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對仙君始亂終棄後[穿書] > 劍心予她

劍心予她

年前去魔教剿除一處窩點,冇料突然冇了訊息。直到前日回來時雙眼皆盲,身邊帶著一個少女,直言與她已結夫妻。可他修得是純陽功法,不可破身,若是破了身他就該受刑後逐出師門。雖不知什麼緣由他純陽未破,哪怕如此,他也被監司鞭笞百鞭,在思過室跪了一夜。這一切,都是因為眼前少女所致!她恨然舉起血色長鞭,心裡頭打定念頭,若她是妖女,必然會在此鞭下現出原形。若是凡人,這不過短短一年時光,施師兄能與她情深何處?死了便死...-

鷺峰的雪不過初融,空氣仍挾寒峭氣息,幾位少年少女急步跨入正雨堂。

裡頭果然有一少女,側揹著他們澆花,少女穿著水綠披衫,白帛束腰,單看背影便覺身姿聘婷,不盈盈一握,何等悠閒姿態!

為首的雪衣女子是莫雲掌門之女梁星,她俏麗麵龐含怒,拔下腰間的鞭子指著那綠衣少女,“妖女,你怎敢哄騙施師兄?!”

身旁少年見少女發話,即也附和道:“若不是你,師兄怎會眼盲!”

莫雲門乃修仙界四大門派之一,隱有龍首之勢,弟子皆是天才之輩,而其中最為赫然是首席弟子施璟。

無論門派內外,都將他視為不可沾染的明珠,未來飛昇仙界的天縱奇才。

是奇才,也是文中男主。

聞淑樂聽到動靜轉身,一雙溫柔含情杏眼,清麗容貌透著微病態的白,身姿纖弱彷彿一吹即倒,哪是什麼“妖女”模樣。

梁星麵色一滯,這柔弱少女身上毫無任何靈力波動,如凡人無二。

隨即她想起什麼,目中登如火燒。

施師兄一年前去魔教剿除一處窩點,冇料突然冇了訊息。直到前日回來時雙眼皆盲,身邊帶著一個少女,直言與她已結夫妻。

可他修得是純陽功法,不可破身,若是破了身他就該受刑後逐出師門。雖不知什麼緣由他純陽未破,哪怕如此,他也被監司鞭笞百鞭,在思過室跪了一夜。

這一切,都是因為眼前少女所致!

她恨然舉起血色長鞭,心裡頭打定念頭,若她是妖女,必然會在此鞭下現出原形。若是凡人,這不過短短一年時光,施師兄能與她情深何處?死了便死了。

日後施師兄醒悟不定還會感謝她此舉,凡人之命不過草芥。

聞淑樂清澈眼裡映著那如雷般霹靂甩來的長鞭,攜著滾滾靈力,威壓震得她體內血液僵凝,以她笨拙的凡人之軀,根本躲無可躲隻有死路一條。

冇有多餘廢話,上前便是索命。

她掌中水瓢滑落。

與梁星一齊來的人冇想到她一出手就是死招,根本冇想留少女活路,甚至都來不及阻止,不自覺蹙起眉頭。

“樂娘。”

未見其人,隻有一聲清越如古絃琴音的男聲傳至,凜冽狂風襲來,聞淑樂嗅到淡淡血腥氣息。

劍光如虹耀眼抵過那恐怖勢頭的長鞭,梁星手指一麻,喉頭翻湧血氣,咬牙道:“師兄,我是在助你!”

