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穿越萬界之從海賊王開始 > 第118章 兩女釋懷

第118章 兩女釋懷

空中揮出。“霸者!”羅傑也是揮出一道劍氣。2道劍氣撞在一起頓時在周圍掀起一陣氣浪。就在2刃打算繼續出手時,一道海龍捲從遠方迅速而至。狂風怒號,海浪翻滾,彷彿要將整個世界都吞噬一般。在這樣的惡劣天氣下,羅傑手中的劍竟被海浪中捲起的雜物掀飛,不知所蹤。金獅子眼中閃過一絲狡黠與狂熱,見羅傑劍的掉落,心中頓時湧起一股暗喜。他自認為此刻勝利已經在望,於是緊握手中那2把沉甸甸的戰刀,全身力量彙聚於刀鋒之上,施...-

綱手轉過頭來,雖然眼神中已不再是那深深的敵意,但依然透著冰冷,“有什麼事嗎?不會是想嘲笑我把”,

綱手的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那個....其實,我覺得你和丁力也挺般配的。”這句話脫口而出的時候,大筒木輝夜眉頭舒展。

“什…麼?”

神色愕然,綱手轉頭看著眼前那雪白如霜的臉龐。

“我是說,你和丁力很合適。

我之前說的話有些過激,先給你道個歉,不好意思了。”

大筒木輝夜誠懇地說道。

忽然,綱手好像忽然猜到了什麼,神色中閃過一絲慍怒,

“你是不是還想捉弄我?”。

看到綱手的反應,大筒木輝夜連忙解釋:

“冇有,我真的冇有捉弄你的意思。

其實,我能看出來你是真心喜歡丁力的,如果你喜歡他,就去追求吧。

至於為什麼,就彆問了。”

“可是,你和丁力不是…”

綱手的話還冇說完,大筒木輝夜就微笑著打斷了她:

“其實我和丁力之間的關係很複雜,不是一兩句話能說清楚的。

而且,就算我是他的女人又怎麼樣呢?

像他這樣的強者,註定會有很多女人,多你一個也不多。

更重要的是,我們以後得聯合起來,免得受他其他女人的欺負。”

綱手聽到這番話,一時間有些愣住,這些資訊對她來說有些難以接受。

但她很快就想通了,認為大筒木輝夜說的對。

像丁力這樣的男人,註定妻妾成群,隻要自己能成為他的妻子,其他的都無所謂了。

如果丁力知道她們的想法,他肯定會大喊“冤枉啊!”但此刻,他對此一無所知。

“不過,怎麼追求他就要靠你自己了,這方麵我可幫不了你。”

大筒木輝夜善意地提醒著綱手。

“謝謝。”

綱手的眼眶微微濕潤,眼神中充滿了感激之情,

“我也為之前的話,說一聲抱歉。

對了,以後我就叫你輝夜姐姐吧,你畢竟比我早一步認識他。”

“好啊!綱手妹妹!”

大筒木輝夜此刻臉上笑靨如花,

“輝夜姐姐,我們快出去吧,免得待會兒找不到他人了。”

綱手突然想到了什麼,急忙說道。

每次見到丁力,他總是很快地消失,因此她也怕“丁力跑了”——

隨後隻見,兩人手挽著手,談笑風生地走出了帳篷。

在外等待的丁力注意到了兩人的身影,但這一幕讓他大跌眼鏡。

有些難以理解,前一刻還是勢如水火的兩人,此刻交談的姿態卻宛如親生姐妹,簡直是判若兩人。

不過,不理解不代表不瞭解,丁力前世好歹也是生活在20世紀的新青年,對於女生之間的複雜關係也有所瞭解,因此也冇有過多的糾結。

他原本想問出口的話也憋了回去,畢竟矛盾已經平息,這就是最好的結果。

至於其中的緣由和細節,對他來說並不重要。

反正,他也待不了多久了。

而在這短暫的時間裡,丁力已將周圍的景象儘收眼底:

新生的巨木昂首挺立,嫩綠的枝芽在陽光下歡快地舒展,和煦的微風輕輕吹過,帶來一絲絲溫暖與寧靜。

陽光透過樹梢,灑下斑駁的光影,彷彿為這片土地披上了一層金色的紗衣。

如果此時能有一把舒適的木椅,一杯香濃的咖啡,還有一本引人入勝的好書,那這份寧靜與美好將更加愜意而悠長。

然而,在這閒適的陽光下,丁力的內心卻並不平靜。

一聲聲傷員的哀嚎,一幕幕心跳停止的悲劇,不斷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這些殘酷的現實讓他無法完全沉浸在這片刻的寧靜之中。

當看到綱手與大筒木輝夜之間的問題已經解決後,他忍不住向綱手發出了內心的疑惑,

“綱手,你們為什麼不優先救治那些重傷員呢?

難道你們也是按照世俗的規矩,先救治那些大家族的人嗎?”

綱手聽後,明白丁力可能對此有所誤會,揉了揉太陽穴:

“不是這樣的,丁力。

其實你應該已經注意到了,我們的醫療忍者人手並不充足,而受傷的人員實在太多了。”

丁力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綱手繼續說道:

“既然你明白了這一點,那我就好解釋了。

你看到的那些傷勢並不重的傷員,他們中的很多原本傷勢也是很重的。

為了公平起見,我們隻能按照發現傷員的順序來進行救治,而不可能先去把所有的傷員都找出來,然後再根據傷勢進行排序救治。

那樣做不僅會耽誤重傷員的救治時間,還可能導致輕傷員的傷情惡化。所以,目前最高效的做法就是發現一個救治一個。”

丁力聽後,對於綱手的說辭也算是聽明白了,覺得有幾分道理。

畢竟,有的傷員被埋在廢墟下,有的則位於偏僻之地,難以迅速找到。

在這樣的情況下,綱手的做法確實是合理且高效的。

綱手的聲色中閃過一絲糾結,最後還是坦白了出來,

“丁力,我要向你坦白一件事,”

綱手的聲音中帶著些許緊張,

“關於救援工作中優先救助大家族成員的現象,確實存在。

但這種情況並不普遍,而且涉及的隻是少數幾人,不會對整個救援工作造成根本性影響。”

她頓了一頓,繼續說道:

“那些大家族的人,往往在戰場上也是出力最大的一群人。

他們衝鋒在前,承擔了更多的風險和責任。

因此,在某些情況下,他們可能會得到一些優待。

這種優待,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對他們付出的一種認可和補償。

我並不想縱容貴族特權,但在這個位置上,有時候需要做出一些妥協,以顧全大局。”

綱手說完,緊張地看著丁力,生怕他誤解自己的意圖。

而丁力聽後,沉思片刻,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我明白你的意思,綱手。

對於那些真正付出更多的人,他們得到一些優待,我認為是合理的。

我所不能接受的是,那些大家族中無所事事、靠家族背景混日子的紈絝子弟也享受同樣的優待。”

“好了,我隻是問問,彆擔心。”

丁力注意到綱手的緊張,輕聲安慰道。

-以給您。我怎麼敢對您出手呢?您想在村子裡待多久就待多久,我相信您也不會對村子做出什麼不利的事情。”猿飛日斬此刻隻想儘力安撫丁力,姿態放得極低。“哦?這樣啊,那冇事了。我也說過了,我隻是想在村子裡過平靜的生活。隻要你們不來打擾我,我就不會做出任何對村子不利的事情。”丁力的話語中,似乎隱含著一種威脅的意味,丁力出手的目的也隻是為了威懾他們,並不打殺了他們,自己不打算破壞這個世界的劇情,他隻想讓鳴人正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