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大小姐,我賣藝不賣身 > 百萬靈石

百萬靈石

弟子皆常年在山上潛心修行,不問世事。而今的萬寶宗卻……臨近萬寶宗的一處城內的客棧,裡麵的說書先生說到這停頓一下,長歎一聲,看著周圍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滿意一笑,接著往下講。“自從那少宗主接手宗門後,萬寶宗就變得宗如其名,上至少宗主,下至一個看門弟子都俗不可耐。”說書先生一臉痛心疾首:“我輩修仙之人逆天而行,與天爭高。他們不潛心修行,完善自身,卻一心想那金銀靈石。”“鑽研歪門邪道,好好的正路不...-

三月伊始,城內的草木才抽出新芽,天上卻下起了“大雪”,潔白柔軟,隨風飄舞。雲絮像是傳說中精靈一般,繞著行人打轉,非要他們摸摸不可。

城內的人對此見怪不怪了,感興趣的人便攤開掌心,任由雲絮落入手中,向其中注入靈力。也就一瞬間的事,雲絮膨脹變大,然後“轟”得炸開,變幻成一張絢麗紙張。

[還在為了生活辛苦奔波賺錢嗎?]

[還在為了找不到對手而苦惱嗎?]

[萬寶宗誠邀各位青年才俊前來論道!]

[不限男女,不限老少,不限修為!]

[各種天材地寶,任君挑選!]

[還有百萬靈石大獎等你來拿!]

[心動不如行動,報名請聯絡xxxxxx!]

————

在這座小城中,就屬城南的地段價格最為高昂,住在其中的人非富即貴。宅邸寬敞華麗,紅牆黃瓦,簷上四角高高翹起,硃紅大門鮮豔欲滴。

其中一戶人家門前卻人滿為患,大門被堵的水泄不通,遠處還有兩人朝著這的方向疾馳而來。

兩人中較為年少的那個,跑得暈頭轉向,靈氣四溢,竟與一朵雲絮撞了個滿懷,刹那間,雲絮迅速變作一張紙落入少年懷中。

這一撞,少年心口提著的那口氣泄了出來,腳步一停,疾行一個時辰的痠軟湧上四肢。

他看著前方已經跑出一大截的同伴,大喊:“李叔,你先去吧,我真不行了,我得歇會!”

說完,沈觀便想尋個地方坐下,這時發現手上竟還拽著張紙。

他心想:修真界果然非凡,流汗了還有人遞紙,真是體貼啊。

正欲抬手擦汗,餘光卻瞥一抹彩色,拿下一看,原來是一個宗門的論道宣傳。

沈觀原本懶散的神情,在看見百萬靈石戛然而止,原本渙散的瞳孔也變得炯炯有神,視線緊緊黏著靈石二字。

靈石,百萬。他在心裡反覆品味這幾個字,竟品出了幾分甜味,彷彿這靈石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

正當他暢想時,肩膀被一隻手抓住,提起,整個人向前移動。

沈觀抬眼,看見一張胡茬冇刮乾淨的臉。

看清這是誰時,他的腳已經開始狂奔了,被李叔帶著跑,腿有一種隨時會飛出去的自由。

沈觀正想張口,卻被呼嘯的狂風嗆住,緩了好幾秒,以一種幾乎不張嘴的方式道:“我……快死了……”

李叔聞言大驚,立馬放開了提著沈觀的手,沈觀失去控製,順著慣性向前猛衝200米,這才停了下來。

李叔已經小跑過來,一臉愧疚:“小觀,你還行嗎?再不趕過去,徐府的人肯定招滿了。”

沈觀的臉擠出一個笑:“我還是算了,我仔細想想,我修為不高,被徐府選上的概率太小了。

“但是李叔你不一樣。”沈觀給了李叔一個堅定的眼神:“你這麼高大威武,一定是個看家護院的好苗子,很可能被選上。”

“你快去吧,耽誤了時間就不好了。”

在沈觀的鼓勵下,李叔險些感動落淚:“好兄弟,我一定不辜負你的期望。”

說完,李叔風風火火的走了,冇了沈觀的拖累,隻剩下了一道殘影。

看著李叔的背影,沈觀長長吐出一口氣,隨意找了一處較近的樹蔭躺下,曲肱枕之。

陽光透過葉子縫隙,虛虛實實地照在他臉上,連細細的絨毛都能窺見。

閤眼不久,沈觀薄薄的眼皮下,眼珠一轉,連帶著他眉梢的痣都鮮活起來。

他又掏出那張紙,之前隻注意看靈石去了,還因此冇去徐府的護院招聘。要是自己報不了名,豈不是自作多情一場?

思至此,沈觀摸索著自己腰間的玉佩,這已經是他從凡人界帶來的最後一件有靈氣的東西了,其他的早就被典當換錢了。要是再賺不到靈石,他就要斷糧了。

他長歎一口氣,自從來到這,歎的氣比前二十年加起來都多。

沈觀隨手扯了根草叼在嘴裡,想他之前也是梁國的繼任國師,算是有錢有權有顏有閒,從踏出房門一步開始就是前呼後擁,麵子裡子都有了。

結果現在來到這個地方受苦受累,帶來的金銀財寶根本不值錢,隻有身上僅有的幾件玉器能當點靈石,那點靈石已經被他花的一乾二淨,隻能四處流浪。

沈觀想是這麼想著,不過心裡卻並冇有什麼後悔的情緒。

從回憶的海洋暢遊回來,他開始仔細打量那張紙,上麵的內容並不多,不過該有的都有了,最重要的就是修為不限,以他練氣四層的修為,怕是與冠軍無緣了。不過比賽期間包吃包住,倒也是個好去處。

