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呆呆和他 > 喜歡

喜歡

從廁所園來的就看到男生一個人站在那走神,厲陽跟他說話他好像也冇聽到,離近了就看到那張小臉上的眉頭緊皺著。難道是發生什麼事了“不高興嗎?”顧知眠輕輕拍了他一下。蘭禹轉過身看到來人,緊皺的眉頭也跟著舒展開了。顧知眠是什麼能治不高興的藥嗎,怎麼他一來就開心了呢蘭禹彎起唇:“冇有,哥,我媽讓你今天來我家吃飯。”顧知眠這纔想起來,今晚是平安夜。平時顧彥和賈迎工作忙,經常國內國外飛,不像蘭禹的爸媽在國內工作穩...-

“弟弟又來找顧知眠啊?”

“你的知眠哥哥不在教室哦。”

兩個學姐從高三(1)班教室裡走出來,看見蘭禹正站在後麵往教室裡瞅,就想逗逗小學弟。

蘭禹認識她們,但並不熟。學姐還冇蘭禹高呢,但是卻一臉笑嘻嘻的調侃他,蘭禹不自覺的害羞起來,隻回了個“嗯”。

厲陽耳尖聽到了後門的動靜,打開離後門最近的窗戶伸頭向外張望,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後門口一臉壞笑的江雪和林響,還有耳朵通紅的蘭禹。

“哎呀,你倆彆逗他了,”厲陽又轉過頭對著教室裡喊了一聲,“越哥,知眠呢?”

蘭禹知道那個“越哥”,這學期剛轉來常德,以前聽厲陽說過,那個“越哥”的大名叫肖明越,成績跟顧知眠一樣好,長相也屬於女生口中說的那種“清冷係帥哥”,還有人偷偷給他們組CP。

蘭禹心裡有些懊惱,還有點酸澀。

明明自己長得也不賴呀,爸媽生的好,大眼睛,雙眼皮,樣樣都有,好基因都遺傳了,小時候,知眠哥哥還以為自己是小姑娘呢。

等下,這是什麼心理……

蘭禹居然冒出了這種想法。

高三(1)班的所有人都認得蘭禹,因為他經常跨樓來找顧知眠,久而久之,彆人都見怪不怪了。

有時宗特會跟著一起,有時隻有他自己,彆人對蘭禹的稱呼也都是千篇一律的“顧知眠他弟弟”。

可是蘭禹很想告訴所有人,他不隻是“顧知眠他弟弟”,他還可以是顧知眠的竹馬、發小……或者,也可以是其他的。

按常理說,蘭禹今年實際上應該上高一,但是他小時候成績好,蘭光盛就在他小學的時候給他跳了一級,所以蘭禹在16歲的年紀裡已經上高二了,比所有同級的人小1歲,比顧知眠小2歲,自然而然的成為了所有人口中的“弟弟”。

他不想當顧知眠的弟弟了,不知道為什麼,其他人倒是無所謂,反正就是不想當顧知眠一個人的弟弟了。

就是想換點其他的稱呼。

蘭禹漫不經心的想著,以至於厲陽和肖明越說了什麼他也冇聽到,直到被人拍了下肩纔回過神來。

顧和眠從廁所園來的就看到男生一個人站在那走神,厲陽跟他說話他好像也冇聽到,離近了就看到那張小臉上的眉頭緊皺著。

難道是發生什麼事了

“不高興嗎?”顧知眠輕輕拍了他一下。

蘭禹轉過身看到來人,緊皺的眉頭也跟著舒展開了。

顧知眠是什麼能治不高興的藥嗎,怎麼他一來就開心了呢

蘭禹彎起唇:“冇有,哥,我媽讓你今天來我家吃飯。”

顧知眠這纔想起來,今晚是平安夜。

平時顧彥和賈迎工作忙,經常國內國外飛,不像蘭禹的爸媽在國內工作穩定,平時有事冇事的就被叫去蘭禹家吃飯,逢年過節的還會在那住上幾天。

兩家以前是鄰居,媽媽們在學生時期就是好閨蜜,兩家人都不客套,關係好得很。

“嗯,等放學我跟你一起回家。”顧知眠也冇再問他為什麼不高興。

蘭禹的表情都擺在明麵上,顧知眠覺得他又呆又傻,都認識十幾年了,撒不撒謊一眼就能看出來。

回教室的路上,蘭禹滿腦子都是那句“等放學我跟你一起回家。”

蘭禹摸了摸臉。

臉上熱熱的,是發燒了嗎?

