們肯定會在內心反駁。他們的確不怕死,但並不代表他們想死。如果能不死,他們自然是選擇活著更好。“到底是誰要見我?是團藏還是猿飛?”丁力向其中一名忍者詢問。其實,他心中已經有了一些猜測,因為能調動暗部的人隻有這兩位。那名忍者似乎抱著必死的決心,輕聲回答“我不能說,你見到了就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