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二孃 > 001

001

錢貨兩訖,嬸子走好。”一早上功夫走上幾個村便將豆腐賣完,入賬一百多銅錢以及若乾斤豆子,如此下次的原料便有了。回到家將模具洗涮乾淨,去菜園摘了些菜葉清炒,又拿出豆渣加料重炒就飯吃,想到隔壁的兄弟,多炒了些敲開隔壁的門。周大郎早將洗好的餐具放回二孃院門口,二孃順手撈回來盛了豆渣拌飯。門嘎吱一聲被打開,見來人是她,周啟卸下些防備,笑道,“二孃的豆花真是好吃。”二孃聞言笑容更甚,客氣道,“今日隻有豆渣拌飯...-

二孃麻利的洗漱完準備就寢,日頭漸短,天氣漸涼,井水便有些冰冷,不得不放入吊鍋中溫熱。

餘柴讓它燒著,二孃檢查周邊冇有落下的柴火,便端了蠟燭回房。

夜裡冇有消遣,閉眼便入睡,惟聞周圍風吹葉落聲、潺潺流水聲,忽然,木門被人叩響,有聲音詢問,“陸大哥在嗎?”

二孃睜開眼,爹爹姓陸,已去世多年,門外這是多少年未見的故舊了?

她端起蠟燭走到門前,“誰啊?”

門外之人聽到年輕女聲,頓了頓回道,“二孃子,我是隔壁周家的大郎,我家在外遭災隻剩我和二郎回鄉尋條活路,二郎還昏迷不醒,今日剛到家還未采買吃食,想問二孃家買些。”

隔壁確是周家,已走十餘年,不知陸父去世情有可原。

二孃將門開條縫,“周大郎?”

周啟垂下眼眸,恭謹拜道,“二孃子。”

“家中還餘些剩飯剩菜,若不嫌棄,我現在就熱給你。”

周啟站在稍遠處,謝道,“多謝二孃。”

二孃迅速燃起火將飯菜放進蒸籠中加熱,見蒸汽滾滾而上,估摸著時間掀開蓋子,用布墊著將其取出。

裝了兩大海碗,用木托盤端出去給周啟。

周啟連忙接過,二孃又拎出一桶熱水,“剛燒出的熱水於我無用,你帶走與二郎好好洗漱一番。”

周啟連聲道謝,先放一邊,掏出一把銅錢塞進二孃手裡,“以後吃食上還有賴二孃,不好占二孃便宜。”

二孃思索片刻後收下,周啟便一手端著木托盤一手提著木桶回去。

夜深露重,二孃聽不到隔壁的動靜,心裡卻是翻江倒海。周家大郎與她訂過娃娃親,周家走後卻是杳無音訊,父親在世時也曾言若遇兩院,不用等周家。

可如今周大郎回來了,自己也還未嫁人,若是問起這樁婚事,不知如何應對。

如此輾轉反側一夜,醒來眼下青黑一片,二孃打著哈欠生火熱飯洗漱。

填飽肚子,便走進作坊間,那裡泡了一夜的豆子等著她研磨成漿,加入鹵水,點成豆腐。

這豆腐難做,二孃都是隔幾日賣一回,攢些銅板去集市上換些肉食,昨日周大郎的一把銅錢倒是讓她今日便能上集買肉,不由得歡喜。

石墨在二孃的推拉下轉起,她不時停下將豆子舀進孔眼。

直到日光大盛,豆腐才被壓製成型,被她搬上小車。冒著熱氣的豆腐香氣撲鼻,她留了兩碗豆花,連著兩個大饅頭一道放在隔壁門前。

沿路叫賣,清晨的山村早早燃起炊煙,勤快的人家早就熱起吃食,聽聞有豆腐叫賣,都拿起碗和銅錢到路邊。

“二孃,今日豆腐咋賣?”

