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當我的世界變成了驚悚遊戲 > 青山大學

青山大學

和工作環境。一、嚴禁打架互毆;二、嚴禁熄燈後外出;三、務必聽從老師的話;四、同學之間要團結友愛。除此之外,如果在校遇到特殊問題,請自行解決或尋求老師幫助。看著這幾條莫名其妙的校規秦時陷入了沉默。從新生開學學校就給每人發放了一本厚厚的校規,幾乎冇有人去翻閱,可以說當時發下來什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突然新增了幾條不怎麼像校規的校規,怎麼看都顯得如此奇怪,更何況這幾條也不像新增加的,換成其它的話術去翻校規...-

青山大學,肉眼可見的熱氣飄散在空中,大門處的音樂噴泉因為新生的到來在空中劃起水柱。

突然,整個畫麵像老舊的電視機那樣,詭異的卡頓了幾秒,噴濺出來的水珠也被暫停在空中,下一刻便恢複了正常,蟬鳴聲陸續響起。

此刻秦時正在宿舍清潔著兩個月的灰塵,似有所感,在那幾秒內察覺到了一絲不正常,望出窗外卻無事發生,隻有幾隻麻雀因為下麵行人的動靜而略過窗前。

空曠的宿舍到有幾分沉寂,隻聽得秦時拖地的聲音,潤濕的拖把不知道哪個零件的損壞發出吱呀吱呀的怪聲。

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來電顯示夏陽。

“秦大爺,求求了,快去幫我看看我的寶貝怎麼樣了,我放在了陽台的水槽裡麵”,外放的手機音裡邊格外的吵鬨,但還是將夏陽急切的聲音展現出來。

秦時走到陽台,果然看見了放在水槽裡麵的一個粉色盆子裡麵不知名東西,經過兩個月的暴曬,連水帶盆已經被曬得乾裂。

因為開學剛接通的水往下滴著,已經聚集到三分之之一的高度,有的水則順著盆的裂縫流露出來,他所謂的寶貝現在也變成了乾屍漂浮在水麵上,看來夏陽根本不知道暑假宿舍會停水。

秦時捏著電話裡男子的寶貝,開口:“恭喜,你成功的掌握了肉乾的製作方式”

聽此,夏陽發出哀嚎:“啊!!!不會吧,我的朱莉絲~茲———”一陣電流聲音響起,像信號接收不穩定一般,無比刺耳。

秦時拿遠了手機將電話掛斷,然後再撥回去卻播報出一串忙音,便放下了手機,順手將烏龜乾扔進垃圾桶後轉身去了廁所。

夏日的水都是溫熱,秦時打著泡沫清洗著手,剛剛捏過烏龜的兩指被重點的照顧,手指已經被揉搓的泛紅,甚至有破皮的跡象,可想而知手指的主人用了多大的力,秦時卻絲毫冇有痛感的繼續清洗水流沖洗著泡沫,不一會就變得乾淨,就著水順便洗了把臉。

讓人變得清醒。

他抬起頭就瞧見了鏡子裡麵的自己麵無表情,眼尾微微翹起,因為眼睛進了一點水,現在泛著淡紅色,柔軟的髮絲因為清水順貼在額頭上,還在往下滴著水,水又流淌在臉上,從麵頰流至下顎。

隻一眼便離開了衛生間,卻冇有發現,鏡子與現實的成像慢了一拍。

秦時所在宿舍是四人寢,裡麵的配置都算得上大學中數一數二的,畢竟青山大學是名牌大學,軟件設施還是十分完善的。

舍內標配的是上床下桌,空間剛好夠四人活動還有富餘,與大多數大學生一般,他們寢室毫不意外也都是塑料兄弟情,或許連塑料都算不上,畢竟他們在寢室裡話都不會多說一句。

收拾完後也不見寢室的三人的到來便坐在椅子上刷著手機,在各類群裡看看有冇有人招兼職,上學期因為一個打飯的阿姨發善心幫他留了一個食堂打飯的視窗,可以下課後直接去兼職,還包飯。

但不知道被何人舉報說他所在的視窗態度惡劣,於是在放假前一天就收到了辭退的通知,導致他現在又要重新尋找。

連食堂這麼小的一個崗位都有人和他惡意競爭,讓他不禁為自己以後的社畜生活感到痛苦。

距離正式上課還有一天,課表已經在班群中下發,奇怪的是這次的群通知卻突然彈出了一條從未有過的訊息。

正準備點進去檢視,卻被跳出來的電話打斷,又是夏陽的來電,秦時眉頭一跳,果斷的掛斷,對方繼續撥打,掛斷,撥打。

三個來回後,秦時忍無可忍的拉入黑名單一條龍服務,安靜後秦時這才點入名為【法醫1班】的班群。

‘緊急通知’幾個大字率先映入眼簾

接著往下寫著

親愛的老師、同學們:

新學期開始,我們即將迎來第一批試行的交換生,他們將在此進行為期半年的學習。為了能夠更好的管理學校,建立良好的秩序,本校秉承著誠信友善、團結互助的理念,新增了5條校規,旨在加強對學生們的行為規範,為全校師生創建良好的學習和工作環境。

一、嚴禁打架互毆;

二、嚴禁熄燈後外出;

三、務必聽從老師的話;

四、同學之間要團結友愛。

除此之外,如果在校遇到特殊問題,請自行解決或尋求老師幫助。

看著這幾條莫名其妙的校規秦時陷入了沉默。

從新生開學學校就給每人發放了一本厚厚的校規,幾乎冇有人去翻閱,可以說當時發下來什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

突然新增了幾條不怎麼像校規的校規,怎麼看都顯得如此奇怪,更何況這幾條也不像新增加的,換成其它的話術去翻校規肯定是有的,它的本質意義都是換湯不換藥。

秦時將截圖發到了他們的四人群裡,夏陽立馬就回覆。

【夏陽】:你發個空白圖是什麼意思,這是什麼新的傳遞資訊的方式嗎?

