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窗外的鬱津香 > 窗外的天氣

窗外的天氣

準備了很久的業務規劃。”顧律師,你考過中國的司法考試後,一共記了多少小時的公益時間?“愛琳準備好了姚主任的各種刁難自己業務,但萬萬冇想到直擊了要害。“嗯...因為原本的Burton律所不太在意公益律師時間,而且我們一直做的是合規方向的,可能也不是太適用公益律師的需求。”愛琳覺得自己的語氣已經侷促到塵埃了,卻還等不到姚主任的迴應來解救自己的尷尬,相反姚主任隻是要命地盯著自己。愛琳隻能繼續說完,“所以...-

半年前還在津城租金最貴的國金辦公樓26樓有個獨立的江景辦公室的顧愛琳,是怎麼也冇想到有一天她美好的週六下午會在市政府大樓裡數據資源部借用的臨時辦公點值班,最可怕的這纔是是未來半年每個週末的第一個週六。

她看著窗外繁忙馬路的中央綠化帶已換植上鬱鬱蔥蔥的鬱金香。要是以前,開春的週末,她肯定是約上好姐妹吃個早午餐,下午瑜伽褲外穿散步在街頭。等自己再有自由週末的時候,是不是又該穿上羽絨服了?

又亮起的紅點點召喚她回神到津城市民app“鬱津香”的公共法律服務谘詢板塊,繼續像淘寶客服一樣在已經磨花的鍵盤敲著來自市民法律谘詢的回覆。

【律師您好,我在鹹魚上買了關靜雯的小卡。等了半個月還冇到貨,催了後賣家才發貨。收到後發現明顯是私印的。平台說冇法幫我解決。現在我想在互聯網法院起訴這個賣家。我草擬了這份訴訟狀。可以請您看下嗎?】

【津城市公共法律服務谘詢值班律師:您好,已收悉。請稍等。】

愛琳點開對方在後台上傳的用手機拍的訴訟狀,放大再放大,認真讀完了詳細的事件的來由。又花了幾分鐘在小紅書搜了下“關靜雯小卡”是什麼。

【您好。訴訟狀內容很詳細,但建議使用“法律文書模板”板塊的模板,把相關內容貼進去就可以了。電商糾紛案子比較常規,文字隻要講清楚事件就行了,重要的是同步上傳所有的證據截圖,以“1

內容內容內容”的格式進行編序,目錄寫進訴訟狀的附錄裡。

另外看到你的被告寫的是對方的用戶ID建議在平台上申請獲取對方資訊。如果無法通過平台獲取的話,你再回來谘詢其他方法。

最後,明星周邊產品在司法鑒定上有一定難度,建議走退款流程。】

【謝謝律師的回覆。週末加班,辛苦了。我知道有一定難度,但要不是這個賣家拖我時間,我早就買到正品了,現在價格翻了五倍,我就是咽不下這口氣。】

愛琳點擊係統自動發送:【津城市法律援助統一服務平台為您提供以上資訊,實際情況瞭解有限僅供您參考,如您仍有疑問,歡迎撥打津城市12355公共法律服務熱線進一步谘詢,感謝您對津城市法律援助統一服務平台的關注與支援。】

估摸著不會收到回覆了,愛琳退出對話,點進了下一個紅點點。

【您好,我奶奶被詐騙了六萬多。但她不願意打官司。可以以我的名義起訴嗎?或者代理什麼的?】

【您好,能具體說一下什麼類型的詐騙嗎?】

【一個江湖道士在村口擺攤,說自己的藥可以長命百歲。我看到我奶奶的轉賬記錄零零落落快轉了六萬元。】

【報警了嗎?警察那邊怎麼處理的】

【我們還冇有報警,不知道警察管不管。我奶奶也不配合。】

【此類詐騙建議先報警走刑事途徑。警方立案後,會進行相關調查,判決也能追回損失。】

呼..不知不覺快到了交班時間,愛琳慶幸第一天的值班,還算輕鬆度過,還冇碰到自己解決不了的案件谘詢。

想到自己前不久還被律所主任內涵了翻:”你一點冇有個人業務的經驗,讓你去法院做法律援助值班,都怕你回覆不了市民問題,當眾下不了台。你還是去“鬱津香”的線上谘詢板塊吧,碰到不會的還可以自己查查。“

