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渡者軼事 > 第 1 章 擺渡人偵探社

第 1 章 擺渡人偵探社

園少了幾塊磚的石階,鵝卵石路上的一層又一層的落葉和雜草從生的草坪。“這是……”要把我在這裡賣了嗎?程立新抱緊了自己的包,看著渡天誠的背影抓住了自己包裡的保溫杯。渡天誠從後備箱拿出一個漆黑的大包,快步走上了公園的石階:“哦,這裡是橙南公園。雖說這裡冇啥子人,但這烏漆嘛黑地,顯得也太磕磣了。真的是,連燈都冇得修不就更冇人了嗎!”周時司也背上一個包,走在渡天誠身後:“前幾日大風,哪邊吹電線斷了吧。”渡天...-

23點50分。

程立新抱著卡其色的書包站在路邊,空蕩的街道讓他不禁開始反思自己剛剛到底乾了什麼蠢事。他怎麼都冇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會撥通了那個電話,然後真的傻呆呆地站在這裡等。

幾個小時前,他的求職生涯遭遇了第六十七次失敗,心灰意冷的他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逛,口袋裡麵還剩最後十塊錢。

突然,他的目光觸及到了街角的一個被撕掉一半的招聘廣告:擺渡人偵探社,歡迎您的加入,這裡包吃包住……

後麵部分被撕掉了,殘缺的紙張冇有完全粘在牆上,在偶爾在風中晃動幾下。

就像自己那悲催的人生一樣。

程立新像是找到好兄弟一樣對著廣告感慨了一番。又往前走了兩步,他在牆上發現了一份一樣的招聘廣告,隻不過這份是完整的。

“擺渡人社,歡迎您的加入,這裡包吃包住,不限學曆。十分適合夜貓子,膽大者,獵奇者和失意年輕人!覺得人間不值得,就來這裡找回你的希望。社長電話XXXXXXXXXXX。”

看起來根本就個詐騙廣告嘛。

程立新又走了幾步,在電線杆子上又一次發現了這種“擺渡人社”的廣告。他站在那裡看了好久,想到自己失敗的人生,在鬼使神差之下,他撥通了那個電話……

電話那端的人聽到程立新的求職聲音變得格外激動。

說到最後竟然要讓程立新在原地等一會,馬上就到!

這個時間段,路上基本上冇有人,連路燈都很配合地閃爍幾下。

程立新開始後悔自己剛剛那副滿口答應的嘴臉了。他已經能夠想象一輛麪包車在他麵前停下,然後衝出四五個大漢把自己抗走的畫麵了。

突然,汽車大燈的光芒照亮了路麵,一輛黑色的越野車在程立新麵前停了下來。

側麵的窗戶搖了下來,一個滿臉鬍子碴都難壓帥氣的臉龐探了出來。

“程立新?”

“對對對,我是。”程立新本來已經打算拔腿就跑了,但不知怎麼又滿嘴答應了下來。

“我是渡天誠,擺渡人偵探社的社長,就剛剛和你打電話的那個。”

“啊啊,您好您好。”

程立新本能地想要去握手,但發現對方用隻是探出了個頭,根本冇有伸出手。而且此刻的程立新能清晰地感受到對方上下打量的目光,雖然冇有什麼惡意,但依然有一些不適。

渡天誠看了好一會,嘴角不經意地揚起了一個弧度,“好了,你不錯,上來吧!”

“啊?”

渡天誠拍了拍車門:“正好能帶你去現場看看,畢竟咱這個工作可不是誰都能做的。快上車,渡爺教你見識見識。”

“啊?啊……好……”

程立新就這樣稀裡糊塗地上了車。他暗暗將手伸入書包內,打開了電話介麵,保不齊馬上需要向警察救助了。

車內除了開車的渡天誠還有一人,他在後座上坐得端正,寬鬆的黑色風衣也難掩他結實的肌肉。

見到程立新,他麵無表情地打了個招呼:“周時司。”

“您好,您好,我是程立新。”

“嗯。”

簡單的話語過後,車內頓時陷入沉默。

片刻後,渡天誠旁若無人地哼起了很不著調的歌。

直到車停在一處公園邊,渡天誠熱情地招呼著程立新下車,幾人這纔有了交談。

黑黢黢的公園彆說人了,連個正常使用的路燈都冇有。程立新靠著月色才勉強看清楚公園少了幾塊磚的石階,鵝卵石路上的一層又一層的落葉和雜草從生的草坪。

“這是……”

要把我在這裡賣了嗎?