空白?

秦時眼神縮緊,連忙點開發送的圖片,果然是一片空白,點開相冊裡麵的截圖也是一片空白,夏陽的資訊連環跳出來。

【夏陽】:@秦時,誒,不對,你在乾嘛?給你打幾個電話都打不通

【夏陽】:@秦時@秦時@秦時

【秦時】:拉黑了

【夏陽】:靠!你竟然拉黑我,友誼到頭了是吧,嗚嗚嗚,看來我隻是你閒來無事的小玩意而已,你辜負了我的一片真心

【夏陽】:我需要你的解釋@秦時,我不管,趕緊給我拉回來

【夏陽】:原地打滾.jpg

【秦時】:…

自從創這個群以來這還是第一次有如此多的群訊息彈出來,平時這個群的主要作用隻有提交小組作業,能一句話說完絕不說兩句。

上一條訊息還是夏陽發在群裡麵的照片,是他暑假外出遊玩時拍攝的風景,根本冇人理會,估計是想發給誰結果錯發到了群裡。

【衛裕星】:?

【餘瑞義】:難得啊,兩個大爺也捨得開金口

【夏陽】:餘瑞義你少在這裡陰陽怪氣,有時間多去隔壁院係照照ct,看你媽生你的時候是不是忘記給你配零件了

【夏陽】:疑問的天真臉.jpg

【餘瑞義】:傻逼,正主冇說話,輪得到你這條狗在這裡吠?

兩人的矛盾由來已久,每次話不過兩句就能吵起來。

秦時看著群裡麵已經吵得熱火朝天,退出去群聊繼續翻看班群,班群裡也是如此熱鬨,已經有不少懷有疑問的人在發言,但輔導員依舊冇有出麵解釋。

大家也就是看個樂子,很快就將話題岔過去,從好奇交換生到品嚐新開的食堂,秦時不禁佩服,他們能跨如此大的幅度聊天,更有甚者還開兩個話題交流。

看大家都冇怎麼在意這個事情,輔導員也冇有特意強調什麼事情,就將此事情擱置在一邊了,就算有什麼事情發生,有學校,有警察,不是他這個脆弱大學生能夠管的。

秦時如此想著。

都已經接近中午,看著重新變得乾淨整潔的宿舍,整個人心情都變得美妙,計劃著吃完午飯還有一個下午的時間可以去尋找一下兼職。

說行動就行動,剛鎖好門電話鈴聲就響起

是一個陌生來電:“小時,你到學校了嗎?”溫潤的男生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秦時疑惑的再次看了一下電話號碼,確定了自己並不認識:“你是?”。

“我是周柏,你到了嗎?”。

“嗯,到了”。

周柏這個名字秦時倒是熟悉,但從來冇有見到過本人

這個人不知道從哪裡找到了他的聊天軟件,從加上聯絡方式後便從不間斷的發資訊,從早到晚,秦時從來冇有回覆過。

一是不認識,二是冇必要。

就算秦時不予理睬,他也樂此不疲的繼續發著,好似感受不到秦時冷淡的態度,後麵嫌煩,直接將人拉進了黑名單,現在倒是不知道他又從哪裡要來了他的電話。

“正好,我就在你們樓下,要一起去吃飯嗎?”。

秦時往下看去,大多都是過路的人,隻有一個人駐足在樹下,過長的樹枝遮住了他大半個身子,半遮半掩,看得有些不真切。

“不了,你自己去吧”

那邊一副惋惜的模樣:“那可惜了,我這裡正好有一個兼職想介紹給你,你不去那隻好找彆人了”。

“報酬多少?”。

“都到飯點了,我們邊吃邊說不好嗎?”。

像是篤定了秦時會同意一般繼續說道:“我預定了口福齋的位置,你收拾一會,我等你一起去”。

秦時沉默一會,開口道:“好”。

他當然心動,送上門來的錢,不收下就是對錢的不尊重,他從不相信天下有免費的午餐,但令他百思不得其解是自己身上一窮二白到底有什麼可圖謀的。

要不是今天這一通電話,他已經忘記自己還認識這人。

下樓不過一分鐘就看見了倚靠在大樹下週柏,其實其實根本冇認出來到底是誰,但如此火熱的視線盯著自己,很難不注意到。

他一身白襯衫紮進西褲裡,把腿修飾得格外修長,專門做的頭髮襯得原本六分的麵容提到了七分,任何人都看得出來這是精心打扮後的模樣,俊朗的麵容也引得過路人頻頻偷看。

原本漫不經心的眼神在看見秦時後瞬間變得發亮,眼裡還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癡迷,不等秦時靠近,便迫不及待的走向他。

“小時”。

-。“嗯,到了”。周柏這個名字秦時倒是熟悉,但從來冇有見到過本人這個人不知道從哪裡找到了他的聊天軟件,從加上聯絡方式後便從不間斷的發資訊,從早到晚,秦時從來冇有回覆過。一是不認識,二是冇必要。就算秦時不予理睬,他也樂此不疲的繼續發著,好似感受不到秦時冷淡的態度,後麵嫌煩,直接將人拉進了黑名單,現在倒是不知道他又從哪裡要來了他的電話。“正好,我就在你們樓下,要一起去吃飯嗎?”。秦時往下看去,大多都是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