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大帝姬撩夫日常[穿書] > 001

001

時都屬於日常演繹的任務範疇,不能做出偏離人物設定的行為。當下檢測到錦瑟侍君的震驚情緒,判定體驗者ooc無誤,為避免繼續扣分,請儘快糾正。]陳嬌嬌小臉一黑,有些惱火。那豈不是說她這輩子都要披著“大帝姬陳嬌嬌”的殼,做些違逆她本心的事!這不妥妥的霸王條款!掀桌!她不乾了![女配體驗係統:注意:“女配的一生”隻限定在原著設定範圍,偏離人設的ooc行為皆根據原著其餘角色的情緒判定。請體驗者認真演繹角色獲取...-

陳嬌嬌是被自己嘔醒的。

口鼻間儘是酒氣,宿醉的頭暈腦脹直叫她胃裡一陣翻滾,“嘩啦”一聲傾吐在側。

半夢半醒間,身後多出一隻手輕撫她的脊背。

“公主,您冇事吧。”

來人嗓音清亮透著絲絲矯揉,有種蠱惑人心之感,怕是酒吧裡最火的陪酒小哥都比之不及。

陳嬌嬌有些感動,對方竟然絲毫不嫌棄她的嘔吐穢物,還將她抱在懷裡。

打定主意要給這位小哥五星好評,她慢慢睜開了眼。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古色古香的嫵媚麵孔,薄粉敷麵,墨發垂落,髮髻間還彆了一朵嬌花。

這是……cosplay?

她不記得這家酒吧要轉型走古風路線啊?

餘光瞥見週遭事物,羅帳錦塌,玉屏暖爐,窗欞檀椅,無一處不華貴富麗,氣派繁縟。

陳嬌嬌瞳孔微震。

而就在這時,似是為了映證她的猜想,一塊透明麵板突然浮現。

[女配體驗係統:

恭喜您成功匹配《山河無恙》小說中的女配,大帝姬“陳嬌嬌”一角,所謂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喜怒哀樂,請您用心體悟角色,生動演繹出悲慘女配的一生。]

山河無恙、大帝姬,這幾個詞讓陳嬌嬌驚覺——她穿書了,還是穿到了一本自己壓根冇怎麼看過的小說裡。

這本小說是室友推薦給她的,原因就是裡頭有一位和她同名同姓的女配,也就是這位大帝姬。

隻是她剛看了開頭的背景介紹就忍不住去搜人物劇透。

發覺書中的陳嬌嬌結局悲慘,最後被關押入獄不說,還被人淩辱致死。

看到這則評論,她頓時對這本書失去了興趣,也就冇再往後看下去。

以至於她現在兩眼一摸黑,細想之下竟是連主角名字都不知,更加不可能知道陳嬌嬌到底是怎麼死的。

為什麼被關押入獄?

又是被誰淩辱致死?

她一概不知。

陳嬌嬌現在悔的腸子都青了。

早知道她要穿成這麼個角色,她一定把原著倒背如流。

像是聽見了她的心聲,麵板上字跡一變。

[女配體驗係統:

悲慘結局並非不可改變,每一位體驗者都可以用積分兌換劇情提示,改變角色命運。

積分獲取方式:完成日常演繹任務,成功探索隱藏劇情,從而深化對角色的理解。

一則劇情提示可由10積分換取,其重要程度隨機。

注意:根據任務演繹水平可做扣分處理,具體扣分情況視人設偏離程度而定,若持續12個時辰總積分低於0分,體驗者將被抹殺。

當前積分:0]

陳嬌嬌:……

還有這樣玩的?

她現在就在想,莫不是係統專挑自己這種喜歡看劇透還不看正文的讀者下手。

其他小說都是看完書才能穿越,憑啥她看個開頭就能穿。

這叫什麼事。

不過萬幸的事,她是表演專業出身,也算專業對口,完成任務應當冇這麼困難。

正當她盯著麵板還在盤算著要如何演繹這位大帝姬時,一隻冰涼滑膩的手探上她的額頭。

“公主,您怎麼了,可彆嚇奴家。”

眨眼功夫麵板消失,一張略有些花容失色的臉貼上近前,塗了豔紅口脂的唇就要落下。

“啊——”

陳嬌嬌冷不丁被陌生男人靠近,嚇了一跳驚叫出聲,整個人往後撤去,縮成一團。

[女配體驗係統:

警告!警告!角色偏離人設,積分酌情-1,請儘快糾正!

當前積分:-1]

腦海爆開係統的警告聲,陳嬌嬌身體一僵,被震驚了。

不是說根據任務演繹水平扣分嗎?

係統都冇釋出任務,怎麼還要扣她的分!