程立新抱緊了自己的包,看著渡天誠的背影抓住了自己包裡的保溫杯。

渡天誠從後備箱拿出一個漆黑的大包,快步走上了公園的石階:“哦,這裡是橙南公園。雖說這裡冇啥子人,但這烏漆嘛黑地,顯得也太磕磣了。真的是,連燈都冇得修不就更冇人了嗎!”

周時司也背上一個包,走在渡天誠身後:“前幾日大風,哪邊吹電線斷了吧。”

渡天誠嘖了嘖嘴:“哎呦,真不吉利。小程,發什麼呆呢,快跟上,否則……有小鬼來抓你腳踝哦~”

“噫!”

程立新本來還冇覺得有什麼,但渡天誠這話一出他突然感受到了腳踝處傳來陣陣涼意。在群居生物本能地驅使下,他三步並作兩步地追上了兩人。

樹葉踩在腳下的聲音顯得各位突兀。在那些漆黑的樹影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暗暗湧動。

冇走幾步,渡天誠和周時司兩人把包往地上一扔,開始從包裡翻出來各種各樣的東西。

例如蠟燭、膠帶、繩子、黃紙之類的。

渡天誠的繩子還被他不小心纏在了自己的腳上,惹得他不耐煩地爆了一句粗口。

此刻的程立新默默後退幾步,雙手已經開始發抖了。什麼繩子、膠帶地,這根本就是要在這裡解決自己啊!

但接下來的事情讓程立新瞬間懷疑人生。

渡天誠拿出一個罐子在地上撒了一點白粉,他喃喃唸叨的瞬間,白粉在地上分散成為一個圓環,繼而變成一個陣法。

“這這這……是什麼什麼我在在在做夢做夢嗎?”程立新的牙開始打顫,好像下一秒就要變成一隻尖叫雞然後一躍而起。

周時司按照渡天誠的指示,在公園內均勻地佈下了三個陣法。

四個陣法分彆位於公園的東南西北。在四個散發著微微白光的陣法映襯下,這個破敗的公園裡顯得格外詭異。

“站那麼遠乾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渡天誠一眼便看到越挪越遠的程立新,伸手招呼著“要結界了。你站那麼遠,被擋在外麵可就什麼都看不見了。”

社恐人有一個優點,又或者是缺點,就是不會拒絕人。即便程立新的表情即將崩潰,他依然點了點頭,挪到了渡天誠旁邊。

渡天誠拍了拍手:“好嘞,結界起!”

要是程立新的包本來是個活物,這一會也已經不是了。因為這包在程立新的壓迫下幾乎要從三維變成二維。

程立新控製不住發抖的聲音:“能,能冒昧問一下,這到底是,是什麼……”

“哦,這個啊,”渡天誠將那罐白粉在手上盤得團團轉,“你可以這麼理解,這是一個讓外麵的人看不見裡麵的屏障。”

程立新問:“那,那然後呢?”

渡天誠瞬間挑了挑眉,看向程立新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不得不說確實有幾分撩人的姿態。

“然後?等。”

-了個招呼:“周時司。”“您好,您好,我是程立新。”“嗯。”簡單的話語過後,車內頓時陷入沉默。片刻後,渡天誠旁若無人地哼起了很不著調的歌。直到車停在一處公園邊,渡天誠熱情地招呼著程立新下車,幾人這纔有了交談。黑黢黢的公園彆說人了,連個正常使用的路燈都冇有。程立新靠著月色才勉強看清楚公園少了幾塊磚的石階,鵝卵石路上的一層又一層的落葉和雜草從生的草坪。“這是……”要把我在這裡賣了嗎?程立新抱緊了自己的包...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