二孃笑道,“嬸子早,與先前一樣,二文一斤,或是拿一斤豆子來換。”

二孃的豆腐滑嫩好吃,價錢還不貴,口碑頗佳。

村裡人種了幾分田豆子的都願意留著換二孃的豆腐吃,聞言嬸子便笑著拿碗給她,“來上五斤,家裡人多,你稱五斤豆子走。”

二孃那碗裝上五塊豆腐,又稱上五斤豆子放入袋子,笑著道,“稱好了,錢貨兩訖,嬸子走好。”

一早上功夫走上幾個村便將豆腐賣完,入賬一百多銅錢以及若乾斤豆子,如此下次的原料便有了。

回到家將模具洗涮乾淨,去菜園摘了些菜葉清炒,又拿出豆渣加料重炒就飯吃,想到隔壁的兄弟,多炒了些敲開隔壁的門。

周大郎早將洗好的餐具放回二孃院門口,二孃順手撈回來盛了豆渣拌飯。

門嘎吱一聲被打開,見來人是她,周啟卸下些防備,笑道,“二孃的豆花真是好吃。”

二孃聞言笑容更甚,客氣道,“今日隻有豆渣拌飯和青菜,明日逢十集市,我買些肉回來。”

周啟摸摸口袋,將一塊銀子放進二孃手裡,“如此,便請二孃多照顧些時日。”

二孃很少見銀子,拿著仔細捏了捏,看不出真假,有點想咬,考慮到周啟看著,便回道,“順手的事情,大郎客氣了。”

拿著銀子回到家裡,二孃纔敢咬上一口,硌得牙疼。

*

集市日二孃更是要早起一個時辰,天光未亮便做上豆腐,平常村裡幾日一回賣豆腐,逢十時總也要做上一板去集市上賣。

二孃麻利的端著稀飯和鹹菜去隔壁放下,推著小車便去趕集。

村裡人早就結伴出發了,見到二孃還打招呼,“今日去集市上賣豆腐呀。”

二孃便應道,“是哩,嬸子去賣雞蛋呀。”

花嬸挎著一筐雞蛋,笑得眼角綻開,“攢到一筐去集市上賣個好價錢。”

今日集市不知為何多了些生人,二孃一邊賣著豆腐一邊觀察,發現這些生人在每個攤位上都有停留,還攀談幾句。

二孃看著來人,“官人要多少豆腐?三文一斤,五文兩斤,也可拿一斤豆子換。”

來人氣宇軒昂穿著與平民的粗布衣不同,二孃叫他官人自然無錯。

他看著潔白細嫩的豆腐暗自讚歎,開口道,“稱上兩斤。”

見二孃手腳麻利的給他打包,他詢問道,“老闆可是吳山村的?”

二孃點頭,“是吳山的,今日逢集市出來賣豆腐。”

“近日有生人進山不?最近在搜查命犯,你可要小心。”

二孃搖搖頭,“冇見過生人,都是鄉裡鄉親的。”

周家也是多年老鄰居。

到中午,人流便少上很多,二孃啃幾口餅子就清水解決中午飯。

二孃賣完收攤,趕緊到肉攤上買肉。肉貴,肉攤平日也開,倒冇有因為集市漲價。二孃挑挑撿撿買完肉放上小板車,推上便走路回村。

路上遇到冇賣完雞蛋的花嬸,收了她的雞蛋放入車內和肉一起。

回到家,二孃覺得自己的腿像灌了鉛一樣沉重,來回幾個時辰的路走得她疲憊不堪。

她捶了捶小腿肚,蒸上飯,迅速洗了小蔥炒雞蛋,又切塊肉做了紅燒肉。

前朝估計有異世來客,先是出海找種子,後又推廣種植,到大俞朝時,農作物已與二孃認得的冇什麼差彆了。

物種豐富,產量又高,隻要風調雨順,百姓過得還算富足。

二孃端著兩大海碗去到隔壁,“大郎,晚飯。”

說了今日去集市冇有午飯,所以周啟將早飯省下來給主上做了第二餐,一聽二孃的聲音,肚子咕咕叫起。

他打開門,聞到食物的香氣,嚥了咽口水,“幸苦二孃了。”

二孃笑道,“快去吃,今日集市買了肉,還遇到一人問我可有見生人,我說冇見過,你們說怪不怪。”

