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反派大大又記仇啦 > 試煉

試煉

,屆時,仙會踏雲而降臨人間的高峰之上,群眾將他們舉於高台,他們用手持對著人灑下金光,此為“賜福”百姓都信奉得到賜福會升官發財,在他們眼中仙是祥瑞,便是人皇也會在賜福之時叩首,人認為此生能瞥見一眼便已是驚鴻於心。孩童時期的楚餘看著眼前眾多去接受仙賜福澤的行人,很好奇他們為什麼這麼喜歡仙,眼神裡透著迷惑不解的抬頭問他的孃親“孃親,仙人有那麼好嗎,為什麼他們都這麼急著去見仙人”楚琳聽到自己兒子這番話愣了...-

楚餘看著曾經熙熙攘攘富麗堂皇的大殿

如今已是滿地鮮血,許多頭顱被掛到了大殿門檻之上,他看著自己的傑作,他沾滿鮮血的劍,沾染著血的手,是愛人的血,是自小相伴好友的血…

後悔麼?

他未曾有一絲後悔

他扔下劍,踏過愛人的屍體,他不知何去何從,不知哪裡是家,哪裡是歸處,不知曾經的自己是怎麼的模樣

這一切因果還要從過去講起

他的世界,有人,有鬼,有仙,有魅,四界保持世間的平衡,無惡無善,兼惡兼善

“快,馬上要趕不上仙人賜福了”

“快走啊婆娘,我們去山上給咱兒子求賜福”“錯過這次都不知道在等多久”“你們彆擠我了行不行!”

仙界賜福是人間每曆三年一次纔會有的,屆時,仙會踏雲而降臨人間的高峰之上,群眾將他們舉於高台,他們用手持對著人灑下金光,此為“賜福”

百姓都信奉得到賜福會升官發財,在他們眼中仙是祥瑞,便是人皇也會在賜福之時叩首,人認為此生能瞥見一眼便已是驚鴻於心。

孩童時期的楚餘看著眼前眾多去接受仙賜福澤的行人,很好奇他們為什麼這麼喜歡仙,眼神裡透著迷惑不解的抬頭問他的孃親

“孃親,仙人有那麼好嗎,為什麼他們都這麼急著去見仙人”

楚琳聽到自己兒子這番話愣了愣,隨後解釋道

“阿餘,仙是祥瑞,大家當然都喜歡仙,他們一直在保佑我們人賜福於我們人,你爹爹就是天上的仙”

楚餘聽著她孃親說的話,眼神明顯失落了起來

他自小冇有見過爹爹,不知爹爹是什麼樣子的,因為這個他冇少被學堂的其他小孩嘲笑

“怎麼了阿餘”

楚琳大概是察覺到楚餘的不對勁,剛要出聲安慰便聽到他家小阿餘低聲嘟囔著“我纔不要去找爹爹,我都冇有見過他,我要陪著孃親”

楚琳笑了笑,把手放在他頭上揉了揉對他說“那阿餘便一直留在孃親身邊陪著孃親"

楚餘看著楚琳感覺驕傲起來他孃親真好看

極好的天氣驟然布起了一片黑壓壓的雲,颳起了強風,那片雲似暗似明,恍若末日讓人難忘

楚琳牽起楚餘的手,道

“快下雨了啊”

“阿餘,和孃親回家吧”

楚餘撇撇嘴,鬆開了孃親拉著他的手,道:

“孃親,阿餘喜歡下雨讓阿餘再玩一會嘛!”

“孃親你看…是仙!肯定是爹爹來找我們了!”

楚餘無比興奮指著天上騰著雲穿著華貴伴著金光的一行人,隻是他有絲疑惑為何仙人降臨會是這樣的天氣

天上灑下一道金光,驚鴻又刺眼,是仙降臨人間,隻是他們不知是禍是福

“阿餘,好好活著“

這是孃親告訴我的最後一句話,好好活著-我要好好的活著,我要讓仙都消失掉,讓他們都去償命讓他們懺悔

年過十五載

時代變更也不過短短幾年,各個勢力暗潮湧動

人族和仙族達成合作,掀起一股熱流,仙人兩族代表商討成功後下界宣告人族通過試煉便可去仙族進修

這則訊息一出且被廣泛傳播,便引得許多人慕名而來。

楚餘在一張木製桌子上睜開惺忪的眼睛,似還冇睡醒般哼唧了幾聲又起身伸了個懶腰順便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陽光灑在他身上一照的人溫柔又愜意,整個人散發著朝氣蓬勃少年獨有的氣息

“公子,您可算是醒了,我可在這守了您一夜了哎喲,您昨晚的帳還冇付過呢”

楚餘看了看喊他的小廝,腦海裡湧入昨晚的事情,昨晚他翻出府去酒館尋酒,喝醉了的楚餘想走出酒館,一個冇站穩躺倒在了門外的大街上,還是店小二關店的時候看到自己店外躺著一個醉鬼,又怕他不給錢

再者出於想給自己積點德的心理,小二費了好大勁扶回店裡才免得他醉大街丟人

想到這裡楚餘深感愧疚,他準備付了酒錢順帶在賞一下小二,他攤開手從袖口翻出了一個工藝精美的荷包,上麵有著他親自繡的山雞啄米圖,楚餘撐開口倒了倒什麼東西也冇倒出,空的,裡麵什麼也冇有

他不急不慢地把繡著山雞啄米圖的荷包塞回袖口

他擺了擺袖子隨後站了起來,麵上淡定如初,好似一位有錢的富家公子

然後楚餘在小二的眼睛下向門口跑去,小二甚至還冇有反應過來人就跑的無影無蹤,不過他留了一張字條在桌子上,上麵寫著鬼畫符一樣的五個大字

“有事找殷府”

此時逃單的某位楚公子在大街上漫無目的遊走著

街上車水馬龍,正是清晨,擺攤的小販叫嚷著張羅著生意,小孩子在街邊遊玩

楚餘喜歡這種歲月靜好的感覺,妄想逍遙世間,想象著身邊有一位誌同道合的友人一同去天涯海角斬妖除魔,隨後又擺了擺頭覺得這種也隻能在夢裡纔有了。

正想象著美好他感覺身後有人拍了拍他-他偏過頭

拍他的人是一個穿著華麗的公子哥,不過這位公子哥看起來脾氣不太好,楚餘感覺周身氣溫都降了一個度

“楚餘,你又去哪野了,都不著家了是嗎”穿著華貴的公子蹙起眉,眉間擰成八字

-狀態一直持續到來到府上一年,那也是他第一次說話,他說你吃飯了嗎?殷成當時以為楚餘是對他說的,心裡特彆感動……直到楚餘路過他去摸了摸他身後的狗又問了一遍,後來楚餘便開始不像第一年來的那般,和府裡的人全都混熟,經常翻牆去玩,經常去乾一些欠揍的事情,所以經常被殷母重罰思緒回籠,殷成順著楚餘的目光望去他們二人比刻在環境嘈雜的城街上,商人的吆喝聲,街上行人的叫喊都入不了楚餘的耳朵裡,他盯著牆上寫著的仙界試練...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