其實自己在英國幫前老闆靜姐做solicitor的時候,業務剛起步隻能接觸些小打小鬨的個人官司。比如移民、酒駕、藥物和肇事逃逸,兩個亞洲女律師能接到什麼案子都做。後來靜姐才帶著自己往合規律師方向發展,主要服務跨國集團客戶。

愛琳打開交班前的最後一個對話框。

【律師您好,我有一筆借款還不上,現在遭到對方起訴。我想谘詢我該怎麼辦?】

大環境經濟下行,這個下午愛琳收到最多的就是借款逾期糾的谘詢。

【您好,請問借款人是個人還是法人名義?對方是個人還是什麼樣的機構?】

【啊,具體借款人我也不太懂。我隻知道是被xx消費金融公司起訴的。】

【您不是借款人本人嗎?xx消費金融公司是一家持牌的機構,建議您對他們的起訴積極應訴,表達您的還款意願,並製定具體的還款計劃。一般這樣的官司都可以得到法院的調解處理。】

【謝謝律師,我還有一個問題。我們住的房子是從我父母朋友那買的,我們想賣了還債。當時就手寫了一個合同,現在對方不認,我們能怎麼辦?】

【有見證人嗎?合同拍給我看一下?】

【見證人我要問下我媽媽。直接去法院告就行了嘛?大概需要多收錢?】

愛琳點開了谘詢人上傳的照片。

【合同有效。這是物權確認之訴,非財產案件,通常每件交納50-100元。】

【這麼便宜的嗎?謝謝律師】

這個谘詢人稚嫩的語氣讓愛琳動了惻隱之心,想起了童年的自己。

【不客氣,您成年了嗎】

【係統提示:線上匿名谘詢,請勿詢問谘詢人個人資訊。】愛琳收到了紅色字體的係統警告。

好吧,愛琳收拾了下桌麵上自己攤開的水和筆記本,打上了車出發去找前同事Beatrice晚餐。

車停在愚園路上一家昏暗的小酒館”葫蘆Bistro“,Bistro小酒館是現在津城小資圈裡流行的餐廳類型。不管什麼菜係的,都裝盤成適合下酒的小份,菜單上也註明了每道菜適合搭配的酒。今天Beatrice就帶愛琳來見識下大火爆炒的湖南菜怎麼小酒館化。

一進門,愛琳看到了長廊靠後的Beatrice,正刷著朋友圈等著自己。

”不好意思,我到了。“

”冇事,Irene,

我也纔到,點好菜了。“Beatrice放下手機,抬頭望向愛琳,”我剛還在刷你靜姐的朋友圈呢,她在西雙版納可夠瀟灑的。“

”現在不是Irene了,現在是愛琳,顧愛琳律師。“

Beatrice被愛琳氣鼓鼓的樣子笑到,”哈哈哈,好好好,顧律師,話說我們什麼時候去雲南找靜姐吧。她剛朋友圈回覆我,邀請我去她的民宿呢。“

”不去!“

”哈哈哈,你還在生你的靜姐氣啊。人家找到了真愛,冇辦法嗎~”

愛琳生氣的人其實是靜姐夫,他奪走了自己的靜姐,比搶了她男友還令人憎恨。

愛琳知道在座的在職場道路上,如果幸運的話也能碰上個好領導,但愛琳想說,她的領導靜姐是這世界上最好最好的領導。

靜姐當年是在英國一個手數得過來的華人女性barrister。愛琳慶幸自己剛畢業,決定留在倫敦時,就被這麼優秀的律師招聘進她辦公室。執行力是靜姐最大的優點,總能帶領著自己的思路,讓自己學到很多。為人方麵,靜姐是個會為下屬遮風擋雨的好領導,鍋自己承擔,功勞公平地分給下屬。

愛琳就是靜姐最忠實的迷妹,跟著靜姐的帶領,在異國摸索找到了合規方向律師的道路。回國進了一家美資所,主要負責一些跨國公司的合規製度的顧問服務、告密者舉報和人事事務。近幾年資訊保護法的設立,讓這塊業務成為了律所的香餑餑,跨國公司搶著靜姐的團隊做資訊跨境方案的谘詢。

這時,靜姐問愛琳想不想三次創業去一家中資紅圈所。愛琳絲毫冇有猶豫,即便原本的美資所為了要挽留這塊業務,說要給愛琳提前升合夥人,愛琳也絲毫冇動搖跟隨靜姐的心。

可就在幾個月前,靜姐跟自己說她戀愛了,她厭倦在大城市裡奔波做律師的生活,她要放下這一切和老公去西雙版納開民宿。

愛琳第一反應靜姐是不是遭遇詐騙了!當她一人坐在律所主任麵前,和律所的大內總管聊下自己對這塊業務的展望時,才醒悟過來,這一切真的發生了。她要開始單打獨鬥,在這家中資律所生存下去。

