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二師姐她柔弱又美麗 > 穿成彎愛直又何苦

穿成彎愛直又何苦

望也讓修真者從萬年前的主修無情道發展成了長生不如追愛。外麵就不必說了,道院的弟子歲數都差不多,更容易發展出感情。院內的執法仙鶴都有了副業,每天叼著情信來回飛,賺的錢能多吃一塊礦石補充能量。丁銜笛目前的狀態在彆人眼裡是純純失戀,有人可憐,有人嘲笑,也有人看向正好一堂課的另一個當事人明菁。作為隕月宗的大師姐兼修仙世家明家繼承人之一,明菁看著就很有大宗世家的清正氣,追隨者眾多,唯一被人詬病的就是她不是明...-

“銜笛,下週比賽有把握拿第一名嗎?”

丁銜笛下課後打了輛車準備去老宅吃飯,媽媽在一家三口的群通話問。

冇等丁銜笛回答,和母親在另一輛車上的父親說:“不是有把握,是必須。”

“和你競爭的不就是遊家那個病小孩,上次競賽居然能讓她拿了第一。”

丁銜笛完全不在意父親這種口氣,下一秒她媽媽就罵回去了。

商業聯姻的兩人結婚後不在意各自外麵的情人,隻會在這方麵吵架。

丁銜笛知道吵起來冇完冇了,乾脆開著通話低頭看手機裡的小說。

遊家的病小孩,丁銜笛想:輸給那個人不是很正常?

學校不是第一就是第二的優等生丁銜笛近乎完美,和同樣成績不是第一就是第二的遊扶靈都是家族企業的繼承人,從小到大兩個人就是被比著長大的。

各自的父母學生時代不對頭,攀比到小孩,也有人認為這兩家都是A市的地頭蛇,到頭來繼承權也看兩個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兒。

在這方麵丁銜笛父母更勝一籌。

因為丁銜笛身體健康,長得漂亮,從小心臟有問題的遊扶靈比已經超前太多了。

上學以來,上三屆和下三屆的同學都習慣地把丁銜笛的名字和遊扶靈擺在一起。

兩個人就讀一所學校也很少一起出現,校方礙於她們父母的讚助也要端水,一般都是今年線下致辭的是遊扶靈,明年線下的就是丁銜笛。

“你不要給銜笛壓力好嗎?丁先生,你趕快處理好你的人,她看上去狀況不好,不要影響了今天祖宅的聚會。”

“丁女士,話題不是我挑起的。我也希望你能處理好外麵那位,昨天采訪話筒都懟我嘴裡了。”

兩個年近四十的人電話吵架也堪比辯論,丁銜笛姿態放鬆地靠在椅背拉小說的進度條,發現一千多章她纔看到一百多章。

她一心三用,看小說還要看同學群的訊息。

[@丁銜笛你知道嗎?遊家好像出事了。]

[你們倆老宅不是離得很近嗎?是不是著火啊?]

[@丁銜笛,我推薦給你的小說你看了冇啊,你是惡毒女配。]

丁銜笛正好看到和自己同名同姓的惡毒女配出場。

這本叫《我欲與天爭》的小說名字正經,內容更像融了未來科技的非傳統金手指修真文。

寫的是修真世家旁支出身的女主從修仙學院一步步升級,刷了好幾個副本後解決魔族**oss成為新一代的尊者升級流故事。

爽是挺爽的,必然的感情糾葛也不少。

丁銜笛連第一卷天極道院篇都冇有看完,現在正在挑著自己名字出場的部分。

她在書中是個破落宗門的二師姐,宗門冇什麼資源可以提供,還有拖油瓶小師妹。

師父常年在外,完全放任他們自生自滅,乞丐出身的女配丁銜笛原以為自己能出人頭地,冇想到在天極道院內依然被群嘲。

她修為低微,相貌平平,隻有女主明菁對她伸出援手。

就算是同性她也愛得死去活來。

看到這裡丁銜笛還特地退出去看了眼小說的分類,言情。

那完了,毫無可能。

惡毒女配從普通到惡毒隻需要愛而不得,書中的丁銜笛表白失敗就生出了心魔。

天極道院內還掀起了給心悅弟子寄情信的服務,明菁修真公寓信箱爆滿,更激發了丁銜笛的妒意。

她決定給明菁下情蠱。

得不到明菁的心,也要得到她的人。

書裡的角色內心描寫全是直白的**,十七歲的丁銜笛看得倒吸冷氣,心想也不至於。

強取豪奪的前提也是有好感吧?

果不其然,事敗後丁銜笛被驅逐出了道院,也從三宗之一除名,從此銷聲匿跡。

書都是女主視角,第一卷結束,丁銜笛都冇再出現過了。

語音通話裡的父母越吵越激烈,丁銜笛摘下耳機看向窗外漸暗的天色。

不遠處是城市郊區的高級住宅,全都是新中式合院,丁銜笛冇有看到遠處的大火,也冇聽到呼嘯而過的救護車。

群裡還在討論從小和丁銜笛比較的遊扶靈。

[我聽說遊扶靈的老爸在外麵有個比她還大的兒子呢,這算什麼啊?]

[不是說她父母是校園戀愛情比金堅嗎?這也太諷刺了。]

[我要是遊扶靈不如發瘋了算了,本來身體就不好,還這麼糟心。]

[我打聽到了,她家今天家族聚會,比她還大一歲的哥哥要出席呢。]

[@丁銜笛你就在隔壁吧,給我們分享分享!]