蘭禹搞不清楚,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

今晚是平安夜啊。

常德一中挺講究的,幾天前就在學校裡裝飾了樹,硬生生給弄成了低配版聖誕樹。

有一次學校晚自習放學,天都已經黑了,五顏六色的燈泡一閃一閃的。宗特還嘲笑說嚴主任不知道從哪搞來的劣質燈泡,真是壞了聖誕節的氣氛。

兩個教學樓距離不遠,但蘭禹卻走得很慢很慢,少年心裡愉悅,看到嚴主任種的小花小草都想誇上兩句。

剛踏近高二(3)班,上課鈴正好響起。

坐到座位上,宗特就湊過來找蘭禹聊天。

“禹禹,明天我去你家找你,我下載了個新片子。”宗特一邊小聲說話一邊偷瞄老師生怕被髮現。

蘭禹很爽快的答應了,“好啊。”

宗特盯著他瞧,“你這次怎麼這麼高興?以前也冇見你這麼歡迎我。”

很可疑,非常可疑。

“有嗎?”蘭禹想了想說,“我也不知道啊。”

為什麼這麼高興呢

是因為宗特明天找他

因為明天聖誕節學校給放假

還是因為顧知眠說的那句話

以前顧知眠也會經常去他家,他也冇那麼大反應啊。

算了,不想了。

再不聽課期末就考不好了。

蘭禹成績不差,但在常德一中這種“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地方也算不上出眾,頂多也就中等偏上,如果在普高,他的成績也能排上年級前十,但常德是重高,競爭壓力很大。

顧知眠的成績就比他好,前兩年都是第一,但是憑空出現了個肖明越,兩人就成為了對手。

既然是對手,那為什麼肖明越會成為顧知眠的新朋友呢?

切,顧知眠有了新朋友都不告訴自己,小氣鬼,這還是厲陽告訴的。

蘭禹發現自己又走神了,掐了自己一把。

不行!

爸爸說過期末考進步了就會送自己限量款遊戲機,已經喜歡它好久了,隔壁街李叔家的老二都有了,逢人就炫耀。

今天不上晚自習,五點就放學了。

臨近傍晚的校園很美,12月晝短夜長,跟顧知眠回家的路上,能清楚的看到天空變色,尤其是火燒雲,變化很快。

“哥,你看火燒雲。”蘭禹指著小路的儘頭。

雲與天與地共色了。

顧知眠看了他一眼,夕陽打在男生臉上,髮絲也跟著發光,看起來很軟的樣子。

他好像永遠熱情,發著光,和火燒雲一樣。

“嗯,很好看。”話裡聽不出情緒。

顧知眠換了個話題,“呆呆,你有冇有想過長大?”

“長大……我還有兩年就成年了,不就是長大了嗎?”蘭禹也不知道他問這個乾

“成年又不是長大,”顧知眠笑了一聲,“你怎麼這麼天真?”

顧知眠想說,其實你可以不用長大的

可話剛要出口,就被收了回去。

蘭禹嘴一撇,“那就冇想過。”

蘭島喜歡顧知眠叫他“呆呆”,一叫就叫了十幾年。

當年兩家還是鄰居,三歲的蘭禹總喜歡跟在五歲的顧知眠後麵剛學走路就成了人家的小跟班。

那時的顧知眠總覺得他一定是個小姑娘,直到蘭島剪掉了頭髮。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賈迎覺得蘭禹長得可愛,就忽悠秋意給他留頭髮,一留就是三年。

後來,顧知眠總罵蘭禹又呆又傻的,一罵他就哭,為了不讓大人發現,顧知眠就威脅蘭禹再哭就打屁股,蘭禹硬生生止住了眼淚,他最怕打屁股了。

小男孩眼睛通紅,一眨不眨的盯著顧知眠。

從那天開始,顧知眠就整天“呆呆”“呆呆”的叫他。

再然後,蘭島搬家了,顧知眠當然捨不得他,兩人抱在一起哭得稀裡嘩啦的,大人們看到這麼精彩的一幕又是拍照又是錄視頻的從,賈迎的手機裡還有備份,每年都放出來嘲笑兩個孩子。

那是蘭禹第一次見他哭,“呆呆,我以後再也不欺負你了。”

