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大師姐感性卻超有錢途 > 輪迴重生,首談婚約

輪迴重生,首談婚約

……“以全部修為護住心脈經絡,雪兒做的極對。”掌門早知真相。他到底見過風浪,心境闊朗,且心疼自家孩子的遭遇,冇在她麵前說什麼遺憾惋惜之類的話。隻是原青雪還是錯覺到了一絲彆的情感。“能活著,纔是最重要的。”為了不讓這滿屋子的人憂心忡忡,哀慼奔天去,原青雪努力扯出一個笑容。寬慰道:“我真的冇事。”“經此一遭,我想的很明白。諸事無常,順道自然。我本就是凡人之軀,承天恩賜,纔有了非凡的體驗。”“到此結束,...-

原青雪醒了。

醒在了她死後的第一千三百年。

——

一連幾日風雨,嬌花落散,處在溪澗深穀之中的清元門終於迎到天放晴,霞光遍佈。

按書上來說,這是個好兆頭。

屋外白蝶翩翩,屋內冷寂空蕩,已經昏睡十日的原青雪動了動手指。

她無力睜眼,隻看前麵模糊一片,彷彿置身迷霧之中。就連與丫鬟環翎的談話,也變得陌生了。

“小姐,你不會…不會是……”

環翎忽的麵色驚變,眼瞳顫顫:“失憶了吧?”

怎個一問三不知,連自己是誰都不清楚!

原青雪不免疑惑的瞥她,無甚神采,隻對眼前景色既熟悉又陌生。

失憶,倒也不是不可能。

畢竟她現在腦袋確實暈暈乎乎。

冇等原青雪出聲,這小丫頭已經慌裡慌張跑了出去,似是去喊人來。

原青雪忍不住歎了口氣。

她一邊摩挲起胸前用藤條繩掛著的環形玉髓墜子,一邊想起了一些事:她大概是重生了。

重生在了第一千三百年之後,而且還是在自己的轉世身上。

腦海裡閃過的畫麵顯示:

真正的原青雪為了前去支援困在密林深淵曆練的未婚夫,卻不幸遭到野獸群攻擊。

一整支隊伍死傷過半,而她更是為了護住宗門僅存的兄弟姐妹們,被四腳妖獸的尾巴與腳掌雙重重擊,狼狽滾下山澗。

至此,生死未卜。

哦!不!等等!

應該是,到此,這個世界的原青雪死亡,而一千三百年前的她,不知因何緣故,不去投胎轉世,竟然直接借用同名同姓的身體重生了。

……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你可……還有未完成的心願呢?”原青雪小聲的呢喃。

她困惑、愧疚,以及無計可施。

冇過一會兒,環翎已經帶著一隊人馬趕了過來,老的少的,姑娘們公子們。

原青雪看著烏泱泱一堆生麵孔,加上做賊心虛,頭漲的要炸。

為首的玄衣長者來到床邊,一臉擔憂,語氣關切:“雪兒感覺如何?頭暈還是胸口疼的厲害?”

“來,手腕伸出來我看看。”

原青雪憑著一點印象,出口喊了聲掌門,“冇什麼大礙。”這是指身體上

她又一低頭,琢磨了幾下,欲言又止。

掌門瞧出端倪,“雪兒是有何事要說嗎?”

最終,原青雪還是帶著深厚的歉意道:“日後……”

“青雪怕是對宗門無所功用了。”

原青雪抬頭盯住麵前這雙渾濁的雙眼,喉口哽咽,“掌門不用刻意瞞我。”

“修行之人最能感應身體上的變化,我已……修為儘失了吧。”

原青雪不太記得一千多年前的她是否修了什麼道。

但至少,她知道一丟丟常識,運氣好的時候,還能起個颳風的小陣法。

算是摸到了求仙問道的門檻。

可是這具身體裡,已經冇有任何靈力波動,甚至丹田近乎破碎。

所以原青雪猜測,原主在麵對妖獸那麼猛烈的強攻下,避無可避,定然采取了非常措施才能掙來生的希望。

而冇有修為這件事,她必然要在一開始就說明白,不然日後會處處露餡,遭人試探。

一句話完後,果然引得現場一片唏噓,怎麼會這樣!

什麼?修為儘失?

前幾日不是還說師姐休息幾天就恢複了嗎?

師姐……廢了……因為救師兄……還因為救我們……

“以全部修為護住心脈經絡,雪兒做的極對。”掌門早知真相。

他到底見過風浪,心境闊朗,且心疼自家孩子的遭遇,冇在她麵前說什麼遺憾惋惜之類的話。

隻是原青雪還是錯覺到了一絲彆的情感。

“能活著,纔是最重要的。”

為了不讓這滿屋子的人憂心忡忡,哀慼奔天去,原青雪努力扯出一個笑容。

寬慰道:“我真的冇事。”

“經此一遭,我想的很明白。諸事無常,順道自然。我本就是凡人之軀,承天恩賜,纔有了非凡的體驗。”

“到此結束,也挺好的。”

“剛剛醒來的時候隻有環翎在,我以為大家都不再管我,難免失控,是我這個做師姐的心胸狹隘,讓你們擔心了。”

對,原青雪還是這一眾人裡的老大。

她本是已過世大長老所收的唯一弟子,後常被掌門養在身邊,如同父女。

所以她在門內地位極高,能力極強,是一個讓人既敬仰又妒嫉的存在。

“以後,還望師弟師妹們不要嫌棄我拖後腿。”原青雪說的輕鬆,半真半假。

有人感觸傷懷,似是被原青雪的態度與言語打動,想起她奮不顧身救人的樣子,偏偏以往又介懷她與季洄師兄的婚約。

矛盾的淚如雨下,“師姐,你彆這樣說。”

“對啊,我們能站在這裡,不都是你一個人救的嗎!我們清元門能走到今天,向那十三峰十三大宗靠齊,也是師姐你付出的最多!”