[女配體驗係統:

本係統要求體驗者“生動演繹悲慘女配的一生”,在與原著人物相處時都屬於日常演繹的任務範疇,不能做出偏離人物設定的行為。

當下檢測到錦瑟侍君的震驚情緒,判定體驗者ooc無誤,為避免繼續扣分,請儘快糾正。]

陳嬌嬌小臉一黑,有些惱火。

那豈不是說她這輩子都要披著“大帝姬陳嬌嬌”的殼,做些違逆她本心的事!

這不妥妥的霸王條款!

掀桌!她不乾了!

[女配體驗係統:

注意:“女配的一生”隻限定在原著設定範圍,偏離人設的ooc行為皆根據原著其餘角色的情緒判定。

請體驗者認真演繹角色獲取積分,探索劇情,扭轉命運。]

陳嬌嬌細思之下會意,隻要她苟到原著裡角色死亡的那一刻,就不用再繼續演戲。

至於ooc,隻需要讓周圍的人察覺不到她換了個芯子不就行了。

這倒是還可以接受。

沉吟片刻,她終於下定決心。

不就是演個公主,好歹是看過幾十部古裝劇的,高傲的,甜美的,要啥款的她都有。

陳嬌嬌深吸一口氣,擺正了臉色,抬頭望向早已跪在床榻前瑟瑟發抖的人影。

錦瑟侍君是吧,原身的麵首?

係統好像是這麼說的,看來原身私生活還挺精彩的。

竟然第一場就是感情戲,真會難為她。

陳嬌嬌憶及對方先前的親昵舉動,想來應當是頗受原身寵幸,但她的抗拒行為叫對方感到震驚,或者說起了疑心。

這個錦瑟平日得寵還這麼害怕,想來原身脾氣不算好,應該是高傲目中無人的款。

對這個麵首估計也是當玩物一樣寵著。

陳嬌嬌選定路線,臉上漸露出雍容華貴的笑容。

她逶迤至床榻邊沿,斜靠在軟枕上,伸手附上了錦瑟低垂的臉。

白皙纖細的指尖輕劃過男人的耳際,再慢慢下移勾起對方的下巴。

望著錦瑟泛紅的麵頰,迴避的眼神,她薄唇輕啟,命令道:“抬眼,看著我。”

錦瑟已是澀然,聞言怯怯抬眸,“公主~”

三分嬌羞,七分諂媚。

怪不得原身寵他,聽的她骨頭都酥了。

陳嬌嬌努力無視繡袍下起的一層雞皮疙瘩,與錦瑟對視的眼神越發纏綿悱惻。

“知錯了嗎?”

她不準備自己解釋什麼,說多錯多,不如讓對方絞儘腦汁幫她找台階下。

錦瑟先是麵露怔然,眼神微動間,試探開口:“是奴家……驚擾了公主安夢。”

嗯,確實是驚到她了。

但這答案仍然不夠,至少對方看著還帶有疑慮。

陳嬌嬌繼續誘導,手指輕輕摩挲對方的下巴:“還有呢,你知道我一向寵你。”

錦瑟似是有些激動,望著她的眼神越發羞怯難耐,“公主先前……莫不是在與奴家玩笑,倒是奴家不解風情,還以為被公主厭棄了。”

陳嬌嬌聽到想要的答案,笑容裡多了幾分滿意,順樓梯往下走,“既然知道了,還跪著做甚。”

錦瑟起身,卻也不敢唐突,隻坐在了床榻前的矮凳上,柔弱無骨地俯身在陳嬌嬌腿側,媚眼如絲。

呃……旁邊似乎還有她的嘔吐物,這是怎麼坐得下去的。

這就是權勢的力量嗎。

強忍著不適,陳嬌嬌摘下錦瑟頭上戴的鮮花,放於鼻下輕嗅遮掩異味,裝作不經意道:“本宮喝了酒,有些醉了。”

她口鼻間酒氣未散,想來應是睡前喝了不少酒。

現在什麼情況都還未知,總得從對方身上先套些資訊來。

都怪這不靠譜的係統,竟然連新手提示都冇有,直接讓她硬演,平常演戲還給台本呢!

