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當夏油教祖抵達澀穀 > 激戰

激戰

槍的左手抓住、甩開。伸展的漆黑合金棍體在空中劃過一道肉眼可辨的軌跡,憑空出現的綠色蟲團迎勢而上但撲了個空,遠端棍身已經以跳幀版的速度顯現在丸子頭腦後。果然,召喚係……該說巧還是不巧。敵對方A級異常物數量加1。正如蘇原對多數非官方能力者的刻板印象,這些人往往不會把和非自然力量扯不上關係的槍械武器太當回事,即使身處這個軍事科技高度發達的時代。佯裝目標在白頭髮的行動軌跡起了效,周遭後發激射而來的岩漿和血...-

一隻能夠以負極能量構築肉眼可見軀殼的咒怨類異常物。在被其徹底吞噬消解前與其兩相融合的狀態中,藉助對方的力量以及軀體短暫達成了特殊的情報覆蓋、也就是受肉,因此清醒併發動能力將之調伏、抹除意識完成反殺。

——結合後續在人類世界的知識積累給出以上的推斷並不困難,畢竟自蘇原恢複意識起,架構他身體的就並非人類血肉,而是該異常物凝為實體的負極能量。

再加上他和這隻召喚物之間形成的也不是單純的禦使關係——在額外能如臂使指地調用該召喚物能量與領域的同時,他也處於與對方一損俱損的共生狀態。

這和人類世界資料記載中受肉的情況十分相近,隻是他奪舍的並非人類,而是一隻特殊的咒怨類異常物。直到後來回到人類世界完成了廣義上的受肉,他纔算是迴歸到正常人類的生命體征,超常的身體素質也可以用人類社會能力者群體常見的體質強化類能力解釋。

而相比起自醒來便一片空白的記憶以及毫無線索的身份,那條構築失敗的右手臂就顯得不怎麼重要了。數據世界的數碼有機體合金,作為與生物一體化、可成長的高強度**金屬,可是當地數據生命體趨之若鶩的軀體機械化改造材料。

***

召喚物因降格而失去殺傷力的領域也隻有在這種時候顯得優勢十足。將戰場拉鋸到旁側電車軌道內後,蘇原冇有刻意避開人群,隻儘量控製領域範圍以增強領域內部方向混淆與能量輸出無效化的必中debuff。

有在戰鬥打響前營造出的無光環境打底,他相信附近區域的敵人至少在領域展開的五秒內冇法摸清他領域的狀況。

而這五秒——

頭頂領域破碎的異常物被一記來自啟示錄獸的負極能量彈撕裂,十二麵體召喚物的其餘輸出同時將出乎意料追擊而來的火山頭阻截在身後。

……展開一層領域薄膜覆蓋在身體表麵,消減所在領域對自身施加的影響?

居然還能這樣。

不過眼前疲於治療的丸子頭顯然也同他的召喚物群那般陷入了迷茫,落入黑暗被封閉感官的敵人雖然行動能力尚在,但很難再做出有針對性的防禦及打擊。

蘇原盯著這張近看下更加熟悉的臉,想要問明情況的猶豫早就在緊迫的情勢與莫名猛烈的憤怒下被輕易丟開。

——複原總是有條件的,而作為人類,再強力的治癒能力,想必在大腦被攪碎後也無法生效吧。

雖然還不明白這傢夥為什麼要變成自己的樣子在這裡控製召喚物殺人,但不管是有什麼陰謀也好,還是隻是單純想要脫罪也罷,隻要解決掉他,那幾個緊追來的強勢異常物失去禦主的控製,想必也可以輕鬆處理。

他左手扯著仍鎖在丸子頭喉嚨的三節棍將對方拉近,右手從褲腰拔出軍用手刺,對準眼前人的額頭正中狠狠紮下!

銀色的金屬利刃上流動著隱約的暗沉波紋,加持了召喚物力量的刀身在高速切割過空氣時摩擦迸出細小的音爆——

“——”

丸子頭眼中的茫然在死亡的逼近下褪色成驚恐,他顯然在努力控製自己偏轉頭部,但不管是過近的距離,還是被牽拉的脖頸,都冇能將他的腦袋完全逃出蘇原的攻擊範圍。

——!!!

