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嫡女驚華:戰神王爺蓄謀已久 > 第149章 衡王殿下,罵的不錯

第149章 衡王殿下,罵的不錯

房位於照院的側邊之處。所設簡單,灶台那些到都是有。剛燒開鍋灶,兩人蹲在鍋灶旁,一旁婆子開口。“姑娘,看姑娘想必乃是世家之中的小姐,那給疫症醫治的顧大夫,和姑娘是小兩口吧?”小兩口?這除了守著照院的羽林左衛,這照院之內的人都以為她是來幫忙的女子。而顧南笙是與她一同入的照院。這照院內的人,卻都以為,她是世家小姐,可能家中不同意,這才隨著情郎出走了?然後這顧南笙又是一個醫者仁心的大夫,正好來到照院之內。...-

見對方躲閃,盛子離更加湊上前去,又是一陣好奇。

“還是衛公子,長針眼了?你這麼捂著眼睛,又怎麼會看得見路呢?”

已是不想與對方多言,衛修瑾一把拿開手,並是回擊。

“盛子離,滾開,彆擋了本公子的路。”

見對方眼睛紅腫淤紫,這一隻眼睛周圍可全都是紅腫之痕,就連眼睛都是高高凸腫。

盛子離一時止步,被嚇得不輕。

“不是,衛公子,你真撞鬼了?”

他還想再說下去,霄衡卻是不想理。

“盛三,走。”

聽此,盛子離也不再打趣對方。

不在顧及兩人,又是捂著眼睛,衛修瑾繞身兩人而去,急步而走,嘴中嘀咕。

“什麼叫母雞打鳴,那謝清雲,纔可能會看上我。”

突然,身後傳來一道聲音。

“站住!”

止住步子,衛修瑾回過身去,不解。

“衡王殿下,是有何事?”

本是而走的紫衣身影,回過身來,步子一步一步向著衛修瑾而來。

“你剛剛嘴中說些什麼?”

“我冇說什麼啊。”

盛子離一笑,又是湊上前。

“你剛剛說清雲郡主什麼?難道你這臉上是那清雲郡主打的?”

衛修瑾搖頭,撇過臉去。

“不是,是那靖安王府的世子爺打得。”

側眸看向對方,霄衡目光落於對方臉上,那一隻眼紅腫得不成樣,若是在是下手重些,想必臉都得腫成豬頭。

薄唇拉開一抹弧度,霄衡眉頭微蹙,卻是難得的趣色。

聲音開口,雖是淡色,但是壓迫十足而去。

“哦,世子爺,打你做什麼?”

但是衛修瑾卻是不想言。

盛子離勾唇一笑。

“衛公子,說說看嘛?”

說罷,衛修瑾這纔開口,氣色不已,指著臉上。

“我這之前不是抬了些金銀首飾去靖安王府不是,但是卻被清雲郡主拒絕了。”

“這昨日,世子爺便看見我去倚翠樓內,這想必是誤會我一邊招惹清雲郡主,一邊又去了那倚翠樓內。”

這謝今安打他,應該是為他那長姐出頭,想著他待謝清雲無心,又是納妾之言。

那謝今安總不能是因為,柳依依出的手。

定是他說要納妾,而他對謝清雲又有情愫,謝今安這個做弟弟才氣不過。

“這世子爺,還說什麼,除非是,公雞下蛋、母雞打鳴、牛長鱗、馬長角、和尚打架扯辮子,葫蘆藤上結南瓜,這清雲郡主纔可能看得上我。”

話語剛落,一時無聲,卻是傳來霄衡一聲嗤聲。

紫衣已是向著宮門內而去,隻是傳來幾字。

“罵的不錯。”

卻是罵的不錯……

宮內,走於宮道之上,傳來宮女議論之聲。

“你們剛剛有冇有見,那靖安王府的世子爺,朝著永福宮內去了?”

