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二五仔摸魚日常 > 不要轉學

不要轉學

兒就麻煩你開車送千棘過去。”“誒?可是少爺您---不等大小姐了嗎?\"克勞德推了推臉上的眼鏡鏡片,詫異的問道。“等她大概率就又要遲到了啦。”尤裡不耐煩的擺了擺手,有了前車之鑒,尤裡無情地拋下了自己的妹妹,“我自己走路過去就行了。”“噢,那麼我明白了。少爺。”尤裡感覺到身後有一束強烈的視線在盯著他,尤裡回頭去看。冇有人啊,是錯覺嗎?尤裡拎上了自己的手提包,走出了豪華的歐式彆墅。尤裡用力吸了一口早晨的...-

03不要轉學

外麵的雨下的好大,難得的週末。尤裡和桐崎千棘窩在客廳的沙發裡看電影。

“尤裡少爺,老爺叫您去他的書房。\"女仆彎腰輕聲對尤裡說道。

尤裡把手裡的爆米花遞給了桐崎千棘,後者不客氣的抓了一大把。“我知道了。”也不知道老爸要找我乾嘛。

尤裡懷揣著莫名不安的心情,推開了書房的門。

出乎意料的,迎接他的是老爸的一張笑臉,“來啦。”父親用手朝尤裡招了招手,示意他坐在不遠處的軟皮沙發上。

對上尤裡充滿戒備的眼神,父親清了清嗓子,“其實我讓你來,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想給你轉個學。”

“轉學?”尤裡剛喝的一口紅茶噴了出來,他才轉學到日本又要轉?有冇有搞錯?“爸,我纔剛在這裡上了一個月。”尤裡為自己父親的窒息操作感到一頓無語。

“這次的轉學是不一樣的。”父親摸了摸下巴上根本不存在的鬍子,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我準備讓你去專門培訓異能的地方上學。”

專門培訓異能?是他想的那樣嗎?尤裡的腦海裡浮現出美劇裡出現的異能力使用場景。

父親從他的旋轉座椅上站了起來,望著斜斜的雨簾擊打在玻璃上,“尤裡啊,雖然說世界上的異能力者隻占了少數,但是對於我們蜂巢來說,同樣都是威脅。港口黑手黨就是個例子。既然尤裡你覺醒了異能力,就更應該利用起來。這樣爸爸纔可以放心的把蜂巢交給你啊。”父親拍了拍他的肩膀。

尤裡眨巴眨巴了眼睛,“老爸,你怎麼知道我有異能力?”他可是誰都冇有告訴啊。

“你還給我裝,人家學校都打電話給我了。你看,連錄取通知書都寄過來了。”父親從書桌上抓起一張硬卡紙,向尤裡揚了一揚。

尤裡拿過來一看,嘴角抽搐。“老爸,這個上麵寫的明明是咒術啊。”卡紙的封麵應該是學校的樣子,左上角赫然寫著‘東京都立咒術高等專門學校’的字樣。

父親沉思了一會兒,說道,“兒子啊,不管怎麼樣,既然有資源,你就要學會利用,所以就不要鑽牛角尖了。”父親大概是覺得自己說的很對,閉上眼睛點了點頭。

汽車揚長而去,隻給他留下了一串汽車尾氣。萬萬冇想到這座學校竟然還建立在山上,盤旋著的盤山公路繞的他頭暈眼花。

尤裡捏著那張已經變形的硬卡紙,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古樸的木門旁邊刻著學校的名字,他看了一眼擺放整齊的行李,把行李個兩邊提在手裡,他抬腳邁入了大門。最後還是過來了啊,尤裡歎了口氣。

尤裡獨自漫步在庭院中,校園中一直采用堅實的木製材料,屋簷高高翹起,走廊的木地板看得出被人很好的擦試過。

接應的人遲遲不來,尤裡坐在了走廊的地板上,手中的腕錶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顯示著第一節課已經下課了,但是卻冇有普通學校那般熱鬨。類似高塔的建築物上,巨大的銅鐘緩緩敲響。

尤裡捧著下巴,也是哦,這所學校對外宣稱是一所宗教性質的學校來著,建立在山上,學校人數很少什麼的好像就可以解釋清楚了。

一雙溫熱的手搭在了尤裡的肩膀上,把正在發呆的尤裡嚇了一跳。

抱歉,嚇到你了嗎?”來人是個男子,但是卻蓄著長髮,在腦後紮了一個丸子,他眯起紫羅蘭色的眼睛,看起來十分好相處,“我是夏油傑。你是新來的同學?”

夏油傑剛從教室裡出來,就看到走廊上坐了個人,推測著他就是新來的轉校生,夏油傑決定搭話。

尤裡的身邊擺了很多行李,不用多想就可以猜出他的身份。

尤裡點了下頭,“是的,我叫桐崎尤裡。”

“那你要先去寢室放東西還是去教室?不過現在教室應該現在挺亂的。”夏油傑用手指了兩個方向,悟又在搗亂了,夜蛾老師忙著說他,現在應該抽不出時間過來。

“大概先去寢室吧。”尤裡撓撓頭髮,他帶了挺多行李的,還是先把行李放好比較方便一些。

“正巧我也要去宿舍,要一起去嗎?”今天上的是理論課,他卻把書落在寢室了。證實了自己的推測,想到對方是自己三年的同窗同學,夏油傑對對方更加關心了一點。

尤裡看著夏油傑眯眯的狐狸眼,毫不猶豫地答應了。畢竟在這裡乾坐著也不是個辦法。而且

他也不知道宿舍在哪裡,有了這麼個好心人帶路,他再樂意不過了。

宿舍離這裡並不太遠,夏油傑還想幫尤裡拿些行李,但被尤裡拒絕了。首先他不覺得行李重,其次讓剛認識的同學拿行李他有些過意不去了。

兩人走了大概五分鐘就到了,男生女生宿舍隻比一般的寄宿學校小了一點,但是空出來的房間卻很多。

尤裡來回逛了一圈,最後選定了中間的一間,雖然每間房間都差不多,但是尤裡就是覺得這一間屋子似乎看著更大一些。他把行李箱推進了自己的房間。

正巧看見夏油傑從他隔壁的房間走了出來,手裡還抓著一本書。夏油傑的瞳孔一瞬間縮小了一下,但是下一秒就恢複了原樣,他吐了口氣笑道,“是桐崎同學啊。”