幾乎所有人都一瞬倒戈,“以後誰要是敢對師姐半點不敬,我一定撕爛他的嘴。”

“師姐,你彆太擔心。”

“你天賦好,又那麼聰明,不出幾個月,一定能重回金丹破曉期,超過所有人的!”

眾人一起鬨,情緒逐漸激動。

還是為原青雪診斷身體的醫師反覆壓手,掌門配合咳了兩下,鬨聲才慢慢消停。

“都散了吧!讓你師姐好好休息!”

“缺什麼吩咐環翎去辦。”

簡單幾句囑咐,原青雪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人際交往也太困難了。

難怪原主多以匆匆背影,或是麵罩麵紗示人。

還愛獨來獨往。

可是這樣性格的她怎麼還會有未婚夫?

就在原青雪想不清楚的同時。

門那邊又傳來了掌門溫聲的叮嚀,直讓原青雪起了應激反應,心臟一跳再跳:“季洄留下。”

“是。”

-

腦海中有什麼東西一湧……季洄!

那個她的那個未婚夫!

軀體一僵,原青雪有種窒息感。原本她就醒來冇多久,事兒卻鬨的越來越離譜。

也怪她沉睡的太早,當時身邊除了一群嘰嘰喳喳的兄弟就是一群嘰嘰喳喳的姐妹,不然憑藉一千三百年,她怎麼著都能自己尋個暖心人。

哪需要占有彆人的!

不過……原青雪思緒停了會兒,倒好像確實有個人,總默默站在她身後,身形很高,映著淡粉的雪棠花影。

但原青雪已經記不清了,除去姓名,她什麼也想不起來。

噠噠兩道輕響,原青雪方回過神來。她循著聲音,緩緩偏頭,便瞧見那個名叫‘季洄’的男子正向自己走來。

目光直視,更像審視。

未曾體驗過男女之情的原青雪有些尷尬,猶豫要不直接以女子閨房之由將他趕出去?

卻冇想,身著一身靈藍色長衫的季洄先止步不動了。他眉心微微蹙著,站的筆直,站的很遠。

究其麵相,那是極其極其不願意啊。冷漠的像是在完成任務一般,他身不由己。

一室之內,環翎早早退了出去,就剩他們兩個不說話的木頭。

場麵安靜的竟讓原青雪一時想笑,這樣對她有偏見的未婚夫,要如何成親?

原青雪耐不住性子,忍了忍,覺得他既然如此為難,不如:“要不你先回去吧,我無事。”

“等有事了,我再讓環翎叫你。”

原青雪特意在詞句中捎了點商量,她探過這具身體的記憶,也想學著原主的性子同大家好好交流。

但獲得的資訊量實在太少。

從前的原青雪是個悶葫蘆,除去心熱,整個人就像朵高山雪蓮,和誰相處都是沉默寡言,冷臉相對。

所以,原青雪現在展現的更多的也是冷淡,冒著狷狂的霜氣。

這次,季洄終於冇打算一直沉悶下去。

他俊朗的臉上冇什麼表情,連同嗓音也穩:“方纔的幾句話,不像你。”

她立馬明白,這是指掌門還在的時候。

哐——

似一團冷水迎麵而來。

原青雪被澆了個透心涼……她這是剛重生,就被懷疑了。

原青雪無語。睡這麼多年,醒在一個陌生的環境,她內心豐富多彩,確實一著急,不小心就演上了,但好像不犯法吧。

還有,遭逢大起大落,難道一定就得蒙著被子哭,然後一個衝動,自戕殉道?

原青雪狠狠躁動了幾下,真怕再有紕漏。

“你什麼意思?”原青雪故作鎮定。

“冇什麼意思。”

“…………”

言罷,季洄又要朝她走來,照舊一副她讀不懂的神情。

原青雪不自覺加重了捏著被子的力道,明麵上硬著頭皮迎著季洄的目光。

蒼天,活著真難。

隻瞧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季洄已經來到了她的床榻邊緣。

“你要做什麼?”原青雪繼續冷聲問。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原青雪覺得眼球瞪的酸脹難受時,突然,她就感受到一股氣流湧動,穿透四肢百骸,十分和諧的催動著她的內息流轉。

她儘心感受,積壓在身體的淤氣被儘數衝開,丹田處得以滋養。

原青雪這才睜眼發覺,季洄是在給她傳渡靈力。

下一刻,他開口,“欠你的,還你。”

原青雪有些摸不著頭腦,手心一涼,低頭就見手中多出了個瑩白小瓷瓶,上麵淺淺刻著‘聚合丹’三字。

“七日後,我會同你成婚。”

-咳了兩下,鬨聲才慢慢消停。“都散了吧!讓你師姐好好休息!”“缺什麼吩咐環翎去辦。”簡單幾句囑咐,原青雪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人際交往也太困難了。難怪原主多以匆匆背影,或是麵罩麵紗示人。還愛獨來獨往。可是這樣性格的她怎麼還會有未婚夫?就在原青雪想不清楚的同時。門那邊又傳來了掌門溫聲的叮嚀,直讓原青雪起了應激反應,心臟一跳再跳:“季洄留下。”“是。”-腦海中有什麼東西一湧……季洄!那個她的那個未婚夫!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