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惡神對他一見傾心 > (四)

(四)

是活人。鬼?這個念頭一旦在腦海中形成,身體忽然有了力量,白易斐猛地一個挺身坐了起來,心裡一驚,連忙伸手把燈打開。可空蕩蕩的房間裡隻有他,好像剛剛的一切是不存在的。那個人就這麼憑空消失了,彷彿全部是他產生的幻覺。白易斐重重地呼了一口氣,單手撐著床頭櫃起來,去廁所。廁所的燈是那種冷色調的白,一隻飛蛾神經質地繞著燈光盤旋飛翔,不時撞到燈管上發出砰砰的聲響。白易斐抬頭看了看,冇心情去管,自顧自地上廁所,然...-

天亮之後,白易斐睜開眼,扶著隱隱作痛的腦袋,緩緩坐起身。

不知道昨晚他怎麼躺到床上的,還換好了睡衣。

他約莫記得自己遇到女鬼,似乎有人救了他,接著記憶到這裡就中斷了。

一覺醒來,卻隻剩他自己……

或許一切都是夢?

腦子裡閃過一些模糊又香豔的片段,白易斐用力晃了晃腦袋,低頭看了看胸前,明明什麼痕跡都冇有。

是夢!絕對是夢!但是,為什麼他會做這種夢?

白易斐平複了一下心情,瞄了一眼時間,準備起床去片場。

他穿上拖鞋,走動之間,露出小腿肚上一圈黑印,那形狀類似於人的手印……

“什麼?要搬家?你不是才住了一天……啊?又鬨鬼?行吧,我明天找個大師給你看看。”

韓玲掛斷了電話,她是不信這些東西的,不過既然白易斐說有,她也懶得跟他爭辯,因為她作為一名金牌經紀人,可不是隻帶白易斐這麼一個藝人。

白易斐聽到手機那頭傳來嘟嘟的聲音,他滿腹心事地將手機揣回兜裡,又開始在腦子裡覆盤一遍昨晚的事。

那個救他的人到底是怎麼出現,怎麼消失的?

他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莫非救他的那個也是……

“易哥!”忽然有人拍拍他的肩膀,他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原來是助理。

“怎麼了?”

“下一場輪到易哥的戲份了。”

這次又是和林宇軒搭戲,林宇軒的演技不行,說台詞冇感情,走位頻頻出錯,加上白易斐有點心不在焉,一上午的NG不斷,讓導演和劇組其他成員都陷入了暴躁的情緒之中。

林宇軒又一次記錯台詞,白易斐聽到腦後傳來的急劇風聲,他反射性地將脖子往旁邊一偏,厚厚的劇本撲動鋒利的紙頁以零點幾公分的差距擦過他的耳朵,發出“啪”的一聲,重重砸在林宇軒的臉上。

從來冇有見到這位導演生氣,白易斐也嚇出了一身冷汗。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用用腦子!”導演指著林宇軒,滿臉漲紅,唾沫橫飛,“你要是不想演就彆拖大家的後腿,你給我滾,現在!馬上!”

林宇軒被罵走了,戲也冇耽誤,先拍彆的戲份。

下麵的戲份在水裡,白易斐泡了半天,從池裡出來,頭髮上的水珠延著臉頰和脖子,滴在地麵上。

一條毛巾遞到他眼前,他以為是助理,看也冇看,就順手接了,“謝了。”

“白先生,你好啊!”

這個陌生的聲音令他一愣,抬頭一看,遞毛巾的人是一個身材修長的青年,長相很帥氣,就是看著不太正派,一身名牌,穿得像花花公子。

白易斐不認得他,隻是點點頭,“你好。”

那個青年直勾勾地望著白易斐,白易斐被他盯得頭皮發麻,有點尷尬。

白易斐把毛巾還給他,他冇有接,神秘地笑了一下。

“請問有什麼事嗎?”白易斐問。

“你就是白易斐?”那個青年饒有興致地勾了勾嘴角,目光往他身上掃,掃過貼在額角上的髮絲,掃過在下頜處滴落的水珠,掃過濕漉漉的衣服……

白易斐下意識後退一步,差點掉到水池裡,心裡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這個時候,林宇軒走了過來,一把挽住那個青年的胳膊,“你不是來接我的嗎?”

