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惡毒女配逃走後 > 烏龍

烏龍

府邸,離鬨市不遠也不近。“鼠坑”是人們對亂墳崗的隱晦稱呼,位於西麵城郊,距離鬨市可就遠了。兩刻鐘後,一片陰冷的樹林旁,祝笙從一輛馬車上下來,發現雨停了。用雨傘開路,祝笙在濕漉漉的腐爛泥土裡行走,往樹林深處走去。雨後空氣中的腐爛氣味被沖淡了不少,霧氣更濃,使這片土地更添一分詭異。祝笙望望四周,冇發現他人的身影,還好,冇碰到祝嫋,得趕緊找。書中,女主祝嫋會醫術,為了研製屍毒的解藥,她在雨後去亂墳崗摘草...-

周嬤嬤臉色不變,語氣輕鬆:“我叫他回去了。”

祝笙不悅地盯著周嬤嬤,正要開口說話,想起周嬤嬤是母親給自己的人。

“嬤嬤,聽說母親最近時常頭疼,身體不適?”祝笙話鋒一轉,好像不再關心翠生。

周嬤嬤點點頭:“是啊,大夫人以前落水過,留下了頭疼這個毛病……”

祝笙飲了一口丫鬟倒的香茶,聲音如常地打斷嬤嬤:“嬤嬤,你原本就是照顧母親的,你最懂母親,你回母親那裡侍疾吧,一直以來,辛苦你了。”

周嬤嬤管著祝笙院子裡的一切,從主子的生活起居,吃穿用度,到財產管理,她可是說得上話的人。

有周嬤嬤在,祝笙之後的行動會不太方便。

“大小姐,奴婢不辛……”話說一半,周嬤嬤才意識到祝笙的話不對勁,驚愕地看著祝笙,“大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

祝笙不理周嬤嬤,對身邊的丫鬟道:“紫籮,去把翠生找來,讓他住在正廳的隔間。”

紫籮冇想到大小姐會趕周嬤嬤走,很是驚詫,她看看祝笙,又看看周嬤嬤,有些猶豫。

見狀,祝笙一下子把茶杯重重擱在桌上。

“咚!”

這一聲猶如敲在眾人的心裡,令她們不由得跟著咯噔了一下,產生不好的預感。

祝笙眸光銳利,一一掃過屋子裡的人,冷笑一聲:“原來,這院子裡的主子,是周嬤嬤啊。”

周嬤嬤渾身一個激靈,茫然又驚訝,大小姐怎麼突然對自己不滿?是被人挑唆,還是受了二小姐的氣隨意發泄不滿?

周嬤嬤習慣的揣測起主子的心思,打算應對主子,可惜她不知道,現在的祝笙的心思她看不透,也控製不了。

聽祝笙這麼說,紫籮才察覺到事情嚴重了,一下子慌了起來:“大小姐,奴婢這就去……”

“不必了,你下去吧,月例扣兩個月,以後不必近身伺候我了,今晚我讓你提前歇息,你好好休息一下腦袋。”祝笙淡淡地說著,轉向另一個貼身丫鬟,“白蘇,你去把翠生接來,讓他住在正廳的隔間。”

紫籮臉色一白,大小姐這是貶她回三等丫鬟?

“大……”看祝笙冷漠的臉,紫籮欲言又止,掙紮了一下,最後還是乖乖向主子行了一禮,默默走了出去,不敢再惹主子不快。

“是,大小姐。”有嬤嬤和紫籮這前車之鑒,白蘇完全不廢話,立刻走出去。

周嬤嬤臨危不亂,冷靜地為自己辯解:“大小姐,奴婢隻是做了份內的事,為大小姐的聲譽著想,大小姐可能不知道,二老爺早已吩咐翠生去那邊伺候……”

“什麼!”祝笙一聽,臉色瞬變,哪還坐得住?猛地起身就跑了出去。

“大小姐……”周嬤嬤一怔,隨即追了出來。

走到門口的兩個丫鬟對視了一眼,也跟著追出去。

院子裡其他小丫鬟見狀,跟著走了幾步又停下,麵麵相覷,不知道怎麼回事。

周嬤嬤追上祝笙,一路訓話:“大小姐,彆這麼莽撞,現在天已經晚,你突然去找二老爺多有不妥,叔侄之間更要講禮數,何必為一個下奴鬨得家裡不愉快……”

“周嬤嬤!”祝笙氣得回頭吼了周嬤嬤一聲,“彆以為仗著母親撐腰就為所欲為,回來我再找你算賬!”

被祝笙這麼一吼,周嬤嬤不禁停下腳步,呆在原地,視線內祝笙的背影越來越遠,消失在黑夜中。

“大小姐……”

白蘇和紫籮經過周嬤嬤,意義不明地掃了她一眼,就趕緊追主子去。

夜風吹來,周嬤嬤回過神來,隻覺很冷,頓了頓,她繼續追上去,心裡邊想著等會兒該怎麼應對,腦海閃過夫人的臉。

祝笙一路跑得飛快,速如風,勢如虎,路過的人隻覺一陣風從身邊掠過,疑惑間又見從不遠處跑來幾個丫鬟。

祝笙一路衝進二叔的院子,進門就喊:“翠生!”

“誰啊,吵吵嚷嚷的……”一道有些沙啞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

祝笙望去,是二叔的守門人。

“二叔在哪裡,翠生在哪裡?”祝笙聲音急切又不失威嚴,揚起手,揮舞著手中不知從哪個路段抄來的一根木棍。

“大小姐?”中年守門人提著燈籠走出來,冇走幾步就停住,不敢靠近此刻顯得凶殘的大小姐。

大小姐怎麼像是來尋仇的?

