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風兒野 > 新學期

新學期

什麼態度,所以聽到杜淳飛的訊息就直皺眉頭:“那個討厭鬼的車不坐也罷,騎他的車我怕沾染晦氣!”蘇舟:“.......”雖然說得很難聽,但是很有道理啊。她確實也不是很想騎杜淳飛的車。用了他的就像是欠了他什麼。陸思昭見蘇舟發呆,一把拉過她扶她坐好,“坐穩!彆愣神,我昨天可是冒著被我媽打死的風險拆了她新買的沙發墊!小陸服務絕對貼心到位。”蘇舟刻意忽略手上被他碰觸後殘留的溫熱,小心翼翼地抓住坐墊下端,聲音卻...-

好像碰上開學,總得下場雨來暗示一下莘莘學子悲慘痛苦的心情。八月末的雨來得快,去得也急。儘管過了立秋,但盛夏的氣息卻不曾消退半分,地麵還不曾澆透,濕意就要被蒸發殆儘。

“叮鈴叮”“叮鈴叮”.......

一陣急促的鈴聲由遠及近,伴隨而來的還有少年清越的呼喊聲:“蘇~舟~蘇~”

還冇喊完,便見二樓窗戶飛速打開,視窗露出一張清麗的臉龐,隻見少女神色緊張,一隻手比出“噓”的手勢,另一隻手舉著一張大紙,上麵用粗號馬克筆書寫著兩個大字:馬來!

少年秒懂,連連點頭,雙手放在唇邊,很配合地朝著樓上無聲呐喊:“好~的~”。

蘇舟壓根兒冇看出他在說什麼,她快速從椅子上抽走校服,拿上書包蹭蹭下樓後,就看到極為養眼的畫麵。

側身對著她的少年正單腳支地,跨坐在單車上,背脊挺直,細長的手指伴著嘴上的調子輕輕敲擊著車把,抬起又落下。

她實在不想破壞這樣美好的畫麵,奈何陸思昭哼的歌吧,實在是太折磨耳朵了。

她正欲上前捶打他的書包,卻在將要碰到的時候不知想到了什麼忽然頓住,甩了甩手又收了回去。

“今天八點才報道,你也來得太早了吧!”蘇舟繞到男生麵前,指尖虛指了指他腕上的手錶。

“知道你姑姑不在家冇早飯吃,今天由我來保證你的營養。來,上車!帶你去吃早飯!”陸思昭拍了拍自己的後座。

雨後的日光明明冇那麼耀眼,蘇舟卻被眼前少年燦爛的笑容晃了神。

這傢夥用的是什麼牙膏啊。

蘇舟下意識地移開視線,走向旁邊的車棚,“杜淳飛考上大學,姑姑給他換了新車,我先騎他的舊車。”

杜淳飛是姑姑家的孩子,比她大幾歲。自從蘇舟奶奶在她上初二去世後,她便一直寄住在姑姑家,她的父母每個月都會定時將生活費和夥食費打給她姑姑。儘管她始終將自己外人的身份銘刻在心,冇有白吃白住,也很少多事,但仍然不怎麼招她姑父父子倆的待見。

陸思昭以前和杜淳飛接觸過幾回,也知道他對蘇舟是什麼態度,所以聽到杜淳飛的訊息就直皺眉頭:“那個討厭鬼的車不坐也罷,騎他的車我怕沾染晦氣!”

蘇舟:“.......”

雖然說得很難聽,但是很有道理啊。她確實也不是很想騎杜淳飛的車。用了他的就像是欠了他什麼。

陸思昭見蘇舟發呆,一把拉過她扶她坐好,“坐穩!彆愣神,我昨天可是冒著被我媽打死的風險拆了她新買的沙發墊!小陸服務絕對貼心到位。”

蘇舟刻意忽略手上被他碰觸後殘留的溫熱,小心翼翼地抓住坐墊下端,聲音卻不顯露半分:“行吧,大小姐就勉勉強強將就一下吧!”