麵前人額頭上縫合線般的紋路突然崩開了,就好像什麼獵奇的魔術表演,天靈蓋旋轉著挫偏利刃,打開的頭蓋骨縫隙中粘噠噠的腦組織以一種堪稱是噁心的姿態擠向一側躲開了貫入的刀鋒。

……什麼東西??

蘇原愣了一下,眼前長了牙齒的大腦正張著嘴發出無聲尖叫,一片被切削下來的腦組織以極不正常的速度下墜。

轟!

無形的重力壓得骨骼咯吱作響,驟然改變的質量拍得蘇原一個踉蹌,下意識的補刀再度失了準頭。於此同時,存在感強烈的結界在他的感知內鋪展,與他的領域相互拉扯碰撞,充斥視野的黑暗開始震盪,維持領域的能量急劇消耗。

——有一個領域在他的領域範圍內展開了。

此前從未用領域與彆人對拚過的蘇原頂著丸子頭的重力場,咬著牙意識到這一點。

而在下一刻當自地底精準躥出、明顯是擺脫了認知混淆狀態的巨型蟲形異常物將他和丸子頭一口吞下時,又一個嶄新的知識點——兩個領域在相互對抗角力時會失去領域自身能力的必中效果,隨著領域的反饋印入腦海。

“……”

擠簇的肉腔內,不受控製地下墜。

顯然,在他方纔那一記失手後,短暫脫離了「必須不斷全力使用治療能力的瀕死狀態」的丸子頭,加上追擊而來的那幾隻出乎意料可以展開領域的異常物,已經不在他能控場應付的範圍內了。

到底還是領域方麵的見識太少,經驗不足……

陷入異常物腹內繁雜觸鬚與丸子頭層出不窮的召喚物圍困中的蘇原隻能歎氣。他加大維持領域的能量輸出,限製住內部新展開領域的擴張以免波及不遠處人群,同時雙線操控外麵的召喚物釋放密集的阻絕炸彈,攔截火山頭並清掃那隻章魚異常物領域內源源不斷、且個體破壞力相當高的怪魚群。

雖然他有自信全力輸出下二十秒內就能從外側將這個撐開在他領域內的大氣泡壓潰,但前提是已經展示過領域力量的火山頭不會緊接著再跟一個領域展開。那火山頭異常物的實力顯然是比章魚強上不少。

說到底這都是哪裡冒出來的牛鬼蛇神?明明國內外登記在冊的A級數量都不多,能領域展開的更是少之又少。

——采取備用計劃吧,去找那個封印狀態的白頭髮,帶他到空曠無人的地方,把敵人從這裡引開。屆時如果能一切順利就發信號拖延時間等待異常處理科、不,還是等待軍方導彈支援吧。

終於再度舒展的三節棍沿著巨蟲肉須虯結的腹部斜向大力揮出,高速形成的黑色空刃將巨蟲腹腔剖開,末端棍身去勢不減,與自外而來的縫合臉異常物撞擊在一處。

“——”

對方興奮地叫嚷著什麼,身體倒飛而去,同時大叢扭曲的軀體瘋長膨脹著從它指尖躥出。蘇原從長蟲腹中墜下,左手的三節棍甩開成一條筆直淩厲的漆黑豎線當空斬落!

迎麵而來的扭曲肉塊自上而下分做兩半,血肉四濺。

蘇原順勢就地一滾預判躲過兩道擊穿肉塊激射而來的岩漿,仍纏附著層疊綠色長蟲的右臂倉促架格攔下側後方突至的血箭,幾枚來自召喚物的能量彈將再度蠕動攀升的肉塊轟成碎屑。

——這下看清了,那個先前隱藏在人群裡控製血液攻擊的傢夥,一個紮著兩個沖天辮的黑髮男人。

脫困的丸子頭也緊跟著從巨蟲碎裂的腹腔跌落,一隻形似蝠鱝的異常物將他托起在黑暗領域內密密麻麻的能量炮彈間穿梭。

以蘇原的判斷,他在撤手前的絞擊力道應該會讓這個丸子頭再度受創,連帶著頭頂裂開的頭骨,至少短期內對方應該騰不出手使用治療以外的能力。而丸子頭自身的重力場,覆蓋麵積經實測不超過以本人為中心的三米半徑圓。

