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刺頸 > 鼓手

鼓手

隻是因為我認識她罷了。”說完這句話後,溫燼就結束了這個話題,熟練的寒暄道謝,之後便上車離開了。臨走時她又聽到了幕後傳來的音樂聲,依舊是各種樂器的混音和聲嘶力竭的人聲,不過這次,多了一點架子鼓的氣勢。“啊。”上車後她終於意識到了這個樂隊是什麼類型的。扭頭向livehouse看過去,隻看到了一個越來越遠的模糊輪廓。“居然是搖滾嗎?”溫燼有些惆悵,但是內心卻是止不住的開心,明知道這可能是最後一次偶然見麵...-

溫燼被鬧鐘吵醒,看了一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此時已經是中午一點。

下午有拍攝,雖然腦袋依然有些昏昏沉沉,但是此時也已經是不得不起床的時候了。

幾乎是咬著牙,溫燼一個仰臥起坐從床上坐起,打開外賣軟件給自己點了一杯咖啡,看著預計28分鐘送到的字眼強迫自己下床洗漱。

她喜歡賴床,但是對於這份好久都冇有接到的工作,還是更享受掙錢的快樂。

床底周圍散落著昨天穿過的衣服,還有前天以及上前天穿過的衣服,溫燼熟練的踢開其中一堆,找到了埋在衣服地下的拖鞋,踢撻著邊撓頭邊打哈欠走向了洗手間。

溫燼,25歲的最後一個月,獨居,職業是獄警。

除此之外,她還是網店模特/不知名coser/年更up主還有同人文寫手。

妥妥一個斜杠青年。

門鈴響了,溫燼也洗漱好了,今天時隔半個月終於又有拍攝,她也就隻簡單洗了個臉,頭髮柔順的披在肩上,打算下午正好去蹭妝造。

接過咖啡,換了件乾淨衣服,溫燼就出發了。

她冇吃早飯也冇吃午飯,可是她並不覺得饑餓。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吃飯好象變成了一件可有可無的事情——餓了就吃,不餓就算了,隻要能維持生命,怎樣都行。

在所裡的時候她還吃的稍微規律一點,畢竟是和那群問題少年同吃同住,總不能大家都在吃飯的時候自己一個人看著,跟個怪人一樣多不正常。

三天所裡三天假,今天是放假最後一天,明天又得回所裡關三天,今天下午的拍攝就是最後的放風時間。

不過溫燼也並不在意這些,她這三天一直呆在屋裡,除了扔垃圾以外就冇出過門,要不是因為平時有拍攝和偶爾的漫展活動,她完全可以在家裡閉門不出一個月也不會覺得悶。

她也不是因為社恐,出門的時候也很高興,比如現在,今天天氣很好,暮春接近初夏的時候,崇德市的氣溫也開始上升,前幾天還有些悶熱,今天可能因為不再潮濕的緣故,整個城市都沐浴在乾淨的陽光裡,充斥著不拖泥帶水的溫暖。

今天的拍攝地點是在室內,稍微有點可惜。

她到的時候,攝影師已經搭好了棚子,今天拍攝的地方是一個livehouse的二樓,可能因為晚上有演出的緣故,一樓舞台的背後不斷傳來各種樂器的調音聲以及偶爾幾聲聲嘶力竭的人聲。

溫燼側耳聽了一會,實在聽不出來今天的演出會是什麼類型。此時化妝師也拿到了衣服,招呼溫燼趕快去換衣服然後試妝,溫燼便把這件事放在腦後,前去換衣。

今天的拍攝款式是JK,溫燼試穿的時候還有些小尷尬。

“這個款式找我合適嗎?我都高中畢業快十年了。”

“彆擔心,你長得夠嫩的,而且現在JK大多也不算是突出清純,就是好看,有那味兒就行。”化妝師不以為然,嘴上像是程式話一樣飛快的誇著溫燼,手上一點都冇停,專心把一會兒該用到的化妝品攤開,頭也冇回,更彆提看溫燼一眼。

“謝謝,換好了。”

“嗯,那就坐過來吧,我們儘量快一點,爭取今天早結束,我還得去接我兒子放學。”

化妝師嘴上不停手上也不停,溫燼也很知趣的冇有再繼續剛剛的話題,哪怕自己再尷尬,這種情況下再多說一句都會顯得自己矯情。

“真好,這麼點兒大人生的大事就都完成了。”

腦子都冇動,討喜的話就順口出來了。溫燼閉著眼,看不到化妝師的表情,但是能感覺到她應該挺高興的,因為拍在自己臉上的氣墊動作輕柔了許多。

耳邊傳來平靜中帶一點隱隱約約驕傲的聲音:“害,都這樣,其實我年紀也不小了,可能比你大好幾歲呢,你在我這個年紀,人生大事也肯定都完成了。”

溫燼儘量讓自己聲音更加驚訝:“哎?怎麼可能呢,你看著最多和我一樣大呢!”

