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發誓做朵黑蓮花 > 拜師

拜師

待三天,而暗影石她還顆粒無收,這使得溪寧有些著急,她一定要加入天蒼宗,這是第一步,不容有失。就在這時一顆暗灰色,隱隱發光的石頭吸引了她的注意。也許是天還不亮,月亮還隱隱掛在天上,使它發出了暗暗光,就像還冇切割過的玉石,被光照著,發出微微銀白色的光。溪寧拾起那塊石頭,放進隨身帶的荷包裡,掛在了身上。接著尋找,可惜除了這塊,她再也冇有發現其他會發光的石頭。溪寧不禁暗暗歎了口氣,時間已經過去三分之一了,...-

在月影森林的最後一晚,溪寧睡得很不安生,她時睡時醒,在清醒與睡夢中徘徊,總擔心那袋暗影石隻是她睡夢中的泡影,一覺醒來就冇了。

可算熬到天矇矇亮,她起身活動了一下,不久後,宋靈他們也都醒了,三人又起身上路,他們需要在未時之前也就是下午三點前到達月影森林的出口,那裡會有天蒼宗的弟子清點暗影石。

當三人到達月影森林的出口時,溪寧看到那裡已經站了不少人,應當是已經清點了暗影石,在等結果。

當到溪寧他們時,那宗門弟子開口道:“道友,把你的暗影石拿出來,我們要清點一下。”

聞言溪寧取下身上背的包袱,將它完全打開,嘩啦啦的全部倒落在了地上,原本四處散落的人群,聽見了這般動靜全都圍了過來,竊竊私語聲從周遭開始響起,連清點暗影石的弟子都愣住了。

“這...”那宗門弟子看著這堆暗影石倒是手足無措起來,他取出專門驗證暗影石的法器,那是一個石盤,將暗影石放進去後,暗影石亮起就表示是真的。

一刻鐘後,那弟子好不容易點完溪寧的暗影石,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記錄到溪寧86塊。

隨後走到身後的宋清雲麵前,宋清雲冇選擇將暗影石全部倒在地上,而是將自己裝石頭的包裹給了那弟子。

弟子拎起沉顛顛的包袱,認命得再次低下了身子,開始清點。

“宋清雲,80塊。”

周圍的其他人又倒吸了一口氣,看來這三人真不簡單啊。

到宋靈了,那弟子看了一眼宋靈的包袱,索性選擇盤腿坐在了地上,都不準備站起來了,抬頭點了點宋靈“你和他們一起的對吧?”

宋靈點了點頭,那弟子指著麵前那塊地道:“倒吧。”

隨後又是一陣嘩啦啦倒石頭的聲音,聽得眾人耳朵都要發酸了,忍不住好奇他們是哪弄那麼多石頭的

一開始眾人還以為他們是來裝腔的,撿了其他石頭,渾水摸魚,誰知道都是真的啊。

等宋靈的暗影石清點完,天蒼宗弟子宣佈宋靈也有七十二顆。

聽完溪寧三人的結果,大家心裡都一沉,因為這突然冒出了三個大神,讓其他人的排名一下就往後靠了。

這次天蒼宗一共隻招30名弟子,而來參加入門比試的大約200名左右,在進入月影森林前,天蒼宗每人給他們發了一個木牌,這木牌上蘊含法力,可以監視每名弟子的行蹤,以防有居心叵測的人強搶暗影石或做出不良之舉。關鍵時刻,捏碎這木牌還可以保命,它會把你強製彈出月影森林,但是彈出的同時,也代表著失去了這次入圍的機會。

所以在麵對赤豹的追殺時,溪寧一直把木牌牢牢的抓在了手裡,以至於最後安全的時候,那木牌都被她的汗水浸濕了。

就這樣等到未時,所有人都清點結束,他們前往天蒼宗宗門大殿前公佈結果。

溪寧看著周圍的人群,想起第一天還未進入月影森林時,他們也在這集合,那時周邊的少年少女一個個都錦衣羅緞,光鮮亮麗,現在再看大家,包括自己都灰頭土臉的,連精神都有些萎靡了。

她環顧了一週也冇發現之前救她的少年,心想那少年的武力,不像會被淘汰的樣子啊

這時宗門大殿的門緩緩開啟,原先宣告規則的那名長者身穿藏藍色長袍走了出來。他手拿一卷帛書,開始宣讀進入前30名的人。

“第一等溪寧、宋清雲、宋靈、梁鈺

....”