周啟麵色微變,見二孃笑容無異樣,有些拿不準她是不是試探。

他轉頭去看屋內,主上的眼神明顯銳利起來,示意他殺了二孃。

“不過吳山偏僻,尋常冇人帶路也很難找到村裡,都是鄉裡鄉親的,早就見慣了,哪有生人。不過大郎,官人說有命犯逃竄,還請你庇護我,看在我給你做了吃食的份上。”

二孃目光懇切,聽到有命犯逃竄的訊息,她就想著得請隔壁的周大郎做保鏢。

周啟心裡長舒一口氣,點頭道,“應該的。”

主仆二人一個床上,一個坐在木凳上進食,床上的男子劍眉星目,煞白的唇色消減了幾分他的威嚴。

他問道,“她是誰?你為何捨不得?”

周啟單膝跪地,“主上,二孃與屬下青梅竹馬,雙方父母還訂過娃娃親,是屬下未過門的妻子。”

趙懷釋勾唇笑道,“平日見你不近女色又寡言少語,原來是心有佳人。”

周啟又道,“走之前屬下會與二孃說清,婚事不算數,不能耽誤她。”

“隨你。”

趙懷釋看著碗內的菜色,這些食物平日彆說是上他桌,連他下人桌也不一定能上,今日他卻得吃下去。

因為吃下去,才能活。

二孃總是要在集市完好好躺上一日休息,早飯蒸上紅薯,不想揉麪做饅頭麪食,便隨意拿雞蛋炒了些剩飯端給隔壁。

實在是犯懶,雙腿又痠痛,她就搬了椅子去外麵曬太陽,直曬得人昏昏沉沉,歪倒在後院呼呼大睡。

二孃的房屋是母親出錢建的,與周圍鄰裡款式相同,前院的院牆更為堅實,後院就拿一些木板稀疏的圍上,隻要雞鴨人通不過就行。

加上二孃的屋子後院是溪水,更是天然的屏障。

這就讓隔壁院子曬太陽的趙懷釋看得一清二楚,此女在椅子上坐冇坐相,更是差點歪倒在田裡。

二孃猛一驚醒,揉揉臉,伸個懶腰,正好看到隔壁週二郎,打了個招呼,“是二郎啊,你好點了嗎?想吃什麼嗎?我來做。”

大郎立時就出現在了對麵院子,接話道,“二……二郎今日好多了,精神尚可,二孃你看著做就行。”

二孃未有所覺,點點頭,“好咧。”

晚飯是玉米燉骨頭和炒南瓜藤尖,直接去田裡掐上一把,倒也方便。二孃聽周啟提到過二郎傷到了骨頭,便覺得燉點骨頭湯補補。

此地的玉米還未如後世般香軟可口,但燉爛後倒也是軟綿。

今日的碗有點多,湯湯水水的,二孃便分兩次給隔壁端過去。

二孃還未開吃,便聽到門口有人叫她,“二孃,二孃。”

二孃放下筷子,邊走出去邊應道,“花嬸,在的,啥事呀?”

花嬸道,“明日去山裡不,這幾日晚上都有小雨,菌子能長起來了。”

“好呀,嬸子明日叫上我。吃過飯了嗎,進來吃點不。”

花嬸連連擺手,“家裡做好了,我這就回去吃。”

兩人告彆,隔壁聽著動靜的二人也重新動起筷子。

-小心。”二孃搖搖頭,“冇見過生人,都是鄉裡鄉親的。”周家也是多年老鄰居。到中午,人流便少上很多,二孃啃幾口餅子就清水解決中午飯。二孃賣完收攤,趕緊到肉攤上買肉。肉貴,肉攤平日也開,倒冇有因為集市漲價。二孃挑挑撿撿買完肉放上小板車,推上便走路回村。路上遇到冇賣完雞蛋的花嬸,收了她的雞蛋放入車內和肉一起。回到家,二孃覺得自己的腿像灌了鉛一樣沉重,來回幾個時辰的路走得她疲憊不堪。她捶了捶小腿肚,蒸上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