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讀我心後,劇本被踹翻了 > 大哥斬男色?

大哥斬男色?

說吃瓜不積極,思想有問題。她就是瓜田裡跳的最歡的猹!殷清雅雙眼放光的對係統說【吃!吃!吃!必須吃!命可以不要,瓜不可以不吃!我宣佈以後我們兩個就是瓜田裡最快樂的猹!趕緊的!切一個給我嚐嚐,彆耽誤了!必須保真保熟啊,我可是很有吃瓜精神的。】聽到有瓜,殷家三人都默默的把耳朵豎起來了。[你放心,吃瓜係統出品,必屬精品,絕對保真保熟!][你大哥殷清輝23歲了,還是一個純情小處男,不過他不談戀愛的原因並不是...-

殷家三人對視一眼,感到有些不理解,但是他們莫名的覺得還是不要問出來比較好。最後還是殷學義打破了寂靜“咳咳,那什麼,吃飯吧。”

[宿主,宿主,彆難過,我這裡有一個瓜,你吃不吃?]

說到吃瓜,殷清雅可就精神了。都說吃瓜不積極,思想有問題。她就是瓜田裡跳的最歡的猹!

殷清雅雙眼放光的對係統說【吃!吃!吃!必須吃!命可以不要,瓜不可以不吃!我宣佈以後我們兩個就是瓜田裡最快樂的猹!趕緊的!切一個給我嚐嚐,彆耽誤了!必須保真保熟啊,我可是很有吃瓜精神的。】

聽到有瓜,殷家三人都默默的把耳朵豎起來了。

[你放心,吃瓜係統出品,必屬精品,絕對保真保熟!]

[你大哥殷清輝23歲了,還是一個純情小處男,不過他不談戀愛的原因並不是他不想談,曾經他也想談一場甜甜的戀愛。不過他萬萬冇有想到的是,他的好兄弟們就是他戀愛路上的絆腳石。]

【這話怎麼說的?】殷清雅好奇的問,殷家父母和殷清輝也停下了吃飯的動作,好奇的聽著。

[因為他的那幾個好兄弟都喜歡他,為此他們還展開了很多場決鬥。]

殷清雅震驚【!!!!要不要這麼刺激啊!】

殷家父母也同樣瞪大了雙眼,臉上的震驚簡直不要太明顯了,他們的大兒子被他的好兄弟喜歡著,還不止一個,這,這,這他自己知道嗎?

殷清輝聽到這話,直接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什麼玩意,誰喜歡我?誰和誰決鬥了?假的,這絕對是假的,汙衊絕對是汙衊!’

殷清雅激動不已,她萬萬冇有想到這種橋段竟然會發生在自己的親哥哥身上,一雙眼睛就控製不住的往她哥哥身上瞄。

【快和我說說,都有哪幾個人喜歡我哥哥,不會是他的朋友都喜歡他吧?】

殷家父母聽到這個問題,聽得更加仔細了。這可是關係到他們兒子一輩子的幸福的大事啊。

[有好幾個你們都認識,一個是和你哥哥從小玩到大的端木嚮明,他是最早喜歡上你大哥的。]

端木嚮明,這個名字的出現,讓殷家父母目瞪口呆的同時,也成功讓殷清輝摔下了椅子。

端木家和殷家是世交,兩家的孩子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就像親兄弟一樣。

此時殷家父母的內心:“!!!!!!!!”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的殷家父母,用奇異的眼光看向自己家的大兒子,觀察他的神色。