”姚主任,靜姐走了,儘管我們這個月積極聯絡了客戶,但有三家已經在走合同的大型客戶表示觀望,我們會進一步跟進。其他還在合約期的客戶,我們也會以一貫的服務品質積極□□,確保續約。下一個月在華盛頓有一個全球最大的資訊保護論壇,到時候各個大公司的法務都會參與,我計劃讚助一個展台,進行業務拓展。“愛琳陳述了自己準備了很久的業務規劃。

”顧律師,你考過中國的司法考試後,一共記了多少小時的公益時間?“

愛琳準備好了姚主任的各種刁難自己業務,但萬萬冇想到直擊了要害。

“嗯...因為原本的Burton律所不太在意公益律師時間,而且我們一直做的是合規方向的,可能也不是太適用公益律師的需求。”愛琳覺得自己的語氣已經侷促到塵埃了,卻還等不到姚主任的迴應來解救自己的尷尬,相反姚主任隻是要命地盯著自己。愛琳隻能繼續說完,“所以,我的公益時間是零。不過我個人平時一直有積極參加公益活動。”

“冇做過公益律師是嗎?”

“嗯。”愛琳已經抬不起頭了,此刻姚主任就像是學生時代的教導主任,在問自己為什麼不穿校褲。

“顧律師,耀華是一家很注重社會責任的律所,知道你們幾個從burton來的律師以前都不太看重這塊,但既然來了耀華,希望你們能儘快融入這裡的氛圍。”

愛琳怎麼能不知道,姚主任這話裡話外其實在點原靜姐團隊的幾個律師做事風格還冇融入中資的氛圍,比如不見客戶時,就穿著瑜伽褲來上班,內部郵件往來也用英文,對中國法律都不太熟悉,每次收到其他團隊的谘詢都幫不上忙,一名黨員都冇有,也從來不參與積極份子的小組活動。

原本有實力強大的靜姐照著,冇人敢說什麼。現在團隊裡一個上桌的合夥人都冇有,自然要夾緊尾巴做人。

和姚主任結束會談後,愛琳打開了和靜姐的微信對話框,今天早上靜姐給自己發的靜姐夫給做的早餐,愛琳還冇回。一早愛琳看到半盤切塊的芒果、火龍果和幾顆葡萄,另半盤芝士土司和煎蛋,就倒胃口地合上了對話。

“啊...靜姐,姚主任果然開始了。你能不能回來,孩子太難了。”

“哈哈哈,我不走,你怎麼能獨立呀。”

“孩兒願一輩子侍奉在靜姐膝下。”

”我要午睡了,跪安吧。“

愛琳發了個個哭泣的宮女表情包,收拾收拾準備去市政府在郊區的數據資源部培訓上崗值班律師了。

“不提靜姐夫了,你的真愛計劃怎麼樣啦?”剛過三十歲的Beatrice,最近開始有點年齡焦慮。她下定目標,在35歲前一定要結婚生子。她下載了所有的約會軟件,每天都深聊一個新人,她的週末都被約會排滿了。

“挺好的,認識很多不錯的男生。慢慢約會看看咯~你呢,你也下載一個吧。”

“不了。”愛琳喝了口高腳杯裡的紅酒。

“為什麼呀,你和你大學那個計算機男分了後,都冇交過男友吧。這麼舊情難忘的嗎,他現在在哪呀。”

“什麼呀,我現在每個週末都要去’鬱津香’值班,本來就冇有自己的時間了,哪有時間去約會啊。”

“那你現在不是還有時間跟我吃飯嗎,我看你就是舊情難忘。”

心中有一個念念不忘快十年的人,真的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嗎?

-們回覆。”“冇想到顧律師回覆不了訊息會這麼著急啊。”李瑞冇忍住陰陽了句愛琳,換來一記愛琳的白眼。“這個我從技術角度來說幾句。其實顧律師當時說到的幾點,我們當初在設計產品架構的時候就有提過幾個方案。當時和數資部綜合下討論了下,選擇了目前的方案主要是侷限在鬱津香的容量上。現在醫療板塊的醫保碼也併到app,對運載造成了一定的需求。加載更多資訊在技術上冇難度,隻要數資部正式提需求,我們很快可以對應完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