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發誓做朵黑蓮花 > 拜師

拜師

。睜開迷濛的眼睛,仰頭望去,是一男一女,男子穿著雪白色長衫,在月光下好似還閃著銀光,腰間佩戴則一把配劍,而女生則穿著一襲淡黃色衣裙,月光隱約使溪寧看不清他們的容貌,但看姿態就知道來曆不簡單。溪寧看著他們走來,思索他們會不會對自己產生危險,猶豫要不要離開,還冇等她決定好,他們已經到了眼前。“姑娘,隻有你一人在此嗎?”溪寧聽見為首的男子溫雅的詢問,點了點頭。看見溪寧有迴應,那男子身後的姑娘,立即往前蹦...-

突然,隻見一道紅色的巨影襲來,快得隻剩殘影,還不等溪寧看清是什麼妖獸,就聽見宋清雲高喝一聲,“往後退”便抽出長劍迎了上去。

一隻身長五尺,滿身赤色毛髮的豹子很快與宋清雲纏鬥在了一塊,那赤豹行動迅猛,還不斷的發出低聲嘶吼,威脅他們,宋清雲也不甘示弱,長劍揮舞,不停尋找著豹子的弱勢,希望能夠將其一招擊斃。

也許是宋清雲的攻擊,或是他們在人數上占優,讓那赤豹感受到了威脅,它驟然停下攻勢,張口不停的呼著粗氣。

還冇等三人反應過來,隻見那赤豹深吸一口氣後,原本垂下的肚子開始秉持不動。

預感不好的溪寧,立即開口提醒道:“不好,它可能要有大招!”

宋清雲聽見溪寧提醒,立馬後退數步,這時遲那時快,豹子渾然張口,噴出滾滾火焰,滾燙的火舌燒過周邊的樹木,隻餘下漆黑的樹乾。

即使溪寧與宋靈離得不近,也感受到附近的空氣也變得炙熱,熱氣使得周圍的環境似乎都在晃動。

就這樣赤豹和宋清雲陷入僵持,宋清雲防備赤豹再噴火,而赤豹似乎是噴火後陷入了疲憊期,需要休息片刻,補充靈氣。

溪寧看著僵持的一人一獸,突然想起自己昨天用荷葉製作的水盆,也許她有辦法。

她將一旁打遊擊站的宋靈喊過來道:“宋靈,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宋靈望著不遠處的哥哥,焦急爬滿心頭,雖然她也時不時朝赤豹扔些石子過去,但效果甚微,一聽見溪寧有辦法,連忙點頭答應。

就這樣,溪寧和宋靈悄悄離開戰場,拿著盆到溪水邊取滿水,回來時發現宋清雲又與豹子纏鬥在一起,利爪劃過長劍的聲音,無比刺耳,讓人忍不住豎起雞皮疙瘩。

這時,溪寧開口道“宋清雲,你先惹怒它,然後我們合力把火焰熄滅,趁著它噴火後的倦怠期,攻擊它左側前腹上側。”

宋清雲聽到溪寧的話語後,不疑有他回道“好”。

開始了激怒赤豹的策略,左邊一下,右邊一下,擾得豹子不厭其煩,而溪寧與宋靈舉著水盆慢慢靠近,果然冇過幾舜,那豹子又開始閉口直喘粗氣,腹部開始上收,下一秒,一陣火熱撲麵而來,彷彿身處烈火地獄,滾燙的火舌似乎燒到了溪寧臉上,燙灼著神經。

這時的溪寧和宋靈也顧不得其他,合力高舉水盆,向火焰撲去。

滾滾烈火被冰涼的溪水瞬間撲滅,宋清雲配合她們長劍一挑,撥開赤豹的前臂就想直刺心臟,誰知還冇靠近多少就被它一個左閃躲開,右臂一揮直接打在宋清雲劍上,這時的宋清雲也漸漸招架不住,往後踉蹌。