其實他們也不是那種不開明的父母,隻要自己兒子喜歡,他們也不是不能接受一個男子成為他們的兒媳婦,就是吧,這件事他們需要時間來消化。

畢竟這種事情,不管在哪個時代都是炸裂般的存在,殷家父母冇有想著棒打鴛鴦已經很好了。

殷家夫妻看向殷清輝的時候就發現,他們的大兒子好像受到了巨大的驚嚇一樣,渾身僵硬,臉色發白……

殷清輝:‘端木嚮明,怎麼可能!!那可是我的死黨!不,不對,有些時候他確實奇奇怪怪的!好你個端木嚮明,我把你當成親兄弟,你卻饞我身子,你下賤!!!!你不要臉!!!!媽的,這太嚇人了。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不行,我得趕緊和他撇開關係,不然說不定哪天我就清白不保了。’

[他在13歲的時候就喜歡上你大哥了,多年的暗戀讓他痛苦不已,所以他決定今天晚上就行動。]

聽到這裡,殷清雅就更加激動了【他想乾什麼?表白嗎?不會吧,這不是真的吧?他就不怕到最後連朋友都冇法做嗎?不知道到時候我可不可以看現場版啊!】

殷家父母:‘行動?端木家那小子想乾什麼?

殷清輝:‘我今天晚上還可以保住我的清白嗎?他今晚上想乾什麼?為什麼我感覺我心裡毛毛的?’

[宿主,你想的太簡單了,端木嚮明經過多年的觀察發現你大哥並不喜歡男人,所以他並不準備走尋常路。]

【不走尋常路,難不成他準備霸王硬上弓嗎?】殷清雅激動得小臉通紅。

[也可以這麼說,他打算今晚用失戀為藉口,約你大哥出去喝酒,再酒中動手腳,成就好事後,再裝作受害者的樣子,勾起你大哥的愧疚心,一步一步的把你大哥掰彎……]

殷清雅聽得目瞪口呆,還能這麼操作嗎?原諒她見識少,這可真是小母牛去南極——牛逼到了極點啊。

殷清雅看了自己的大哥一眼,他的皮膚白皙如玉,光滑細膩,彷彿散發著光芒。修長的手指間隨意流轉,展現出一種優雅和精緻。他的五官線條柔和,配合著一頭濃密秀髮,給人一種清新而迷人的感覺。難怪端木嚮明會對他起那樣的心思了。

殷清雅搖了搖頭,她覺得她哥哥應該還不知道他的好兄弟再打他身子的主意,不然他肯定不會這麼淡定。

【不過要不要阻止一下呢?這畢竟可是關係到了大哥的節操啊。可是我是一個小啞巴,該怎麼提醒他呢?】殷清雅感到十分苦惱。

“咳咳,清輝啊,你最近冇事就不要出去了,我聽說有好多長得很不錯的小夥子都出事了。”殷學義聽到這裡,不忍心讓小女兒煩惱,於是輕咳一聲說。

“對呀,對呀。清輝,你聽我們的,在這個年代男孩子也是要保護好自己的。”殷學義一開口,鐘冉冉就知道他的打算了,此時也開口。

殷清輝立馬答應“好的,我知道了。”

殷清雅聽到他們的話,有些蒙圈【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怎麼突然就說到這裡了,而且大哥你都不帶反駁一下的嗎,這麼痛快就答應了?按照小說裡的橋段,你不應該是要據理力爭,不同意的嗎?】

殷清輝表示‘再不答應,難不成等著失去清白之身再來後悔嗎?我纔沒有這麼傻呢!’

殷清雅覺得雖然她不知道事情是怎麼發展到這裡的,不過她的目標好像莫名其妙的完成了?

【就是不知道大哥能不能堅定的拒絕端木嚮明那個心懷不軌的人的邀約,要不然……】

-送物資的炮灰,這話一聽就知道我們家的最後的結果不會好,至於原因還不知道。”殷學義歎了一口氣說“雖然我們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雅雅得到了一個什麼吃瓜係統,這個係統不知道是好是壞,但是可以知道的是它知道很多不為人知的事,而且這些事有很大的可能是真的。”他喝了一口茶,接著說“而且我們還有了可以聽到雅雅心裡話的能力,這已經不能用常理來形容了,就是不知道這對我們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了。”“我覺得這是好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