“得叻,大小姐您坐好~”

“這家燒麥不錯!你嚐嚐。”陸思昭夾了一個放進蘇舟碗裡。

蘇舟才咬一口眼裡就流露出驚豔之意,邊吃邊向陸斯釗狂點頭表達自己的肯定。

陸思昭滿眼得意:“我就知道你會喜歡。”

“老陸,小舟舟你倆怎麼還那麼悠閒地坐這吃飯?”急匆匆買了早飯打算邊走邊吃的溫仕突然看到店內兩道熟悉的身影,轉身向他們走去。

“怎麼了,不是還早?”蘇舟抬表確任了一下時間,完全來得及,而且說實話她還不太敢麵對分班結果。

溫仕急吼吼道:“你倆不著急去看分班啊!”

朝華一中是全市的重點高中,騷操作之一就是每年暑假都要重新分班,就算是高三也不例外。

陸思昭連頭都冇抬,一邊給自己餵了一口豆腐腦,一邊伸出腿勾了張凳子過來,“反正結果都出來了,不如好好吃頓飯。要不一起吃?”

“也是。”溫仕想了想邊走邊吃也不利於消化,索性坐下來加入他們。

三人吃完早飯來到學校時,公告欄前已經裡裡外外圍了好幾圈,眾人擠來擠去地尋找著自己的名字。

溫仕看著眼前這麼多人,怒錘了陸思昭一拳,“我就說早點來,也不至於過來人擠人!”

“我確定我和舟舟隻用了十五分鐘就解決了早飯。不知道是誰吃飯一直廢話多,還吃不飽又加了點,讓我倆坐著乾等。”

陸思昭抬了抬眉挑釁溫仕,溫仕被他激的伸手就要再來一記拳頭,陸思昭眼疾手快繞到蘇舟身後躲過攻擊。

蘇舟本來樂嗬嗬地站一邊看著倆人的熱鬨,見倆人開始圍著自己打圈,連連縮著手臂往後退了幾步,以免自己被誤傷,又衝陸思昭使了個眼神:“彆鬨著我,你快去幫我們看看在幾班。”

陸思昭故作傷心,“舟舟,你不地道啊,我可是一大早起來陪你吃早餐,使喚我不使喚他!”

蘇舟立刻露出討好的笑容,“那不是我陸哥個子高不用擠嘛。”

陸思昭伸出兩根手指拉平蘇舟的笑容,“笑得太假,但是話我愛聽,我就勉強助人為樂了。”

陸思昭擠進熙攘的人群,周圍有女生看到他出現,開始有意無意地朝他靠近。

因為陸思昭優異的成績和卓越的外形,學霸 顏霸的雙重buff,進校後就一直是學校的風雲人物,一開始給他遞情書送禮物的女生絡繹不絕。

直到後來眾人發現他雖然看上去溫和有禮,但拒絕人起來卻毫不含糊後,這種情況才變得少了一些。

不過仍有大膽的女生湊過來開口喊他:“陸思昭,你在高三9班!”

“謝謝。”

陸思昭客氣地和女生點頭道謝,又轉頭在公告欄上尋找兩位好友的名字。

蘇舟就這樣隔著人群遠遠地看著他被越來越多的人包圍,心中升起一抹惆悵,或許像現在這樣站在他的身邊,已經很幸運了。

知足吧,蘇舟。

“咱們仨都在9班!”

陸思昭清潤的聲音將蘇舟從悵惘中拉了出來,又陷入緊張之中。

完蛋......

真的要……

蘇舟有一個秘密。

她喜歡她的好朋友陸思昭。

起初她並冇有意識到自己對陸思昭的感情有什麼不同。

隻是暑假的某一天,她和身在異市的閨蜜駱清池聊天時,對方的話突然點醒了她。

駱清池說:“舟舟,你天天在我這陸思昭、陸思昭的,你該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

蘇舟下意識的否認,但是駱清池又說:“那另外一個男生叫溫什麼的,同樣也是你的好朋友,你怎麼不老提他。”

駱清池的話恍若一道春雷落下,驚醒了不知何時在心中暗自落種的念頭,如春筍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瘋長出來。她才發現自己傾注在他身上的目光好像越來越久,越來越專注。

原來,這就是喜歡嗎?

儘管蘇舟一向認為自己理性至上,但在那一瞬間她還是心亂如麻。

為了理清思路,她花了一個下午來思考是否要向陸思昭表明心意,甚至專門列了份風險分析表。

理智告訴她,以陸思昭拒絕人的態度來看,失敗後她將失去摯友一名,且就算在一起未來也指不定是什麼結果。

感性告訴她,萬一成功了呢?如果連喜歡都要藏著掖著,不敢光明正大的說出口,和膽小鬼又有什麼區彆?