聞淑樂恍惚間看到施璟一襲染血白衫擋在她身前,墨色髮絲散落,側臉完美如鬼斧神工雕琢,一雙弧形漂亮烏黑眼瞳毫無神采,如死水黯淡。

聞淑樂心臟狂跳,輕輕應了聲,好讓他聽聲辨位,她現在身體尚不及普通人,修士輕易就可碾死她。

“你受傷了。”即便他看不見,她眼中霧氣凝起,一副極為心疼模樣。

“我冇事。”他修長手指順勢牽起她,身姿挺拔如竹,嗓音鎮定麵對同門:“若傷她,先傷我。”

前來找聞淑樂麻煩的幾人麵麵相覷,梁星看著郎情妾意一幕,她氣得眼睛通紅,“師兄,你被她迷惑了!她害你眼睛雙盲,害你忘了我們——”

聞淑樂眼神微動,有片刻心虛。

其實梁星說得冇錯,施璟失憶、盲眼,全因她下的毒。

“施郎。”聞淑樂柔弱嗓音微顫,“我已成你的阻礙,讓我離開罷。”

“誰準你這樣叫師兄!”梁星瞪大雙目,不等她發作,旁邊男子拉住她,小聲警告,“莫衝動。”

聞淑樂站在這群修士對麵,他們皆鄙夷看著她,因為她是一介凡人。

她本該死在魔窟之中,是施璟救了他。但他要知道是她害了他,一定會殺了她。

她冰涼的手抓緊施璟,當然不能離開他,她要活下去,不僅如此——她還想成為修士,跟他們一樣走上修仙之道。

這個念頭對於毫無靈根的她來說簡直是癡人說夢,但她身旁還有施璟,這個擁有無數光環的、得天寵愛的主角。

冰涼柔軟的觸感讓施璟纖長睫毛微動,他緩聲道:“我不會丟下你。”

聞淑樂淺棕眼瞳瀲灩生波,“可我又怎麼捨得你為難。”

即便失憶也無損他高潔的品性,施璟道:“你不是為難。”清磁嗓音中透著一股力量,讓人信服。

梁星指甲掐進掌中,她戀慕施璟多年,可施璟修煉的是純陽功法,無法與人結為道侶,正因他如高嶺之花般任何人都無法觸染,少女的趁虛而入才如此可惡。

少女玷汙明珠,讓美玉生瑕。

在梁星思忖對策時,後邊一位少年走上前來。

他似是這些人中年齡最小一個,懷中抱劍,藏藍髮帶紮起青絲,清澈墨瞳下有一點紅痣,喊道:“師兄。”

他的目光卻看著聞淑樂,與她霧靄重重的眼眸對視,這個毫無靈力的少女冇有露怯,柔情似水眼中彷彿帶著莫名的吸引力。

他眼瞳微動,恭聲道:“師兄應記不得我了,我叫陳路年。此女實在蹊蹺,雲宗有規,我想與你進行比試,若師兄勝了我們便放過她,若師兄敗了......”

陳路年聲音如珠玉清朗接道:“將她逐出師門!”

聞淑樂認得他是誰,這樣標誌性紅痣的少年自然也是個天才,正如月亮周圍環繞無數群星,小說裡除卻施璟這個無敵的主角設定外,其餘大多數男性要麼是敵人要麼就是小弟,而女性......或好感或愛慕於施璟。

但礙於某種不可說的原因,施璟對一切敬仰與愛慕都不知情,他下界不過曆練一番,等回了仙界就會忘卻凡間花草——不會記得小小下界的人。

小說裡,聞淑樂連“花草”都排不上號,隻是無名無姓路人而已。

她手指從剛纔就在微微發抖,突兀地抽開自己的手,孱弱的身姿硬生擋在施璟的前邊。

在其餘人看來,就像一隻雀兒護住了雄鷹。

輕柔嗓音透著些微驚懼:“施郎已經受傷,你們為何如此為難他?若想動手就朝我來。”

顛倒黑白,他們想為難分明是她。

陳路年麵色一凝,蹙緊眉頭,他自然不可能對聞淑樂動手,對一介凡人少女動手實在太過掉價,他麵色繃緊斥道:“讓開。”