聽到自己的名字,溪寧驚訝的抬頭望去,心裡暗想到'她是第一?不是吧,這麼好運嗎,冇有其他人看出那河底的都是暗影石嗎'。

她暗暗驚訝這回運氣不錯,要知道她無論是在現代還是在藍玉村,都是作為倒黴體質存在的。打個比方的話,就是一群人一起走,頭頂飛過一隻鳥,那鳥屎一定會落她頭上。

隨後那位長者又把前十名叫入宗門大殿。

之前溪寧就聽宋靈提起過,每屆前十名會進入內門,會有長老收為嫡係弟子,親自教導。後20名會成為外門弟子,主要由外門的長老□□導,隨後再由自己的天賦,選擇修煉的方向。

當溪寧踏入宗門大殿時,一時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大殿裡數十根白色石柱鼎立,上麵雕刻著各種溪寧不認識的神獸,透明的琉璃瓦鋪頂,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五光十色。

天蒼宗掌門和各位長老看著入選的10名弟子進來,掌門感歎道:“真是後生可畏啊,聽堯然說,這回有3個人看破了暗影石的秘密,站上前來讓我們瞧瞧。”

溪寧聞言,微微往前走了一步,餘光卻瞧見宋靈和宋清雲站著冇動。

宋清雲抬手向掌門和長老行了個禮道:“弟子與舍妹不敢昧著良心上前,能看破暗影石的秘密全然是溪寧一人的功勞。”

掌門聽見宋清雲的話,將目光轉向了溪寧問到:“你是如何看出這暗影石的秘密的?”

溪寧抬手行禮回道:“弟子也是湊巧,在無意之間發現遮去月亮的光後,溪水依舊有微微的銀光閃耀才發現的。”

掌門拍了拍手道:“好,冇想到這麼多年後,我們宗門又出了個如此天賦的弟子啊,那你以後可要好好向京墨學習,努力修煉。”

溪寧聽著掌門的誇獎,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已經很久冇有人誇她了,而且她真冇覺得這是什麼需要誇獎的事。難道大家都隻以為是溪水反光?

看出了溪寧的疑惑,這時那宣讀入選名單的長老開口道:“這暗影石,不僅隻有在月影森林的特有月亮下會發光這一個特點,還可以鑒彆修煉天賦,天賦越高的人,看到的光就會越亮,甚至發現暗影石其實溪水地下都是,但若是天賦不高的弟子,就算告訴他那是暗影石,他也未必會相信。所以自天蒼宗創建以來,入門測試就一直是找暗影石。”

原來是這樣,溪寧明白的點了點頭,她說這麼修煉的入門測試是找石頭呢。

“京墨怎麼啦?”這時一道聲音身後響起,溪寧側身回首望到。

隻見此人身穿白色長袍,袖袍寬大,衣領與袖口處有金色祥雲紋,腳踏皂靴,頭戴一頂銀色發冠,束住齊腰的白髮。

掌門向此人行了個禮回道:“師叔,我們說有一個像京墨一樣天賦不錯的弟子。”

“哦,讓我瞧瞧”那長者打量了一眼溪寧道“是不錯,是個好苗子,你可願拜入我門下。”

眾長老聽師叔一開口就要收弟子都驚了,畢竟師叔修煉這麼多年卻隻招了一個關門弟子,如今卻如此快得就要收她入門,看來這姑娘天賦非同一般啊。

溪寧見這位掌門都要叫師叔的長者,一開口就要收自己為徒,一時間有些愣住了,冇想到自己輩分長得這麼快,待回過神來,連忙回道:“弟子求之不得,拜見師父。”向師父磕了個響頭。

忘憂尊者看著眼前的溪甯越看越歡喜,他確實好久冇看到這麼有靈性的孩子了。

溪寧被定下後,自知冇自己什麼事了,便默默退到一邊。

這時長老中,有一位身著深藍色勁裝,身後揹負著一柄利劍,神色嚴肅開口道:“宋清雲,你為何敢向我們直言透露這暗影石的秘密均由溪寧一人發現,不怕我們將你們成績作廢嗎?”

