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嫡女驚華:戰神王爺蓄謀已久 > 第152章 可惜,本王終活不過三十

第152章 可惜,本王終活不過三十

有,姚姑娘,如此激動做什麼?我隻是說以往聽說過這個方法,可冇有說貴府培育出的硃砂紅霜,也是如此。”一側謝玉瑤也是站起身來。“就是,我姐姐提一句而已,姚小姐,如此激動做什麼,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做賊心虛。”兩人皆是站起身子,看著帶著微尷的氣氛,上座太子霄九軒一揮手。“好了,都坐下身來,今日乃是賞菊宴,等會不是還有詩詞樂曲的比試。”見此,兩人皆是點了點頭。“是,太子殿下。”一側,謝辰聲音放低,用隻有兩人可...-

從一側花池之內,摘下一朵菊花,謝清雲向著對方遞去,一臉無害模樣。

“榮安公主便是叼著菊花,當讓我練練箭術吧,我自小習武,自然騎射都不在話下,必是能射中這花朵。”

一把揮開對方手,榮安公主步子退後。

“謝清雲,你敢?我是大安的嫡公主,你敢如此對我嗎?”

謝清雲微微挑眉:“哦,那公主是要耍賴了?我這般箭術不會傷公主一分,公主都怕?

“公主怎麼不想想,你那般箭術,竟然讓宮女給你當箭靶,那些人的心中當時又是該如何?”

她如今都怕,那當時那些宮女難道不怕嗎?

況且所聞,之前榮安公主失手之際,是取人性命過的。

突然,榮安公主臉色一變,眼神之中更是狠意。

“上官舒,那賤人跟你說的?”

一把拉住對方手,謝清雲薄唇拉開一絲冷意。

“公主既然做的出?還怕人說嗎?公主如果不當箭靶,也可以,公主想逃,也可以,這站著的我可能射得準,但是若是移動之物,我想必射得便不準了。”

一手接過菊花,榮安公主臉色難看鐵青之色。

“謝清雲,你若敢傷我一分,我一定……”

從一側台上取來弓箭,謝清雲打斷對方。

“公主,還是快些站定,就站那邊吧?”

看了一眼四周,榮安公主本是站在遠處的身子,步子跑起,提起裙襬,便是一道向著遠處轉角廊下而去,繞過亭廊。

想跑?

看著向後跑去之人,謝清雲雙手拉開弓箭,那黃衣宮裙身影向著外方而去,一路穿過屋廊紅柱。

眼眸微收,箭離弦而去,便是向著對方背影而去。

力道淩厲,一路劃過空中,隻是眨眼功夫,箭以其詭異掠過紅柱一側,直直而去。

箭羽而過,便是擦著榮安公主挽發髮鬢之際而過,又是直直射中在對方身後的紅柱之上。

“啊……救命啊……”

墨發散落,碧釵而落,看著擦髻而過的羽箭,榮安公主身子便是跌落在地,看著身後紅柱之上的羽箭,不免心中發涼的緊。

剛剛那箭離她之際,再偏一分,並是擦著她的臉而過了。

好險……

墨發三千散於身後,披頭散髮,地上還有掉落的珠釵,榮安公主拍著胸脯,半響,喘著粗氣,纔回轉過來。

“謝清雲,你瘋了?”

手中的弓箭收起,收放自如,陽下女子魅惑染笑,謝清雲嘴唇而啟。

“我隻是想讓榮安公主知道,被人拿弓箭指著,自己的命,自己的生死,掌握在彆人手裡,到底是何滋味?”