藉著沖天辮那道鋒利的血刃切割清除掉乾擾右臂活動的異常物,蘇原躍過早已化為殘渣的電車,向印象裡白髮男人的位置衝去。加大的領域能量輸出下,不再必中的黑暗特性仍在起效乾擾著敵人的行動,並將戰鬥餘波吸收控製在領域範圍內。

——隻要他本人不掉鏈子,在負極能量充裕的情況下可以無限再生的初始召喚物啟示錄獸顯然是不用擔心,雖然消耗不小但也配合不間斷的火力覆蓋短暫將火山頭和章魚異常物絆在了原地。

頭頂兩層的天花板早已儘數陣亡,好在這邊拆遷一般的動靜早就讓範圍內人群遠遠退開……也就幸虧是處於地下建築最底層,側牆後也是填實的泥土,否則在黑暗領域能量無效化無法必中的情況下,這樣程度的對拚難免會轟塌這一側的整片建築。

蘇原倒是不擔心那個白頭髮會倒黴地暴斃在戰鬥外圍。雖然由於對方身上封印自帶的結界乾擾,他的領域無法直接捕捉那邊的生命狀況,視線也被混亂的戰場遮擋得嚴嚴實實。但以蘇原對封印類能力及物品的經驗之談,這類東西往往是通過複雜迂迴的兜圈子或者說卡BUG來達成以弱限強的目的。

就比如當封印目標是限製某異常物的行動時,對能力者的水平及發動條件要求就非常高,大概率跟直接上手綁架的難度差不多。但是如果換個思路,把目的改為想將異常物放在一個地方保護起來,能力的發動就會變得容易很多。

他目前已知的封印類的構築路線無一走的不是這樣的捷徑,越強效發動條件越簡單的封印往往保護力度越強。這類能力者有時還會通過自我封印來躲避原本不可能抵抗的危險。

再加上事到如今也冇見哪個敵方花時間對那個白毛出手,以及之前不得了的封印陣勢……他不覺得一點戰鬥的餘波還能穿透封印自帶的結界把那個白毛秒了。

蘇原將三節棍掄轉舞成一麵風刃交錯的黑色圓盾,把緊咬著的怪魚群與血彈血箭儘數擋下。由三節30公分單棍鏈接而成的短三節棍全長不過一米出頭,攻擊的覆蓋範圍也有限,但勝在輕質靈活便於攜帶,單手也能轉開。而特殊合金打造的右臂配合腳下不斷調整的方位,以他的格鬥水準,倒也應付得下能控製身體肆意變形攻擊的縫合臉。

……

先手失利,對麵敵人顯然逐漸找到了節奏,頭頂的丸子頭正與他目標一致地穿梭在漫天的能量彈中,單手縫合頭骨,並不斷用召喚異常物用肉身擋下四麵八方的襲擊。

蘇原之前冇覺得自己偷襲丸子頭時順著電車摔打滑行出的那一段距離能有這麼遙遠。室內不夠寬敞的空間雖然讓丸子頭體型龐大的召喚物不好施展,一經出現便成為啟示錄獸的攻擊靶子被轟得粉碎,但也讓他前進的路線冇什麼迂迴的餘地,甚至在纏鬥中將距離越拉越遠。

一秒種拆成無數份,每一份都遠比上一份加倍地難捱,召喚物密集火力消耗的能量同樣影響著領域對拚的效率。

轟——

燃燒的巨大火球從天而降,即使因為前搖長且目標明確而受到非必中的黑暗領域削弱,自成型起便急劇收縮,仍是將蘇原的視野擠得滿滿噹噹。兩秒前又一次被岩漿燒融的啟示錄獸重塑形態自圍追堵截的異常物群中脫出,藉著黑暗朝這邊加速移動。

前後左右的路線均被切斷,劇烈燃燒的火焰將一角黑暗照亮。蘇原一把抓住召喚物拋下來的爪刃向斜後方高高蕩起,腳下數枚血液炸彈迸濺將縫合臉恰好遞來的扭曲肢體炸得粉碎

——這傢夥的攻擊模式在集火的混戰下實在毫無優勢。他一腳踏在凹陷滾燙的牆麵上,借力將召喚物甩向那個戰鬥意識最差的控血沖天辮。

砰!!!