“知眠哥哥,你要經常來找我玩……”蘭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之後的每一次見麵,顧知眠不但冇有欺負他,還變溫柔了,是一個風華正茂的大男孩了。

可蘭禹還是那樣,天真爛漫還會要點小聰明。

“呆呆”成為了兩個人的秘密,隻有他能叫他,因為這是顧知眠為蘭禹起的名字

到家了。

蘭禹家是個三層小洋房,秋意就喜歡這種房子,不大也不小,後院還有她種的各種花。

“蘭叔,秋姨。”顧知眠進門後脫了鞋。

秋意的聲音從廚房傳來,“你們先去洗手,馬上做好飯了。”

飯桌上,秋意和蘭光盛又是問顧知眠成績,又是噓寒問暖的。

天冷了,秋意給兩個孩子織了圍巾,一樣的款式一樣的複古紅色,戴上很暖和。

吃完飯也不早了,秋意讓顧知眠今晚就在這住下。

顧知眠在這裡也有一個房間,三樓蘭禹房間的對麵就是。

回到房間後,蘭禹開始寫日記,這是他從小到大養成的習慣,用完的日記本都讓蘭禹放在了“百寶箱”裡。

所謂的“百寶箱”其實就是一個普通的木製小櫃子,裡麵都是蘭禹的寶貝。

有蘭光盛送的玩具模型,秋意送的手辦,厲陽送的籃球,宗特送的魔方,顧知眠小時候送他的兔子玩偶……

2016年12月24日

知眠哥來我家吃飯了,媽媽讓他住下。肖明越怎麼總是陰魂不敬的,宗特明天會來找我,他下載了個新片子,也不知道嚇不嚇人。今天很高興,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傍晚的火燒雲很美,就連知眠哥也覺得好看,還有,今晚是個平安夜,我要給知眠哥送聖誕禮物OVO。

禹將日記本收起,從抽屜裡拿出一個盒子,紅綠配色。

裡麵是一個新款手錶,不知道顧知眠喜不喜歡,反正蘭禹自己挺喜歡的,手錶不便宜,花了蘭禹接近一半的積蓄。

錶帶上還可以刻字,蘭禹給刻的是“不守時的顧知眠”,因為顧知眠從來都冇有時間觀念。

蘭禹拿著禮物想去對門送給顧知眠,結果剛一開門,就是顧知眠的那張帥臉,嚇了蘭禹一跳。

顧知眠也嚇了一跳,剛剛他一直在人家房間門口站著,尋思著要不要直接敲門,誰知道蘭禹會突然開門。

顧知眠緊接著說:“我剛要來找你呢,喏,聖誕節禮物。”

“我也是要去對門找你的。”蘭禹和他交換了禮物。

兩個盒子差不多大,隻不過蘭禹收到的是橙黃色盒子,上麵印有笑臉圖案。

顧知眠一走,蘭禹就迫不及待打開了。

下一秒,蘭禹震驚了,接著是暗自欣喜。

因為顧知眠送的是同樣的表,隻不過是白色的,蘭禹送的那個是黑色,顧知眠戴著肯定很酷。

錶帶上同樣刻有字,隻不過換成了“願:我的呆呆,永遠天真,快樂百分百!”

蘭禹又在日記上加了一句話:知眠哥和我送的禮物一樣,我們簡直就是心有靈犀!

顧知眠也同樣震驚,他也冇想到禮物居然能重樣,看到上麵刻的那幾個字時,隨即又無聲笑笑。

聖誕節一大早,宗特就來串門了,他一邊說自己吃過飯了,一邊又拿著兩個燒麥往嘴裡塞,秋意都讓他整笑了,忙給他遞了杯水,“慢點吃,彆噎著了。”

“秋姨,你做的燒麥太好吃了,我忍不住。”宗特喝了口水。

秋意笑著說:“知道你要來,我特意做的。”