“如今,公主想必也是知曉了,往後,就不要再做傷害無辜人命之事,取樂……也該有分寸。”

她隻是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讓她也知道一下那副滋味。

不是地位高者,就可以隨意取無辜之人性命。

本是坐著的身子,榮安公主站起身來,急步而來。

“謝清雲,你憑什麼教訓我,你個……”

一側,突然紫衣而起,霄衡隔空掌力而出,向著對方而去。

那本是站起的身子,又再次受力向後倒去。

冷聲而出,霄衡眸子放到榮安公主隨後的侍女身上,讓人不禁心涼。

“送榮安回宮。”

見又再次倒地,此刻狼狽不堪,榮安公主站起身來,一把揮開侍女扶來的手。

“滾開。”

用力地推開擋路的幾個人,然後頭也不回地一路狂奔出了王府。

院內,身子微側,一襲青衣,謝清雲將目光放到遠處紫衣身上。

站在屋廊之下,一襲紫衣錦紗,一手負後,雍容華貴。

那雙眼中忽閃而逝去亮色,眉眼微蹙卻是不知為何,那眸子也正是看著她。

“多謝,衡王殿下。”

霄衡不語,半晌,卻是出口。

“看來你是有把握在手的,若有輸的三分可能,還會答應榮安的賭嗎?”

此話一出,謝清雲卻更是不解,什麼意思?

在南疆之地,曾在草原之上,她便玩過這種把戲。

多年練武,手上之力,她是能夠掌握的,她知道,她不會輸。

若是她知道有輸的可能,冇有把握的情況下,她還會與榮安公主而賭嗎?

以再也不見顧南笙為賭注?她會嗎?

似明白對方問題所問,謝清雲卻是不語。

“殿下,留在府用膳吧,我讓人去準備。”

知道對方轉移話題,轉身而去,霄衡淡言。

“不必。”

話一說完,霄衡便轉身邁步走向後院的柵欄處。

他一路回到衡王府,剛踏進院門,就迎麵碰上了顧雙兒。

隻見顧雙兒遠遠地看見他,立刻快步上前,向他行了個禮,顯得有些拘謹。

若不是有重要事情,她通常不會主動來找霄衡。

“參見殿下。”

霄衡正欲而走,還是停下腳步,臉上情緒未變。

“何事?”

站在離霄衡好幾步遠的地方,與他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顧雙兒小心翼翼地開口。

“昨日,我進宮了一趟,太後說……衡王府,伺候你的人過少,王府就隻有我一人,讓你挑選些身世清白的女子進府。”

說完,顧雙兒恭敬著身子,隻有敬意,將疊著的名單呈到對方麵前。

瞥了一眼,似含一股不知道哪裡來的氣,霄衡一把便是拿起名冊,隨手一甩丟到遠處池水之內。

“顧二小姐,這樣的事,自己拒了就是,不用在跟本王多說。”

退到側邊,讓開一側道,顧雙兒應下。

“是。”

她本也不想說,這樣的事有過無數次,當著太後的麵,霄衡也拒過。

但是這次太後是直接遞了名單,她隻得拿給對方。

望著那抹紫色身影漸行漸遠,直至消失不見,顧雙兒並未過多停留,轉身邁步朝與之相反的道路走去。

書房內,霄衡靜靜地坐在一旁,顧南笙則站在一側,先仔細地替他把過脈象後,又小心翼翼地將銀針從穴位拔出。

心中卻是思緒萬千、霄衡煩亂不堪,突然間,他兀然開口。

“顧南笙,本王有時到會羨慕你。”

聽到這話,有著不解,顧南笙麵容依舊溫色。

“殿下,乃是人中龍鳳,何須羨之。”

似乎被某種情緒所擾,霄衡微微皺起眉頭,他緩緩收回自己的手。

嘴角泛起一抹苦澀的笑容,他鮮少在人前這般示之。

“可惜,本王終活不過三十。”

要不然,她……一定是他的人。

-往隻是聽過,如今倒是得見了這傳聞中的好馬。”聽見下人議論,霄胤也朝那白馬看去,隻是一眼便是難得一見的好馬,不易得。全身雪白,皎皎白駒,四蹄翻騰,長鬃飛揚。不過,這馬,似也和自家主子一般是性烈之人。夜深,謝清雲被安排住在了知州府內的西側院內。次日,陽光透過鏤空窗花而來,坐於銅鏡之前,謝清雲早早便起來了。屋外卻傳來紛擾的聲音。她出了屋子,卻是不解。院內,洛青木候在屋外,看到她出來,立馬迎上來。他身後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