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大婚當日被悔婚,我當場改嫁他叔 > 第1章 大婚當日被悔婚

第1章 大婚當日被悔婚

便能看到許多賣魚的攤位,許是受到災情的緣故,售賣活魚的攤位隻零星的幾個,也有在攤位上售賣自家牲口的。冇辦法,天氣乾旱,能吃的野菜都被人挖了,再養牲口就成了奢侈,能賣就都拿出來賣了。兩人直接進了一家雜貨鋪子,宋喜樂想到常年血虛的母親,買了一些紅糖,紅棗、又包了一包飴糖這纔算作罷。出了雜貨鋪子,宋喜樂又在路邊挑了幾條新鮮的鯽魚,夫妻兩人重新上路。從西溪村到宋家村倒也不算遠,約莫七八公裡,一名成年人走路...-

二月初二,龍抬頭,宜婚嫁。

這一日,風和日麗。

南雲縣,西溪村,陳明遠迎來了娶親的日子。

一大清早枝頭兒的雀兒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似是也跟著歡喜。

忽的一聲吼叫,驚的枝頭上的雀兒撲騰騰飛走。

“明遠,新娘子都迎回來了,你說什麼混賬話!”

身著青衣布衫的陳明遠梗著脖子,怒回道:“我說不娶,便不娶,誰迎的人誰娶!”說罷,全然不顧在場賓客,衝出了院子。

小劉氏被自家兒子的態度,氣的仰倒,手指哆嗦指著兒子離去的方向,好半晌才鎮定下來!

小劉氏極力穩住心神,這個時候不是發作的時候,緊要的是解決眼前的困境,不然兒子的前途....

目光掃視了一圈在場的眾人。

小劉氏假欣欣的用帕子試了試眼角,哽咽的道:“好孩子,娶不到你是我家明遠冇有福氣,我看這婚事便作罷吧!”

原本熱鬨喧囂的農家小院,變得詭異的安靜。

在場眾人全部將目光投向了身著喜服,麵色慘白,額頭滲著鮮血的新娘子身上。

接受完原主記憶的宋喜樂,歪靠在喜婆身上怔怔的看著眼前無比熟悉的一幕。

她這是穿書了?

還是穿越到臨睡前看的《農門小子逆襲之路》一文中!

從書名也能看出,此文講的是男主陳明遠如何從農家小子考到狀元,一路逆襲的故事!

可惜當時自己隻看了一半便睡了過去!

懊悔!

早知道會穿到這一本書中來,自己熬夜爆肝,也要將這本書看完!

好在對於原身的結局,以及家人的結局她是清楚的。

原主被寫成對陳明遠極其癡迷的女子,不惜以死相逼,要求陳明遠娶她!

陳明遠不應

她便一頭撞死。

而她的家人則被寫成緊咬著陳明遠不放死纏爛打的極品家人。

全員炮灰隻為襯托魅力無邊的男主。

我呸!

這個不要臉的!

新婚當日當眾悔婚,折辱一個十六歲的姑娘。

這叫她如何能遭受這般羞辱?

這才一怒之下撞牆而亡!

今日若不是她穿過來,此時的原身便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首!

原身明明是陳家三媒六聘,給迎進門的,現在輕飄飄的一句‘婚事作罷!’便想要打發了?

似乎還能感受到原主的那份不甘心。

那種縈繞在心頭酸楚影響著宋喜樂的情緒,她伸手拭去了溢位眼角的淚痕。

以後她便是‘宋喜樂’了,在冇有辦法回去前,她便要代替十六歲的‘宋喜樂’肆意的活下去!

她努力撐起自己的身子,反問道:“世人皆道人言可畏,今日我的婚事若是作罷,日後我爹孃父兄如何麵對流言蜚語?我宋氏族人未嫁女又該如何自處?”

在這樣封建的社會,被退婚的女兒家的出路尚且艱難,更何況她這個被抬到夫家的新婦被當場悔婚的!

等待她的又能有什麼好結局?

今日若是她不強硬,旁人還當她宋氏姑娘好欺負?

小劉氏聽了這話,手中的帕子恨不能扯爛。

這個死蹄子,這是賴上他家明遠了?

要不是聽說了,她娘好生男孩,女肖其母,自己又怎麼會討一個小門小戶的鄉野丫頭做自己的兒媳婦!

小劉氏的臉色變了變,張口欲辯時,身後傳來了婆母的咳嗽聲!

小劉氏急忙收住脫口的話,轉身看向了婆母劉氏!

穿著簇新襖子的劉氏,居高臨下的打量起臉色慘白的宋喜樂!

鵝蛋臉、桃花眸,加之受了傷,瞧著倒有一種我見猶憐之感!

終日打雁倒叫雁給啄了,原以為文文弱弱好拿捏的小丫頭,竟然這般強硬了?

到底是心中有所顧忌,若是叫著小丫頭鬨的,毀了孫兒的前程,便不美了。

劉氏壓下心頭的鬱氣,誘惑道:“好孩子,明遠的態度你也看到了,強扭的瓜不甜,除了與明遠成婚,你想要什麼樣的補償,儘管提!”

似是就是等著這一句話,宋喜樂的嘴角彎了彎,她抬起蔥蔥玉指,緩緩的指向了倚在門邊的紅衣男子,“既是他去迎了我,便由他娶我吧!”

-銀針遞給蹲在對上正在給孩子按摩穴位的姑娘!宋喜樂接過銀針,手法嫻熟的用銀針一一刺入孩子的十根指尖,也就是十宣穴。十宣穴有醒神開竅、清熱的作用,在臨床上主要用於急救、通常用於昏厥昏迷、中暑休克、小兒驚風。待針刺過十根手指尖後,宋喜樂分彆在孩子麵部的水溝穴、手部的神門穴、足上的太沖穴。這些穴位具有疏肝理氣、行氣散滯、疏風解表的作用!就在宋喜樂埋頭施針的間隙,藥鋪外呼啦啦的來了一群人,為首的中年男子神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