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大婚當日被悔婚,我當場改嫁他叔 > 第148章 尋鏢局

第148章 尋鏢局

方,捂著帕子齜牙咧嘴。哎,這種苦肉計果然不好演,下手太重,大腿好痛!下回一定要在空間裡準備道具,為了效果逼真,她可真是下狠手了!陳夏的鼻子差點被氣歪,她憤憤的道:“不是偷跑出去玩,是什麼?拿一個藥需要一日的時間嗎?”就在大家都將目光看向宋喜樂,等待著她接下來的解釋的時候。這時候圍觀的人群中,有人出聲道:“我能證實,今日城中藥鋪確實出了事,我去的時候藥鋪都被封了,也不知道這藥鋪要什麼時候開,我還等著...-

兩人出了水粉鋪子,陳雲右問道:“我們是先去仁醫堂,還是先去鏢局?”

宋喜樂想了想,“先去鏢局吧,回頭買好了藥材,我們直接回去。”

陳雲右頷首,兩人沿著街道前行,往城中的最大的鏢局走去。

少頃,他們來到了一家鏢局前,隻見鏢局大門緊閉,門上落著的鎖上,還掛著厚厚的灰塵,顯然已經有一段時間冇有營業了。

宋喜樂皺了皺眉,心中暗自吐槽,今日的點不會那般背吧,買清涼膏冇有,顧鏢師鏢局關門。

宋喜樂環顧四周,想要打聽一下鏢局的情況,於是便拉起丈夫的手,直接走到對麵的成衣鋪子。

掌櫃娘子見到有人上門,立刻笑臉相迎。

因為乾旱,布莊的生意大不如前,百姓們壓縮了一切不必要的開支,她這布莊也受到了影響。

“兩位客官要選成衣嗎?我們這裡有各種款式的成衣,您看看喜歡哪一款?”掌櫃娘子熱情地介紹著。

“可有適合我相公的衣服?”

“掌櫃娘子這裡可有適合我娘子的衣服?”

兩人異口同聲的開口道,隨後又相視一笑。

掌櫃娘子一聽,今日可算是遇到大主顧了,連忙將內室的衣架推出來,一邊極力的推銷,一邊供兩人挑選。

“夫人,您看看這些料子,都是我們店裡上好的貨色。這種綢緞料子,柔軟光滑,穿起來既舒適又顯氣質,不過價格稍高,一套成衣須得數十兩。”

“至於這種棉料子,透氣性好,適合夏天穿著,價格適中,一套成衣隻需一兩二錢。

“最後還有這種粗布衣衫,雖然看起來樸素些,但耐穿又實惠,一套成衣隻需八百文。”

掌櫃娘子一介紹,一邊注意兩人的神色。

為了能做成一筆生意,掌櫃娘子,又和顏悅色的挑出很襯兩人膚色的成衣,熱情的讓兩人試穿。

宋喜樂聽了掌櫃娘子的介紹,上手摸了摸衣料,確實感覺質地柔軟,手感舒適。

她選了一套月白色,一套寶藍色長袍讓雲右試了試。

兩件衣服顏色很襯其膚色,且這兩套也不太張揚,既適合日常穿著,又不會過於引人注目。

陳雲右試過後,也給妻子挑了兩套襦裙,一件是素雅的藕粉色,另一件則是清新淡雅的青綠色。

掌櫃娘子見了,一個勁兒的吹噓著陳雲右的眼光好,挑選的顏色,聚是適合娘子的。

夫妻兩人選好後,宋喜樂直接開門見山的道:“掌櫃的,我是成心買衣服的,若是能算我便宜些,這四套衣服,我全買了!”

其實若是買布料自己做,全然冇有這般貴,隻是一來時間不足,二來她也隻會一些簡單的針線,做衣服那是真的不成。

掌櫃娘子為了促成這場買賣,一咬牙,一跺腳,退了一步,最終按照一套一兩一錢銀子,雙方達成了交易。

選完衣服後,宋喜樂並冇有急著離開,而是詢問起對門的鏢局來:“掌櫃娘子與您打聽件事情,對麵的鏢局關門了嗎?我看大門一直緊閉。”

兩人剛在鋪子裡消費過,掌櫃娘子自是樂的提供訊息。

“我們南雲縣的鏢師就靠護送來往商隊,或是指著押送貨物的營生做活兒,你看現在的光景,哪裡還有外麵的商隊肯到咱們這兒來?碼頭處的商船都停運了!”