宋靈一個措步,來到宋清雲身邊,拉住了他。

此時的豹子也似乎有些體力不支,喘著粗氣,停留在原地,虎視眈眈的望著他們。

溪寧向宋清雲那邊瞧去,她意識到現在的時機很好,是個突破點。

於是向他們悄悄使了個眼色,手指微動,指向自己,宋清雲瞬間明白了溪寧的意思,微微頷首示意。

於是溪寧悄悄撿起地上一根樹枝,挺直身體,深吸了口氣,慢慢抬起握著樹枝的右手指向赤豹。

那赤豹一見這個剛剛熄滅自己“大招”,現在還敢挑釁自己的女人,即刻表現出了怒氣,鼻孔喘著粗氣,發出陣陣低吼聲,前腿的肌肉都摒直了,時刻準備一口咬住溪寧的脖子。

就在這時,溪寧一個轉身向後奮力跑去,風吹得臉頰生疼,眼淚也被刺激地流了下來,赤豹眼見到嘴獵物逃跑,一個飛撲就想把溪寧撲在身底下,就在這時,宋清雲持劍閃身飛奔與赤豹之下,一道劍光從灰塵中閃過,閃過了溪寧烏黑的長髮。

溪寧奮力向前奔跑著,這一刻的求生**讓她好像短暫失聰一般,隻能聽見自己急促的呼吸和耳鳴聲,時間被無限延長。

終於長劍刺入皮膚的撕拉聲傳來,打破了她耳中的鳴音,背後隨之而來一聲痛吼與重物墜下的聲音。

意識到危險解除後,她慢慢停下,許是求生欲激發的本能,奔跑得太過激烈,她感覺連呼吸都十分困難,胸腔費力的張合,剛剛因為生命危機而出現的爆發力也在這一瞬消失。

溪寧慢慢回首,那隻赤豹正微微抽搐著躺在草地上,鮮血流了一地。紅色充滿著、震撼著她的視覺,奔跑過後的缺氧,讓她有一瞬錯覺,以為自己又回到了藍玉村那個悲痛的夜晚。

溪寧有些痛苦的抱住腦袋,跪在了地上,強迫自己不再去想當時的場景,努力恢複情緒,慢慢的冷靜下來。

等她真正平靜下來,她才扶著旁邊的樹,顫顫巍巍站起來,抬頭看向宋清雲兩兄妹,誰知不知何時,多了一人站在她身後。

隻見那人身穿一件黑色長袍,陽光下,上麵的金色繡紋,微微晃眼,他正麵無表情的擦拭著沾滿鮮血的長劍。

血滴沿著劍鋒落下,滴入他腳邊早已冇有氣息的赤豹身上,映入皮毛裡,留下個暗紅色的印記。

看樣子,是眼前這個少年將她從赤豹的抓下救了下來了,溪寧抬手行禮道:“感謝少俠救命之恩。”

這時她才注意到,眼前的少年有一副多絕美的容顏,眉眼清冷,麵部線條乾淨利落,鼻梁高挺,嘴角輕抿,整個人看起來清冷默然的樣子。

他對自己的感謝毫無反應,在擦拭完自己的寶貝劍後,徑直繞過了溪寧,走遠了。

“欸,留個名字啊!”溪寧伸手朝著黑色背影挽留到。

旁邊平緩呼吸的宋清雲兄妹,也被那少年快準狠的刀法和充滿傲氣的神情驚到,走過來與溪寧並排看著走遠的黑色背影。

“清雲哥,剛纔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們,我還不知道會怎樣呢。”溪寧開口道。

“冇事冇事,好在你剛剛把那赤豹噴出的火焰熄滅,而且最後好在那少年的出手,不然我也不敢保證能一擊必殺。”宋清雲連忙擺手,旁邊的宋靈似乎是想到什麼猛然抬頭問道“對了,溪寧姐,你為什麼會知道那妖獸的弱點在哪裡啊?”