錦瑟特意裝飾來吸引公主的花被摘了,自是又驚又喜,頓時少了些侷促,話也跟車軲轆一樣冒出來:“公主昨夜回來就喝了一宿的悶酒,還把丫鬟婆子都攆了出來,誰也不見,讓奴家好生憂心,今早上是玉蝶找了奴家進來看,才發現您醉倒了……”

陳嬌嬌暗暗記下“玉蝶”的名字,應該是原身的貼身丫鬟。

耳邊是錦瑟喋喋不休講述思念愛慕原身的情話,這些細聽之下也冇什價值,直叫人膩得慌,不聽也罷。

知道也難再打探出什麼,她便表現出一副睏乏的樣子要遣人走。

當然,那花是留下了。

錦瑟兀自以為得了公主青眼,也是心滿意足退下了。

等四下無人,陳嬌嬌攤軟在床上,撚著指尖從錦瑟臉上蹭下來的粉,隻覺一陣心累。

[女配體驗係統:

恭喜體驗者成功打消錦瑟侍君的疑慮,增加其對帝姬的愛慕之情,符合原著設定,成功深化角色形象,獎勵2積分。

當前積分:1]

意外之喜啊,她演對了。

陳嬌嬌捂住心口,覺得這一身的雞皮疙瘩冇有白起,總算是脫離死亡線了。

得虧她經過專業訓練,知道怎麼控製表情,不然換個人來,不得當場被這位錦瑟侍君的膩歪勁整破功。

想想錦瑟含情脈脈的撫媚眼神,她隻覺一陣惡寒,也不知道原身平日裡是怎麼同對方蜜裡調油的。

真是害苦了她。

喚玉蝶進來收拾,陳嬌嬌受不了這滿身的酒氣,便吩咐了要沐浴。

被三四個丫鬟服侍著冇走幾步路來到偏殿,本以為就是在木桶裡泡個澡的她驚呆了。

隻見殿門內,熱氣氤氳,四周雕梁畫棟,仿若人間仙境,寬大麴折的雕花鏤空屏風立於正中,擋住一池乳白湯泉。

這竟是引了地熱於屋內,將足有七八成人合抱大的湯池嵌在殿中,果盤佳釀,軟榻小幾,全都專供她一人享用。

何等豪奢!

本以為她的寢殿已經足夠富麗,此刻入了這室內湯池,陳嬌嬌頓覺彆有洞天,內心如同劉姥姥進大觀園般左右都覺驚奇,但麵上還是得表現出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

呔,遲早要把她憋死。

好不容易藉著心緒不佳遣退眾人,她才得以真正放鬆下來。

畢竟,周遭冇人,按照係統的標準,完全杜絕了ooc可能。

看來原身的壞脾氣對她而言很有利,丫鬟仆從畢恭畢敬,都不敢抬頭多看,自是冇發現異常。

倒是方便她適應環境。

湯池旁的桌案上擺有一麵半人高的光滑銅鏡,陳嬌嬌仔細打量著原身,雖看不真切,卻也能窺出其容顏絕色。

不得不說,要是忽視原身的悲慘結局,這穿越條件可比許多小說主角好多了,至少不用為吃穿犯愁。

輕哼小曲,她心情舒坦不少,準備好生享受這湯池。

層疊衣衫滑落,正待脫去裡衣,卻聽“啪噠”一聲,一張摺疊的信箋掉落在地。

陳嬌嬌察覺這應是原身特意藏於裡衣內的東西,隱隱覺得不妙。

展開印有蘭花的信紙,內容不多,不稍片刻功夫就讀完了。

[女配體驗係統:

恭喜體驗者成功解鎖隱藏劇情——秘密情書,請您積極探索,挖掘女配陳嬌嬌背後的故事。

探索成功,係統將獎勵20積分。

當前探索進度:0/100]

陳嬌嬌:……

能不能先讓她舒舒服服泡個澡再整這些破事。

雪白玉足漸漸冇入池中,陳嬌嬌倚靠在池壁上,秀眉微蹙,閉目沉思。

“闊彆數日,思卿成疾,輾轉反側,提筆訴情腸。

吾心愛之,日月同鑒,魂牽夢縈,盼卿同淪亡。”

字跡清雅,似是翩翩君子為求佳人所寫,但是這君子是誰?佳人又是誰?

陳嬌嬌不明所以,莫不是哪個對原身傾心的傻小子?

隻是原身為何要藏在身上,似是很寶貴的樣子,難道是兩情相悅?

但這後院的錦瑟侍君又是怎麼回事?

將身體浸泡在溫熱的泉水裡,她隻覺得頭疼。

-顯肅然,還隱約透著點不耐,他抱拳道:“臣聶江,參見公主殿下。”瞧這不情不願的樣子,說是參見她,可連馬都冇下,這不妥妥在打她的臉。嗯?他說什麼?他叫聶江!陳嬌嬌震驚了。這個趾高氣昂對她不假辭色的小將軍,就是太後口中,那個同她紙短情長、情誼深厚的青梅竹馬?恕她眼拙,她怎麼看不出來。說仇家都比較可信啊。陳嬌嬌頓覺一個頭兩個大,眼下這情景,她都不知道該怎麼演。到底是走情侶路線,還是走仇家路線,這一不小心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