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短篇練筆合集 > 成熟穩重忠犬攻VS貌美作精少爺受(一)

成熟穩重忠犬攻VS貌美作精少爺受(一)

巴掌,語氣憤然。“你彆抱我!”身為集團總裁又是沈溪臨長輩的沈續章被扇了,一點也不見惱色,看著沈溪臨的目光依舊溫柔得彷彿能滴水。他牽起沈溪臨扇他的那隻手,放到自己嘴邊吹了吹。“寶寶,疼不疼?寶寶想扇我扇多少下都可以,但是彆把自己的手扇疼了。”聞言,沈溪臨眼眶一濕,便控製不住地開始掉眼淚了。沈續章總是這樣,從小就對他很好很好,哪怕他要天上的星星,他這個寵他寵到了極致的小叔都會不遺餘力地給他摘下來。他是...-

“都說了彆來我麵前晃,”穿著毛絨睡衣的沈溪臨揉了揉眼睛,冷冷地對麵前的人說道,“你煩不煩。”

他麵前的人是他大哥沈釗。

本來兄弟倆關係就不好,而現在被查出來沈溪臨並非沈家的親生孩子後,兄弟倆的關係更是勢同水火。

“嗬,”沈釗輕蔑地笑道,“一個冒牌貨,在沈家混吃混喝了18年——”

他的話還冇說完,沈溪臨就抬手給了他一巴掌。

沈釗怒道:“你敢打我?”

隨即他就想給自己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弟弟一拳,拳頭在快落在沈溪臨那張白皙的臉上時被人接住了,然後被毫不留情地甩在一邊。

“你這是做什麼?”接住沈釗拳頭的男人的聲音有點冷漠。

沈釗偏頭看向男人。

男人的麵容淩厲,有種不怒自威的氣息,一身昂貴的西裝剪裁得體,穿在男人高大的身上,英氣逼人。

男人一米九往上的身高,站在沈溪臨旁邊,襯得一米八的沈溪臨有些許嬌小。

“小...小叔,”沈釗喊了男人一聲,聲音很明顯的有些顫抖。

他是害怕被他稱作小叔的這個男人的,不,應該說,沈家他們這一輩除了沈溪臨,就冇有誰不害怕沈老爺子最小的兒子,他們的小叔——沈續章。

畢竟男人年少有為,現在不過27的年紀,就已經資產過百億,況且彆的叔伯都對小輩很和藹,而隻有沈續章,對誰都冷冰冰的,渾身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息。

隻有對沈溪臨,是個例外,沈續章恨不得把人捧手心上,生怕磕到碰到一點。

想到這,沈釗牙都要咬碎了,憑什麼?

但礙於沈續章在這裡,他也冇法再找沈溪臨茬了。

他“哈哈”笑了兩聲,“我跟弟弟鬨著玩的,你說是不是,弟弟?”

說完他看向門邊站著的少年。

沈溪臨生得十分好看,麵容清麗,眉眼如畫,皮膚更是像在上好的牛奶中浸泡過一樣,白皙無暇,哪怕穿著睡衣,也難掩身上那分從小被錦衣玉食浸染出來的矜貴氣質。

沈溪臨眉目依舊冷淡,對沈釗說的話不置可否,轉身就走進了自己房間。

沈續章的目光一直追隨著沈溪臨,見狀,便對沈釗冷道。

“冇什麼事,你就離開吧。”然後他也進入了沈溪臨的房間,並隨手關上了門。

在門外的沈釗氣得不行,但除了生氣他什麼也做不了,隻得悻悻離開。

門內,天花板上的吊燈款式繁雜,地上鋪著潔白的羊絨地毯,整體裝修可見一斑。

沈續章大步上前,一把將坐在床上滿臉不高興的沈溪臨攬在自己懷裡,讓人坐在自己腿上,他用臉頰輕輕蹭著懷裡少年的鬢角,輕聲哄他:“寶寶不氣,寶寶不氣。”

他不哄還好,這一鬨沈溪臨立馬就蹬鼻子上臉,猛地從男人的懷裡掙脫出來,站起來立即便往男人俊帥的臉上甩了一巴掌,語氣憤然。

“你彆抱我!”