見她麵色愈發蒼白,陳路年微抿唇,一副不悅神情。

聞淑樂確保自己安全纔敢逞這一時之快,她現在不能離開施璟,當然要讓他感受到,她愛他愛得要命。

看,其他人都在為難他,而她會堅定站在他這邊。

修士都有“神識”這種東西,讓施璟眼盲還可以通過神識判定他人的大約位置,聞淑樂覺得這像是蝙蝠的超聲波,但顯然神識更為方便。

施璟抬手輕點於她後頸,霎時間一股強大靈力束縛住聞淑樂身體,他從她身邊經過迎戰,一句溫聲安慰落入她耳朵裡,“樂娘放心。”

真是絲毫動作不能,聞淑樂嗅到施璟經過時淡淡血腥氣息,雪衣上猩紅血跡斑斑點點,身姿仍如初見時的筆挺傲然。

隻見施璟抬手,靈力威壓頃刻而出,聞淑樂甚至冇看清他如何動作,他的身影已經閃至了前方,劍芒暴漲大振。

本來一臉不耐的陳路年麵色凝重起來,長劍出鞘,險險格擋住施璟一擊,兩劍發出清亮嗡鳴。

陳路年掌心發痛,他清聲道:“師兄功力又精進了,先前我隻能與你過上一招。”他又後撤幾步,前劈而來的劍光如影隨形,他額頭生出細密汗珠。

施璟麵色沉靜,弧形優美眼睛黯然無光,卻絲毫不影響他感知對方的方位繼續追擊,可見對於劍的把握渾然如一體。

聞淑樂雖不是修士,但對於其他人麵色顯露訝然神色推測出,他們冇料到受傷且眼盲的施璟還有如此實力。

陳路年運起術決,掌中長劍鋒芒大漲,他顯然是動用了全部力量,聞淑樂正專心觀察局勢,一把寒意刺骨的匕首悄然刺向她纖弱的脖頸!

梁星還不死心,藉著施璟比試要置她於死地!

聞淑樂動彈不得,她被施璟的靈力所縛,難道她就該命絕於此?

因不甘心,她杏眼泛紅瞪著梁星冷笑的麵容,那冰冷的眼神全然不像一個無害的少女,極其寒冷銳利。

梁星心裡一驚,動作卻冇停,直到匕首觸到一層靈力似的隔膜上。

“劍心”,她嘴裡輕輕呢喃,聞淑樂也是一愣。

“劍心”是練劍最高造詣,即劍為心變,心為神變,劍心可為利刃亦可作鎧甲,就算在整個修仙界,練出劍心的人也無幾,隻有天賦超然,又心性純粹之人才能練就。

梁星心死,她知道劍心意味著,施璟已經把他身上最重要的東西給予麵前少女。

還不待她收手,一道破空銳物從她頰邊穿過,攜著森森殺意。

梁星麵頰瞬時出現一道血線,血珠從傷口溢位,她無暇顧及,震驚道:“師兄,你為她竟要殺我。”

傷她的物件寸入地中,是支平平無奇的烏木簪。

施璟神色褪去溫和,泛著冷芒劍身橫在陳路年脖頸,即便眸中毫無神采,卻莫名有股修羅寒意從腳底鑽來,嗓音如霜意刮骨:“你殺樂娘,我殺你,”

梁星被他的話震懾原地,頭皮發麻,兩腳一軟跌坐在地。

-與你過上一招。”他又後撤幾步,前劈而來的劍光如影隨形,他額頭生出細密汗珠。施璟麵色沉靜,弧形優美眼睛黯然無光,卻絲毫不影響他感知對方的方位繼續追擊,可見對於劍的把握渾然如一體。聞淑樂雖不是修士,但對於其他人麵色顯露訝然神色推測出,他們冇料到受傷且眼盲的施璟還有如此實力。陳路年運起術決,掌中長劍鋒芒大漲,他顯然是動用了全部力量,聞淑樂正專心觀察局勢,一把寒意刺骨的匕首悄然刺向她纖弱的脖頸!梁星還不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