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錯撩王爺後我帶球跑了裴知律 > 第8章

第8章

?”裴知聿臉色通紅,上前緊緊握住我的手。“露水情緣?”“是,露水情緣。”我緩緩抬頭:“我從來冇想過以後。”“你是客商,經常在外遊曆,這些年難不成冇有過露水情緣?何必如此震驚……”我努力裝的灑脫,裴知聿卻氣紅了眼。“我從冇有過遊戲人間的想法……你是我第一個……”我強忍著心中的淚意,笑著打趣,“正好,我也是頭一次,咱倆都不虧。”裴知聿儼然受到打擊,不可置信的看著我。“既然你我都有默契,不如就此彆過。”...-他要是個商人,我還可以試著跟他爭一爭雲暮的撫養權。

如果他要是個王爺......

那雲暮回來了之後,他會不會搶我的孩子?

“你剛纔說.....本王?”

我壓下心裡的慌亂,勉強笑了笑:“你是不是......本名姓王?”

“你們兩個孩子都有了,你竟然不知道他的身份?”

之前那個陌生的官員一臉震驚:“這是咱們大晉朝的肅王爺。”

我呆愣在地,隻覺得渾身發冷。

那個傳說中.....陰晴不定,薄情狠厲的肅王?

見我一臉驚煞,裴知聿冷笑一聲。

“怎麼,現在知道怕了?”

“當初在陽城,你倒是膽子大的很。"

我顫抖著低頭,眼下這個時代,天潢貴

胃,那可是皺皺眉頭就能要人命的。

“你先去收拾一下自己,很快就會有訊息了。”

“不用......"我下意識拒絕。

“難不成你要孩子見到你現在這個狼狽的樣子?”

裴知聿狠狠皺起眉頭,看向我沾了血跡的裙角。

我喏喏應著,轉身往客棧走去,裴知聿冷不丁又問了一句。

“你方纔說,那孩子叫什麼名字?"

我腳步一頓,深吸一口氣,小聲回答。

“.....雲暮。”

····

“知道了。”

裴知聿原本透著寒意的聲音,頓時舒緩了幾分。

我背對著他,絕望的閉上眼睛。

他一定是猜到了。

歲聿雲暮,日月其除。

我生孩子的時候,恰逢年關,孩子生下來,像極了裴知聿。

我一下子就想起了這句話。

時光流逝,光陰不帶人。

要珍惜眼前的一切。

這孩子的名字,來自裴知聿的聿。

五年前,我們分手的時候,我曾經撂下“不過是露水情緣。”

可是雲暮的名字暴露了一切。

我從來就冇有忘記過裴知聿。

“你夫君知道,你是帶著我的兒子,還心裡揣著我嫁給他的嗎?”

裴知聿陰側側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我的心猛然提了起來。

相比較帶著他的娃嫁人,和設計借他的種子,這兩件事哪個能讓他更生氣?

我在心裡默默比較著得失,急的冒出冷汗。

“孟氏......你最好想清楚再回答。”

身後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裴知聿停在了我的身側。

“事已至此,本王可不是好糊弄的。”

裴知聿俯身壓近,冷冷凝視著僵硬的我,話裡隱隱含著威壓。

我換好衣服,忐忑的站在樓梯口。

裴知聿坐在大堂裡,渾身散發著煞氣。

事情緊急,這間酒樓已經被征用做辦案處,不停有官員進進出出跟他彙報著情況。

“還站在那裡做什麼?"

裴知聿不知道什麼時候轉身,麵無表情的看著我。

他心情很不好。

我努力衝他笑了笑,還要指望他幫忙找兒子,我不得不諂媚討好他。

“不想笑就彆笑。”

-就得跪著伺候。因為我和姐姐是女娃,就冇有資格吃窩頭。每天隻能啃幾口紅薯。原身就是被餓死的。母親不眠不休繡了幾條帕子,換了幾斤肉,想要煮給我們姐妹兩個吃。剛煮好,就被祖母支使去乾活。等到再回來,鍋裡就剩下一碗添了水的湯。母親氣的捶胸大哭。父親是個泥腿子,有點閒錢就想要納妾。那妾室有孕後,他更是變本加厲欺負我母親。如今連親生女兒都不顧了,隻顧著小妖精。母親不顧父親的責罵,執意和離。她帶著我和姐姐淨身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