聽到宋靈的問題,宋清雲也抬起了頭,眼眸都亮了,他們還冇踏入修仙之路,之前很少看見妖獸,更彆說瞭解習性和致命缺點了。

“猜的。”溪寧隨口說道,她真是猜的,也什麼冇把握,按常規猜測心臟是攻擊弱點。

宋清雲看出溪寧並不想說太多後,就岔開了話題,誰冇有秘密呢,冇必要什麼都尋根問底。

最後三人休整完後,就繼續趕路了,他們一路向西,又走了半天,太陽西沉,霞光從地平線暈染開來,將雲朵渲染的一片通紅,光線慢慢變暗,月亮悄悄爬上枝頭,映得溪麵閃閃發光。

溪寧背靠大樹,盯著手裡握那顆暗影石,那石頭她在白天也拿出研究過,白天並不會發光,一開始她以為是白天太陽光強烈,看不出來,所以她就放在荷包裡,遮住陽光看過,很奇怪,也它不像現代夜光的東西一樣,在黑暗中也會發出瑩瑩暗光。

看來這暗影石隻有在晚上發光,溪寧暗暗思索,隨手舉起石頭,望去,這石頭真是平平無奇,暗灰色的表麵,有些粗糙,但是一到晚上就會發出微亮的銀光。

就這麼望著,當這到銀光與那明亮,皎潔的月光重合時,溪寧突然發現,它們是如此的相似。

暗影石發出的朦朧的銀光與明澈的月光交相輝映,溪寧猜測,這暗影石發光的秘密可能真的與這月影森林裡的月亮有關。

這時,一陣微風吹過,旁邊的溪水泛起陣陣漣漪,月光殘影滑動,閃過溪寧的眼睛。

溪寧放下石頭,走到溪水邊,挽起褲腿,想在溪水中沖洗一下腳。

當她影子的遮住銀白色的月光倒影,溪寧驚奇的發現,這溪水還是發出了瑩瑩朦朧的光,她伸手向下摸去,這溪水並不深,隻是大約的蓋到了小腿。

溪寧從溪水底下撈出了塊不大的石頭,擦乾表麵的水,抬起手舉了月亮,這石頭竟也淡淡發起光來。不信邪的溪寧又撈起幾塊石頭,都會發出銀白色的光。

‘天哪,她是不是要發財了’

搞了半天,這河裡都是,溪寧激動的蹦了起來,隨著她的跳躍,溪水被濺起,她的褲腿也被濺濕,但她理不了這些了,她飛快的穿好鞋子,飛奔回去找到宋靈他們。

宋靈看著飛奔而來,嘴角揚著笑的溪寧不解道:“怎麼啦,溪寧姐姐,是不是找到暗影石啦。”這還是認識溪寧這兩天來第一次見到她有這麼大的情緒波動,平時的溪寧姐姐都是十分淡定冷靜。

溪寧點了點頭,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溪水裡,岸底,快去。”

宋靈有些疑惑冇搞懂溪寧的意思,還冇等她回問。

就見溪寧已經拉著自己跑往岸邊了,等她和她哥到了岸邊,隻見溪寧麻利的脫去鞋襪,宋清雲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雖然他們都開始走上修練的道路了,修仙界並不在意這些,可是畢竟是姑孃家,他看見她脫襪子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但是現代來的溪寧可管不來了這些,她飛快地走進溪水池中,撈起一塊石頭就對他們說:“你看,暗影石。”

聽到溪寧激動的話,宋靈驚疑的大叫一聲:“什麼,暗影石!”快步走到溪水邊,接過那塊石頭,仔細研究起來,“哥,你快來,真的是暗影石誒!”

此時的宋清雲也顧不上什麼,走到岸邊,也研究起來。詫異到:“這真的是暗影石,溪姑娘,這是

-怪,也它不像現代夜光的東西一樣,在黑暗中也會發出瑩瑩暗光。看來這暗影石隻有在晚上發光,溪寧暗暗思索,隨手舉起石頭,望去,這石頭真是平平無奇,暗灰色的表麵,有些粗糙,但是一到晚上就會發出微亮的銀光。就這麼望著,當這到銀光與那明亮,皎潔的月光重合時,溪寧突然發現,它們是如此的相似。暗影石發出的朦朧的銀光與明澈的月光交相輝映,溪寧猜測,這暗影石發光的秘密可能真的與這月影森林裡的月亮有關。這時,一陣微風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