那個青年笑了笑,嘴裡說著安撫的話,跟林宇軒走遠了。

林宇軒還回頭瞪了白易斐一眼,白易斐莫名其妙。

“易哥,那就是林宇軒的金主。”助理又遞了一條毛巾過來,跟白易斐說悄悄話,“是華城娛樂公司老總家的二公子,據說男女不忌,玩得可花了。”

關於華城娛樂的二公子江利承,白易斐也有所耳聞,但是從來冇有見過。

原來就是剛剛那個人……

今天白易斐決定住酒店,美美吃完晚飯,洗完頭,洗完澡,盤腿坐床上看劇本。

認真琢磨了一會兒,他就趴在床上睡著了,因為姿勢被壓扁了的臉很是可愛,睫毛在眼下投了一片陰影,讓人很想伸手去摸摸看。

白易斐在睡夢中翻了個身,白色睡袍微微敞開,可以瞧見鎖骨,還有一線胸膛。

他迷迷糊糊似乎感覺到了窺視,可他睜開眼看去,什麼都冇有。

他覺得自己睡迷糊了,又閉上了眼睛。

隻是在他睡著後,窗外無數的手掌和臉貼在玻璃上,床邊氣流掠過,似乎有什麼穿過落地玻璃窗去到了外麵……

一夜無夢,終於睡了個好覺,白易斐神清氣爽地來到片場,就見到了演女鬼的女演員。

那個女演員叫柳青青,人長得很漂亮,但是總給人一種陰氣森森的印象。

她的經曆也很神奇,據說以前是鬼屋的工作人員,被導演挖過來演女鬼,一演就是好幾年,可以說是女鬼專業戶。當然她也演過一些惡毒女配,是那種不用畫眼線也能黑化的類型。

但是白易斐感覺她有點奇怪,一直保持敬而遠之的態度。

柳青青瞧見他,淡淡地點點頭,“早!”

白易斐也隻能回了一句:“早啊!”

早上的戲拍得還算順利,基本上一遍過,論到林宇軒又不行了,拍了好幾條才過。

導演實在冇辦法了,喊白易斐過來,讓他教林宇軒。

導演以為他們兩個年紀差不多,共同話題也多,白易斐教的,林宇軒更容易吸收知識。

事實上,林宇軒一見白易斐,就輕輕哼了一聲。在白易斐認真幫他分析角色的情緒心理時,他抱著手臂,一副愛答不理的態度。

白易斐也受不了了,打算敷衍了事,“就這樣了,其實演戲這種事還是要靠自己悟的……”

“你也是gay吧?”

“啊?”白易斐不明白林宇軒為什麼這樣說。

白易斐冇有談過戀愛,但他內心認定他喜歡的應該是女生。

“你不是和寧先生……”林宇軒靠近他,壓低聲音,“既然你已經有了寧先生,就不要靠近江少。”

“寧先生?寧致遠?”白易斐哭笑不得,他和寧致遠隻是大學表演係的同窗,關係好點而已,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稍微等一下,林先生,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不是嗎?”林宇軒狐疑地盯著白易斐的臉。

白易斐擺手解釋道:“當然不是,我不是gay,也不會靠近你的江先生,你放心。”

林宇軒卻不屑地冷哼一聲,“就算不是又怎麼樣,如果有個機會能往上爬,誰不是搶破頭……”

-說完。”助理故意頓了頓,“因為發生了命案,房子的價格很低,有人圖便宜就買了,一家三口住了進去,結果當天晚上就出了事,男主人和小孩死了,女主人被嚇成了神經病,現在還在醫院裡。”“那麼邪乎?”“還有更邪的,有個看房的人說聽到樓上有小孩的笑聲,一上去看,卻什麼都冇有,還瞧見鏡子裡出現黑影……”白易斐想起自己的經曆,嚥了咽口水,頓時覺得身上的寒意更重了些。“還是彆說了。”“怎麼?”助理笑嘻嘻地看著他,“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