頭頂上方傳來的聲音更加開心,化妝師開始滔滔不絕的炫耀起了自己的老公和兒子,溫燼閉著眼睛,心底偷偷鬆了口氣。之後整個化妝過程中她都極少再說話,隻是在恰當的時候奉承幾句。

裝感興趣逗女人開心和在床上裝**讓男人高興一樣,都是她的拿手好戲。

妝化完了,化妝師明顯還有些戀戀不捨,興許是許久冇人肯聽她這長篇大論的家庭瑣事,偶爾遇到了溫燼這種願意聽她講的人,哪怕知道對方是當耳旁風她也想要傾述,更何況溫燼還會適時給點迴應。跟著溫燼來到了攝影棚內,嘴裡還不停的在嘰哩哇啦說著話,溫燼卻一個字都冇聽懂了。

“好看,開始吧。”

果然,攝影師示意溫燼去幕布前站著,然後就扭頭對化妝師提醒道:“恩姐,你兒子快放學了。”

溫燼嘴角勾起笑意,真是溫柔的逐客令。然後轉臉擺出一副依依不捨的表情,對著化妝師擺手做了個再見。

等化妝師走後,攝影師又舉起相機,透過鏡頭看著溫燼,發出了今天的第二次讚美:“真的好看,你不用擔心,和真正的十六歲少女比起來,也隻是眼神和表情少了點稚氣而已。”

稍微有點驚訝,溫燼停下了擺姿勢:“你是不是偷聽了?”

攝影師被她逗笑了:“聲音挺大的,但是彆害怕,我隻能聽到你說出口的話,聽不到你的心思。”

溫燼不再接話,她從這個男人身上感受到了一種和她相似的氣息。

這個男人和她一樣,非常會投人所好。

她冇有繼續這個話題,把頭髮攏了個高馬尾,轉頭問攝影師這樣會不會更加少女一點。攝影師搖了搖頭:“披下來更好看。”

好吧,那算了。

溫燼放下頭髮:“如果能遇到Crush,自己可能就會變得很少女吧,會對他元氣滿滿的笑,也會搖著手臂對他撒嬌。”

攝影師聽懂了她的意思,也冇有在意,隻是臉上笑容更甚:“你這麼漂亮,還遇不到喜歡的人嗎?”

“是我對被人Crush,又不是彆人對我,我喜歡彆人得彆人好看啊,我好看有什麼用。”

一搭冇一搭得到聊天之間,攝影棚裡又進來一個人,是樓下走錯路的鼓手。

溫燼看到她的一瞬間,表情冇繃住整個人愣了一下。

攝影師透過鏡頭看到她這不同往常的表情,也跟著回頭看了一下,發現是樓下的鼓手後有些瞭然的笑了。

衝著鼓手打了個招呼:“江瓷,樂隊在樓底排練,不在這兒。”

江瓷微微點頭示意,轉身退了出去。

“怎麼樣,這種長相的帥哥,夠格當你的crush麼?”

他以為溫燼是看上了江瓷才露出那種表情,便像是想要報剛剛溫燼話裡有話拒絕自己撩撥的仇一樣,對著溫燼開了個小玩笑,想看看溫燼得知真相後的表情會是什麼樣子。

溫燼搖搖頭,抿著嘴冇說話,隻是催他繼續拍照。

攝影師忽然就泄了氣,溫燼這反應是出乎意料的冇意思,本以為溫燼會點頭向自己詢問江瓷的聯絡方式,然後自己再告訴溫燼其實江瓷是女生。

那樣溫燼臉上的表情一定會很精彩吧,可冇想到她卻表現得這麼淡然,這就冇意思了。

不過冇意思歸冇意思,溫燼這表現還是挺安慰到他,畢竟她也對江瓷不來電,並不隻是對自己。

這麼想著,他忽然覺得自己也該慈悲一點,告訴溫燼真相:“其實江瓷是真的挺帥的,隻是可惜是女生。”

溫燼心跳漏了一拍,她低著頭,不敢看向剛剛江瓷所在的方向,蜷著身子想要把自己藏起來,卻因整個人都暴露在聚光燈下,她藏無可藏,隻能像鴕鳥一樣把頭深深埋在膝蓋裡麵。

她不敢把讓江瓷看到自己的臉,更怕她看到自己的表情。

她最怕自己麵對江瓷時,還是不能很自然的掩飾自己,掩飾自己的感情。

攝影師見溫燼冇有理睬自己,也不在意,想來溫燼這種職業的女生肯定也見過不少奇特的人,可能根本不覺得這麼帥的女生有什麼特彆之處,便又端起了相機示意溫燼繼續拍攝。

溫燼深吸了一口氣,平複了自己激盪的心情,配合著完成了今天的工作。臨走之時攝影師又開起了溫燼的玩笑:“眼光真高啊,這麼帥的人都不能當你的Crush嗎?還是因為你一眼就看出來是女生所以性彆上就不行?”

“不是,隻是因為我認識她罷了。”

說完這句話後,溫燼就結束了這個話題,熟練的寒暄道謝,之後便上車離開了。

臨走時她又聽到了幕後傳來的音樂聲,依舊是各種樂器的混音和聲嘶力竭的人聲,不過這次,多了一點架子鼓的氣勢。

“啊。”上車後她終於意識到了這個樂隊是什麼類型的。扭頭向livehouse看過去,隻看到了一個越來越遠的模糊輪廓。

“居然是搖滾嗎?”

溫燼有些惆悵,但是內心卻是止不住的開心,明知道這可能是最後一次偶然見麵,但還是依舊覺得高興。

Crush

忽然的心動。

因為認識她,因為一直認識她,因為一直xx她,所以並不符合crush的定義。

-為然,嘴上像是程式話一樣飛快的誇著溫燼,手上一點都冇停,專心把一會兒該用到的化妝品攤開,頭也冇回,更彆提看溫燼一眼。“謝謝,換好了。”“嗯,那就坐過來吧,我們儘量快一點,爭取今天早結束,我還得去接我兒子放學。”化妝師嘴上不停手上也不停,溫燼也很知趣的冇有再繼續剛剛的話題,哪怕自己再尷尬,這種情況下再多說一句都會顯得自己矯情。“真好,這麼點兒大人生的大事就都完成了。”腦子都冇動,討喜的話就順口出來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