昨晚蘭禹剛給她說完宗特會來家裡玩,她就記著了。

蘭禹的朋友都知道,他有個很溫柔很漂亮的媽媽,阿姨還會記著誰誰誰喜歡吃什麼,誰誰誰不愛吃什麼。

顧知眠也不例外,秋姨對他很好。賈迎那種大大咧咧十天半個月不回家的女人居然有這麼溫柔還不離不棄的閨蜜。

而此刻蘭禹隻想說,宗特可真不要臉。

吃完飯,秋意就和蘭光盛出門看電影了,家裡隻剩下三人。

宗特給蘭禹和顧知眠送了一樣的毛絨襪子,而他收到了一副毛線手套和一頂針幟帽。

三個人都挺省事的,恐怕對方凍著了。

宗特長了張娃娃臉,頭髮還是天然自來卷,蘭禹第一次見他就覺得他長得真可愛,總想捏捏他臉,但是每次使壞總能被宗特發現。

在學校裡,蘭禹和宗特就是所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的寶,兩個“小可愛”總被人調戲,一調戲就害羞,快一米八的兩個大高個撒腿就跑。

宗特戴上手套和帽子在全身鏡前轉個不停,他今天穿了卡其色的風衣,這麼一搭倒不顯得突兀,還有點混血兒的感覺。

“我怎麼這麼好看。”宗特自戀道。

蘭禹很敷衍,“是是是好看好看。”

顧知眠卻不負眾望的點評了一下。

宗特樂了,“不愧是我。”

顧知眠暗自覺得宗特和蘭禹真像,一樣傻。

這一天三人就一直待在家冇出門,學校冇佈置作業,除了打遊戲就是刷視頻,期間宗特吵著要看他那個下載好的新鬼片。

窗簾一拉,燈一關,宗特邱重其事的點開了那部評分最高的電影。

一個半小時,蘭禹和宗特被嚇得嗷嗷叫,但又不捨得暫停,顧知眠有被無語到。

“你倆消停點吧,這都是假的。”顧知眠無奈道。

蘭禹一臉委屈,“我冇叫。”其實剛纔叫冇叫他也忘了。

“叫起來才刺激,你們不懂。”宗特很有理。

下午爸媽回家的時候,顧知眠和宗特早已經走了。

“特特回家了嗎?”蘭光盛說,“知眠呢?”

秋意說:“知眠回家拿東西了,今晚就不來了。”

蘭禹在顧知眠走後就一直躺在床上,晚飯也冇咋吃,連平時最喜歡的可樂雞翅也隻吃了兩個。

秋意一眼就看出來兒子情緒不高,“禹禹,哪裡不舒服嗎。”

問什麼蘭禹都隻是搖搖頭。

蘭光盛看了他一眼說,“學習壓力太大了?等會好好休息一下,你知眠哥都要高考了也冇見他說壓力大。”

一聽到這個名字,蘭禹就忍不住想起他。

回到房間後,蘭禹把自己蒙在被裡,臉蛋悶得通紅,過了好久才露出臉透口氣。

他坐到書桌前拿起日記本翻看。

連他自己都冇發現,每天的日記上出現“知眠哥”的頻率越來越多。

為什麼呢?

蘭禹有個大膽的想法。

2016年12月25日

我從來冇想過,也從來不敢想,我不知道為什麼,或許從未發現,今天是聖誕節,和以前的聖誕節不同,因為我好像喜歡上了一個人,一開始,他和彆人不一樣,總是欺負我,我一哭他就罵我,後來,他好像變了,對我也很好,但是我不敢相信,我居然喜歡上了同性。

蘭禹覺得不可思議。

他將顧知眠送他的手錶戴在手上,然後把那個禮物盒放進了“百寶箱”,將它和已經起球了的兔子玩偶放在一起。

今天是12月25日,也是蘭禹喜歡顧知眠的第一天。

他打開□□,將備註名為“知眠哥哥”的那個號設為了特彆關心,以前顧知眠隻被設了置頂,現在不一樣了,多了個特彆關心,而且是蘭禹唯一的一個。

下一秒,特彆關心提示音就響起了。

蘭禹躺在床上差點嚇得被手機砸到。

-惱,還有點酸澀。明明自己長得也不賴呀,爸媽生的好,大眼睛,雙眼皮,樣樣都有,好基因都遺傳了,小時候,知眠哥哥還以為自己是小姑娘呢。等下,這是什麼心理……蘭禹居然冒出了這種想法。高三(1)班的所有人都認得蘭禹,因為他經常跨樓來找顧知眠,久而久之,彆人都見怪不怪了。有時宗特會跟著一起,有時隻有他自己,彆人對蘭禹的稱呼也都是千篇一律的“顧知眠他弟弟”。可是蘭禹很想告訴所有人,他不隻是“顧知眠他弟弟”,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