“這不前一個月就走了,聽說人全都先調去本部了,暫且應該不會回來!”

夫妻兩人對視一眼,不由皺起眉。

掌櫃娘子見兩人沉默著,不由福至心靈的問道:“兩位可是想要雇鏢師?那你們不妨順著這條街道,一直往前走,在這條街道的儘頭,在最拐角的地方,還有一家順安鏢局,兩位不妨去看看。”

兩人向掌櫃娘子道謝後,便按照她的指引,沿著街道一直走。

街道兩旁的商鋪漸漸稀少,越走越荒涼,就在兩人以為自己是不是走錯時。

終於,在一處十分不起眼的角落裡,他們看到了掌櫃娘子口中的,“順安鏢局”

鏢局的門頭顯得有些陳舊,上麵的字跡已經模糊不清,隻能勉強辨認出“順安”兩個字。

鏢局的大門顯得破敗不堪,那扇搖搖欲墜的木門彷彿曆經了無數風雨的摧殘,隨時都有可能被一陣穿堂風吹得散架。

宋喜樂站在門口,心中不禁犯起了嘀咕:‘難道就是這一處鏢局?’

她深吸一口氣,踏上了那有些殘破的台階,探頭往院中看去,隻見院內一片寂靜,隻有偶爾傳來幾聲風吹樹葉的沙沙聲。

“請問有人嗎?”宋喜樂試探性地喊了一聲。

就在這時,正依靠在屋簷下,閉著眼睛偷懶的喬二,警覺的睜開眼睛,身體緊繃,眼神銳利,就像一隻嗅覺敏銳的掠食者。

須臾,像是知道解除了危機,他身體放鬆,抬眸看去,隻見一對年輕的夫妻站在門外,

喬二的臉上立刻露出了熱情的笑容,他高興的朝二院嗷嗚了一嗓子,“大哥,快來,有客人來了!”

說罷,大步流星的朝著兩人迎了上去,眼神熱絡的問道:“不知兩位前來是否要雇鏢師?”

宋喜樂點點頭。

不待喬二繼續追問。

從內院又走來一名身形高大的男子,身著一身勁裝,隻是那勁裝衣服已經漿洗得發白,有些地方還打著補丁。

宋喜樂不動聲色的打量起,眼前的兩名男子。

看樣子,兩人目前的樣子,似是十分拮據。

男子走到宋喜樂和陳雲右麵前,先是禮貌地行了一禮,然後開口問道:“歡迎兩位貴客,在下喬大,不知兩位想雇我們押什麼鏢?”

“是這樣的,我們鏢局.....”

不待喬大說完,喬二一把拉住自家哥哥至僻靜處道:“大哥,你先聽人家的訴求,再說咱們鏢局的情況!”

“好不容易上門的一單生意,你可彆又給人說跑了!再這樣下去,咱們就要喝西北風去了,這樣你彆說話,讓我來。”

兄弟兩人一陣嘀咕後,喬二笑意盈盈的迎上宋喜樂,滿臉笑意的道:“兩位快裡麵請,有什麼事情,咱們屋內詳談!”

宋喜樂回頭看了一眼丈夫,見他點頭,兩人便跟在喬二的身後走進了院中。

-熱嚐嚐這乾菜餅可合你胃口!”宋喜樂笑著招呼道。乾菜餅酥脆、鹹香,配上清粥十分的開胃。陳雲右連連點頭,“好吃!”宋喜樂見他喜歡,心中亦很高興,做飯最大的樂趣便是看著吃的人開懷。無論今早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小夫妻兩人在自己一方天地中愉悅的享用著午食。飯後陳雲右主動攬下了洗碗的活計,宋喜樂自然是樂見其成的。春日裡,正午的陽光正好,宋喜樂乾脆從房中端了一張木椅出來,愜意的坐在院子中曬太陽。陳雲右從廚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