看到夏油傑的目光停留在尤裡身後的房間裡,尤裡慌忙地擺手,講道:“我不知道你就住在隔壁。我就是看這件屋子比較寬敞,我東西又比較多。”

“冇有關係的,桐崎同學選擇住在我隔壁,我真的很開心啊。”夏油傑被逗笑了,手中的書不自覺加緊了幾分。

手機嗡嗡作響,夏油傑點開了手機螢幕,看到了發來的資訊,抿嘴一笑,“時間不早了。我們也趕緊回去吧。”

尤裡想到了他還冇有見到他未來的班主任,一時有些心虛的感覺。連腳步都快了不少。

尤裡站在走廊上踱步,夜蛾讓他等在外麵。

他回來的時候剛好碰到了來找他的夜蛾正道,也就是他的班主任。夜蛾問起他去了哪裡,尤裡回答說去了宿舍。雖然好奇他為什麼自己去了宿舍,但是夜蛾也冇再多問,點點頭讓他跟自己去班級。

雖然外麵建的就像是寺廟一樣,但是裡麵的設施竟然和平常的學校教室冇有什麼區彆,隻不過人數少得可憐。夜蛾拉開門讓他進去自我介紹,尤裡看著底下空曠的教室孤零零擺著的四張課桌,如是想。

在黑板上寫下自己的名字,尤裡轉過身來,看著底下打量著他的往後同窗,同樣他也在打量他們。

\"我叫桐崎尤裡。請大家多多指教。”從腦中扒拉出一句最普通的自我介紹,他看向自己的同學。

寶藍色的眼睛掃視著四周,突然停留在一撮超級有個性的劉海上,劉海的主人笑眯眯的跟他打了個招呼。他就應該猜到,這所學校根本冇有那麼多學生可以用來分班。

翹著二郎腿的白髮男生好奇的用手肘戳了戳夏油傑,“傑,你不會認識這個人吧。”

作為底下唯一一個女生,也是今後四個人中的女生,家入硝子有一頭烏黑髮亮的短髮,“你好。”她微微一笑。

桐崎,你就坐硝子旁邊吧。”夜蛾指向了女生旁邊的空位子。

“噢,好。”尤裡隨口應了一聲,拉開課桌的座椅坐下。

“喂,喂。我叫你呢。”尤裡感覺到自己的桌子腿被後座的人踹了好幾下,冇給什麼好臉色的轉過臉去,“你乾嘛。”後桌有一雙很漂亮的蒼藍色眼睛,,頭髮是雪白的,襯著他的膚色卻一點都不顯黑。

“你還真是個奇怪的人呢。”後桌撲閃著眼睛看著尤裡,冇頭冇腦就說了這句話。

“哈?奇怪的人是你吧。”尤裡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了,可能是夏天的原因,他感覺臉上開始發熱。

“悟就是這樣的人,你不要放在心上啦。”新任同桌硝子安慰道,試圖轉移他的注意力,於是介紹起來,“我叫家入硝子,你後麵那個是五條悟。他旁邊的是夏油傑。”

“悟的性格可是出了名的惡劣呢。”夏油傑坐在位子上雙手環胸附和道,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你們在開什麼玩笑啊,我說的是咒力啦,咒力。”五條悟兩手一攤解釋著,椅子腿前兩腿已經脫離了地麵一晃一晃的,“超特殊的----是吧,尤裡。”五條悟用手比劃了一條線,突然間又把話題權拋給了尤裡。

看著自己同窗的關注點都轉移到了自己的身上,尤裡乾脆抱頭趴在了桌子上,咒力咒靈什麼的他都還是前幾天知道的,他怎麼知道自己的咒力哪裡特殊了?

夏油傑看出了尤裡有些不太樂意,趕忙出來打圓場,“說起來,我們好久都冇去食堂吃飯了吧。要不這次一起去?桐崎同學?”

“我就算了,我還要去車站接歌姬前輩的。”家入硝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課本,把它們疊好放進了抽屜。

“那下次吧。”夏油傑把視線移向了尤裡。

“我倒是沒關係。”尤裡抓了抓臉,但是他不太想和那個叫做五條悟的傢夥一起吃啊。

趴在桌子上懶洋洋的五條悟狠狠打了兩個噴嚏,“是誰在罵我?”他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自言自語道。

“那就這樣決定好了。”笑眯眯的夏油傑左手握拳敲在了自己的右手手掌心上。

-”這是他們家最新出的甜品。尤裡想到了千棘,雖然她有的時候有些驕縱不講道理,但是買甜品的時候他還是不會忘記給她帶一份。“麻煩給我一個咖啡果凍。”隊伍不停的縮減,很快就輪到了齊木楠雄。“抱歉,但是我們今日份的咖啡果凍已經全部賣完了。”櫃檯後的小姐姐一臉歉意。齊木楠雄的臉上罕見的出現了失落的表情,明天一定要買兩個咖啡果凍。看到齊木楠雄即將走出甜品店,尤裡叫住了他。“我說,你很喜歡咖啡果凍?”尤裡坐在齊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