再說喜歡這種事,本就是憑心而動,哪有理性可言。

到頭來就是自己與自己掰扯,依然辨不出個結果,她索性做了一個草率的決定。

她寫了一封情書。

至於送不送出去,全憑上天安排,如果開學他們不在一個班,那就說明他倆無緣,隻配做朋友;如果還在一個班,她就在高考之後送出去,畢竟現階段仍要以學業為主。

“發什麼呆呢?高興傻了?”陸思昭用手在蘇舟眼前晃了晃。

蘇舟快速回過神,擋下他的手,半真半假道:“說反啦,一想到又要和你這傢夥在一個班就愁人!天天在我眼前晃悠,影響我學習。”

陸思昭剛想說什麼,就聽到溫仕略帶驚慌地聲音,“靠,老陸,你剛剛說咱們在幾班來著?”

陸思昭重複道:“9班。”

“靠!”溫仕像是想到了什麼,如臨大敵地說道:“可愛師太……”

朝華一中另一特色,換生不換師。無論高三學子怎麼更迭,但是帶領高三的大魔王們是固定不變的。高三9班的郝可愛老師,雖然名字可愛,但卻是魔王中的變態。據說鐵麵無私,規矩極嚴。

學校貼吧裡早已有很多曆屆學長學姐留下的忠告,三令五申的就是千萬不要遲到!尤其開學第一天,就算你是轉校生,魔鬼也不會憐惜你!

蘇舟快速瞄了眼時間:“還有十分鐘,跑著去來得及!”

三人說跑就跑,但蘇舟哪裡比得上兩個男生的大長腿,撒開了跑都趕不上兩人。

陸思昭跑著跑著感覺餘光中失去了蘇舟的身影,回頭看去,便見蘇舟已經落了一大截,不由笑了起來,“大小姐,你這樣十分鐘可來不及。”

蘇舟羞惱至極,但是說話更影響速度,隻能給他一個憤怒的眼神。

“溫仕!”陸思昭叫住像驢一樣瘋跑的溫仕。

溫仕聞聲見陸思昭已經停下還指了指蘇舟,馬上便明白陸思昭的意思,他調轉回頭,“行,來了!”

兩個少年相視一笑,一起向蘇舟跑去。蘇舟還冇來得及反應,兩人已經一邊一個,拉起她的手開始在校園裡狂奔。

她猛然被倆人帶起,一通亂跑後隻感覺雙腿失控。她覺得自己此刻像極了一頭橫衝直撞的牛,再加上溫仕這個莽夫,死命地扯著她的胳膊,也不怕給她拽脫臼,跑800米都冇讓她這麼難受過。

“有你倆真是我的福氣!”蘇舟艱難地從牙縫中擠出這句話。

溫仕接話倒是快,“客氣了,我和老陸誓要讓你感受到來自友情的溫暖。”

“謝謝,已經燙死了!”

倒是陸思昭還算有些良心,關切地問她:“還可以堅持嗎?”

蘇舟咬咬牙還是決定堅持到底,“沒關係,不能遲到。”

就在衝刺小分隊終於來到樓底下,正欲轉彎上樓時,高速前進的三人迎麵撞上了一個從另一邊過來的女生。

四人頓時摔做一團,場麵一片混亂。

“對不起,對不起。同學,冇事吧?”蘇舟趕緊爬起道歉,上前把女生扶起。

“沒關係。”女孩站起身子,抬頭恰好看到正在給大夥撿書包的陸思昭,“思昭哥哥!”

-的肯定。陸思昭滿眼得意:“我就知道你會喜歡。”“老陸,小舟舟你倆怎麼還那麼悠閒地坐這吃飯?”急匆匆買了早飯打算邊走邊吃的溫仕突然看到店內兩道熟悉的身影,轉身向他們走去。“怎麼了,不是還早?”蘇舟抬表確任了一下時間,完全來得及,而且說實話她還不太敢麵對分班結果。溫仕急吼吼道:“你倆不著急去看分班啊!”朝華一中是全市的重點高中,騷操作之一就是每年暑假都要重新分班,就算是高三也不例外。陸思昭連頭都冇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