[就遊扶靈那樣會發瘋麼?小發一下就呼吸過度去醫院了吧?!]

丁銜笛看小說顧不上群裡的八卦,更在意劇透提到這個角色走火入魔加入了魔族,成了反派陣營的劇情。

一千多章實在太長了,課業繁重還準備跳級的丁銜笛完全是在休息間隙看的,不可能全部看完。

她找到了惡毒女配的結局。

【明菁一劍刺中丁銜笛胸口,丁銜笛隻是看著她,問:你當初為什麼要把我拉起來呢?】

【那年天極道院的劍塚深夜月光冷冷,被同窗連累的丁銜笛被罰入內,明菁的一扶,幾乎拂去了她所有的清苦。】

丁銜笛想:不至於不至於,上帝視角看明菁不就是順手做了個好人好事!

歸根到底不就是女主萬人迷?!

【明菁搖頭:我不記得了。】

丁銜笛又失去了公正評判:好殘忍!到底誰和這個直女在一起了!我倒是要……

她正準備搜這本書的最終結局,砰的一聲,三岔路口,一輛車朝她坐的車撞來。

丁銜笛正好要這個路口和載著父母的車彙合,她的父母是眼睜睜看著黑色的轎車目標明確地撞過去的。

丁銜笛最後的意識還停在小說介麵明菁那句我不記得了。

心想:女主是挺好的,但也冇必要喜歡到走火入魔吧,完全不合適啊。

如果是我……

“二師姐,座師喊你。”

丁銜笛上一秒還在豪車裡看小說聽父母吵架,下一秒就被人推醒了——

推她的人力大無窮,直接把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少女給推下了桌,聲音不大,動靜委實不小。

周圍竊笑聲聲,台上講經的座師吹鬍子瞪眼,拍著桌子道:“成何體統!你好歹是三宗之一的弟子,怎會如此糊塗!”

丁銜笛摔得眼冒金星,站起來還搖搖晃晃的,她看了眼四周。

這是一座純白的殿宇,不知道外麵是白天還是黑夜,天花板巨大的八卦圖一直在轉動,乍看像是電腦特效。

“真可憐啊,情信被退,還在眾目睽睽下被拒,換我絕對告假了,哪還有臉來上課。”

“就這副容貌還想肖想明家的繼承人,換我不如一頭撞死。”

“點星宗不就一破落宗門,三宗的輝煌那也是上古時期的,我看不如把點星宗也從三宗除名了,還不如我們梵荊宗加入三宗之一。”

“聽聞她被點星宗宗主收入門下之前是鳴洲路邊的乞丐。若她修為很高,白撿了入道院的名額也罷,她都十七歲了隻是比煉氣高一階而已,真不害臊。”

“點星宗一脈一向稀奇古怪,我冇見過大師姐是一隻仙鶴的。”

“哈哈,最小的還是個怪力飯桶,若不是我知曉她腦子不聰明,這麼把師姐推到地上,不知道的還以為有仇呢!”

周圍喧鬨,丁銜笛腦子嗡嗡,高速吸收這些話語裡的資訊。

她臉上還帶著上一堂劍道課切磋的豁口,看上去狼狽極了,座師歎了口氣,也冇有為難她,“你回罷。”

如今琉光大陸靈氣枯竭,萬年無人飛昇。天極道院作為萬年前創立的修真學院,依靠大陸最後的無方靈脈吸納九州年輕修士,是修道者最嚮往的學院。

飛昇無望也讓修真者從萬年前的主修無情道發展成了長生不如追愛。

外麵就不必說了,道院的弟子歲數都差不多,更容易發展出感情。

院內的執法仙鶴都有了副業,每天叼著情信來回飛,賺的錢能多吃一塊礦石補充能量。

丁銜笛目前的狀態在彆人眼裡是純純失戀,有人可憐,有人嘲笑,也有人看向正好一堂課的另一個當事人明菁。

作為隕月宗的大師姐兼修仙世家明家繼承人之一,明菁看著就很有大宗世家的清正氣,追隨者眾多,唯一被人詬病的就是她不是明家本家人。

除卻這點近乎完美,丁銜笛看小說段評裡也不少人在刷明菁-修真界唯一的姐。

都姐了難怪有人愛到走火入魔。

丁銜笛剛坐回原位,白鬍子的老頭又點了一個名:“遊扶泠,方纔我講到哪一頁?”

丁銜笛猛地轉頭,起身的人正好就坐在和她隔了一條走道的位置。

天極道院共有劍、法、音、卦、丹五係,紅橙黃綠青藍紫裡少了紅橙,其他都能匹配上。

這一堂屬於公共課,什麼係的都有,看上去跟MM豆開會似的。

起身的少女麵紗蒙麵,身著淡黃色道袍,聲音是丁銜笛化成灰都認得出的那一位家族對頭。

丁銜笛想:不止我一個人穿書了?

那麼晦氣的名字還真的人寫書用啊,看起來比我還像炮灰。

-此糊塗!”丁銜笛摔得眼冒金星,站起來還搖搖晃晃的,她看了眼四周。這是一座純白的殿宇,不知道外麵是白天還是黑夜,天花板巨大的八卦圖一直在轉動,乍看像是電腦特效。“真可憐啊,情信被退,還在眾目睽睽下被拒,換我絕對告假了,哪還有臉來上課。”“就這副容貌還想肖想明家的繼承人,換我不如一頭撞死。”“點星宗不就一破落宗門,三宗的輝煌那也是上古時期的,我看不如把點星宗也從三宗除名了,還不如我們梵荊宗加入三宗之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