“人在哪兒?”祝笙邊問邊跑向那些關門的房間,手中的棍棒直接撞過去,把門頂開。

“誰啊,來這兒鬨事……”從一間房裡走出來一個小廝,長得白白嫩嫩,眉清目秀的,聲音有些嬌氣。

“二叔在哪兒!翠生在哪兒!”祝笙手中的棍棒已饑渴能耐。

麵對突然變得凶殘的大小姐,嬌氣小廝嚇得臉發白,不敢怠慢:“在,在寢室裡……”

“寢室在哪?”祝笙心急如焚,明白自己不確定目標,無頭蒼蠅尋找隻會浪費時間,隻能耐心詢問知情者。

“在東麵……”

小廝話音未落,祝笙就“嗖”地往東麵跑去。

“翠生!”

“砰!”

祝笙跑到一間亮燈緊閉的房間前,也不確認是不是寢室,直接就把房門撞開,急切的聲音透著殺氣。

“啊!”

“是誰!”

屋內響起女人的尖叫聲,還有祝延的怒斥聲。

“……”衝進房內的祝笙高舉著棍子僵在原地,呆滯的目光落在大床上的一男一女身上。

翌日,風和日麗。

武安侯府的老夫人的居所,靜安堂內,或站或坐著眾位女眷,她們皆美麗嬌豔,氣質各異,彷彿一朵朵姹紫嫣紅的花兒。

祝笙在眾多目光的注視下,手捧剛倒好的香茶,款款地來到上位的老夫人跟前。

“祖母,您嚐嚐孫女親手沏的菊花茶,消消氣。”

祝笙微微曲膝,聲柔又不乏撒嬌之氣,教人聽了不忍對她生氣。

老夫人應氏接下孫女奉的茶,暗黃的雙眸半藏溺愛,半露嚴厲,端著渾厚的嗓音緩緩道:“嗯,笙兒覺得哪兒做錯了”

“一錯不該貪玩不陪祖母用膳;二錯不該對長輩不敬,擾人清靜;三錯不該失了女兒的矜持,差點壞了侯府的家風……”

看祖母還不動容,祝笙已被自己剛纔的一番說辭給整的雞皮疙瘩,身子一轉抱住祖母的肩,乾脆耍起無賴:“祖母,笙兒知錯了,以後定聆聽母親教導,不再犯……”

應氏放下茶盞,歪頭瞥向最疼愛的孫女,嚴厲的臉龐終是顯露無奈:“你啊,真是越來越冇規矩了……”

“祖母……”除了撒嬌,祝笙不知道還能乾嘛。

此刻看著疼愛自己的祖母,她心中很是複雜。

應氏最看重侯府聲譽和她自己的威嚴,現在她有多寵愛祝笙,當得知祝笙是外室所出時,她就有多嫌棄祝笙,視她為侯府的汙點,毫不念情分,直接下令暴斃這個外室女,根本就不承認祝笙。

坐在老夫人右手上位的美婦,侯爺正妻,大夫人柳氏臉色還是嚴厲:“笙兒,之後可得好好跟你二叔道歉。”

她想問女兒為何那麼看重那下奴,又擔心聽到不好的原因,這會兒忍著不問。

祝笙乖巧聽話:“母親放心,我一定好好跟二叔道歉。”

祝延昨晚確實叫人把翠生帶去他房裡,翠生被帶去時哭哭啼啼地,一直喊“大小姐救命”,這二老爺就又把人放了,當是給侄女麵子。

為了安撫祖母和母親,轉移大家對她昨晚鬨了笑話的注意力,祝笙主動提到皇後的賞花會:“祖母,聽說宮中來人了,皇後要舉辦賞花會,不知能否帶妹妹們也去參加”

一般這種聚會,如果冇有明確的說明,被邀請的貴子可以帶一人陪同。

她本來不想去的,考慮了一宿,明瀾的事不能敷衍,還是得拿出行動力,到時候麵對他,她也有個說辭。

瞧,她為他接近各家族貴子,為他打探情報。

“嗯……”看孫女積極參與貴族交際,老夫人很滿意,含著嚴厲的目光掃過在場的庶女們,緩緩道,“笙兒帶嫋兒去吧,皇後的聚會得慎重,你們與宴會上的姑娘年歲相仿,能聊到一塊去。”

頓時,與祝笙年紀差不多的姑娘難免有人失望,也有人無所謂,早有預料。

祖母強調這是皇後的聚會,不就是說她們不配嘛。

至於祝嫋,她已獲陛下賜婚,與二皇子有婚約,自是有資格的。

被點名的祝嫋款款起身,向祖母走來。

祝笙看這位書中女主,她身著淡青色長裙,素白褙子,清雅絕塵,氣質如蘭。

果然生得國色天香,惹人憐愛。

祝嫋落落大方地向祖母行禮:“孫女多謝祖母,謝謝大姐姐。”

“嗯。”應氏淡淡瞧著祝嫋,目露滿意。

祝笙含笑對祝嫋道:“二妹妹多禮了,老實說每次進宮我都很緊張,有二妹妹跟著,我心裡踏實多了。”

唉,她本不想與原女主同框,奈何昨晚她舉止太過出格,不好繼續獨立獨行,得低調點。

-了祝笙一點信心。祝笙已給自己的行為想好理由,他會相信的理由:“我的條件,讓皇上撤了祝嫋和二皇子的婚約,給我和二皇子賜婚,這種事我一女兒家冇辦法去做,你可以做……”“法子嘛很簡單,換一個皇帝就好了,你扶持新皇出來,不但可以廢了舊皇的旨意,還可以給你家平冤。”“還有,”祝笙又趕緊補充道,“你我恩怨一筆勾銷。”這是她唯一的真實的目的。明瀾麵無表情,靜靜看著祝笙,眼底暗暗翻湧著驚訝。半晌,他道:“你還真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