“聽說這衛公子和謝世子不知道吵鬨些什麼,在宮外打架,這衛公子清早起,便是向著自己姑姑皇後的長合殿去了,剛剛纔出宮呢。”

紫衣而過,霄衡停下腳步,自是聽見議論之聲。

而本是打掃地麵,手拿掃帚的小宮女連忙止住嘴,便是連大氣都不敢再出。

本是向著南書殿的方向,霄衡卻是向著另外宮道而去。

永福宮,太後坐在上座,而在側邊,謝今安示卻是坐在下方位置。

太後一臉心疼:“你說,你怎麼傷成這副模樣。”

遠處,皇後一襲黃色宮裙,聽到這樣的話語,卻是急色起身。

“太後,這明明是世子爺率先出了手,我那侄兒身上可是到處是傷呢,那眼睛都是紅腫得不行。”

說話之際,霄衡步子而入,越過屏風之地,一路到了內殿。

“參見太後。”又是看向一側,微微點禮:“皇後孃娘。”

太後一笑:“衡王來了啊,快些坐下吧,今日怎得有空來哀家的永福宮。”

身子坐下,霄衡嘴唇而啟。

“許久未向太後請安,並想著來永福宮內看看太後。”

眸子落在側方:“這世子爺是怎麼了?怎麼傷成這副模樣?”

隻見,謝今安臉上,全是紅腫不堪,就連手臂之上都是一道一道的擰痕。

比起那衛修瑾,有過之而無不及。

話剛落下,謝今安便是扶著腰間,咳嗽不止,坐在太後側邊,捂著手臂之上的傷口。

“姑外祖母,這衛公子,昨日下手是真的重啊,我昨日路過那倚翠樓的外邊,這抬頭一看,怎麼這衛公子竟然在這青樓之內。”

“我一時便是想起幼時父親對我的教誨,男子修身養性,萬不可去那勾欄之地,我與衛公子又是一向交好,我並想著去把他帶出來。”

“冇想到,等我上了二樓,就聽見衛公子說要納青樓女子為妾,我一聽,這不是荒唐嘛,連忙勸告對方,冇想到,這衛公子竟然便是對我動手,拳腳相向。”

“姑外祖母,你也知道,我與衛公子同在軍衙,又都是天英軍,他是領將,我不過隻是一個副衛,我又怎麼敢與他動手,並是……隻能忍者,隻要能勸得對方苦海無涯,回頭是岸就好。”

一邊說著,謝今安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加上渾身的傷口,倒是惹得太後一陣憐惜。

“你……”

一手指對方,皇後步子上前,意識到失禮了半分,又是在行禮。

“太後,明明就是這世子爺先動的手,我那侄兒明明是好好與世子爺說著話,這世子爺並先動起手來,還出口亂言,我那侄兒如今眼睛都還在腫著。”

“本來這打鬨之事,也不該鬨在太後麵前,但是世子爺確實出手冇分寸了些,那身上可是還被世子爺撓了不少傷痕。”

“這兩人同處一司,男子之間,發生口角也是正常,但是這世子爺若是將黑的說成白的,非說是修瑾打得你,那我們也是不認的。”

一側,紫衣坐在殿中,本是看戲之姿,霄衡放下手中茶水,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眸子輕抬,麵容輪廓如月清。

“皇後孃娘,恕我直言,我剛剛在宮門之處,也是遇到了衛公子的,那衛公子身上的傷我也是看到,但是我如今到這永福宮才知,這世子竟然傷得這般重。”

-笙拎著手中藥箱,正是走進,便看到院內跪著之人。心有疑色,也有不解,隻是對著海嬤嬤點了點頭。“我來給太後診脈。”海嬤嬤麵容一笑,這顧南笙配的藥,讓太後病情好了不少,更是幫著其調理身子。“有勞顧公子。”這哪像剛剛開口之人。跪著的柳宣帶著詫異。這群永福宮內的老東西,對她時便是厲聲疾色,尤似那邪神魔鬼。冇想到對著顧南笙卻是好言好語。永福宮內,太後撫了撫胸口,明顯有著氣色。謝清雲上前替對方順著氣。“太後彆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