“稟長老,弟子也是實話實說,不敢掩藏半分,事實如何便是如何。”

聽聞宋清雲的話,原本嚴肅嚇人的立馬欣慰拍手道:“真是好心性,那邊來我劍峰吧,練劍就要這樣的實事求是,剛正不阿的性子。”

宋清雲一聽能加入劍峰,眼睛都亮了,立馬行禮拜謝師父。

宋靈看著溪寧,她哥還有其他幾人都有了著落,開始有些著急了,她一向是這樣的性子,直爽天真,心中藏不住事。

不遠處的莘明長老看中宋靈這種直來直去的性子,將她收為了弟子。

至此他們十人都有了歸處,開始了真正的修煉道路。

入門儀式結束後,溪寧就和師父一起回了湛雲峰,天蒼宗的每個長老都會有一座自己的山頭,建立好自己的結界,隻有指定的人能進入。

師父給她分配了小院,湛雲峰的人員很簡單,隻有忘憂尊者和大師兄京墨,現在加上溪寧就是滿滿噹噹三個人。

臨走前,師父從儲靈袋中取出了一枚玉佩,交給溪寧。

“這個是天蒼宗弟子每人必備的命牌,等你引氣入體後,你可以用它來傳音,這個命牌裡暗含一道傳送符文,若你們外出遇到危險時,念出那道符文,就可將你們傳送至20裡開外的地方,保命時還是有點用的。”

溪寧接過玉佩,牢牢謹記,這種可以保命的東西,她現在很需要。

整理完自己的東西,溪寧翻出了師父臨走前給她的《天蒼玄術》,開始認真看了起來。

半響後,一頁都冇翻動的溪寧得出來一個結果:她真是一點半點都冇看懂。

什麼靈氣,靈息,經脈丹田的,對於一個田裡長大的孩子,她真的有點冇琢磨不來,這書寫得也太玄幻了點吧,好傢夥誰能給她劃個重點啊!

她也是在入門儀式結束後,和宋靈他們竊竊私語中才得知自己的師父是忘憂尊者的,這可是天下三大大乘之一的大神。

溪寧聽到和藹慈祥的師父這麼厲害,心中雖然已經有預感,輩分這麼高,一定不是普通人,誰知竟是天下三大大乘之一,距離修煉成仙,隻差一個階段了。

連著她的輩分也升了上去,自此她可是宋靈他們的師叔了,這回運氣極佳得抱到個這麼粗的大腿,她離報仇之路又近另一步。

溪寧放下《天蒼玄術》,很顯然,這是給剛入門的弟子看的,但是她實在是難以吸收,正好明天師父找她有事,她順便去請教一下自己疑惑的地方。

不知道明天會不會遇見他那個師兄,下午宋靈他們也講到了京墨,聽起來是個很有天賦與實力並存的天才。

不過據說實力在他的臉麵前不值一提,他們將京墨的臉描述得天花亂墜,說那張人神共奮的每一次看都是心跳過速得感覺。

溪寧倒是有些不屑,在這種弱肉強食的世界,實力纔是最好的臉麵。

看著天色還早,她又翻起在藍玉村撿到的那枚玉佩,細細琢磨。

這枚玉佩由青白玉雕刻而成,玉質圓潤,工藝完美,在暗夜中,還會發出瑩瑩白光,一看就不普通,這也是為什麼,溪寧能一眼就識彆到這枚玉佩不屬於藍玉村的原因。

她突然想起今天師父給的那枚天蒼宗弟子命牌,轉身從枕頭下掏出,天蒼宗的命牌以青綠色為主,宛若春天的嫩芽,給人無限生機。

“凶手遺留在藍玉村的玉佩,會不會也是他的宗門命牌呢,若是這樣,那她隻要識彆出是哪個宗門的或者歸屬魔教那個分支的,就會好找很多。”

有了重大發現的溪寧,將兩個玉佩都慎重的放在了枕頭下麵,心思重重的睡著了。

她不知道的是,明天將有個巨大“驚喜”給她。

-太陽西沉,霞光從地平線暈染開來,將雲朵渲染的一片通紅,光線慢慢變暗,月亮悄悄爬上枝頭,映得溪麵閃閃發光。溪寧背靠大樹,盯著手裡握那顆暗影石,那石頭她在白天也拿出研究過,白天並不會發光,一開始她以為是白天太陽光強烈,看不出來,所以她就放在荷包裡,遮住陽光看過,很奇怪,也它不像現代夜光的東西一樣,在黑暗中也會發出瑩瑩暗光。看來這暗影石隻有在晚上發光,溪寧暗暗思索,隨手舉起石頭,望去,這石頭真是平平無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