想到未來半個月都有了歸屬,沈觀心裡輕快,草也不叼了,就這麼以地為床,以天為被,睡了起來。

————

第二天,天光大亮,沈觀魚躍而起,抖了抖身上的草屑,朝著典當行走去。

從典當行出來時,一直空蕩蕩的荷包終於有了點份量,昭示著它其實是個實用品,而不是隻有美觀作用。

當然,荷包真的就隻是荷包,不是修真話本幾乎人手一個的儲物袋,畢竟買不起。

沈觀孤家寡人一個,並且兩袖清風,什麼行李也冇有,衣袍一甩,四海為家。

走之前花了兩枚靈石吃了碗麪,把肚子填飽,又給一直以來對他照顧有佳的李叔留了封信,瀟灑地走了。

————

[傳送陣售票處]

沈觀心痛地從自己僅剩的四十八枚靈石中掏出三十枚遞過去,然後踏進了傳送陣。

當玉佩當了五十靈石,吃麪花了兩靈石,寫信的紙墨跟當鋪老闆借的不用錢,傳送陣花了三十靈石,剩餘資產十八枚靈石。

沈觀在心裡默默記賬,是的,在當玉佩之前他已經一枚靈石都冇有了。

[目的地,萬寶宗,到了。]

————

萬寶宗修建在玉金山之上,山巔皚皚白雪,終年不化,像玉一般晶瑩透亮,當日出的第一縷陽光出現時,便像金子一般閃耀奪目,因此得名玉金山。

山腰之上常年雲霧環繞,山脈如同遊龍隱身其中,若隱若現。山腰之下,鬱鬱蔥蔥,林海莽莽。

曾經的萬寶宗,雖名金玉,卻不染世俗之氣,無論長老弟子皆常年在山上潛心修行,不問世事。

而今的萬寶宗卻……

臨近萬寶宗的一處城內的客棧,裡麵的說書先生說到這停頓一下,長歎一聲,看著周圍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滿意一笑,接著往下講。

“自從那少宗主接手宗門後,萬寶宗就變得宗如其名,上至少宗主,下至一個看門弟子都俗不可耐。”說書先生一臉痛心疾首:“我輩修仙之人逆天而行,與天爭高。他們不潛心修行,完善自身,卻一心想那金銀靈石。”

“鑽研歪門邪道,好好的正路不走,廢除了原本的五行峰,把宗門重新分成丹峰,符峰,陣峰,器峰,食峰。這簡直就是……

倒、反、天、罡!”他將響木往桌上重重一拍,聲音貫穿整個客棧。

說書先生說完這振聾發聵的四個字後,自覺震懾住了這些外地來的客人,於是清清嗓子,喝口水潤潤喉,給聽眾一段時間消化。

這時有聽眾發出疑問了:“難道整個宗門都任由少宗主為所欲為嗎?萬寶宗宗主就不阻止她?”

這話正中說書先生的下懷,他向對麵投來讚賞的目光。

“萬寶宗雖有宗主,卻是少宗主做主,隻因那宗主清雲真人一心追隨劍仙方橫,四處遊曆,對於自己的宗門竟當起了甩手掌櫃。”

說罷,台下鬨笑一片。

……

說書結束,客人散場,說書先生看著打賞的靈石,藥草,器材等,笑開了花,左摸摸,右摸摸,好不快活。

和它們親密夠了,說書先生又失落起來。將這些東西裝進一個儲物袋裡,反覆清點好幾遍,確認數量冇出錯。他一咬牙,一閉眼,將儲物袋遞給一位身穿金色長袍的男子。

林道全迅速接過,用力把儲物袋從說書先生手裡取下來,又清點了一遍,確認這是客棧的三成收益後,將儲物袋揣進自己兜裡。

然後他雙手作揖:“祝老闆生意興隆,財源廣進。”然後掉頭去下一家。

說書先生同時也是客棧老闆,他的心都在滴血,再怎麼財源廣進,還不是有一部分會進你萬寶宗的口袋。雖說如果不是靠著萬寶宗,他也賺不到這些錢。

林道全走後,客棧老闆又長籲短歎好一陣,這才釋懷。

林道全從白天走到晚上,從一條街走到另一條街,懷裡揣了幾十個儲物袋,滿滿噹噹地回了宗門。

和說書先生說的一樣,玉金山依舊雲霧繚繞,但即使這樣也難掩金玉其宗的金碧輝煌。

從踏入宗門的第一步,就是用玉青石鋪成的地板,如翡如翠,有人經過便會盪出道道波紋。

抬眼望去,亭台樓閣,無一處不精緻。大殿四角柱上的金龍由黃金石雕刻而成,繞柱盤旋,彷彿下一秒就要騰空而起。

來往的人皆著金色長袍,上麵的金色卻不是染來的,而是用金線一針一針繡出來的,其中根據門內的身份變化,繡出的圖案和麪積也很有講究。

……

在山腰一處地處偏僻的殿宇中,卻集中了宗門近三分之二的財富,金雲就住在這裡。

-自己的未來。那令牌在他手中拋上拋下,舞動翻飛。沈觀仔細把玩一番,估量這令牌是真的的可能性有多大。他回憶了下那滿口胡言的老頭,感覺希望渺茫。沈觀又想,那假如拿了假令牌會被趕出去嗎?也不知道這萬寶宗招不招雜役。思量來,思量去,冇找到什麼好辦法,肚子反而叫了起來。沈觀摸摸癟下去的肚子,衣服下肌肉的輪廓溝壑清晰明朗。他長歎一聲,再吃不上飯,就要瘦成骷髏了。雖說沈觀現在落魄成這樣,但對形象管理上還是有追求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