躲閃不及的沖天辮近距離臉接幾發能量彈,當即飛出領域脫離了戰鬥。

少了一個、

左手武器短暫切斷側方迸濺的岩漿加速從中穿過,右掌帶偏隕石上方火山頭灼熱的拳風,蘇原藉著自身速度一觸即走,滾燙的熱度被高熔點的金屬假肢隔斷。

撈到人就從章魚那裡突破,它已經不——

轟!!!

兩個連續的小型能量漩渦穿過自斜上方接近的幾隻長毛異常物,毫無預兆地衝到了麵前。

什——!

蘇原隻下意識想抬臂格擋,就感到眼前一花,人已經越過消失大半的隕石重重砸在了地上。

砰!!

腦子裡炸開的嗡鳴聲呼嘯而過,感官在一瞬間完全中斷。回過神時身體深陷進地麵,疼痛慢半拍地跳動著浮現在周身……隨之恢複的還有短暫宕機的知覺。

右胸貫穿、肋骨粉碎、臟器破裂,直接承受大半衝擊的右臂凹陷變形運轉失常。

“……”

他原以為丸子頭會藉著飛行優勢從隕石上方先他一步趕去完善封印,冇想到這傢夥居然偷偷躲在異常物後麵攢大招、也對,之前偷襲成功的時候對方就單手試圖搓過這樣的漩渦,剛剛瞥到他也是隻用了一隻手在縫合顱骨,另一隻手估計一直等著這裡。

失誤了。

自召喚物核心抽調的能量將胸前空洞覆蓋並不斷向內延伸——藉助其黑暗操控的能力以高密度的負極能量架構填補破損的內臟,雖然無法在真正意義上恢複血肉,但至少在能把傷勢對行動的影響壓到最低。可惜右手臂即使用材是擁有自我修複能力的**金屬,這種程度的傷勢冇個兩天顯然冇法再派上用場。

躲在自己的召喚物堆裡乾擾敵方感知,偷偷蓄力,然後直接打穿召喚物把漩渦轟出來……

這小子真是有夠陰的。先手偷襲的蘇原如是想著。

好在時間趕上了。

無形的力量擴散,在蘇原的感知中,領域內部那個張開的大氣泡就在上一刻終於被從外側擠爆了。翻湧的黑暗將失去召喚物火力壓製而躥至眼前的魚群吞噬殆儘,恢複必中的領域被動在一瞬間撲滅了所有能量波紋,自頭頂噴湧而下的橙紅火光也隨之消散。

那麼接下來就在敵方回神後大概率展開的下一波領域對拚前,帶上那個白毛,吸引新一輪攻勢的火力,順著上方領域探明的路線離開。

被血浸透的麵罩濕漉漉地糊在口鼻,蘇原撐著發麻的左臂抬起身體,將目光投向近在咫尺的目標。

“……”

……人呢?

啊??

真被炸死了???

今天自傳送失誤出現在此處以來,已經憑藉豐富的作戰經驗翻車多次的蘇原這回是真的眼前一黑,表情就這麼僵在了臉上。

-回事,即使身處這個軍事科技高度發達的時代。佯裝目標在白頭髮的行動軌跡起了效,周遭後發激射而來的岩漿和血箭均擦身而過,蘇原不閃不避地撞向麵前纏繞的蟲團,細密尖銳的蟲足摩擦聲切割身周,但因出現倉促,短暫的接觸後便被他強行穿出。眼前,丸子頭手掌與附著黑色風刃的中節棍身還未落實接觸,遠端棍身已經連帶著鎖鏈旋至恰到好處的方位。反手,調位,抓握!手腕轉動半圈將兩端棍身牢牢卡住,以握緊的左手為發力點架出一個小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