身為集團總裁又是沈溪臨長輩的沈續章被扇了,一點也不見惱色,看著沈溪臨的目光依舊溫柔得彷彿能滴水。

他牽起沈溪臨扇他的那隻手,放到自己嘴邊吹了吹。

“寶寶,疼不疼?寶寶想扇我扇多少下都可以,但是彆把自己的手扇疼了。”

聞言,沈溪臨眼眶一濕,便控製不住地開始掉眼淚了。

沈續章總是這樣,從小就對他很好很好,哪怕他要天上的星星,他這個寵他寵到了極致的小叔都會不遺餘力地給他摘下來。

他是整個沈家對自己最好的人。

可是現在自己已經被確定不是沈家的人了,沈續章卻還不知道這件事,若是他知道了,還會對自己這麼好嗎?

一想到這裡,沈溪臨就止不住地想哭。

他是被沈續章溺愛壞了的小王子,註定無法離開這份溺愛。

見到人毫無征兆地哭了,平日裡雷厲風行的男人頓時慌了神,忙把人摟進自己懷裡,輕柔地、一點一點地啄吻懷裡少年的眼淚,聲音裡是滿到溢位來的疼惜。

“寶寶不哭,不哭,寶寶怎麼了?告訴小叔。”

沈溪臨也不同人鬨脾氣了,伸手回抱住男人堅實的臂膀,抽抽噎噎道。

“小叔,我...我不是親生的...”

男人聽完,伸手揩去了沈溪臨眼角的淚水,然後珍重地捧起沈溪臨的臉,深情道。

“寶寶不哭,親不親生的不重要,寶寶永遠都是小叔的寶貝,小叔永遠都會在你身邊。”

沈溪臨這下不哭了,“你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不會不要我嗎?”

“寶寶,”男人無奈地親了沈溪臨的臉頰一下,“小叔這些年對你怎麼樣你還不清楚嗎?小叔就是不要自己,也不會不要你。”

怕沈溪臨不信,沈續章伸出三根手指發誓,“我沈續章發誓,永遠都會對寶寶好,若是做不到,我就不得好——”

他的“死”字還冇說完,沈溪臨就捂住了他的嘴,不允許他再說下去了。

沈溪臨迎上男人深情的目光,蜻蜓點水地親了男人的臉頰一下,眉開眼笑道。

“小叔,你真好!以後你老了,我一定會好好孝敬你的!”

沈續章看著沈溪臨天使般乾淨的麵龐了,心中悲喜參半。

他想,寶寶現在覺得他好,是因為不知道自己那隱秘的心思。

愛慾日積月累,強行壓抑,終有一天,會再也不受控製地爆發。

他怕,他怕寶寶討厭他;他怕,他怕寶寶遠離他。

思及此,沈續章緊緊把沈溪臨抱在懷裡,像是怕他突然飛走似的,力道大得讓沈溪臨有點不舒服。

“小叔,你弄疼我了。”沈溪臨高興了,又恢複了小少爺本性,毫不客氣地抱怨道。

沈續章這纔回過神來,鬆了點力道。

這力道不至於讓沈溪臨疼,但又能把沈溪臨牢牢緊固在自己懷裡。

沈續章就像守護著寶物的惡龍,而懷裡的沈溪臨就是他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的寶物。

-沈續章看著沈溪臨天使般乾淨的麵龐了,心中悲喜參半。他想,寶寶現在覺得他好,是因為不知道自己那隱秘的心思。愛慾日積月累,強行壓抑,終有一天,會再也不受控製地爆發。他怕,他怕寶寶討厭他;他怕,他怕寶寶遠離他。思及此,沈續章緊緊把沈溪臨抱在懷裡,像是怕他突然飛走似的,力道大得讓沈溪臨有點不舒服。“小叔,你弄疼我了。”沈溪臨高興了,又恢複了小少爺本性,毫不客氣地抱怨道。沈續章這纔回過神來,鬆了點力道。這力...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